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五五章 远行计划
    张苑被打,看似无迹可寻,但却是他咎由自取,这也是他觉得自己获得皇帝一家的信任,开始放肆的结果。

    这对他而言,却是一种警醒,对他以后在朱厚照身边做事,不无裨益。

    可对于朱厚照来说,打张苑那就完全是他“即兴挥”。

    朱厚照对张苑虽然厌烦,但还不至于到苦大仇深的地步,他要打张苑,一来是因为张苑吓到了他,让他觉得不忿;二来,也是更关键的原因是朱厚照想明白了,他要出宫,必须要先将时刻盯着他的张苑给打趴下,少一个随时随地留意他的人,否则他没机会走出宫门。

    “让你替我母后盯着我,这是你应得的下场,以后再来烦我,我还打你。哼哼!”朱厚照听着外面张苑传来的惨叫,振振有词。

    朱厚照让人把张苑打了,张苑此后几天都躲在房间里养伤,张皇后那边对此没有过问。

    在张皇后眼中,就算器重张苑,对这样一个阉人也没有基本的主仆之义,就算张苑被打死,张皇后也不会斥责儿子。

    在张皇后看来,宫女和太监本来就要为主子担责和受过。

    朱厚照把准备寄给沈溪的信写好,却不知道该往何处送,只能盼靳贵早点儿进宫,除了从靳贵那里借钱当盘缠,另一方面就是让靳贵替他把信送出去,通知沈溪做好准备,他要前往广州府。

    “不知道广东在什么地方?只要离开京城就好,路上一定很好玩,可以买一些好吃的,我要尝遍天下美食,喝他个酩酊大醉,说不一定还有奇遇写到武功绝学,就和书里的段誉和虚竹和尚一样”

    朱厚照憧憬着南下路上的美好生活。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朱厚照等了五天,终于到靳贵轮值进讲之日,然而这天来的不是靳贵,而是梁储,朱厚照一问才知道,靳贵病了,这几天正告病假,可能需要十天半个月才能来授课。

    “太子殿下,如今寒冬已过,到月华殿后庑日讲。”梁储提醒。

    朱厚照有些魂不守舍,喃喃说道:“怎么会那么凑巧呢?”

    梁储莫名其妙:“太子,您说什么?”

    “梁先生,您不是诓我的吧?靳先生上次来不是好端端的吗,怎么这一转眼就生病了,他不会是躲着我吧?”

    朱厚照着急了。

    如今他已经不是两三年前那般少不更事,现在他脑袋瓜已开窍,看出靳贵不来,那是有意在躲避,而非真的生病。

    梁储正色道:“太子切勿如此,臣亲自去拜访过靳谕德,他如今有恙在身确切无疑。太子若对靳谕德的课有不解之处,尽管问臣便可。”

    如今东宫讲班正面临新老更替的问题。

    詹事府詹事吴宽如今年近七十,再加上弘治十二年的礼部会试鬻题案后,吴宽失去了朱祐樘的信任,使得吴宽地位急降,如今由翰林学士梁储为东宫讲官领班,关于太子的课业都是由梁储安排,就连东宫讲官靳贵生病,梁储亲自去探望也是他负责任的一种体现。

    朱厚照不耐烦地道:“我没什么好问的了,梁先生,你带银子了吗?”

    梁储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马上想起一年多前朱厚照对他兜售皇家之物那事儿,这会儿不免有些尴尬,道:“殿下,匹夫以财为庸,您身为皇储,将来为九五之尊,当以学识统御万民,轻易不可言利。”

    朱厚照不满地说道:“我只是问你带没带银子,你却说我庸碌,我就不明白了,平日你不花银子么?你梁先生从小到大,不沾一文一毫,不食人间烟火不成?”

    梁储被问得哑口无言。

    这世上不花钱的,似乎除了皇家也没别人了,但皇家并非是一文钱不花,只是采办和用度都有专人代劳。梁储很少亲自去买东西,但身上偶尔还是会带一些银子,以备不时之需。

    “太子所言甚是,微臣不过乃庸俗之人,但求太子将来可为清雅之士!”说这话,梁储有些抬杠的意思。

    身为太子,你骂你先生是俗人,我承认,但你休想从我这里得到银子,因为我不会纵容你一个未来的天子身上有银子这种俗物。

    朱厚照因为没人可借银子,心中闷闷不乐,只能坐下来听梁储讲课。但为了表示他的不满,他决定在梁储的课上睡大觉

    你梁先生不是说要培养本太子当清雅高洁之士吗?我就不给你培养我的机会,我跟周公下棋去!

    对此,梁储无计可施。

    天下间当先生的,无不带着戒尺上课,随时可以对学生加以惩罚,可梁储眼前的学生是太子,别说是打,连骂也不成,而这熊孩子又喜欢调皮捣蛋,在课上睡觉已属客气,旷课、捉弄先生更是家常便饭。

    他皇帝老爹就算知道了,也只是对东宫讲官苦口婆心地说希望他们能善加管教太子,说是管教,但却只能教不能管,一管准出事。

    不能打骂,还想让熊孩子学好,那就只有等熊孩子良心现,但这可能吗?

    朱厚照等了几天,没等来靳贵病愈的消息,有些忍不下去了。

    出于对出宫的极度渴望,熊孩子忍不住开始琢磨如何才能捞钱,可银子这东西凭空变不出来,于是他打上了身边一个“倒霉鬼”的主意,那就是刚被他派人揍了屁股尚未痊愈的张苑。

    “张公公,你说你平日里俸禄不少,本宫有急用,你能不能借几两银子给本宫花花?”

    朱厚照这会儿有求于人,虽然他是张苑的主子,可张苑的银子藏在哪儿他却不知道,只能用商量的语气跟张苑说话。

    张苑这几天都只能趴着睡觉,又是春暖花开伤口容易炎的季节,见到太子就好似见到灾星一样。

    张苑虽称不上铁公鸡,但身为宦官唯一能信任的就只有银子,当然不会把银子交给刚使唤人打过他的太子。

    “殿下,您要银子何用?奴婢每日只求有口饱饭吃,可如今身体有恙,行动不便,只能饱一顿饿一顿,哪里来的银子?”张苑一脸委屈无辜的模样。

    朱厚照怒不可遏:“不给是吧,那好,我再叫人打你一顿,直接把你打死算了。主人需要用到银子,你身为奴才竟敢隐瞒不报,分明是不忠不义不仁不孝,这等人渣留之何用?”

    对张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方法半点儿作用都没有,只有威吓才能迫使张苑就范。

    张苑心知自己在太子眼里连条狗都不如,要打死他实在太容易了小命都没了,要银子何用?

    张苑赶紧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跪地求饶:“殿下饶命,奴婢是有银子,就藏在床底下!”

    “早说啊,跟你废话这么久。”

    朱厚照直接钻进床下面,很快咳嗽着从下面钻出来。

    张苑本身属于伺候人的存在,可张苑自己不怎么讲卫生,以至于床底下全都是臭的衣物和鞋袜。

    朱厚照捏着鼻子又钻进去一次,终于把张苑藏在床下的一个钱袋子拿出来,令朱厚照失望的是,里面只有一两多碎银,还有些铜板,不过朱厚照也不嫌弃,连钱袋一并揣进怀里,道,“先谢你了,本宫回头对你重重有赏。”

    张苑一脸苦涩,感情赏赐就是赏我被打?

    张苑正要问太子要银子干什么?这会儿朱厚照连待在他房里的兴趣都没有,蹦蹦跳跳出门去了。

    等人走远了,张苑才意识到自己赔了屁股又折银子,欲哭无泪,但心里却在暗暗庆幸:“好在我把银子都藏好了,床底下只有一点儿当做障眼法使用的散碎银子我的俸禄得留给妻儿,让他们用我赚来的钱过上好日子,却不知侯爷是否有薄待吾妻?”

    朱厚照拿回去,大概算了一下,手头上有一两五钱多银子,这点钱远不足以让他从京城去广州府。

    但他没个具体的概念,心想着说不定在路上还能找人要一些。只要本宫将身份亮出来,谁敢不给银子?

    有了“启动资金”,朱厚照终于准备上路,他这才把自己的详细计划告诉准备带着一同上路的小拧子。

    小拧子听完之后吓得软瘫在地,小脸煞白煞白的。

    朱厚照骂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就跟本宫去一趟广东,又没多远,路上本宫多照顾你就是了。喂,你平日里就没有存点儿银子吗?”

    这会儿,朱厚照把“魔掌”对准了可怜的小拧子。

    别的小太监或许对于广东有多远没概念,可小拧子曾跟随沈溪和刘瑾去过泉州府,那一路就是山长水远,差点让他累死在路上,他知道广东比泉州府更远。

    小拧子道:“太子,奴有二两银子舍不得花,您只管拿去,只是奴不想随您去广东,太远了”

    小拧子是个实诚人,他不敢得罪太子,自己那点儿散碎银子基本都被管事太监克扣下来了,几年下来也不过才积攒下二两多银子,这会儿他愿意全部贡献出来,以换得自己不跟太子远行。

    朱厚照笑呵呵地说道:“二两多银子,加上我的一两多,那差不多够用了。银子拿来吧,广东你必须要去,我又不认路,路上咱俩正好做伴。嘿。”

    小拧子吓得瘫倒在地,半晌没起来。

    朱厚照跟小拧子去太监的睡房里把小拧子压箱底的银子给拿出来,回去之后,他详细制定了出宫南下的计划,也是沈溪教给他的,做事一定要有理有度,先要有计划,但还要记住计划没有变化快。

    果然,变化比他想象中来的更快!

    第二天,张皇后气呼呼驾临东宫,将朱厚照藏在枕头底下的三两多银子搜出来,然后让人把东宫所有太监拉出去,排成一排痛打屁股。

    听着那成排的惨叫声,朱厚照暗自怵:“不对啊,我什么人都没告诉,母后怎就知道了呢?不对,一定有内奸!”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