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九五章 心有所系
    沈溪浑身都是旅途的疲惫,当谢韵儿唤他起来时,眼睛都睁不开,但他必须要打起精神,当晚的庆功宴他非参加不可,否则主帅不出现,随他出征的三军将士心里会怎么想?

    在谢韵儿服侍下,沈溪起来穿衣,中间免不了跟谢韵儿温存一番。

    从房里出来,正要出院门,周氏叫住他,道:“憨娃儿,这才刚回来,又要去哪儿?”

    沈溪行礼:“娘,孩儿要出城犒劳三军将士。”

    周氏眉头蹙了起来,问道:“让别人去不成?跟韵儿进房,这才多久?就算是完事了,不是还有君儿、黛儿吗?你这个相公怎么当的?”

    真把我当拉犁的牛啊?

    这世上从来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

    林黛和谢恒奴自周氏身后出现,儿子刚回来,周氏便叫儿媳妇到房里“面授机宜”,但她自己也只为沈家生了两胎,并不是个中高手,传授的知识不过是连蒙带猜,甚至有不少是当初李氏传授给她的。

    “娘,国事面前,家事要暂且放到一边。黛儿,君儿,你们先在房里等我,若今晚不回,明日为夫抽时间多陪陪你们!”沈溪道。

    “嗯。”

    谢恒奴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但她马上发现自己笑得不是时候,连忙竭力收敛,一张脸憋得通红。

    林黛却板着一张脸,嘴里嘀咕:“为什么我排最后?”

    在之前周氏给沈溪定的“慰妻”顺序中,林黛排在了谢恒奴后面,让她大敢不满。以前周氏不在的时候,她怨言就颇多,现在更跟个受气包一样。

    沈溪搬出大道理,周氏自知没什么见识,没敢胡搅蛮缠乱说话,只是吩咐沈溪快去快回。

    沈溪出门上了马车,本来是朱起赶车,但朱起见到儿子,拉儿子回去叙话了,便由朱山帮忙赶车。

    朱山是个路痴,沈溪本不敢让她赶车出城,好在一路有荆越等人引导,倒是不怕朱山把他弄丢了。

    入夜后,广州城东校场里,一场盛大的庆功晚宴正在举行。

    校场内外篝火处处,火堆上烤炙的无不是羊肉、猪肉、鱼肉等,此外还有美酒以及用各种食材熬煮的鲜汤供饮用,官兵们士气高涨,拿起海碗倒满酒后就是一顿畅饮,没半个时辰,大营里已东倒西歪躺一大片。

    此时港区那边,由于官兵基本撤回东校场,目前暂时由督抚衙门名下的标兵执行任务,也就是以前的车马帮弟兄换了个名头。

    惠娘名下的商会掌柜,拿着沈溪开具的勘合,带着长长的马车队伍,连夜卸货,另外找地方安置。

    “大人,敬您一碗!”

    这是沈溪到大营中听得最多的一句话。

    千户和副千户上来敬酒,百户和总旗、小旗也跟着上来敬酒,就连普通的士兵也跟着凑热闹……不管认不认识的都要向沈溪敬酒,如果每一碗都喝的话,最先倒下的那个肯定是他。

    将士们获得功勋,就算军功厘定要等到年后去了,可赏赐却是实打实地发放到了手上,回去后能过个安生年。

    这年头军户手头都很拮据。

    大明国库紧张,钱粮基本是调往九边重镇,地方卫所更多地是靠囤田自养,了不起获得布政使司和府、县衙门的一些补贴,但军中盘剥严重,落在士兵手上的微乎其微。普通士兵要养妻活儿,日子过得很辛苦。

    这年头就算知道沿海有许多盗匪,只要剿灭就是大功,可以向朝廷请赏。可卫所自给自足已久,兵器老旧不堪,官兵训练严重不足,再加上出海作战的船只长期得不到保养腐朽破败,就算摆在面前的功劳也没法获取。

    这次跟沈溪出去剿匪,一连串战事打得像模像样,这是闽粤之地许多卫所官兵第一次真刀真枪浴血沙场,不仅得到军功,而且以后见人也多了吹嘘的资本……老子当年可是上过战场,跟人拼命,刀口舔血出来的!

    对许多人来说,这场仗对他们的刺激,比起物质奖励更为重要。

    沈溪与将士们把酒言欢,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尽量收拢这批人,为来年继续征伐匪寇做准备,因为到时候很可能面临严峻的考验。要知道海盗就算强横,也不过是躲在土楼里龟缩不出,没多少杀伤力,而倭寇就不同了。

    倭寇在沿海卫所官兵和普通百姓心目中被妖魔化了,总以为不能力敌,一旦打败仗,很可能会令军心溃散,这时候就需要有一批信得过的将士作为依靠。

    沈溪接受将士们敬酒,荆越等人则在旁边负责为他挡酒,沈溪借口不胜酒力,只需在旁人敬的时候有人帮忙喝,从礼节上讲就不会得罪人。加上之前旁人敬酒时沈溪故意撒的和吐在地上的,看起来沈溪喝了不少,但其实并没有醉。

    沈溪走完一圈,回到中军大帐,就见六丫坐在大帐中央的八仙桌前,桌子上摆满了美味佳肴,许多菜肴都是出锅装盘后第一时间给沈溪送来。

    八仙桌中央大铁锅里,是刚炖好的“佛跳墙”,当然这时候可不叫这名字,只是单纯把海参、鲍鱼、鱼翅、干贝、鸽蛋、猪肚、羊肘、猪蹄、鸡肉、鸭肉、冬菇、冬笋等凑到一块儿煲好就算了事。

    偌大的桌子旁边就六丫一个人,她一只手拿着滋滋冒油的烤鸡腿,另一只手则在前方大铁盆里的烤羊腿上撕肉,而小嘴凑在面前的海碗边,试图把冒腾着热气的鲜汤吹凉。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左右手还都不得空,说的就是六丫现在的状态。

    沈溪在六丫旁边坐下,把六丫吓了一大跳,等她看清楚是沈溪时才轻轻舒了口气,想挠头,发现手上都是油,干脆继续旁若无人地大吃大喝。

    “挺自在的嘛,你哥呢?”

    锅里的杂烩汤很是鲜美,沈溪这一晚上光喝酒了,没吃什么东西,拿碗过来盛了一大碗,捧在手上便热气腾腾,喝上一口顿时感觉浑身有了力气。

    六丫满嘴塞肉,口齿不清地问道:“唔……不知道。”

    沈溪问道:“你哥带你去见过你嫂子了吗?”

    六丫打量沈溪,不明白“嫂子”是什么意思,最后她摇了摇头,低下头继续大吃大喝,不过神色有些黯然,大约是想到既然回到广州城,沈溪很可能会送她回家,那时她有吃有喝的好日子就结束了。

    小丫头心头郁闷,吃东西越发卖力,小脸小嘴,吃起肉来却感觉半张脸都是黑窟窿在晃悠。

    沈溪提醒道:“没人跟你抢,慢点儿吃。明天叫你大哥带你进城去见你嫂子,以后就在我家里做事,帮忙打扫和做饭,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就问你嫂子,她会教你的……明白了吗?”

    “哦。”

    六丫应了一声,目光中带着几分迷网,愣愣地望着沈溪。

    沈溪把满满一碗汤喝下肚,又吃了点儿里面的鸽蛋,肚子里有了东西,感觉大脑清醒许多,这才接着说道:

    “六丫,你家里那边,我会派人送点儿碎银子过去,当是把你买下来,以后做事会有薪金,想买什么自己买。”

    六丫正琢磨沈溪的话,突然脸色一变,带着几分惊恐看向沈溪背后,只见一个大块头出现在帐篷门口,傻呵呵地道:“老爷,晚上我陪你出门,现在肚子空着呢。”

    “外面那么多吃的,既然饿了,为什么不自己找吃的?来,坐下吧!”

    沈溪埋怨一句,随后往旁边挪了挪,给朱山腾地方。

    朱山高兴坏了,这辈子她还没见过这么多好吃的摆在同一张桌子上,在她看来,桌上那条烤羊腿还不够她塞牙缝,正要伸手去抓,沈溪丢了一把割肉的小刀给她:“你是女孩子,文雅点儿,来,用这个。”

    朱山拿起刀子,一刀割下去,一大片肉就落进她手上。顾不得热,她直接把肉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张开嘴就去咬,没过一会儿就咽下肚子了。这下可把六丫给吓坏了,六丫从来没见过这么“恐怖”的女人。

    “老爷,真好吃,跟我们山里时一样的吃法,不过味道更香。府里为什么不这么烤着吃?”朱山咧嘴笑着问道。

    可不是香么?这次可缴获不少南洋来的香料,再加上伙夫精心烤炙,调料和盐巴用得很足,自然无比鲜美。

    沈溪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不想跟朱山啰嗦,站起身往帐篷门口走去,意思很明显,有的吃就吃,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等沈溪出去逛了一圈回来,只见大帐里六丫正小心翼翼地给朱山递碗,朱山把羊腿吃完,又把桌上的肉食一扫而光,就连铁锅里的“佛跳墙”也没放过,一大锅被她吃了近半,六丫被人抢了吃食,愁眉苦脸地瞪着朱山,敢怒而不敢言。

    “干什么呢?”沈溪问了一声。

    朱山站起身来,摸了摸肚子,大大咧咧道:“老爷,我吃饱了,咱们是不是回去?”

    这吃饱喝足拍拍屁股就想走人,也没看把个小妹妹吓成什么模样,这会儿六丫打量朱山,就好像看着魔鬼一样。

    沈溪道:“这是庆功宴,你没立军功还吃这么多,出去再烤只野兔回来,别光顾着自己,给六子也留一点。”

    “好。”

    朱山没有二话,这中军大帐外面不远处便是牲畜宰杀点,旁边有刚刚剥了皮的野兔。她自小在山寨长大,料理野味很在行,先去拿起一只野兔,觉得个头太小,又拿了一只,全部用木棍穿好,拿到大帐前的篝火边,与跟出来的六丫打了个招呼,“嘿,你叫六子?我叫朱山,老爷称呼我小山,你几岁……”

    或许是觉得六丫是个没长开的毛头小子,朱山自己没弟弟妹妹,对六丫很热情,但她不懂察言观色,这会儿六丫已把她当成抢食的敌人。

    不过等朱山将两只野兔烤好后,两人关系缓和了些,六丫没吃过兔肉,咬不动,朱山一边吃着自己的一只,一边道:“你啃不动吗?来,我帮你……用刀子把肉割下来,慢慢撕成条往嘴里送?怎么样,很香吧?我小时候最讨厌吃兔肉,可后来想吃也吃不了……”

    沈溪坐在帐篷前,看着朱山和六丫在那儿叙话,又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夜空,这会儿他挂念的是城中的亲眷,想着谢韵儿和沈平母子,想林黛这个长不大的丫头,想谢恒奴这个对他痴缠的小妮子……不过最让他思念的,还要数腹中怀有他孩子、身世凄苦的惠娘。

    “这会儿城门已经关了吧?”

    沈溪对巡逻过来的荆越问了一句。

    荆越道:“大人,您想回城去?这容易,城门都是咱自己弟兄守着,招呼一声便可以打开!”

    沈溪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不再管朱山和六丫了,带着几个亲卫,骑马回城。

    进了广州城,沈溪让荆越先带人回大营,荆越不解地问道:“大人,这大晚上的出什么事可就不好了,还是让弟兄们护送您回府吧。”

    “不用了,本官对城里熟悉,你们先回去,帮我招呼好弟兄们,无论如何不能扫他们的兴。”

    与荆越等人分开,沈溪骑马穿过大街小巷,快到惠娘租住的院子时,他翻身下马,把马匹栓好,特意绕了远路,这才回到惠娘住所前,还没敲门已从门缝中见到里面有灯火,看来惠娘和李衿听说他回城,就算是夜深人静也在等他。

    “咚咚咚!”沈溪敲了敲门。

    院子里脚步声传来,门闩拿下,门随后打开,首先映在沈溪眼帘的便是在微弱光线映照下一张憔悴的俏脸,正是他这一路上放心不下的惠娘。

    **************

    PS:第二更送上,天子求订阅和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