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一六章 女诸葛
    沈溪这才知道,居然来了个玩横的!

    哼,非要我选你,不选你就死,有本事你倒是死给我看啊!

    但仔细打量这苏公子一番,好像并没有一头撞死的意思,沈溪好奇地问道:“苏公子准备如何个以身殉文法?”

    你说要以身殉文,我还真要等着看你怎么死!

    你当我是个无知的少年,被你两句话就吓回去?你死了我找人把你抬出去埋了便是,又如何?

    苏公子话说得很绝对,但并非莽撞之人,笑了笑道:“沈大人还未做最后决定,在下不忙着殉文。”

    这人不但耍浑,而且还很有理智,但在沈溪看来,你明显是自寻烦恼,这么多卷子,你怎知我一定会选你的?

    若不选你,那你基本就可以死了,说出去的话等同于泼出去的水!可沈溪总觉得有哪里不对,难道自己真的会“中招”,鬼使神差选中他?

    心头带着疑惑,沈溪继续打量手头的考卷。

    完成卷子的没有几个人,四书文和策问题没什么,但八百字的作文对那些习惯写三四百字八股文的老学究来说,有些强人所难,有的干脆写了一片八股文,论调让沈溪看了莫名其妙,如“遗佚而不怨,阨穷而不悯”,又如“圣人自知其志学,其基已定矣”,他不觉得这些论点跟他出的司马光砸缸的题目有什么关联。

    按照规定完成的卷子一共十三份,只有一份考卷他感到满意,前两篇题目就很出彩,那道四书题的破题“书不可无,大贤特为尽信者甚之焉”让沈溪看了也不由拍案叫绝。

    至于第三篇题,提出“救而不得,反倒不若不救;若无从施救而说其救,于教化无益”的论点,再围绕此阐述,这个人能看出沈溪出题的立意,即不能把一件道听途说的事堂而皇之地拿出来作为教化百姓的典故,若百姓信以为真,遇到同样的事情只会适得其反,证明其有真才实学。

    看好文章如饮甘露,沈溪心中无比愉悦,一抬起头,马上看到苏公子正在打量他。

    沈溪特别留意一眼这份满意卷子的署名,名叫“李桑”,跟苏姓没任何关系,这字体也并非昨日他看到的那份自荐信的字体,之前他压根儿就没从考卷中发现娟秀小字,这说明昨日递交自荐信的人没来应试。

    沈溪拿起卷子:“本官已选定此人,聘为府中西席,这位公子可以离开了。”

    “哦?”

    苏公子打量沈溪手中的卷子,有些不服气,“不知在下可否一览?”

    沈溪眯了眯眼,心说这小子不会想把卷子撕了,然后死赖帐说没这份卷子吧?可这卷子他已经熟读,可以倒背如流,连姓名都记下了,由不得你耍赖!

    沈溪递给旁边侍立的朱鸿,朱鸿递给那苏公子。

    苏公子拿在手上仔细端详,欣然点头道:“三道题做得都很好,破题都很出彩,理据充分,实乃上乘佳作,沈大人认同吗?”

    这话问得很有些门道,先问我是否认同,你不会转过头告诉你就是这“李桑”吧?

    不过既然是沈溪自己选出来的,而且他又觉得这“李桑”很适合做弟弟的先生,没什么不能承认,当即点头:“是。”

    苏公子笑道:“那在下要恭喜沈大人找到一位能让您满意和欣赏的西席了,不巧,此人正是在下。以后沈督抚有何教诲,自当聆听。”

    朱鸿一听火大了,怒道:“你这浑人,居然敢在我家大人面前偷奸耍滑,你分明说自己姓苏,乃番禺人氏,为何又成了李先生?”

    沈溪心里也在琢磨这事儿,难道眼前的苏公子是失心疯,觉得自己连人是谁都分不清楚,听信他的一面之词认定他是“李桑”?

    亦或者此人根本就是李桑,只是之前已经确信只有他能中选,又怕自己这个主考官刁难,才说他姓苏?

    “沈大人,不知可否借纸笔一用?”

    苏公子笑着将“李桑”的答卷交还给朱鸿,说道。

    沈溪一摆手,让人给苏公子准备好纸笔。

    苏公子在书案边坐下,拿起毛笔,润了润墨,然后下笔如飞,在白纸上将“李桑”卷子上的内容重新撰写了一遍,不但内容相同,连字迹也一模一样,而他之前不过只看了一遍。

    这说明,要么此人真是李桑,要么此人有过目不忘和模仿他人笔迹的能力。

    就算沈溪,看到一个人的笔迹,也不能马上就掌握熟练,这个“苏公子”怎会有如此鬼斧神工的能力?

    但凡尘之中尽是藏龙卧虎之辈,沈溪不敢小觑,万一人家真有这能力,也是打定心思要进来冒充最终选拔之人,那自己这个状元郎可就要被世人笑话。

    好不容易选个先生回来,结果却出现两个人前来报道的情况,而且这二人的文章和笔迹一模一样,你要去官府查户籍,就怕到最后也分辨不出哪个是真哪个为假。

    “不用写了。”

    在此人将文章写完前,沈溪一抬手喝止。

    苏公子笑问:“沈大人相信李桑便是在下?”

    沈溪心平气和:“无论是否阁下,本官都选‘李桑’为府中西席,阁下请回,等待本官通知。”

    苏公子有些生气:“沈大人莫非要言而无信?既是在下,那沈大人当马上签订聘书,好让在下心安,更何况,在下现在就想为府上的公子开蒙。”

    沈溪摸了摸下巴,未置可否,旁边朱鸿已经忍不住想要打人了,他自到沈溪身边当差后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存在,他听说这督抚衙门上一个如此咄咄逼人的是右布政使章元应,不过这会儿那位爷正夹着尾巴闭门不出。

    这小子居然敢对沈大人如此说话,分明是活腻了!

    就在朱鸿准备给这苏公子好看时,沈溪一摆手:“你们先退下!”

    “大人……”

    朱鸿有些不满,我这是为了老爷您的官威着想,就这么让个臭小子在督抚衙门里撒野不管?

    朱起赶紧给儿子打眼色,这里不管谁撒野,你都绝对不能乱来,你要做的是听命行事。

    最后朱起和朱鸿出了内堂,只留下沈溪和苏公子二人。

    沈溪道:“阁下是什么人,可如实说来,明人不说暗话,这里是明镜高悬的官衙。”

    苏公子道:“在下不解沈大人之意。”

    沈溪站起身,手上拿着那五十多份卷子,道:“在这所有卷子中,并未有一人姓苏,那苏姓就非你本姓,至于这份录取卷中署名的李桑二字,明显与文章字体有所不同,想来是在起笔时有所犹豫,那此人也当不存在。”

    “名字和文章都可以作伪之人,恐怕身份和相貌也都不是本来面目,本官是否有说错?”

    沈溪再次仔细打量“苏公子”时,脸上神情很古怪。

    其实从此人一进来,沈溪就觉得这人英俊之中带着几分猥琐,其实不算是猥琐,只是面部表情僵硬,使得说话时神色极不自然,沈溪现在想来,这应该是用了一些化妆之法,或者,整张脸都是假的。

    “沈大人就是沈大人,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此人说了一句,突然走到角落的水盆前,从怀里拿出张帕子,还有几个小盒,用帕子染上水,又分别在几个打开的小盒子里蘸了蘸,然后在脸上擦拭。

    不多时,此人脸上好似面粉一样的东西被搓了下来,喉结竟然也是用什么东西粘上去的,等此人洗过脸,用手帕擦干净后素面朝天地走到沈溪面前,活脱脱是个女子,而并非什么“公子”。

    要说此女因为一身男装,颇有几分英气,但也说不上美貌,只能算是普通,身材相对矮小,这也是沈溪最初对她所留下的印象,没有男儿家的气度。模样娟秀,有大家小姐的气质。

    容貌和男子的一些体貌特征可以掩藏或者修改,可男人的气度却并非女子轻易模仿可得,对于沈溪这样善于察言观色的人来说,想遁形非常困难。

    沈溪笑道:“原来是一位姑娘……哦不对,应该称呼一声夫人吧?”

    此时他已经可以肯定这就是惠娘之前跟他举荐的“女诸葛”,因他对此女的身份来历一概不知,只是从惠娘的讲述中得知是个已婚妇人。

    不过此女能女扮男装而不被人察觉地到督抚衙门应试,其手段也算是非常高明,因为无论她以什么身份来应选,沈溪最后都会调查选中的“李桑”的来历,若沈溪对女子有偏见,可以不用任何理由将她否定。

    而现在她已经得到沈溪一句承诺,以沈溪如今的身份和地位,在一个女流之辈面前言而无信,传出去必然会声名有损。

    沈溪笑道:“夫人学问好,手段高明,不愧为‘女诸葛’。”

    女子换上妇人的礼数,向沈溪深施一礼:“沈大人抬举,民妇不过是求在府上担任西席,得一口饭吃。却是怕沈大人对民妇有所成见,只好出此下策,望沈大人海涵。”

    海涵?要不是我最后时刻发现你不对劲,就被你玩了,我以后更没面子,你还想求我原谅?

    不对……不会你是故意露出破绽来让我发觉,让我知道你是女儿之身,让我面子上好过吧?

    若真是如此,那这女人也太深不可测了,简直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这种女人留在身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她利用,如果她背后再有什么目的的话,那就更危险……

    沈溪心中想得周全,脸上却笑道:“本官对于男女之别并无成见,再则说了请女先生回府担任西席,对内宅来说方便许多,只是担心会对夫人的清名产生影响。”

    如果请个男先生回府,会被人说叨扰沈家女眷,沈溪的面子不好看,心底里也不那么放心。请个女先生回来,那面子不好看的就是这已为人妇的“夫人”,当然他沈溪“勾搭有夫之妇”同样会被人说闲话,但这种事终归是女方吃亏更多一些。

    女子笑道:“沈大人放心,以后民妇便以之前装束进府,绝不会影响沈大人的清名。”

    *************

    PS:今天爆发四章,天子求订阅和月票支持!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