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二六章 不甘又如何?
    三月初六一大清早,沈溪亲率几十名亲卫,骑马往城南港口而去。

    此次出征沈溪仍旧统率四千人马,多数将士年前就跟沈溪出征过,就算不知根知底也算熟悉,这次仍旧两千兵马走水路,两千兵马走陆路。

    沈溪之前就已经商定好,这次出征他走陆路,水军方面由广州前卫指挥使章承来负责,马九负责船上的火炮发射等事宜。

    沈溪刚到港口,便见到马九身后跟着一个精神抖擞的小兵,这小兵一身鸳鸯战袄,明显改小过穿起来很合身,看起来小胳膊小腿儿的,见到沈溪后,一挺腰板,倒有几分军人的气魄。

    沈溪没有说话,荆越笑道:“哟,这不是六丫吗?”

    年底出征返回广州后,那些老兵油子都知道六丫是女儿身,明白马九收的不是义弟,而是义妹,关于六丫是怎么上的船倒是众说纷纭,荆越没敢把六丫的真实来历说明,怕影响沈溪和李彻的声名。

    毕竟六丫本来就是李彻送给沈溪的“礼物”。

    六丫听到荆越的话,朝荆越瞪了一眼。马九走过来向沈溪行礼:“大人,六子想……随军出征,领几分战功回来。”

    沈溪未置可否,荆越问了一句:“想当花木兰?”

    六丫仰着头道:“想当花木兰怎么了?”

    “闭嘴!”

    马九喝斥一句,“大人面前,不得放肆。”

    六丫有些不忿,好像自己随军打仗理所当然,而且她自负水性很好,能把马九从海里给救出来,就好像随军后战功唾手可得,可以很容易便分到银子和田地。

    荆越请示道:“大人,要不让六丫兄弟跟着打仗,咱也照顾她一点……再不行让她跟着您,路上也好有人给大人暖被窝。”

    荆越话说完,旁边几个老兵油子都在笑,六丫愤愤然道:“谁说我随军就只能给大人暖被窝?”

    “不然呢?”荆越嘻笑着问道。

    沈溪知道这些老兵油子都放肆惯了,现在听说有女娃子随军,还是“老相识”,又欺负六丫是个刚年满十三岁的小丫头,都在打趣她,以此为乐。沈溪摆了摆手,道:“叫人送她回去。”

    “是,大人。”

    马九转过身,正要带六丫走,六丫冲过来死死抓住沈溪的胳膊,怎么都不肯松开,马九又不想伤了义妹,顿时无可奈何地看着沈溪。

    这下旁边那些老兵油子笑得更开心了。

    沈溪脸色漆黑:“兵不成兵,将不成将,成何体统?”

    一句话,那些兵痞赶紧收敛笑容,一个个笔直地站着,六丫则不管那么多,就是抓着沈溪的胳膊,这次却被马九直接给扯了过去。

    “出发!”

    沈溪一声令下,正要上马,却见六丫一个箭步往沈溪平日乘坐的马车冲了过去,一头钻进车厢里面,马九对此无可奈何。

    马九正要过去把义妹拉出来,沈溪道:“由着她吧,你早些上船,一路上听我的命令行事!”

    “是,大人!”

    马九神色一喜,匆忙带着几个车马帮的弟兄乘小船往佛郎机大船的方向而去。

    沈溪抬起头看了看东升的旭日,轻叹一句:“希望这几天少下雨。”

    荆越问道:“大人,咱先往何处去?”

    沈溪跳上马,随口道:“先往惠州府,从归善,往海丰、海阳方向去。”

    ……

    ……

    因三省督抚沈溪在广州城坐镇,珠江口右岸以及大鹏湾一线原来也闹海盗,但这半年基本销声匿迹,海盗和倭寇开始往北逃窜,广东和福建交界两不管的地区,有大批海盗和倭寇存在。

    处于闽粤两省交界处的南澳山,是广东境内第一大岛,同时也是沈溪出征的第一站,也是最难啃的一块骨头。在此之前,大军基本处于赶路的状态。

    此时广东各州府基本得到沈溪带兵北上的消息。

    大军行进沿途的惠州府、潮州府除了动员民众配合官军的行动,也大多开始准备犒劳将士的钱粮,地方上开始纳捐,为沈溪筹措物资。沈溪走陆路官道,其实更适合伸手向地方官府索要钱粮。

    惠州府城,欣乐驿。

    来自京城的钦命“特使”,带着人接连办了几个案子,就连惠州府同知隋筑都被他们捉拿归案,此时这位“特使”办完公事,悠闲地坐在官驿正堂的太师椅上,趾高气扬地看着向他汇报的锦衣卫。

    “……江镇抚,案犯隋筑已被拿下,案子基本可以了结,如今知府衙门设宴款待,我等是否前往出席?”

    锦衣卫将请柬双手奉上。

    “特使”接过后看了一眼,脸上浮现一抹笑意。此人不是旁人,正是一向与沈溪有芥蒂的江栎唯。

    江栎唯送沈溪履任地方后迟迟不北归,其所负主要任务,是调查地方官府与白莲教勾连之案。

    这几年广东地方有乱党出没,据说官府中人信任弥勒佛,诡言白莲花开,弥勒降世,造作经卷符箓,蛊惑民众,意图不轨。此事经由前广东左布政使周孟中上奏朝廷,由于距离山东唐赛儿盗乱不过八十余年,朝廷极为重视,特派江栎唯到广东查探。

    江栎唯几经调查,探明事实的真相是地方少数民族作乱,至于乱党和宗教云云皆为子虚乌有。

    但江栎唯难得有建功立业的机会,不愿意如此徒劳无功回京,把心一横,接连拿下几个府、县大员,惠州府是他此行最后一站。等事情了结,他便要启程回京复命,毕竟离开京城近一年时间,手底下的人已经开始有怨言。

    听说知府衙门设宴,江栎唯脸上露出冷笑,道:“就看宋知府会不会做事!”

    江栎唯所拿官员,无不是地方权力斗争的牺牲品,一些进士到地方履职的官员,与举人出身的地头蛇明争暗斗,许多人通过给江栎唯打招呼行贿,将地头蛇属官归在“乱党”之列。

    这些人有顶头上司鼎证,还有江栎唯和厂卫严刑逼供,屈打成招,送到京城的路上,那些嘴硬的多半会死于非命,然后报个“畏罪自尽”,如此江栎唯既能交差,领取功劳,还能拿到地方官献上的好处。

    那禀报的锦衣卫总旗有些迟疑:“江镇抚,听说中丞沈大人领兵北上,不日将途径惠州府,可要与其错开,早些离此是非之地?”

    “哦?”

    江栎唯如意算盘打得很响,事情办完就走,以他京师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的身份,地方官见了他哪个敢不巴结?

    就算品秩比他高的知府,乃至三司衙门的官员,也不敢公然开罪他,只能老老实实把礼物送上。

    江栎唯想了想问道:“几时出征的?”

    总旗回道:“回江镇抚,沈大人初六出征,算算时间,大军应该在初八、初九两天过惠州府。”

    江栎唯笑着摆了摆手:“他一介文臣,经不起颠簸,领兵出征四五日能从广州到惠州府城已属不易,何况今天才初七。明早咱们便出发,绝不会与他遇上!知府衙门还是要走一遭,否则,惠州府岂非白来?”

    江栎唯可不会轻易走人。

    之前惠州知府宋邝说过会以厚礼相赠,如今好处还未得到,匆匆离开岂不亏大了?

    入夜时分,江栎唯带着他的人马,大模大样到了宋邝设宴的教坊司,虽然此时一干人身着便装,但教坊司的鸨娘丝毫不敢怠慢,一个是知府,另一个是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手上都拥有生杀大权。

    宋邝四十多岁,上来就找了几名清倌人作陪,江栎唯嘴上连说“不必”,但难得事情办完可以放松一下,宋邝又非常坚持,面前全都是如花似玉的美人儿,江栎唯推让一番便欣然接受。

    宋邝从怀里拿出个小木匣,递到江栎唯面前,什么解释都没有。

    江栎唯打开来一看,里面都是京城周边的地契,足有五六十亩,以京城周边熟田的地价,这些田契少说也价值个七八百两。

    宋邝笑道:“江镇抚不要嫌弃才好。”

    江栎唯眉开眼笑:“宋知府客气了。”

    说完,江栎唯把地契放回匣子中,然后往怀里一揣,事情便算是心照不宣……我帮你拔除钉子,你让我财色双收,公平交易。

    宋邝为江栎唯斟酒。

    酒过三巡,宾主皆放浪形骸。江栎唯将一名妙龄的清倌人揽在怀中,带着几分醉意问道:“叫何名字?”

    “奴家绣宁。”

    清倌人喝了几杯酒,面颊红扑扑的,让江栎唯心猿意马。

    江栎唯哈哈一笑:“绣宁?倒是好名字,来,陪本官再饮几杯。”

    宋邝知情识趣,知道江栎唯拿到好处,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自己留下无太大意义,起身跟教坊司的鸨娘交待一番,然后向江栎唯告辞。

    江栎唯自然不愿意宋邝留在这儿碍眼,欣然与其作别。

    宋邝前脚刚走,江栎唯已经忍不住对绣宁和她旁边的姑娘动手动脚,虽然是在宴客厅这种相对公开的场合,但毕竟门是关着的,屋子里只有江栎唯一个男子,几个姑娘都怕江栎唯的官威,不得不顺从。

    江栎唯一把扯开绣宁的衣襟,绣宁毕竟是清倌人,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江栎唯按倒在地。

    江栎唯冷声道:“不过是教坊司的****居然敢对本官喝来喝去,连本官跟你讨要个丫头都不肯给!”

    “大人,您醉了!”

    绣宁和几个姑娘根本听不懂江栎唯在说什么。

    其实江栎唯是在嫉恨玉娘。

    江栎唯一直觊觎玉娘身边的熙儿,几次跟玉娘讨要,玉娘都不肯给。

    玉娘把熙儿和云柳养在身边,待价而沽,几次三番想把人送给沈溪不可得,却不愿意送给江栎唯,这让江栎唯感觉面子受损。

    江栎唯不管不顾,他现在要在这些姑娘面前大逞威风,一时间布帛翻飞……江栎唯将惠州府教坊司当成他的后花园一般,予取予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