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二三章 书献的不是时候
    “李先生,有事吗?”朱祐樘咳嗽两声,正准备整理好奏本到后庑休息,抬头才现李东阳没走。

    “陛下,臣有事要奏。”

    李东阳神间有些为难。

    朱祐樘微微蹙眉,显得有些无可奈何……显然他错会了李东阳的意思。之前一年多时间里,李东阳跟弘治皇帝上奏乞老归田不是一次两次,这让皇帝一阵心烦意乱。

    你看看刘大学士,已经七十岁,人家请个病假什么的也就算了,你再看看马文升,已经快八十了还在为国效命。

    你说你才五十多岁,如此“年轻”居然没事就跟朕提乞老归田,话说你不就白人送黑人心里不痛快吗?又不是朕把你儿子害死的,你过继了儿子到名下,朕不也赐他入国子学读书,将来可荫庇得官?

    朱祐樘正待出言安抚,李东阳主动解释:“陛下,是太子学业之事。”

    “哦?”

    听到是自己儿子学业的问题,朱祐樘这才谨慎起来,“太子近来学业有所进步,朕心甚慰。”

    李东阳还没说是什么事,朱祐樘先给他打了剂预防针……朕觉得儿子最近大有进步,你别唱反调扫朕的面子!

    李东阳叹道:“陛下,据老臣所知,太子平日里在读一些来历不明的书籍,恐走上斜路……请陛下御览!”

    朱祐樘皱眉。在他看来,书是学知识所用,如果宣扬歪门邪道,不可能成书……朱祐樘自小到大从未读过儒家正统教育之外的任何书籍,是以觉得非常诧异。

    李东阳将怀中的几册书呈递朱祐樘面前,朱祐樘问道:“这是……?”

    “回陛下,这是詹事府王右庶子从太子桌案上得来的书籍,翻阅后认为实在不堪入目,有伤风化,除了会耽误太子的学业外,还会带来不好的影响。具体之事,所列如下!”李东阳赶紧把王华的奏本转呈。

    朱祐樘心情一阵烦躁,李东阳上来就数落他的“宝贝儿子”,一时间让他面子上过不去,当下摆摆手:“朕知道了,待朕查验后,再行定夺!”

    李东阳还想说什么,但见皇帝面容疲惫,脸蜡黄,手抖得厉害,似乎病得不轻,本来还有规劝太子的话只能咽回去,行礼道:“老臣告退!”

    李东阳退出乾清宫时,不由回过头看了一眼,只见朱祐樘正在翻看他刚上呈的那些“邪书”,心里放宽心了一些,心想:“陛下虽龙体有恙,但还是关心太子,不会容许太子学业荒驰。”

    朱祐樘根本不关心儿子平日看什么书,只是心情郁结,随便把手头上的书翻来看看,只是看了一小段,便不由轻叹一句:“倒是几分文采。”

    沈溪所写武侠,虽然在对话中大量采用俚语,但句子和段落之间结构严整,故事往往开篇便引人入胜。

    朱祐樘之所以心情不佳,一来是因为疾病带给身体的不适,二来则是皇后怀孕身边没人作陪,把他给憋坏了,突然见到如此有趣的武侠,忍不住继续看了下去。

    朱祐樘看的是天龙八部,这部以宋哲宗时代为背景,通过宋、辽、大理、西夏、吐蕃等王国之间的恩怨和对人生和社会进行审视,展示一幅波澜壮阔的生活画卷,故事离奇曲折,涉及人物众多,历史背景广泛,武侠战役庞大,想象力,堪称武侠中的丰碑。

    对于皇帝来说,民间之事最令他好奇,那些读书人或许拘泥于礼法,可皇帝不需要,皇帝是天底下最不用讲规矩的,因为他自己就是最大的规矩。至于“王化”、“礼仪”这些,皇帝根本不在意,他更在意的是书籍内容是否精彩好看。

    建昌伯张延龄在家中闷了大半个月,突然宫里面传来消息,弘治皇帝要他进宫,张延龄生怕皇帝姐夫责问他强抢民女的事,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进了宫,来到乾清宫时,却见皇帝正聚精会神看书,张延龄低着头上前行礼:“臣参见陛下。”

    这句话弘治皇帝根本就没听到,张延龄又行礼问安一次,皇帝这才抬起头来。

    “建昌伯……”

    朱祐樘怔了怔,才想到是自己把小舅子叫进皇宫来的。

    张延龄行礼:“不知陛下传召,有何交待?”

    朱祐樘本来心情无比烦闷,想让张延龄找一些乐子,其实是暗示张延龄送女人进宫。

    朱祐樘以明君自居,但他并不希望身边全是刘健、马文升这样的耿直大臣,大臣越耿直待人就越刻薄,成天听他们提一些教条一样的东西让他觉得心烦,需要有几个“会做事”的,比如张氏兄弟这样善于察言观且什么都敢干的人来替皇帝“分忧”。

    这也是为何朱祐樘明明知道两个小舅子私生活极其糜烂不堪,民间风闻臭不可闻依然重用的根本原因。

    “朕暂且无事,你先回去。”朱祐樘道。

    张延龄不由莫名其妙,自己大老远进宫来一趟,皇帝什么事都没说就让我回去,这情形透着一抹诡异!

    难道陛下是让我自己琢磨一下有什么事,为他排忧解难?

    “爵爷,您请。”

    近侍太监过来恭送张延龄出宫。

    等张延龄到殿门口转身时,跟李东阳一样打量了皇帝一眼,这会儿朱佑樘正看书看得入神,张延龄并不知皇帝看的是什么,但他在谄媚方面很有一套,第一次给朱祐樘送女人就是在姐姐怀小公主的时候,第二次则是在姐姐病卧在床时。

    张延龄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陛下这是心情抑郁,需要女人相伴,我且去寻人送来宫里。平常女子恐不为陛下所喜,不若挑上三五人来,任由陛下挑选,或者干脆请陛下出宫走一遭……”

    张延龄对张皇后极为忌惮,为了送女人的事情,他到现在都不敢跟姐姐正面相对,宫墙内又是张皇后的地盘,他不太敢把人送到宫里来。

    张延龄回去后,马上作出安排,想让弘治皇帝趁着入夜前出宫一趟,在外面过夜后再回去,这样无论生什么都是神不知鬼不觉。

    别的资源张延龄没有,可女人他一抓一大把,什么教坊司、秦楼楚馆、明娼暗娼……他知道不能送大家闺秀给皇帝,甚至是小门小户的闺女也不行,只能找那些让皇帝临幸过一次之后便甩开、互相不负责任的那种,最好女人也不知道皇帝的身份。

    等安排好后,第二天张延龄便找到相熟的太监,给皇帝带话,说是他已经准备好。果然,皇帝直接派人传张延龄觐见。

    “陛下久居宫中,不曾体察京城的民风教化,臣特地准备好车马,请陛下出城微服游览。”张延龄行礼道。

    朱祐樘神间有些恍惚:“你是让朕出宫?”

    “呃……”

    张延龄心想,这不是废话吗,难道微服游览是让你在宫里游览?你只要不穿太监的衣服,谁见到你都知道你是皇帝啊。

    “算了,朕这几日身体不适,还是待身体好转之后再出宫。”朱祐樘说完,又将手上的书拿起来看,“没事的话,你且退下。”

    张延龄被好大一盆冷水浇在头上,他怎么也没料到被皇帝耍了一把,明明是皇帝让他自行领会进行安排,现在却对他很冷淡,那只有一种解释,自己安排得还不够尽心。

    皇帝不想出宫,一定是想让他把女人送到宫里!

    当晚,张延龄便找马车运了几个身着黑斗篷的女人到宫门外,亲自进宫跟皇帝奏禀。朱祐樘生气地说:“朕的话,你没听明白吗?朕身体有恙,你且先退下,有时间去给你姐姐问安。”

    张延龄哭笑不得。

    我的娘亲啊,我把女人送到宫门口,这会儿如果见到姐姐恐怕连双腿都要软,还主动去求见,那是没事找抽?

    张延龄从乾清宫退出来,心里带着不解,皇帝这是怎么了,到底是什么书让皇帝要秉烛夜读?

    这时候司礼监秉笔太监萧敬走过来,道:“国舅爷,您或许不知,陛下这两日都在看书,也不知那书中有何魔力!”

    张延龄心想不好,这是有人比他更会献媚,居然送了几本书,就让皇帝连女人都放在一边。他赶紧问道:“是何人进呈?”

    萧敬道:“李大学士。”

    张延龄嘴巴张了张,一点脾气都没有,别人也就算了,内阁大学士他可惹不起。

    李东阳怎么看也不像是谄媚之人,所进献的应该不会是他平日里所看的金瓶梅等书。随即转念一想,你李东阳不送,我不会送?我恰好家里还有一本精装彩插图版的金瓶梅,送来给陛下解解乏也是极好的。

    张延龄第二天就叫人把书送到皇宫里,弘治皇帝什么都没说,将书收下,这让他感觉有戏。

    但随即他从詹事府听说了一件事,原来李东阳送去皇宫的书并非“进献”,而是告状的“证物”,是自己的小外甥朱厚照平日里没事看的闲书。

    李东阳得知弘治皇帝对此事不管不问,又带着王华和梁储等东宫讲师进宫面圣,最后弘治皇帝迫于无奈,叫人当众打了太子十板子,听说把太子的屁股都打肿了,太子嘴硬并未说书是从何而来。

    张延龄突然感觉自己的屁股一阵凉飕飕的。

    这事有蹊跷,我什么时候进献金瓶梅不好,偏偏在这时候进献,皇帝见到金瓶梅这样的书,马上会想到太子的书是我送进宫门的!

    张延龄感觉自己大祸临头,又躲在家里半个多月没敢出门。

    风声淡了之后,他仍旧心有余悸。8..,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