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一〇章 有一腿?
    朱厚照刚出东宫,被朱厚照“欺负”的小宫女已先回到坤宁宫。

    去的时候好端端的,回来时衣衫不整,头发凌乱,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皇后喝问一番,那小宫女吓得不轻,一五一十将在撷芳殿发生的事情告诉张皇后,张皇后气愤不已。

    我丈夫被弟弟送来的女人勾引,身子骨一天比一天虚弱,现在好了,身边的小宫女居然勾引起我儿子来了。

    张皇后第一个念头,就是把这小宫女拖出去打,最好是拉到没人的地方,打死了事,免得让这小宫女玷污皇家声誉。

    恰在此时,太监进来通禀,说是皇帝驾临,让张皇后迎接。

    张皇后冷哼一声:“将人拖下去,教训一番,以儆效尤。”

    张皇后从暖床上下来,没等她穿好鞋子,朱祐樘已进来了,恰好跟拖小宫女下去的太监擦面而过。

    朱祐樘和张皇后感情甚笃,说是要皇后出去迎接,但很多时候只是叫人进来告之,并非真要让妻子劳师动众,更何况张皇后还怀有身孕。

    “臣妾参见陛下。”

    张皇后上前行礼。

    朱祐樘一摆手,道:“皇后毋须多礼,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皇后欲言又止,她不想把儿子跟小宫女发生关系的事情告诉丈夫,随口敷衍:“宫婢有错,叫人责罚。”

    朱祐樘点了点头,他一向不过问后宫的事情,所以没有追问。

    此时御膳备好,朱祐樘有些咳嗽,接过近侍递上的手帕捂着嘴,咳嗽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没精打采坐到饭桌旁。

    桌子上满满当当一大桌,可朱祐樘却没什么胃口。

    朱祐樘算是个励精图治的皇帝,但他对家人太过优厚,平日里衣食住行都要最好的,光弘治一朝就曾多次修缮宫殿,劳民伤财的事做了不少。

    当天适逢上元节,一家三口团聚吃饭,尚膳监多准备了几道菜。朱祐樘坐下后看了妻子一眼,问道:“皇儿何以未至?”

    张皇后未及回答,门口太监进来通传:“陛下,皇后,太子驾到。”

    朱祐樘大年初一过了就没再见儿子面,心中甚是挂念,一侧头,见到朱厚照大模大样进到坤宁宫,俯身一路小碎步跟在后面的是张苑。

    朱厚照一进宫门,老远就朝朱祐樘和张皇后打招呼:“父皇、母后,儿臣来啦!”

    人逢喜事精神爽,朱厚照第一次知道当男人是怎么回事,心想我也能生儿子了,高兴过头,没留意张皇后阴沉的脸色。

    “皇儿,快到父皇身边,让父皇好好看看。”

    朱祐樘面带欣慰之色,将儿子揽到身旁,“站着比父皇坐着要高一大截,看来用不了两年,你个子就要超过父皇了。”

    十二三岁正是青春期发育最旺盛的时候,朱厚照这个小屁孩几乎是一天一个模样,到如今已经是半大小子,活脱脱英俊潇洒的少年郎。

    朱厚照异常乖巧,行礼道:“儿臣给父皇请安,儿臣给母后请安。”

    说完,不等老爹老娘回话,一屁股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这才留意老娘恶狠狠地瞪着自己,他突然想到之前的小姐姐已回到坤宁宫,如今没见到人,那老娘多半已通过小姐姐之口知道自己做的“好事”。

    朱厚照心想:“看母后这脸色,多半要责罚我,我不过碰个小宫女,都说这后宫三千佳丽是皇帝的……就算如今我不是皇帝,那也是未来的皇帝!不行,沈先生教给我要先发制人,不能让母后得逞!”

    转念间熊孩子已经有了定计。

    “开席。”朱祐樘说了一句。

    朱厚照扮可怜道:“父皇,儿臣有件事想跟您和母后说,只是儿臣说出来,父皇和母后不能责罚儿臣。”

    朱祐樘笑道:“皇儿,有何事只管说出来,只要你所说合情合理,父皇和母后岂能罚你?”

    姜还是老的辣。

    朱厚照以为自己耍一点小聪明,让老爹、老娘答应不罚他。朱祐樘看似允诺,其实话语里有弦外之音,你做的事要合情合理,朕才不会罚你,否则该罚还是要罚。

    朱厚照不明就里,以为老爹已经答应下来,正要说话,张皇后抢先道:“皇儿,多日不见你父皇,让你父皇考校一下你学问。”

    “不行啊,母后,皇儿这件事很重要。”

    朱厚照赶紧道,“皇儿之前在东宫,曾有不少服侍的宫女,可后来不知何故被母后调走了,今日有一位宫女过来传话,说是让皇儿过来与父皇和母后过节,皇儿就拉那位小姐姐到床榻,跟她做了……那种事情……”

    朱祐樘不明就里,做了什么事!?

    不清不楚!

    张皇后一脸愠色,好你个臭小子,什么都敢说,本来你父皇在我没心思跟你计较,你现在主动交待,不罚你都不行。

    张皇后心中来气,正要发火,转念一想自己在丈夫面前一向保持温柔贤淑的姿态,岂能因为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宫女把自己的坏脾气暴露?

    张皇后拉着丈夫的袖子,道:“皇上,您看这孩子,愈发没规矩,也是他长大了,怕他不能自控,这才将宫女悉数撤换,谁知道被他……呜呜,都是臣妾教导无方,请皇上降罪。”

    为了给皇帝施压,张皇后直接从座位上站起,后退一步就要跪下来给丈夫赔罪,朱祐樘伸手将妻子扶住:

    “皇后,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就算有错,也非你教导无方,朕自己也有错。再则说了,皇儿他如今年岁渐长,明白一些事……也是应该的,朕还想早日为他选妃。咳咳。”

    或许是影响气血,朱祐樘说完这番话,一阵剧烈咳嗽。

    太子是一国储君,站在国家和朝廷的立场,不允许太子过早接触女色,怕影响太子学业,帝王沉迷逸乐往往是国运衰落的征兆。但朱祐樘对自己儿子态度又有所不同,他之前是怕太子年岁太小,刚知晓男女之事,而身边宫女那么多,无法节制,所以赞同把撷芳殿的宫女撤换。

    可如今朱厚照虚岁已经十四,在民间已经可以迎娶,而弘治皇帝自己的身体却一向不好,到如今除了朱厚照外并无子嗣,他现在说这些话的弦外之音……儿子,老爹没完成的任务,现在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为皇家开枝散叶!

    张皇后见丈夫咳嗽不止,赶紧上前搀扶,用手轻抚丈夫的后背,帮其理顺气息。朱厚照兴奋道:“父皇,您是同意再给东宫增加宫女?”

    “嗯?”

    朱祐樘气息逐渐平顺过来,打量儿子。

    你个臭小子,老爹是说等过两年给你选太子妃,可没说准备让你在撷芳殿乱来,还增加宫女,原来十个八个的宫女不够,还要给你增加人数?朱祐樘看着妻子:“皇后,之前撤走的宫女,给皇儿送回去吧!”

    张皇后有些着急:“皇上。”

    知道妻子可能有不同看法,朱祐樘轻叹一声:“如今朕的身体大不如前,皇儿日渐年长,朕无暇教导。很多事,堵不如疏,若一味闭塞只会让他心生抵触,反不如劝导。皇儿……”

    朱厚照心里乐开了花,小脸上一副乖巧的神色:“儿臣在。”

    朱祐樘伸手在儿子脸庞上抚摸,充满怜意:“你切不可沉迷逸乐,朕便将之前你……临幸过的宫女赐给你,日后切勿寡情薄义!”

    朱厚照这年岁,正是少年叛逆期,做什么事都是为了好玩,哪里懂什么“薄情寡义”?不过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他当即应允:“父皇说的是,儿臣记住了。”

    朱祐樘这才转身:“开席吧,朕有些饿了。”

    知道儿子长大,当爹的心情变得舒畅起来,胃口意外好许多。

    宴席的氛围稍微有些诡异,张皇后神情恍惚,隐隐有些担心,而朱祐樘父子相谈甚欢,朱祐樘接连问儿子几个问题,朱厚照对答如流,让朱祐樘一直笑着点头嘉许。

    到家宴结束,朱厚照迫不及待道:“父皇、母后,儿臣要回去了。”

    朱祐樘这才想起朱厚照要把他临幸过的宫婢给讨回去,不由侧头看向妻子:“皇后,今日去皇儿宫中的宫女在何处?”

    张皇后面色有些迟疑,朱祐樘不明就里,一摆手对坤宁宫的管事太监吩咐:“将人带出来就是。”

    管事太监脸色难看,却不敢忤逆皇帝的意思,等两个太监把浑身打得血肉模糊的昏死小宫女拖上来时,不但朱厚照大吃一惊,朱祐樘也是惊愕不已。

    朱祐樘指了指小宫女,看向妻子:“皇后,这是……”

    管事太监一看情形不对,急忙跪地:“陛下开恩,是奴婢……奴婢见下人不懂伺候主子,便让人打她板子,跟皇后娘娘无关!”

    欲盖弥彰的伎俩,岂能瞒过睿智的朱祐樘?

    朱祐樘未曾料想,不过因儿子临幸一个小宫女,小宫女也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失身,却因此被打,若非他过问,可能这小宫女连命都没了,他心里不由一阵伤心,自己眼中贤惠大方的妻子,难道一直是这么口蜜腹剑蛇蝎心肠的毒妇吗?

    张皇后看到丈夫生气,跪下来道:“皇上,是臣妾的错。”

    朱祐樘脸色变得雀黑,直接甩开张皇后抓过来的手,拂袖离开坤宁宫,张皇后跪在原地泣涕不止。

    只有朱厚照在旁边嘀咕:“小姐姐被母后责罚,父皇这般生气,莫非父皇跟小姐姐有一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