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九六章 左拥右抱
    见到惠娘,沈溪便觉得心中有许多话要说,但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知道惠娘怀孕,沈溪不想再采取以往对惠娘那种近乎蛮横不讲理的方法,而是与她相扶进入正堂。

    李衿也在堂上恭候,沈溪抬手:“自家人,坐下吧。”

    就算李衿成为沈溪的女人,但她却恪守滕妾的本分,就是绝对奉沈溪和惠娘为尊,在礼数上把自己当作奴婢看待,不敢有任何僭越,她只是敛裙拘谨地坐在末位。

    惠娘已经怀孕三个多月,小腹微微隆起,沈溪让惠娘坐下,手按到她的腹部,似乎想感受胎儿的存在,惠娘双颊红霞尽染,娇羞无限。

    沈溪满面安慰之色:“甚好,看到你们姐妹平安无事,我也就放心了。”

    丫鬟将茶水送了上来,刚沏好的新茶,沈溪端起抿了口茶水,长长地舒了口气。

    惠娘见状,道:“老爷远征归来,身体疲乏,妾身已让丫鬟备好热水。”

    沈溪微笑摇头:“之前我已回府沐浴过了,你呢?”

    惠娘颔首:“妾身早前已就浴,只待老爷远归。”

    惠娘温柔体贴,怀孕后脸上增添了几分母性的光辉,沈溪恨不能马上就抱着惠娘回房,可如今惠娘有孕在身,他觉得应该换一种方式来相处,让她感受疼惜和关爱,而不是一味用权势逼她就范。

    能让惠娘为自己生儿育女,对沈溪来说已经算是捡了天大的变异。惠娘如今顶着极大的压力,爱一个人就要体谅她的难处,故此沈溪道:“为夫刚从城东校场归来,由于庆祝大军凯旋,在庆功宴上多喝了几杯,没吃什么东西,现腹中饥饿,速去找些吃食来。”

    惠娘向李衿使个眼色,李衿心领神会,告退后去厨房加热之前准备好饭菜。正堂无人,恰好方便沈溪做坏事,他将惠娘揽在怀中,温存地问道:“可有不适?”

    惠娘柔声回答:“老爷,妾身并非头胎……让老爷担心了。”

    这话说的很是过分……没错,你确实生养过,今天我归家时她还对我表现出小姑娘家的幽怨,但那又如何?如今你才是我的妾侍!沈溪没好气地说:“那就好好养护,平日毋须操劳,有事情交给衿儿做便是。”

    “是,老爷。”

    惠娘头垂得更低,她是有心人,能察觉到沈溪生气。

    惠娘从来不敢在沈溪面前苛求名分,她知道自己和沈溪之间始终有隔阂。在沈溪心中,恨不相逢未嫁时,不能埋怨她什么,因为沈溪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是孀妇,还带着女儿,时光倒退那也是卿生我未生,大有被命运捉弄的意味。

    本来这就是沈溪心头的一根刺,还非要说出来,纯属惠娘自己找不自在。

    李衿把热好的饭菜端了过来,沈溪吩咐道:“端到房里去吧,惠儿,扶我进房。”

    沈溪的意思是让惠娘作陪,惠娘蹙眉:“老爷,衿儿她……”

    沈溪脸色阴沉,惠娘不敢再说什么,只能扶起沈溪,往房间里走去。

    沈溪发现对惠娘还是要用胁迫的手段更管用,否则她一准儿记吃不记打,这让他非常无奈。

    到了惠娘的闺房,李衿将饭菜放到桌上,却无退下之意……对她而言,留在惠娘的房间属于“登堂入室”,是沈溪对她的肯定。

    沈溪在惠娘搀扶下落座,惠娘殷勤地为沈溪摆好碗筷,又给他饭碗里夹了不少菜,连酒水也一并斟上。

    等惠娘做完这一切,沈溪才道:“晚上我已经喝了不少,酒水免了吧。衿儿,将酒水撤下。”

    如此一说,倒显得沈溪有让李衿退出房间,免得打搅他跟惠娘“好事”的意思。李衿脸上满是失望之色,将酒壶和酒杯放回木托上,端起将走,沈溪一把拉住她的胳膊,醉意朦胧地说道:“放妥当后,早些回来。”

    李衿立即明白沈溪说的“回来”意味着什么,羞赧地道:“是,老爷。”

    沈溪端起饭碗吃了起来,虽然只是粗茶淡饭,可沈溪吃起来却感觉十分舒服,惠娘跟李衿对物质生活没什么要求,哪怕有银子也省下来充作商会的发展资金,所以现在尽管已经掌握上万贯资金,但依然住在小院里,吃得也很俭朴。

    李衿很快回来,没有沈溪和惠娘进一步吩咐,她便侍立在桌子旁边等候。

    沈溪用过晚膳,冲着惠娘微微一笑:“扶我上榻歇息。”

    “是。”

    惠娘扶沈溪到了床边,为沈溪宽衣,把衣服整理好,或者挂起,或者叠好放在床尾的竹椅上。李衿在旁边打下手,到白色单衣时,沈溪一把搂住惠娘,令惠娘不知所措。

    沈溪道:“扶我上榻。”

    惠娘声如蚊蚋:“老爷,妾身身怀有孕,让衿儿……”

    “已经过了三个月了,无大碍,通常来讲,前三月和后三月才要禁止房事,其他时间只需小心谨慎即可。”

    沈溪说着,手已将惠娘衣襟轻轻解开。

    惠娘非常为难,虽然她知道怀孕三个月后,只要动作不是很激烈,不会对腹中胎儿有任何影响,可她还是放不开,毕竟沈溪把李衿也留在房中,她未得到沈溪准允,又不能随便将李衿屏退。

    于是,沈溪见到惠娘无比纠结的神色。沈溪不悦,故意为难道:“衿儿,过来帮你姐姐宽衣。”

    惠娘浑身一颤,贝齿咬着下唇,身体好似僵住了,不过面对沈溪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她连提出反对的勇气都没有。

    等沈溪和惠娘先上了床,沈溪微一招手,李衿马上明白沈溪的意思,将自己的衣带也解开……

    李衿自认是沈溪和惠娘的“通房丫头”,在主母有孕的情况下,作为通房丫头她可以登堂入室,至于是否跟老爷和主母睡在一张榻上,全由老爷威势所定。

    以沈溪的权威,无论是李衿,还是惠娘,都无反对的底气。

    最后的结果,是惠娘为难,李衿坦然。对李衿来说,这是沈溪和惠娘的一种“赐予”,让她可以获得跟主母平起平坐的资格,至于本身的羞涩完全可以放到一边……毕竟连名分都没有,谈何去争取什么?

    烛影绰绰,这是沈溪第一次享受左拥右抱的滋味。尽管身体疲累,但此时的他精神百倍,一整晚都意气风发。

    无论是一直闭着眼不敢面对他的羞涩的惠娘,还是知情识趣的李衿,都让他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征服快感。

    累了后,沈溪温香满怀而眠。

    半夜睡醒,第一时间便看到两张让他心醉的美丽容颜,可惜惠娘睡得很浅,只要他稍微动一动,惠娘就会醒来,但为了不让他扫兴,依然闭着眼睛装睡,但那跳动的长长眼睫毛,却出卖了她。

    此时已是数九寒冬,小冰河期的广州府,半夜只有五六度,但由于海风呼啸,与北方零度的气温差不了多少,但是在这小小的绣榻方圆空间内,却温暖如春。

    北风越来越烈,到了清晨鸡鸣时分,门缝传来“呼呼”的响声,沈溪赖在被窝里不愿意起来,惠娘离去的时候他并未阻拦。

    等天光大亮,沈溪才起身。

    李衿虽然醒得很早,却一直等沈溪彻底醒来,才赶忙起床帮助自家相公穿衣。

    沈溪在李衿陪伴下出得房门,正堂里惠娘已经备好账目,请沈溪复核。沈溪顺手将账本拨在一边,分别拿起惠娘和李衿的一只手,放到一起,道:“你和衿儿处置的,我放心。你们以后更要同心协力。”

    惠娘想到昨晚的荒唐,面部一阵发烫,最后颔首:“是,老爷。”

    账本重新归置好,丫鬟把早餐端了上来,此时不用沈溪提醒,李衿已经识趣地坐下一起用饭。惠娘对此毫无偏见,还往李衿碗里夹菜,昨晚的事情让惠娘放下之前对这位闺中姐妹所有的防备,完全接纳对方。

    沈溪给惠娘留下两个安胎药的方子,嘱咐她派丫鬟去药铺抓药,这才返回督抚衙门。

    等到官驿时,只见马九拿着一封信,站在大门口紧张地等待。

    “老爷,佛郎机人派人送信来,说是……要跟我们交换人质!”

    说是信,不过是张便签,上面的汉字倒是写得很工整,内容不复杂,佛郎机人提出用唐寅交换被沈溪扣押的夏特利等人,同时要求沈溪遵照之前的通商协定,将扣押的大批货物归还。

    “人呢?”沈溪问道。

    马九道:“佛郎机人只是派了小船到广州府送信,大船未见到,可能在珠江口外海等着。”

    这次阿尔梅达学聪明了。若他再率领舰队到广州府,可能会连人带船被大明扣押,所以干脆派人驾着小船给沈溪送信。

    沈溪进到官驿,步入大堂,坐于案桌前,提笔写了一封信,完了交给马九:“让人送到佛郎机人手里,告诉他们,是他们占我大明岛屿、包庇海盗和逃犯在先,本官不过是例行公事,想要谈可以,让他们的提督阿尔梅达亲自上岸跟我谈,否则此事不容再议,之前的通商协定一律作废,咱们战场上见!”

    马九虽然觉得沈溪这么做有点儿武断,但想到佛郎机人的所作所为,也心有不忿,分明是你们做错了事,凭什么跟我们谈条件?莫非是倚靠你们船坚炮利吗?

    “老爷,小人这就去送信。”

    马九拿着信便出门,翻身上马往港口方向而去。

    *************

    PS:第一更到!天子求订阅和保底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