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〇二章 又到一年送礼时
    又是一年春节。

    这已经是沈溪来到这个世界过的第十二个春节,不知觉间,他已经从一个五岁稚子,变成一个十七岁的大好青年。

    家里虽不是妻妾成群,但有娇妻相伴,美妾作陪,外面还养着柔情似水的外宅,仕途顺利,年纪轻轻便为一方大员,没事跟有利益纠葛的官员斗智斗勇,觉得无聊了还可以战场挥洒一把热血打打匪寇。

    正所谓要事业有事业,要家庭有家庭,沈溪在大明的生活显得悠闲而又惬意。

    在沈溪看来,如今的日子神仙不换。若非要追求朝堂上的功成名就,就怕到时候爬得有多高摔得就有多惨。

    就算这一任督抚任满,沈溪还是情愿留在地方为官,即便只是平调当个正三品的臬台负责一省刑狱,在他看来也比在京城与人勾心斗角好,尤其是在弘治皇帝大限将至的时候。

    朱佑樘这两年体弱多病,在朝中已经不算秘密。

    朱祐樘打小身体就不好,年轻时还可以支撑,但年过三十便急转直下,需要汤药进补。因为身体不济,开始迷恋仙家道法,吃些振奋精神的丹药,结果便是身体越不行越吃药,越吃药身体就越不好,形成恶性循环。

    朝中就算有贤明大臣,但普遍年龄偏大,好不容易有两个年轻的,一个李东阳突然断了香火有事没事就告假不上朝,谢迁虽然勤于政务,但心思更多地是琢磨君王的喜怒哀乐,施政能力相对有限。

    马文升一代名臣,可惜廉颇老矣,让他去规劝皇帝力不能及,至于刘大夏等大臣,也没工夫管皇家事。

    文官想的是如何获得皇帝欢心,加官进爵,武将则盯着西北,嚷嚷一年的西北之战,以降雪前一次小规模的出击,于巴尔思渴抓三五个瓦剌俘虏,斩了十几个牧民的脑袋而告终……擒获的牛羊总数不到三位数,根本谈什么功业。

    鞑靼人内斗还在持续,但巴图蒙克不愧是几百年一遇的人杰,在他的分化拉拢下,达延部再次占据上风,至于需要多久才能重新统一漠南蒙古,依然是个未知数。至于东蒙古兀良哈这些部族只能靠边站,曾经威胁大明统治的瓦剌人,如今日暮西山,不复当年荣光。

    沈溪最关心的太子朱厚照如今是个什么样子,却无从知晓。

    朝中对太子没有什么消息,就算东宫有点儿风吹草动,也不会传到几千里外的广州城。

    以沈溪之前对熊孩子的了解,每天除了吃喝,就是想怎么玩,暂时不会有什么作为。就算接受一定的权谋教导,让朱厚照以现如今的状态继承皇位,免不了又是昏聩的君王。

    好在有一点,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大权阉刘瑾被调到二十四监某个不起眼的部门,东宫常侍如今是名为张苑本名沈明有的沈家二老爷,沈明有虽然算不得什么省油的灯,智计和狠辣都嫌不足,而且沈明有作为一个新人,在皇宫没什么人脉,就算他执掌司礼监,也没历史上大权独揽的刘瑾那般为祸剧烈。

    大明弘治十六年,大年初一。

    这天沈溪起来得很早,到正堂给老娘拜过年,吃罢早饭便去了督抚衙门所在的官驿。

    督抚衙门开衙不到半年,已然是风生水起,在粤省拥有了崇高的声望,反倒是三司的威势被彻底压制下去。

    年后新任左布政使陆珩就会到任,这算是沈溪一条线上的人,等陆珩一到,章元应和林廷选之流就再也无法给沈溪造成威胁,有了布政使司衙门的支持,开春后的北上荡平匪寇行动会顺利许多。

    唐大才子的心情似乎不怎么好,大年初一便坐在督抚衙门后堂,如同谁欠了他几百贯钱似的,阴沉着脸坐在那儿,就连马九和荆越这些老交情都不敢去打扰。

    不用说,唐寅回来后“独守空闺”,老婆并未从娘家回来,在他看来,这是沈溪“食言”。

    “……大人,您要不进去看看?唐解元在里面坐了差不多有两个时辰了。”

    荆越脸上多少有点儿无奈,这刚辰时,唐寅在里面坐了两个时辰,意思是唐寅四更天就来这干坐着。

    或许是大年夜里一个人喝酒喝得不痛快,喝到后半夜,唐寅跑到驿馆后堂坐着,心里一口气堵着,就等沈溪过来好好质问一番……为何把我丢到吕宋这样的蛮荒之地,甚至差点儿丧命在佛郎机人手上?九死一生回来,你许诺在家里等我的娘子却还在娘家当她的孝顺女儿……

    沈溪则一脸无所谓的态度,道:“别管他,先随本官去一趟都司衙门。”

    到了新的一年,沈溪首先要跟李彻商议一下开春后派兵剿灭粤东北以及闽西南匪寇的事情,还有年前跟朝廷请功受赏的奏本尚未批下来,正好去问问进度,再看看能否从广东都司下辖的卫所中抽调船只,并负责部分粮草、辎重。

    都司衙门内,李彻对沈溪无比恭敬,上来就给沈溪送上一份“厚礼”,一个大大的红封,里面鼓鼓囊囊像是装有不少纸张,沈溪要打开来看,李彻笑着劝阻:“大人回去看过也不迟。”

    沈溪猜想,这年头没银票,大明宝钞价值已经快比得上白纸了,李彻要送的话,多半是田契和房契,要么就是仆婢的卖身契。

    沈溪把红封退还,道:“本官今日前来不是为了讨喜,只是想说一些与平息匪寇有关的事情,与李将军谈谈公事。”

    李彻非常识相,沈溪不肯当面收,那就背地里送嘛,既然是来谈公事,那就是给自己建功立业的机会,送礼目的已经达到。

    虽然李彻暂且不知朝廷对沈溪年前平匪的赏赐,但以他在军中这么多年的经验,沈溪的功劳不会小,若皇帝觉得沈溪能干,说不定会直接把沈溪从东南沿海的三省督抚调任三边总督。

    到那个时候,沈溪军权在握,就不再像如今这样只是个空头督抚,而成为封疆诸侯。

    谈完“公事”,沈溪从广东都司衙门回到官驿,刚进门便见朱起慌张地迎了上来,禀告道:“大人,各衙门送礼的人来了。”

    “在哪儿?”

    沈溪清早就过来,见到督抚衙门门可罗雀,刚才进来时也没丝毫发现,似乎三司和知府、知县各级衙门对于拜年的事并不热衷。

    朱起道:“都在府上。”

    感情礼物都送到家里去了,为的是避免招摇过市,看来这些地方官员送礼有道啊!

    沈溪没进大堂去见唐寅,直接出官驿大门回家,刚到巷口,就见小小的家宅外,前来送礼的长龙从巷口排到巷尾。

    形形色色的官员,大箱小箱的礼物,甚至有毛遂自荐前来督抚衙门应聘的幕僚,不时有顽童凑在人堆里蹦蹦跳跳,显得喧嚣异常。

    尽管府门口已有朱山这尊门神挡驾,可意义不大,来送礼的人不会因为一个彪悍女子的存在而退缩,他们中大多数是奉命而为,若实在不能将礼物送到沈府,只需把礼物放在沈家门前,就可以回去交差。

    礼物送不进去,沈家门口人越来越多,等沈溪出现时,人群一阵骚动。

    沈溪高声道:“诸位,本官到地方来办的是皇差,代表了天家威严,不能接纳诸位的礼物。不过本官倒是自备有礼物,给诸位送到衙所和府宅去!”

    送礼的人群不由面面相觑。

    督抚衙门已是东南三省地面的最高衙门,自古以来都是下级给上级送礼,哪里有督抚衙门跟地方官员和士绅送礼的道理?有人喊道:“沈大人,我们是奉命而为,您体谅小的抬来抬去的辛苦,便收下吧!”

    你抬来抬去辛苦,我给你退回去就不辛苦了?

    沈溪即便要敛财,也不会冒风险收下这些来历不明的馈赠,当即板起脸孔:“本官如今好言相劝,再不抬走,一律扣押以行贿罪名论处!”

    一句话,令人群发出哗然之声。

    你沈大人好大的官威啊!我们来送礼,你居然把我们当成行贿,还要论处?怎么论?打板子还是发配充军?砍头?这不过是下级官员对上司逢年过节必要的礼尚往来而已,要不要弄得这么杀气腾腾?

    但随着沈溪的亲兵出现,那些前来送礼的便知道流年不顺碰上瘟神了,若哪个倒霉被督抚衙门抓了,当鸡杀了给猴看,那就呜呼哀哉。

    大箱小箱的礼物,陆续被抬走,过了小半个时辰,沈家门前才算安静下来。

    沈溪进到院子里,周氏正在监督“晒玉米”,她根本不懂玉米的习性,全当是打谷子后晒谷子,把玉米外衣拨了,成棵的玉米棒子放在太阳地里晒,大冬天阳光不怎么强烈,正好一家女人出来晒晒太阳。

    新年里说上几句喜庆话,沈家的后院倒也融洽。

    只是沈溪回来后,气氛就变得火药味十足。

    周氏质疑道:“憨娃儿,送来的礼物你怎么不收下哩?当官的一到逢年过节就收礼,你在京城不收,说是有皇帝和御史言官盯着,咱现在已经到了地方,这里就属你官大,怎么还是没胆量收?”

    沈溪道:“娘,做官最基本的原则要讲,不能收受礼物,就算在地方,也有科道官员盯着。”

    “什么科道官员,你唬谁啊?当是唱戏么?那些个科道官员自己还在家里等着收礼呢,谁有工夫来管你?再说,他敢管吗?告你收礼,最多是把礼物退回去,罚你点俸禄,又不碍着你当官,可他们就要担心被你小心眼报复,来告你那纯粹是吃饱了撑的!”

    周氏的道理讲得是一套一套。

    虽是妇人愚见,但说得也有理,在明朝逢年过节送礼收礼可不是什么罪过,谁要是多嘴举报,那是损人不利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