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四九章 隐藏的狼
    接待完沈溪,澄海县知县蒋舜回到县衙,顿时如释重负。

    关于沈溪之前种种所为,他听得很多,生怕沈溪下一个针对的人就是他,因为在澄海县这几年,为了确保自己的头上的官帽,他的确做了一些不太检点的事,这些事不能让朝廷知晓,否则会有灭顶之灾。

    “大人,督抚那边可有发现端倪?”蒋舜还没坐稳喝口茶,师爷田峻过来向他行礼问候。

    蒋舜“砰”地一声将茶杯放下,转过头,有些恼怒地说道:“以后少无声无息进门来,没事都要被你惊出事情。”

    田峻笑着应是,但心里却颇不以为然,你被督抚大人亲临吓出一身冷汗,魂不守舍,倒怪到我头上来了?

    田峻问道:“大人,您安排的将城东难民赶出城,此事在下已着手安排,不知您还有何吩咐?”

    蒋舜道:“赶出去最好,以后与城外匪寇不要有任何来往了,更不能传递书信,曾参与此事的人”

    说到这儿,蒋舜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意思是杀人灭口。

    田峻微微一惊:“大人,是否不妥?”

    “有何不妥?如今督抚大人已到澄海,又在城中校场设下中军大帐,估计一时半会儿不会离开。之前与匪寇妥协之事,难免传到督抚大人耳中,若剿匪顺利,那匪寇被擒获必然会把事情抖露出来,不提早杀人灭口,来个死无对证,还等什么?”

    蒋舜在沈溪面前一副不能任事毫无担当的窝囊样,但其实是个狠角色。

    作为事事都要经手的师爷,田峻此时担心的不是手底下那些做事之人,他怕自己最后成为被灭口的对象。

    这几年田峻跟着蒋舜做事,早就看出自家东主是个心狠手辣之辈蒋舜不过只是举人当官,如今做到知县已经很勉强,如果没有特别强硬的后台,再向上很难了。田峻怕蒋舜会以牺牲身边人为代价,向沈溪邀功,争取升官的机会。

    田峻道:“大人交待的事情,在下这就去做,不过尸体”

    蒋舜冷笑不已:“几具尸体,这也处置不了?若无法处置,你也别回来!”

    “是,是。”

    田峻这会儿已经有些自危,赶紧恭敬行礼,“大人放心,今夜月黑风高,所有事情必然办得妥妥当当,就算有人要诬陷大人与贼寇勾连,我也找不出任何罪证证据!”

    田峻说“罪证”,蒋舜顿时怒目相向,赶忙改口。

    田峻行礼告退,蒋舜走到后堂,拿起桌上一幅字画,嘀咕道:“这少年督抚,听说他不贪财不好色,着实难办。他在惠州府大开杀戒,若将我与贼寇妥协之事被他知晓,必死无疑!最好事发前我取得他的信任,先入为主之下,说不一定可以躲过一劫是了,我完全可以以雅好相赠!”

    蒋舜虽然功名不高,但官场经营很有一套,善于“对症下药”,若一些自诩清正廉明的官员不收钱不好色,就送文雅的名人字画或者古玩。官场上互赠字画古玩很常见,因为本身字画和古玩很难定价,作为朋友间馈赠再好不过,所以很多时候就算收下,也不会被认为是受贿。

    就好像当初《清明上河图》,就在朝中高官权贵中互赠,最后还被前首辅徐溥送给李东阳,不但不被当作行贿,还被时人引为美谈。

    就在蒋舜准备将自己珍藏的古玩字画拿出来挑选时,后堂门口进来一人,让蒋舜稍微一惊。等他看清楚后,脸色直接沉了下来:“一介女流,谁允许你登堂入室?”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蒋舜娶回来不到一年的小妾卿萍。

    却说这卿萍,本是乐籍,跟着乐师前往广州府教坊司的路上,被澄海匪寇张天富部所劫,因她姿色出众,玩腻后又被张天富送给蒋舜作为礼物。

    蒋舜异乡为官,澄海又闹了几年匪患,城中萧条,而他贪花好色,同时为了让匪寇安心,也就却而不恭,给了卿萍一个妾侍的名分。

    “爷,是奴婢错了。奴婢只是想来问爷,不知夜里是否要给爷留门”

    卿萍吓得赶紧跪地向蒋舜磕头,她四岁时父亲犯事家族被抄自己被贬为乐籍,在成长学艺过程中动辄遭受打骂,被贼匪劫持后受尽,到了澄海县城成为蒋舜小妾后遭相公拳脚相向是常事,卿萍怕极了男人。

    蒋舜平日住在澄海县衙后院,县衙后堂便是他的书房,他自诩读书人,很厌恶女人进书房这种神圣的地方。

    蒋舜虽然在澄海娶了卿萍这个妾侍,但他平日很少回来,晚上多在外与人饮酒作乐,而他在城中所养外宅女人不在少数,只是蒋舜顾忌形象,不敢公然把这些女人带到县衙里胡闹。

    “不用留门,今夜本老爷不回来。”蒋舜说了一句,突然想到什么,“后半夜可能回来,门留着吧”

    蒋舜是那种喜欢出尔反尔之人,这也是别人最怕他的地方,在他眼里,没有感情可言,为了利益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卿萍不敢不来询问蒋舜的意思,无论做什么,一旦不小心忤逆蒋舜之意,她就要遭受皮肉之苦,所以慢慢地也就学得精明,先把事情问清楚,如此就不会出错。

    从后堂出来,卿萍赶紧通知厨房,准备好酒菜,一直要热到半夜以后。因为每次蒋舜回来,都会让她陪酒,蒋舜是个嗜酒色如命之人,她知道今天晚上自己别想休息,要睡也只能趴在桌上小寐,一旦有动静就要赶紧去给蒋舜开门。

    夜色深沉,沈溪将公文处置完,准备就寝,亲卫进来通报,说蒋知县又来了。

    沈溪对蒋舜为人了解不多,因为澄海这两年闹匪灾几乎与外界断了联系,再加上澄海地处闽粤交界,惠娘和宋小城的商业势力都没有延伸到澄海,使得沈溪对澄海周边情报所知甚少。

    在沈溪看来,这蒋舜算不上什么大奸大恶之人,澄海能在匪寇围攻下,坚持两年而不出问题,说明蒋舜这人还是有一定能力的。

    至于蒋舜背地里是否跟盗匪有肮脏交易,只能慢慢查证,沈溪不会盲目给人扣帽子,一切用事实说话。

    “让他进来。”

    沈溪本来难得不用赶路,想要好好休整,晚上睡个好觉,但既然一县之主前来造访,他不得不见。

    沈溪到中军大帐案桌后坐下,便见蒋舜腋下夹着个包袱进来,见到沈溪匆忙行礼:“督抚大人。”

    沈溪心想来者不善啊!

    你空手而来我可以理解为你找我商量事情,带着个包袱上门是什么意思?如果里面不是剿匪日志或者是平匪策,那就有贿赂的嫌疑。

    礼数上,沈溪没有怠慢,只是保持三省督抚的威仪,笑呵呵地说道:“蒋知县多礼了,有话请直言。”

    蒋舜谄媚地说道:“沈大人,下官之前翻查家中旧物,偶得一幅古画,却是祖上传下来之物,不知真伪。听闻沈大人出自书香门第,又是三元及第,翰苑为官,在诗画上的造诣想必颇深,下官有个不情之请”

    沈溪心说,你知道的事可真不少,除了你说我出自“书香门第”这件事有待商榷,别的倒还属实,但你澄海与外界封闭已久,我对你几乎一无所知,你从哪儿知道我这么多事?

    沈溪道:“蒋知县是想让本官帮你验证古画真伪?”

    “正是。”

    蒋舜觍着老脸道,“不知沈大人可否肯赏脸?”

    澄海被盗匪围困两年,照理说身为一县之百里候,应吃糠咽菜与百姓同甘共苦,可看蒋舜红光满面的样子,活得似乎挺滋润,见面第一晚就找上官鉴别书画,更是深得做官之奥妙。

    拿幅真画来,无论鉴定的人说是真画或者假画,送画之人都会编一个故事,说这可能是一幅赝品,然后送给鉴画人,或者跟鉴画人换一幅“亲笔书画”,如此一来就算是正式“结交”,其实就是沆瀣一气。

    沈溪本来不觉得蒋舜有什么问题,但他上门送画的行为,让沈溪对他的感官一下子变得奇差无比。

    沈溪心想:“难道我进城来是个错误,这蒋舜其实跟城外的匪寇有勾结?是了是了,若非地方衙门和卫所之人有意纵容,盗寇怎能如此嚣张,居然在澄海盘踞数年都未曾被消灭?这可是弘治中兴时期,而非日后海盗倭寇泛滥的嘉靖年间。”

    本来沈溪可以当场拒绝,但沈溪要看看蒋舜搞什么鬼,当即点头:“说来也巧,本官于书画上虽称不上精通,却也曾见过一些当世名画,不妨拿来与本官一览!”

    “是。”

    蒋舜面带欣慰之色,觉得沈溪这是给他机会,相当于传递一个信号好好表现,我会罩着你。

    万事开头难,要行贿也是如此,讲究投其所好。

    若一位官员对银子和美女的热衷程度没到要到知法犯法的地步,那送财色的结果就是碰钉子。

    但科举出身的儒官间讨论一下书画的真伪,本身就是一件雅事,就算皇帝得知,也不能因送人两幅画,便断定这是在行贿纳贿。

    等把画打开后,沈溪只看一眼,就摇头苦笑。这画虽然没有落款,却大有来头,乃是北宋大画家范宽的代表作《雪山萧寺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