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三一章 铁证如山
    这些被押解上来的粗犷汉子,没有那些被拘押的官员一般胆怯,一副嚣张跋扈悍不畏死的模样,就算是被人指证,那个脸上有着十字刀疤的汉子也只是轻哼一声,神色间颇为不屑。

    “带过来。”沈溪喝道。

    荆越亲自过去拿人,十字刀疤汉子道:“不劳大人和诸位军爷,将绳子松开,我自己走便可,绝不含糊。”

    荆越怒道:“还挺猖狂!”

    说着,一巴掌拍在那人脑门上,却遭来怒目相向。

    沈溪抬手阻止荆越进一步动作,吩咐道:“将他腿上的绳子解开!”

    两旁官兵遵命上前将绳子解开,那人重新跪在地上,朝沈溪磕了两个头,看样子他对沈溪有几分佩服。

    沈溪道:“贼人将姓名报来!”

    那人道:“草莽之人,姓名不足挂齿,今天在下认栽了,被砍了脑袋也只是碗大的疤!”

    随着话音落下,旁边那些贼人也跟着张狂地大喊不怕死云云,沈溪点了点头,一拍惊堂木,看着外面的百姓道:“这些,是象头山的山匪,打的是马王爷的旗号!”

    沈溪一言既罢,在场围观的百姓发出“哇”的一声。

    象头山的山匪有多凶悍他们早就听闻,惠州本就属于岭南民族复杂地区,许多地界是三不管,以至于山匪众多,而象头山“马王爷”的人马又最是强横,曾经跟官军有多次交战,胜多负少。

    沈溪道:“你们说说,可曾与知府衙门的人勾连,屠戮无辜百姓?”

    十字刀疤汉子冷笑道:“杀人越货的事情在下做得多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没错,之前在下确实曾与知府衙门合作过,卖给他们一些人头,又处理了一批没有油水的人质给他们!”

    此话说完,在场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人头就不说了,那些被山匪绑票或者掳掠的人,最后没油水可捞,而山寨里又无法养活那么多张嘴,就卖出来给知府衙门,而知府衙门再把这些人杀了冒充贼寇,从朝廷换取赏赐。

    “对质!”

    沈溪一摆手,另一边早就想说话的知府宋邝终于有机会言语。

    宋邝怒喝:“信口胡言,知府衙门何曾跟贼寇合作过?更不要说买人头和人了!倒是知府衙门曾与地方巡检司多次组织剿匪,功勋卓著,多次得到朝廷的嘉奖。或许正因为如此得罪了盗匪,使得本官被人诬陷!”

    十字刀疤汉子笑道:“知府大人,您老可真是贵人多忘事,为了买人头和人质,你曾请我的弟兄到府衙做客。我听前往联络的弟兄讲,府衙后院有一棵槐树,是吧?您还喜欢在槐树下的石桌上下棋。”

    这人虽然看起来鄙俗不堪,但说话很有条理,这让玉娘颇为不解,这位究竟是不是象头山的山匪?

    宋邝正要说什么,沈溪抬手,看着旁边的荆越道:“此事属实?”

    荆越点头:“回大人,后院的确有棵槐树,这岭南地界槐树不多见,槐树下有石桌,上面刻有棋盘,请大人明鉴!”

    宋邝这会儿已经不是跟沈溪逞口舌,而是据理力争:“沈大人,就算有槐树和石桌,也可以是他道听途说,岂能作为本官与山匪勾连的罪证?”

    “有道理。”

    沈溪点头,“你说你的弟兄来过知府衙门的后院,那且问你,有何凭证?”

    那人笑道:“回大人,宋知府曾以五百两银子与我们买人头和人质,在知府衙门后院有一地牢,他带我的人进去看过!”

    沈溪眯眼打量宋邝,问道:“宋知府有什么话说?”

    宋邝有些吃惊,随即强掩脸上的慌乱之色,说道:“就算有地牢又如何?这府衙的地牢修建有十多年,知情者不在少数。”

    “宋知府逻辑缜密,不愧有能吏之称,本官都觉得你说的有道理,贼人,除此之外你还知道什么?”沈溪再道。

    那刀疤脸汉子得意地笑道:“宋知府上任惠州不到三年,已经娶了四房小妾,还养了六七个外宅,大致情况我们基本了解,有的还探过点准备行劫,但还没找到机会。大人只管派人找寻,绝对能起获脏银!”

    宋邝这会儿怒目圆睁,连牙齿都要咬碎了。

    我跟你祖宗有仇啊?

    你不过一个山匪,被官军拿了也是砍头的命,居然连我的老底都敢兜,话说我养妾侍和外宅的事你是从何知晓?

    沈溪喝道:“来人,去查!”

    宋邝光听那刀疤脸汉子说的街坊弄巷,就知道自己在外的那点儿事皆都败露,这个时候他也不指望那些妾侍和外宅能给他转移赃款,仍旧强辩:“本官在外做了几门营生,小有盈余,且本官生平好色,多娶几房妻妾有何不可?”

    本来宋邝在百姓眼中高大的形象,瞬间破灭。之前不说,现在被人揭发丑事之后,开始说这些是你做生意得来的,谁信?

    沈溪不听宋邝解释,你杀良冒功的事可以放在后面说,但你贪污受贿的事可由不得你抵赖。

    “传本官令!”沈溪道,“在城中宣告,若曾给知府衙门送礼之士绅和商家,一律来领回赃银和赃物,既往不咎。若不幡然悔悟者,事后查出,一律以行贿论处,抄家发配,重罪者,绞!”

    随着沈溪的命令发出,先是百姓中发出哗然声,随即街道上热闹起来,但凡城中的士绅和商贾人家,听说督抚在审知府,都派人前来探听虚实,现在沈溪下了这种命令,这些家仆自然要赶紧回禀。

    宋邝怒视沈溪,道:“沈大人,你可真是好手段啊。”

    沈溪冷冷一笑:“宋知府谬赞了,听闻宋知府无论是做事还是办案,都明码标价,惠州府治下所有县,每年四季孝敬,稍有怠慢就会被你言辞责骂诸般刁难,上报记过,升迁不得其路!你说这些官员,是否会对宋知府你恨之入骨?”

    知府衙门我打不开缺口,可府衙下面还有各县知县衙门,那些人平日里受你欺压,现在我一句话就可以将你先斩后奏,你觉得那些人会帮你说话?

    沈溪道:“请博罗县、归善县、长宁县知县上公堂说话!”

    衙门内瞬间又是鸦雀无声。

    但见从后堂走出来几个人,这几人虽然风尘仆仆,但官服穿得倒还挺整齐,作为惠州府治下靠近府治的知县,他们得到沈溪的调令,马不停蹄赶到惠州府来,如今正好可以鼎证知府宋邝的贪污和受贿之罪。

    博罗县知县王宣、归善县知县石凤和长宁县知县汪举,走到公堂之前,恭敬地向沈溪行礼。沈溪摆摆手道:“不必多礼,你们且将近年被知府宋邝所强行索取之贿赂数额,一一奏报而来!”

    沈溪先给这件事定性,不是你们主动给宋邝行贿,而是他强行跟你们索贿,之后上报朝廷也会这么说,所以你们不需要有后顾之忧。

    王宣、石凤和汪举分别将自己的事如实奏禀,别人说的话百姓或许不信,知县的话百姓可深信不疑。

    要说住在府城里的老百姓,平日可是见不到知府老爷的面,他们接触最多的还是知县衙门,而归善县又更是惠州府治所在地,是府城百姓的父母官。

    连父母官都证明宋邝是个贪赃枉法之徒,这下彻底将宋邝之前给不知真相百姓所留下的好印象打破,他们在议论纷纷中,开始咒骂知府宋邝等人。一坏皆坏,既然是贪赃枉法的赃官,那勾结盗匪、杀良冒功的事似乎也可以坐实。

    宋邝此时已经恼羞成怒,尽管屁股上、腿上都有伤,可他仍旧挣扎着站起来,朝沈溪嚷嚷,不过这会儿公堂上极其嘈杂,没人听得清他在说什么,沈溪也故意不拍惊堂木,任由百姓议论。

    旁边的玉娘看得莫名其妙,明明是要问宋邝与贼匪勾连杀良冒功的事,怎么突然变成治宋邝贪污受贿?

    还能这么玩的?

    不多时,出去搜查宋邝府宅和外宅的官兵相继回来,他们抬着大箱小箱的银钱,后面都跟着一名到几名妇人或者仆从,有的进到公堂后很平静,有的则是哭哭啼啼。

    稍一问询,结果这宋邝不但贪赃枉法,还有强抢民女的行径。

    沈溪一拍惊堂木,公堂上终于安静下来,沈溪道:“宋邝啊宋邝,你不但聚敛了如此多的财物,还有这么多女人,享尽齐人之福已是不易,可你这是……多少的齐人之福?你可知自己落罪,有多少人要跟着你遭殃?”

    宋邝这会儿就算一肚子怒火,偏偏找不到半句话为自己辩解。

    银子被抬来了,女人被沈溪押回来了,这些女人虽然平日里对他惧怕,不敢说什么,可如今他已是戴罪之身。

    这些女人为了自保,还不是顺着沈溪的话头来?

    沈溪作为三省督抚说的或许不管用,百姓说的也无用,可连你治下的知县都指证你,连你的女人和仆婢也来戳你脊梁骨,你现在就是百口莫辩!

    沈溪一摆手,示意让官兵押解那些山匪先到后院的地牢中关押,此时公堂上已经不再审案,而是要清点财物。

    虽然财物还没有定数,但数量已经多得超出了围观百姓的想象。

    光是几个木箱中盛放的金锭,就价值七八千两银子。

    “官员受财八十贯便可处绞刑,以你贪墨受贿的这些银子,怕是死几十次都够了。”沈溪看着两边仍旧被押解跪在地上的府衙官员,道,

    “别说本官不给你们机会,若你们继续包庇犯官宋邝,与他同罪论处。但若揭发有功者,本官可法外开恩,饶恕其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