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三四章 请罪
    沈溪脸色阴沉地回到内堂,玉娘一直跟在他身后,见左右无人玉娘才小声问道:“沈大人,六十贯即抄家是否太过严厉?”

    “严厉?”

    沈溪冷笑一声,“本官有言在先,还给了他们充足的时间考虑和赶路,到如今都知错不改,真当本官口出虚言?不按大明律令法度办事,不严惩如何护朝纲立军威?”

    沈溪说出这番话时,玉娘觉得沈溪像是变了一个人,那么的不近人情。但她很快意识到,变的并非是人,而是身份和地位。

    沈溪仍旧如以往那般满腹经纶,聪明睿智,任何事都能做到未雨绸缪,在沈溪面前,什么困难都不称其为困难。

    沈溪与当初杀死宋喜儿一样当断则断,从不拖泥带水。

    然而沈溪再也不是那个没有功名在身的文弱少年,他如今已经是朝廷正三品大员,手掌一方生杀大权,沈溪不是不讲人情,而是需要立威,否则没人会对一个十七岁的少年郎言听计从。

    沈溪的不近人情算是权谋的一种,他要建立在东南三省的威望,必须做到赏罚分明,即便杀人抄家也不能丝毫皱眉头。

    “问罪抄家,自有人去做,本官如今有些疲乏了,准备到后衙休息。”沈溪说了一句,向玉娘下达逐客令。

    玉娘很想问,如何处置江栎唯,可她不敢问,沈溪铁面无私同样把她唬住了,这也是一种潜移默化威慑带来的结果。

    玉娘道:“沈大人连续行军,又连夜审案,肯定疲乏不堪,奴家带了几个清白干净还算体面的丫头在外,不妨由她们服侍大人更衣就寝。”

    沈溪眯眼打量玉娘。

    玉娘南下带的随从不多,但朝廷在地方有完善的情报体系及数量众多的情报人员,玉娘身边的人以女子居多,其中不少是被她买回来,可任由她发落。

    玉娘曾不止一次提过要将云柳和熙儿送给他,但他都没接受,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玉娘又提出来。

    “不必了。”

    沈溪一如既往地拒绝,“本官出征在外,一切按军规军纪行事,岂能以身试法败坏纲纪?玉娘若无落脚的地方,便留宿府衙西跨院的厢房!”

    玉娘沉默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沈溪是在提醒他。

    她现在把宋邝等人的罪证交给沈溪,身份已经暴露,留在城中会有危险,而此时惠州府城内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知府衙门。她感激道:“多谢沈大人厚意,奴家本无处落脚,便在府衙内借宿!”

    ……

    ……

    沈溪从三月初六领兵出征,到三月初七深夜审结案子,中间没有合过眼,此时他终于可以躺下来好好地睡上一觉。

    才刚进屋子,沈溪便感到头疼欲裂,整个人疲顿不堪。

    也是近来筹算的事情太多,再加上休息不好,年纪轻轻就开始透支身体,他那小身板有些吃不消。

    此时沈溪不愿再浪费时间沐浴更衣,大老爷们儿没那么多讲究,沾了床,闭上眼几乎瞬间便进入梦乡。他宁可到中午去街市口监斩前都不醒来,最好是别人把他抬上轿子,一觉醒来便监斩,监斩后继续睡。

    可惜才睡了不到三个时辰,他就被外面的喧哗声给吵醒了。

    似有女人正跟守在门口的亲卫吵架,声音很大,似乎故意要惊醒他一般。

    “何事?”

    沈溪起来后头仍感觉头重脚轻,打开屋门问了一句,此时侧院走廊里,两名亲卫将端着木托的女人给拦下来。

    那女人算是沈溪的老熟人,正是熙儿。

    这丫头脾气一向不怎么好,刁蛮任性,居然在知府衙门跟恪尽职守的亲卫吵架,也是沈溪昨日准允玉娘带着随从在知府衙门落脚,亲卫知道这是沈溪亲自安排的,若别人敢这么放肆,不是当场格杀,就是被下狱问罪。

    沈溪是三军主帅,他的安全乃军中头等大事。

    木托上有茶壶、茶杯,还有热气腾腾的米粥、点心和腌制的菜蔬,看来玉娘“体贴周到”,叫人准备好一切,然后送过来。

    至于玉娘是在厢房中开灶,还是到府衙厨房做出这些的,沈溪不得而知。

    一名亲卫道:“大人,这女人在外嚷了半天就是不肯走……”

    两名亲卫脸上都是为难之色。

    如果是男子还好解决,可偏偏是女子,男女授受不亲,而这女人还是沈溪昨日特别吩咐让接进府中居住的,熙儿越嚣张,越让人觉得她跟沈溪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这要是督抚大人在外的“姘头”,得罪了能有好果子吃?

    “让她过来吧。”沈溪转身回房。

    熙儿被准允进入沈溪的卧房,脸上带着几分小得意,她端着木托走进房间,亲卫跟过来守在门口。

    大门敞开,沈溪并未掩上房门,让士兵知道他跟熙儿之间并无不可告人之事。

    熙儿微微欠身行礼,低头娇声道:“参见沈大人。”

    沈溪打量她,似乎刻意梳洗打扮过,身上的仕女服干净得体,与南行一路上见面时总是男装时多了几分妩媚。

    不过再有女人味,也改不了当初刁蛮任性的坏毛病。

    沈溪板着脸问道:“谁让你过来的?”

    熙儿道:“回大人,是干娘亲自为大人准备茶点,说沈大人一路辛苦,让……民女送来让沈大人享用。”

    听到“享用”这词,沈溪心想:“这熙儿明明胸不大,怎么如此无脑?她明明知道玉娘有将她送给我的意思,难道不清楚玉娘真正想让我‘享用’的并非茶点和米粥,而是她这个黄花大闺女?”

    “可惜的是,玉娘的目的是安插人在我身边监视,探听虚实,熙儿不过是玉娘手里的一颗棋子!”

    沈溪不会随便食用来历不明的东西,坐到桌前,摆摆手:“将东西放下,你可以回去了。”

    熙儿小嘴撅了撅,似是对沈溪这种冷淡的态度极为不满,但她还是依言把木托放下,不过没没有将碗筷拿出来,也不施礼,招呼都不打转身便走。

    沈溪懒得斥责纠正她,玉娘有本事培养出云柳这样知书达理的“女儿”,却无从管教像熙儿这样刁蛮任性的丫头。

    主要是熙儿没吃过亏,如果玉娘真把她送给那些当朝权贵,被当成笼中的金丝鸟豢养,动辄打骂,她就知道放肆无礼的下场。

    此时不过才巳时中,距离午时三刻尚有些时候,沈溪正要回床上继续休息,荆越已在外面求见。

    荆越带来的是之前对一些行贿士绅和商贾家庭抄家的情况。

    “进来吧!”

    沈溪招呼一声,荆越进屋后恭敬行礼,将事情详细说明。

    从后半夜到上午,官兵查抄了归善县二十三个大户人家以及十一户商家,查抄的人口、财货、田契、地契众多,光是那厚厚的清单,就让沈溪看了头疼。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官府总喜欢与地方的士绅商贾为难了,每逢朝廷用度出现缺口,就会拿这些大户人家开刀,原因是这年头大户人家的田地、屋舍全都是不动产,随时可以变现,简直就是活动的钱仓。

    荆越道:“大人,如今人均已被拿下,家产正在清点,如何处置?”

    沈溪说是要保朝纲立军威,但不至于造成那些人家家破人亡,他身边就有不少活脱脱的案例,诸如惠娘、李衿,都是抄家后落罪入狱的牺牲品。他想了想,道:“产业半数收缴,充作军资,半数……放还!”

    荆越想了想,花这么大力气就没收半数家产,好似是去帮人清点财物而不是抄家的,荆越问道:“那人畜……”

    沈溪长吁一口气,道:“牲畜充作财货,至于人……咱们不搞株连,带各家主事者到衙门,打五十大板,然后入狱半年!记住,打的时候轻一点,坐牢让各家自己掏钱,咱们可不额外负担他们的生活费用。”

    沈溪不能完全不处理!你们行贿,无论是被迫还是自愿,我都能理解,但在我发出公告后你们还能稳坐泰山,这就是自己找罪受,半数家产是适当的惩罚,五十大板外加半年入狱,算是明典刑。

    荆越领命而去,沈溪打了个哈欠,还没等他回到床上,亲卫来报,有人求见。

    沈溪只好又出门,只见一身男装的玉娘带着依然一袭仕女装扮的熙儿而来,就好像某家俊俏的公子哥出门带着俏丽的侍婢一般。

    这是没把人送成,再来送一遭?

    沈溪一摆手,亲卫让到一边。

    玉娘领着熙儿进到屋里,玉娘拱手行礼,熙儿正要欠身行礼问安,玉娘突然厉喝一声:“还不跪下给沈大人请罪?”

    熙儿先是一怔,但随即不情不愿地跪了下来,朝沈溪磕头,道:“小女子错了,还请大人责罚。”

    沈溪打量这对母女,好奇地问道:“玉当家,这是唱哪出?”

    玉娘恭敬行礼:“沈大人,奴家让熙儿这丫头来送茶点,未料她不知规矩,唐突大人,奴家已狠狠教训过她,特地让她来为沈大人赔罪!”

    不用说,熙儿回去后神色不对,让玉娘追问才知道她有多没规矩,玉娘好似也知道为何沈溪不肯收下熙儿,这种野性难驯的丫头,是进不了官宦人家法眼的。

    沈溪道:“熙儿姑娘率性而为,并非有心唐突,本官不会与她一介小女子计较。玉娘把人带回去便是。”

    熙儿听到沈溪说她是“小女子”,心有不甘,抬起头噘嘴狠狠瞪向沈溪,但被玉娘怒视一眼,熙儿愤愤然把头低了下去。

    熙儿心中无尽委屈,一是埋怨沈溪对她“始乱终弃”,二是怪玉娘一直准备把她跟云柳一起打包送给沈溪,谁想沈溪不领情,以至于她如今年过二十尚未成婚生子,走南闯北居无定所。

    玉娘正色道:“沈大人,奴婢有错理应当罚,若是您觉得责罚熙儿一人不够,连……奴家也愿接受处罚!”

    说完,玉娘居然也跟着跪了下来,伏身向沈溪磕头请罪。

    这下沈溪有些难办了,摆明了母女二人非要领罚,如果他不罚的话,人家还不乐意。

    沈溪面色阴沉:“本官说过赏罚分明,若单单因规矩上的一点小差错便降罪,那就是本官赏罚不公。”

    “玉当家想做什么,或者想请我帮什么忙,尽可打开天窗说亮话,完全不必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