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五四章 太子饶命
    京城,皇宫,撷芳殿后庑。中文

    靳贵刚给太子上完课,还没等他离开,人已被朱厚照拉住了,靳贵甚是奇怪。

    朱厚照好似有什么难言之隐,左后看了一眼,将靳贵带到没人的角落,神秘兮兮地道:“靳先生,沈先生最近有没有给你那个武侠?我这边书籍被父皇没收了,现在手头一本都没了。”

    弘治皇帝在没收太子的闲书后,曾在经筵日讲中偶然提及此事,着令东宫讲官善加教导太子,不得在授课时讲述任何课堂外的事情。

    靳贵之前曾帮沈溪送过几次武侠给朱厚照,但他是懂得明哲保身之人,在这种风声鹤唳的时候,他既不愿意把沈溪供出来使得自己也被牵连进去,也不会再做此等事免得招惹祸端。

    靳贵道:“太子殿下,如今沈翰林远在东南,距离京城何止千里?就算有书信和书籍往来,路途上也要走两三月。”

    朱厚照恼火地说道:“我知道远,如果近的话,我自己就偷偷溜出宫去找他了,哪里还用得着问你。”

    熊孩子将经常送书的靳贵当成“自己人”,情急之下他居然把心头所想说了出来,这可令靳贵着实吃了一惊太子居然说要溜出宫去,这要是坐实了,他就算是“知情不报”,会担责。

    若太子在宫外有个三长两短,那他的性命可能都要搭进去。

    靳贵连忙劝谏:“太子切不可出宫门,这宫墙之外凶险非常。”

    “我知道,如果我出了宫,指不定被谁卖了呢。呃,靳先生,你带银子了吗?”朱厚照突然眨眨眼问道。

    靳贵正要摸兜里的钱袋,突然意识到太子拿到银子也没有用处,除非太子真的想出宫。靳贵道:“太子,臣进宫匆忙,并未带银子。”

    朱厚照不满地说道:“你们怎么一个二个都这样,想跟你们借点儿银子如此困难那你下次进宫的时候,帮我带二两哦不,二十两银子!就当我借你的,以后我会加倍奉还,我给你打下欠条,每月三成利息,九出十三归,你觉得还可以吧?要不月息四成也行。”

    靳贵听得一愣一愣的,这是那个长在深宫里从未接触到外面花花世界的高贵太子?

    听起来怎么像市井的小混混!

    借钱打欠条,每月三成利息,还知道九出十三归这些不可能是东宫讲官讲述,那就是太子从太监或者宫女口中得知。靳贵心想:“宫人多是出自市井,对于市井之事了解甚多,或许是由他们说与太子知晓。”

    朱厚照道:“喂,靳先生,到底行不行啊?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啊。”

    靳贵摇头苦笑:“太子或许不知,臣每月俸米折换下来不过六七两银子,家中尚有高堂需要奉养,还有”

    “上有八十高堂,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所以求我放过你一马,是吗?”朱厚照怒气冲冲问道。

    靳贵又一次愣住了。

    太子是从何处得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仔细一琢磨,自己好像要表达的正是这意思。

    朱厚照非常生气:“靳先生是把我当成武侠里劫道的贼人了,说出的话跟那些没品的行商说的一样,哼,我还以为靳先生会帮我,谁知道他跟父皇,还有大舅、二舅他们是一伙的!”

    靳贵道:“太子殿下,臣的确拿不出这么多银子,太子如果有急用,不妨跟陛下和皇后”

    朱厚照怒道:“靳先生,我尊敬您称呼一声先生,要是你敢把此事告诉我父皇和母后,我就我就把你大卸八块,就算我现在还不能,等我当了皇帝,也会把你凌迟处死,五马分尸!”

    熊孩子说话时咬牙切齿,而且语气十分之肯定,让靳贵心头暗惊:“我之前还帮沈兄弟送书和小玩意儿给太子,怎的还养出了怨仇,居然要将我凌迟处死?天底下当学生的,有如此不讲道理的么?”

    但谁叫不讲道理就是皇家的特权?靳贵虽然心中生气,还是小心翼翼道:“太子放心,臣不会胡言乱语。”

    “那就好。”

    朱厚照无比得意,这招威逼利诱他在张延龄身上屡试不爽,今天应对靳贵也很管用,更让他觉得沈溪教他的都是至理,“下次来的时候,带点儿银子,不用二十两,有多少带多少来,算我跟你借的,以后我当了皇帝,许你大官当,就太子太傅这些,你自己选,要是你不带来,我就将你抄家灭族,你看着办!”

    靳贵这会儿算是听明白了,说来说去朱厚照都是在跟他借钱。

    太子借银子到底要做什么,他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准没好事,他现在不借钱比借钱更为明智,否则就不是将来被抄家灭族,很可能过几天他就要被诛灭九族。

    靳贵道:“太子殿下放心,下官知道如何做。”

    朱厚照这才满意点头,兴冲冲往寝殿方向跑去了。

    人一走,靳贵不由抹了一把冷汗。

    本来跟太子能单独相处,让太子面授机宜那是身为臣子的荣幸,说不定就可以成为太子的心腹,将来位极人臣,可现在靳贵却觉得背脊发凉。

    靳贵离开皇宫后的第一件事是回家,但不是去准备银子,而是直接写了称病告假的信函,找人给詹事府送去。

    事关身家性命,我惹不起,总躲得起,太子你总不能追到我府上来借钱吧?

    朱厚照跟靳贵商量好借钱的事,便回到寝殿,拿出纸笔开始写信。

    信是写给沈溪的,熊孩子已经做好“离家出走”的准备,十三岁的朱厚照正处于青春叛逆期,这会儿他已经厌烦在宫里枯燥乏味的生活,想到外面去见识一下,领略沈溪在武侠中所讲述的江湖。

    主要是逃脱老爹、老娘的桎梏。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沈先生说的一点都没错,怪不得他要去东南当官,离开了京城,那多自由自在?”

    朱厚照憧憬着外面的时光,“到时候我就能跟沈先生一起当官,嚷着要他给我写武侠不对,我要自己去当大侠,带着银子走一路洒一路。哈哈!”

    朱厚照越想越开心,写信和借钱,这是他逃跑计划的第一步,第二步就是利用以前沈溪教给他的方法,离开宫门,带着银子和细软往南方去。

    熊孩子对未知事物有一定恐惧,所以他不准备单独上路,而是想带着以前曾帮他出宫,一直对他言听计从的小拧子,他自问在方方面面都把小拧子吃得死死的,路上有这小太监照顾,他不用为车马、食宿的问题操心。

    “嘿嘿,还是我聪明啊。”朱厚照暗自得意。

    就在此时,张苑从宫门走了进来,缓缓往朱厚照的书桌靠近。

    张苑很奇怪,朱厚照没有课后补课的习惯,以前也从未见朱厚照“用功看书”,即便看书看的也只是武侠,这会儿朱厚照自己伏案写东西,张苑就想上去看看朱厚照在写什么。

    张苑非常喜欢卖弄小聪明,他缓步往桌前,不忙着行礼,主要是觉得朱厚照年岁小,觉得自己能把朱厚照制住。

    就在张苑即将到桌前时,朱厚照突然发觉一个黑影,他本来就是在做“坏事”,心头一惊,笔一摔,墨汁撒了一桌,却见张苑已经到了自己身后。

    朱厚照怒道:“张公公,你属耗子的吗,为何不给本宫请安就擅自进来?”

    张苑吃了一惊,赶紧上前解释:“太子,您身上溅上墨汁了,奴婢帮你擦擦”

    说是帮忙擦,但他趁机把手伸向朱厚照留有字迹的那张纸,就在他的手刚刚触碰到纸面时,朱厚照拿起桌上大理石镇纸,朝他手背狠狠砸了下去!

    “砰!”

    镇纸结结实实砸在张苑手背上,张苑吃痛之下惊呼一声,手赶紧缩了回去,朱厚照挥起镇纸朝张苑脸上摔去。

    朱厚照怒道:“好你个张苑,本宫在这里写东西,你居然敢不经通传擅闯,还敢看本宫写的东西,来人啊,将他拉出去重重地打!”

    张苑还没从手背挨打的疼痛中缓过神,听说朱厚照要叫人打他,瞬间便想起当初被人拉着净身时的场景,挥起拳头就要往朱厚照脸上招呼,但一瞬间他突然冷静下来,意识到此时非彼时,赶紧缩手低头,跪下磕头认错。

    “怎么着,还敢还手?来人啊,拖出去,给我狠狠打!”朱厚照高喝。

    门口进来六七名太监,就要上前去拉张苑,张苑用带着哀求的语气道:“太子殿下宽宥则个,奴婢先前只是想帮您擦墨汁奴婢进来时通禀过的,您没听到罢”

    朱厚照更加生气了,喝道:“你的意思是说,本宫的耳朵是聋的么?拖出去打,打死为止!再不想看到你这让人厌恶的狗东西!”

    张苑欲哭无泪,他一直觉得自己做事勤奋,聪明伶俐善于揣度人心,从而得到了太子、皇后和皇帝的赏识,将来加官晋爵指日可待,但怎么都没料到,就连他觉得吃得死死的太子,这会儿对他都毫不留情,居然说出“打死为止”这样的狠话。

    几名太监上来拖张苑,但张苑力气很大,几个太监怎么都拖不走他。

    张苑一着急,本来就因为成年净身而留下一身暗疾,这会儿突然屁滚尿流,地上多了一滩,朱厚照赶紧捂住鼻子道:“这什么鬼东西?”

    几名太监也连忙掩住口鼻,张苑趁机挣脱,跪拜伏地:“太子饶命,太子饶命哪!”

    朱厚照这会儿正在生气,高吼道:“看你这可怜模样,拖出去打三十大棍,再敢乱来,一定把你打死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