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五〇章 危机四伏
    如果是别人的画,沈溪或许不了解,但范宽的画他太实在太熟悉了,虽然这幅《雪山萧寺图》是否为范宽的真迹历史上一直存在疑问,争议点就在于这幅画中缺少范宽的题跋,直到明末清初与董其昌齐名的书画家王铎才鉴定其为真迹。

    其实这幅画在有明一代并不出名,或许正是如此,这幅画才辗转落到蒋舜手上。

    “沈大人,您见多识广,却不知这幅画是否为宋人范中立之作?”蒋舜面带期待之色问道。

    沈溪微微皱眉,他觉得蒋舜在送礼这件事上很聪明,送的画价值极高,但别人却不能说他行贿,因为谁都无法断定这幅画究竟是不是范宽之作。

    画上没有范宽的题跋,就算沈溪把画收下来当做传家宝,在那些书画家眼里,这依然是一幅存在争议的画作,具体价值无法界定。

    沈溪笑道:“蒋知县认为呢?”

    蒋舜轻叹:“下官正是不确定,才会遍寻书画名家求证此画传承已有两代,中间不下二十位收藏名家曾亲眼见过此画,均无法做出判断。沈大人您乃翰苑出身,听闻诗画造诣精湛,特来拜访求一辩真伪。”

    踩人的话有千万种,捧人的话却千篇一律。

    关于蒋舜说沈溪诗画造诣精湛,沈溪根本就不信地处偏僻又长期处于匪寇包围中的蒋舜能从别人口中知悉自己根底,那就只有一个解释,蒋舜觉得自己这个督抚水平一般,故意吹捧。

    顺着蒋舜的语气,沈溪微微摇头:“本官才疏学浅,并不能分辨此画真伪。”

    蒋舜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好似在说,就知道你分辨不出来。但一瞬间蒋舜便将喜色敛去,恭恭敬敬地说道:

    “沈大人,您乃翰苑之官都无法分辨此画真伪,实在让下官为难此画实乃祖上传下,直到家父亡故也无法断定真伪,下官若不能加以求证,是为不孝。不知沈大人可否将此画带在身边,随时参看,将来回到京城后再请人看过,得出结果让下官心安?”

    绝口不提赠画,只说画是暂时寄存在沈溪手里,随时揣摩,等回京后也可以找人验画,还说什么家父遗憾,与孝道联系起来。

    送礼送得巧妙,而且回避了遭到举报的风险,别人就算拿这件事来攻讦二人间行贿受贿,同样可以搬出“事关孝道”的大道理,而这幅画本身也存在巨大争议,蒋舜说的没有错。

    沈溪到任地方,已经不是第一次收礼,在他控制闽粤军政后,地方官对他都唯恐巴结不及,若论送礼手段高明,却无一人能跟蒋舜相提并论。

    越是手段高明,越说明其危险,沈溪心头生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如今不可轻易接受,但也不能贸然拒绝,因为这是蒋舜的地头,在没有蒋舜确凿犯罪证据前,沈溪不能单纯以蒋舜送画将其治罪。

    沈溪担心,就算将蒋舜治罪,危机仍不能解除,反倒会让不明真相的民众对官军灰心失望,失去民心。现在沈溪唯一能做的便是将蒋舜安抚住,然后秘密调查澄海县周边匪寇横行的真相。

    沈溪道:“蒋知县一片拳拳赤子之心,本官当然能理解,但本官初到澄海,未来十天半月甚至数月内,都要与城外的匪寇作战,此画留在军营中得不到妥善保管,极易受潮甚至失火焚毁,不妨暂且由蒋知县保管,待本官荡平匪寇后,便将此画带回京城,遍访书画名家为蒋知县辨别真伪,不知可行否?”

    蒋舜送礼巧妙,沈溪回绝的方式也恰到好处。

    严格来说,沈溪并未拒绝蒋舜的好意,因为沈溪已经承诺会在平定盗寇后将书画收下,至于沈溪是把其“尽孝”当真,亦或者是将其心意笑纳纳为亲信,暂且不得而知。

    蒋舜心想:“这少年督抚要在平匪后才收下我的书画,应该是怕我送画别有用心,传闻他谨小慎微看来是真的,但绝对不是一只无缝的鸡蛋。”

    在蒋舜的料想中,已经将沈溪归为“贪官”一类,只是认为沈溪觉得目前收礼的时机不成熟。

    但相对来说,此番行贿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那就是试探沈溪的态度,现在要做的是不断向沈溪行贿,逐渐将其腐蚀。

    “大人”

    蒋舜顿了顿,“那此画便先留在下官之处,待大人离开时,再亲自送来,劳沈大人您多费心了。”

    沈溪点头:“一定。”

    送走蒋舜,沈溪马上感觉肩头压力陡增。

    凶险啊!

    不但要平息城外的悍匪,还要防止南澳岛上的海盗和倭寇狗急跳墙突然登陆发起偷袭,背后可能还有蒋舜搞鬼,令沈溪有腹背受敌之感。

    仅仅只是今天晚上蒋舜主动上门送礼,沈溪就必须查明蒋舜跟盗匪之间究竟有无勾连,攘外必先安内,没有人喜欢变生肘腋。

    本来沈溪已经准备休息,但此时他了无睡意,如今他初来乍到,蒋舜对他有所防备但肯定还有手尾没有处理,这个时候主动出击才会有奇效。

    沈溪怕蒋舜已暗中派人盯着校场这边的情况,毕竟在澄海县城,蒋舜只要有心,军营中一举一动都无所遁形。

    沈溪将蜡烛吹灭,走出中军大帐,没对亲卫交待什么,径直往自己寝帐而去。

    沈溪边走边观察了一下校场的地形,中军大帐与自己的寝帐位置相对靠中,周边营帐环绕,再加上临时设置的拒马和栅栏,应该比较安全。但如果蒋舜真要行刺,那自己的寝帐目标还是太大。

    沈溪没有进帐篷睡觉,而是对站在门口的亲卫交待两句,让亲卫守在寝帐外,谁来都不准入内。随后,沈溪便往不远处云柳和熙儿的帐篷而去。

    等他来到一座相对矮小的帐篷外时,帐内依稀有微弱的烛火透出,说明云柳和熙儿没有睡下,随后听到里面传来云柳的声音:

    “快些把茶煮好,待会儿我给沈大人送过去。”

    熙儿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姐姐说的可真轻松,我这不是在用力煽火吗?哼,就怕我们把茶水送去,他却不喝。”

    “也不知道那家伙是不是属夜猫子?每天晚上都很晚才睡,反倒是白天睡觉。姐姐你说世上哪有这种人啊?”

    云柳有些生气:“死丫头,沈大人也是你能嚼舌根子的?”

    熙儿愤愤不平,继续摇动手上的扇子。

    此时沈溪掀开帘帐,熙儿吓了一大跳,当即就要去抓挂在木架子上的佩剑,但随即看清楚沈溪的脸,惊讶地问道:“是你!?”

    云柳赶紧迎上前,乖巧地行礼:“沈大人安。”

    沈溪看得出来,云柳神色有些扭捏,应该不是担心刚才说的话被他听到,而是觉得他深夜造访,还是在没有带亲卫的情况下,必然是来与她和熙儿做露水夫妻。如果他有事的话,没道理屏退侍卫。

    “不用多礼。”

    沈溪为了防止云柳和熙儿多想,上来便挑明意图,“城中不太平,我有事想请熙儿姑娘出去帮我办事。”

    云柳脸色中带着几分失望,抬头望了沈溪一眼,随即黯然低下头。熙儿相对无脑,她从开始就没意识到沈溪是来跟她发生什么的,当下不满地抗议:“平日不见你亲近,如今找上门就编排我出去做事,感情干娘把我送给你,就是让你当牛马使唤的?”

    “熙儿!”

    云柳带着愤怒的语气喝斥一句,随即看向沈溪,问道,“不知沈大人有何吩咐?”

    沈溪道:“具体我说不明白,总之天亮后我会带兵出城,这城中有些不太平,而且营中很可能面临刺客。劳烦熙儿姑娘去城北刺探一下城门处的情况,若有打开,送什么人出城,或者进城,回来通知我!”

    澄海县城不大,只有南北两道城门,而城南面向渡口营区,如果蒋舜与匪寇有勾连,肯定是走北门。

    熙儿眉头深锁:“这小小县城的北门?我之前从未来过这鬼地方”

    云柳没好气地道:“大人让你去就去,不认识路就往北走,到了城墙左右走走就能看到。快去!”

    “哼!”

    熙儿显然不太满意,光是煮茶就花费她许多精力,这下倒好,煮完茶还不能睡,要去刺探情报,可惜连刺探什么都不得而知,完全是撞大运。

    熙儿正要提着剑出去,云柳提醒:“夜行衣”

    “不用了。”

    沈溪道,“换上夜行衣,很可能连校场都出不去,还是一身男装出去吧,那些亲卫认识你,不会阻拦。”

    熙儿撅着嘴,往帐外行去。

    等人走了,沈溪才坐下来,这几天因为倒春寒,到晚上天气很冷,正好熙儿和云柳在帐篷里生火,他便坐下来烤火。

    他坐着,云柳不敢坐下,但也不敢站得比沈溪高太多,只能欠身侍候一旁。沈溪道:“这么晚还帮我煮茶,辛苦你们了。”

    云柳神色略带黯然:“沈大人每日都熬得很晚,才真正辛苦。”

    沈溪笑道:“我辛苦,是为了对朝廷有所交待,大功告成之日赏赐少不了,而你们唉!留你们在我身边,军中的日子又这般清苦,实在苦了你们。记得休息好,吃穿上面也别亏待自己,钱不够就找我要,别回京城时瘦一圈,到时候你们干娘会责怪我的。”

    云柳娇俏的粉脸映着火光,带着红云道:“沈大人言笑了,干娘已将小女子和熙儿送与沈大人,连卖身契都放在我们身上,以便沈大人随时取走,我们姐妹的命运便寄托在大人身上。”

    “请大人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