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〇九章 太子要当男人
    上元节这天,张延龄知道自己封侯的事又延后了,气愤不已,还被勒令不许出府,如今能让他发泄的,似乎只有府中下人。

    此时皇宫中,有个人跟张延龄同样郁闷。这位无精打采坐在椅子上,看着小小的布景后面,演着一出没什么趣味的皮影戏,说的是一个和尚骑着一匹白马,带着三个徒弟西天取经的故事。

    正是熊孩子朱厚照。

    “大师兄,我饿了。”

    后面有个粗厚的嗓子说着台词。

    一般的太监,因为年少时净身,没形成喉结,说话细声细气,可这位给猪八戒配音的太监不同,他三十多岁才净身,说话与普通男子无异。

    旁边一个太监道:“饿了就去吃桃子,新摘的桃子……”

    听到这儿,朱厚照把手一摆,挥挥手道:“行了,看了几遍了,一点意思都没有,你们且退下!”

    “是,殿下!”

    几个太监如蒙大赦,赶紧退出太子寝殿,对他们而言,太子寝殿非常危险,闹不好就要遭到太子殴打,或者被太子叫人拖出去揍一通。身为近侍的张苑不能擅离,他走到太子身边,恭敬站在那儿。

    朱厚照正在沉思,面色间有些烦恼,不为别的,主要是他刚听闻母后怀孕,而且很可能给他生下一个弟弟。

    二弟出生时,熊孩子什么都不懂,就算妹妹出生,那会儿他也不过七八岁,根本不明白多个弟弟妹妹有什么不同,可现在他知道了,如果老娘给他生个弟弟的话,这个弟弟将来很可能要跟他抢皇位,什么玄武门之变、烛影斧声的故事,他听多了,无一例外都是沈溪给他讲的。

    是以,当朱厚照听说自己可能会有个弟弟,意识到老爹屁股下面的皇位将来可能不是他的,顿时心情烦躁,让他喝龙肝凤胆熬煮的汤都没胃口。

    “张公公,你说,如果母后生下的是皇子,我父皇会不会把本宫的太子之位给废掉?”朱厚照问道。

    张苑听到后吓了一大跳,赶紧回禀:“殿下,怎……怎会如此?殿下才是太子……”

    朱厚照愤愤然:“本宫只是问你有没有这种可能。”

    废长立幼的事历朝历代都发生过,朱厚照之所以稳坐太子之位,全因他连个同父异母的兄弟都没有,可若是将来多个一母同胞的弟弟,那情况就不一样了,毕竟如今皇帝正值壮年,熊孩子要登基恐怕要等上二三十年,谁知道将来会是何光景?

    就算张苑意识到这问题,也不敢明着说,只能尽量委婉地道:“太子殿下,您如今已快成年,已出阁讲学,而小皇子尚未出世呢……”

    朱厚照一琢磨,眼前一亮,点头道:“说的也对。我今年都十三岁了,我皇弟还没出生……对了,他出生要多久来着?”

    张苑道:“回殿下,十月怀胎。”

    “十个月以后出生……哦不对,听太医说已经怀孕三个月了,那就是七个月以后出生,等他跟我这么大的时候,我已经二十六岁了,哈哈。”

    朱厚照扒拉着手指头算完,顿时感觉自己的太子之位非常稳固,之前的担心一扫而空。

    张苑笑道:“太子殿下说的是。”

    “不错不错,最好我母后生下的是公主,听沈先生说,有种叫做概率学的东西,一个女人怀胎十月,生儿子还是生女儿,照理说是一半对一半,那就是有一半的机会我不用担心妹妹会抢我太子之位。”

    “另外,再有一成的机会生下的是傻子,一成的机会生下来就死了,一成的机会或许是个天阉,一成的机会没长到三岁就挂掉,最后一成他活不到十岁……等等,我加一下,哎呀,已经是十成了……实在太好了!”

    朱厚照跟沈溪学了半吊子的“概率学”,居然推算出老娘肚子里的孩子,有十成的把握不会对他的太子之位形成影响。

    张苑听了摇头不已,觉得很不靠谱。

    这是我那状元侄子教给你的?

    照这么说,皇后要么生下的是公主,要么小皇子必死无疑,就算侥幸不死也是傻子或者阴阳人?

    不过朱厚照这套自我安慰法很管用,他马上变得精神抖擞,吩咐道:“张公公,去把本太子的武侠乐虎国际国际拿来,今天本宫要好好看武侠乐虎国际国际!”

    张苑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只要太子不胡乱发脾气,那就是说他和那一众小太监的屁股就不用遭罪,他恭敬地问道:“殿下要看哪一本?”

    “看……”

    朱厚照一想,突然发愁了,“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和陆小凤传奇我已经看完了,几乎每册书我都看了两三遍,都快能背出来了。沈先生也是,不知道多给我写两本。张公公,你去给本宫随便拿一本来,念给本宫听就是。”

    这次朱厚照不想自己看,而要听故事,听别人讲不用自己费眼睛,这让他觉得非常自在。

    张苑听说“随便”就到内殿书架上拿了一本,但还是略微挑选了下,他拿的是陆小凤传奇,他知道朱厚照嫌郭靖、虚竹太傻,乔峰光明磊落却是番邦人,段誉情感太过纠结……

    熊孩子最喜欢陆小凤的灵犀一指,随便拿手指头一夹,就能把对方的攻击化解于无形,以至于朱厚照之前几天都在拿手指头夹点燃的蜡烛,到后来一夹就能把火苗夹灭,似乎大功告成。

    拿起书,张苑开始照本宣科,朱厚照听得很入神,就算之前看过,可终究有错漏或者是没记住的地方,往往第二遍再看再听,便会觉得很有意思。明明知道故事的大致走向,对于一些细节但还是难免会遗忘,听起来依然有新鲜感。

    就在熊孩子正过瘾的时候,外面突然有人过来,朱厚照回头一看,一个俏生生的小宫女立在门口。

    张苑赶紧放下书册,起身过去喝问:“干什么?”

    小宫女颤颤巍巍地说道:“回张公公的话,皇后娘娘派奴婢来请太子殿下前往坤宁宫。”

    适逢上元节,皇帝和皇后想把儿子接到身边一家团聚,在皇家而言这是极为平常之事。

    朱厚照见到小宫女容颜清秀欢喜异常,他跑过去扶起那小宫女,问道:“姐姐,你几岁了?”

    一句话,就让张苑有种吐血的冲动,堂堂太子居然称呼一个小宫女为“姐姐”,此事如果传出去,这小宫女非被活活打死不可……占太子的便宜,你不想活了?

    可又一想,这是朱厚照主动献殷勤,似乎怪不了别人。

    这些泡妞的“招数”是朱厚照从武侠乐虎国际国际中学来的,某位无耻的小王爷为了泡妹子,成天称呼小姑娘“神仙姐姐”,最后抱得美人归。朱厚照马上采用这种方式,死缠烂打,上去便将小宫女的纤纤玉手抓住,捏在掌中细细摩挲。

    那小宫女年岁不大,只有十四五岁,见到朱厚照如此举动异常害怕,但手被朱厚照抓住,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太子殿下问你话,没听到吗?”张苑此时板起脸道。

    小宫女吓得要死,赶紧回道:“奴婢……十五岁。”

    “你十五岁啊,我十三岁……不对,虚岁十四了,你看我们年岁相仿,你比我还大一岁,我以后叫你姐姐好不好?”

    朱厚照拉着小宫女就往寝殿里面走,等到了床前,他朝张苑呼喝一声,“张公公,你出去,本宫有事要做,你不能进来打搅!”

    张苑这下终于感觉大事不妙。

    太子如今已经十三岁,不再是不开窍的小孩子,皇帝和皇后之所以将撷芳殿内外的宫女尽数撤走,就是怕朱厚照跟宫女胡闹。

    可这会儿张苑却没胆量忤逆太子,只能尽力挽救:“太子殿下……”

    “出去!”

    朱厚照拿出威仪来,“再不走,本宫叫人打断你的狗腿!”

    张苑非常担心会出事,可在熊孩子胁迫下,只得乖乖出了寝殿,他很识相,怕人看到里面的情况,把宫门给关上了,一个人在门外守着,怕有人过来打搅,如此就算有什么事,事后也可以不承认。

    而此时里面,朱厚照就好像一个得胜的将军在享用他的战利品,伸手去解小宫女身上的衣服。

    小宫女懵懂无知,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反抗,最后娇弱的身躯倒在太子睡榻上,身体紧绷,任由朱厚照胡作非为。

    可朱厚照没这方面的经验,就算他大概知晓,很多事却一知半解,最后他好奇地问那小宫女:“喂,姐姐,你知道怎么……生孩子吗?”

    小宫女老实地摇头。

    “算了,你不知道,我来研究一下吧。你躺着别动,如果乱动的话,可能就生不了孩子,我唯你是问啊!”

    朱厚照认认真真地开始“研究”起来。

    过了两刻钟,寝宫中突然传出“哇”一声大哭,把站在门口的张苑吓了一大跳,张苑不敢推门进去,赶紧隔着门问道:“殿下,怎么了?”

    “没事没事,本宫好着呢,你不许进来!”朱厚照还在里面继续他从一个男孩向男人转变的大业。

    终于又过了一炷香时间,殿门突然“哗”一声打开,那小宫女抱着衣服从里面冲了出来,哭着跑开,张苑不由苦恼地悲叹一声,走进殿门,见到寝殿里间,衣衫不整的朱厚照正拿着一件小亵衣,使劲嗅着,一边嗅一边说:“嗯,真香啊。”

    张苑赶紧上前:“殿下,您……您可有恙?”

    “无恙,那血又不是本宫的,是刚才那小姐姐的,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出血。”朱厚照撇了撇嘴道,“你叫人进来收拾一下,记得刚才她说母后让本宫去坤宁宫,本宫先去了,你收拾好之后,再跟过来。”

    张苑看到血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心想,如果太子这会儿去坤宁宫,被皇后一问,那岂不什么都露馅儿了?他赶紧叫小太监进殿收拾,自己帮朱厚照穿戴好衣服,主仆往坤宁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