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六一章 大人真乃神人
    大澳,也就是后世的海山岛,地处闽粤交界的饶平南端沿海,占地面积约为四十五平方公里,与南澳岛隔海相望,距离约为十五里。

    大澳在宋元时期,岛上都居住有老百姓,但明朝海禁后,岛民一律内迁,以至于岛上的一些旧建筑遭到荒弃,比如始建于晋代、占地辽阔、拥有十八罗汉铜佛像及历代名人题字的隆福寺,也从香火旺盛变得荒废下来。

    大澳距离海岸线比之南澳岛相对近了许多,岛上盘踞的盗匪数量自然远有不及。从之前的情报看,岛上大约有四百多贼寇。听闻大军到来,贼寇为了防止同伙逃跑,将船只焚毁,龟缩在城寨中,静待官军撤去。

    结果官军没撤,反倒杀上岛来了。

    拓林湾后港,沈溪站在船头,亲自指挥炮手向岛上东石至避风港一线的滩头放炮。几十枚炮弹落下去,碎石飞射,草木乱溅,但几处可疑的地点都没有人影出现。

    确定没有伏兵之后,官兵开始乘小船登岛,同时带上岛的还有用来攻城寨用的“无良心炮”和“佛朗机炮”。

    沈溪没有登岛,他从不指望自己的小身板能在战场上派上用场,他只需要根据前方各种情况指挥调度就行了。

    第一批上岛的士兵大约有三百人,弓弩手、盾兵、矛兵、枪兵、炮兵都有,同时运上岛的还有两门佛郎机炮。

    千户孙熙年见沈溪拿一根竹筒一样的东西看着岛上情况,心头有些疑惑,觍着脸上前请示:“大人,您觉得此战有几成把握?”

    军中上下对沈溪都很恭敬,很多人想巴结沈溪而不得。孙熙年虽为千户,但此番实际带兵不过四百之数,被安排在后军,难得在沈溪面前说句话。

    这个明知故问的问题,可以理解为他这是没话找话,为的是引起沈溪的注意。

    沈溪瞥了他一眼,反问:“你觉得有几成?”

    孙熙年一怔,随即回答:“大人出马,那一定是十成。”

    沈溪笑而不答,继续用望远镜查看岛上的情形,孙熙年讪讪地退了下去。

    ……

    ……

    滩头没有任何风险,官兵上岛后,迅速建立防御,然后派出人向岛屿纵深探索。

    过了沙滩便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林子非常密,从船上看过去一片苍翠,但谁也不知道,丛林后面大约一百多米的地方,竟然掩藏着林立的怪石,往往把一片树林和灌木丛砍去后才赫然发现,前面正对着三四人高的竖直石壁,只能另外找地方继续砍伐。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上岛官兵才砍伐出一小片地方,石林面积似乎挺大,完全不知道通道在何处。

    沈溪在船头用望远镜看到这状况,顿感不妙。

    万一岛上真有伏兵,敌人躲在暗处,而官军在明处,冷不丁冲出来,以众击寡取胜后迅速退去,官兵连追击都没法做到。

    这密林和石头阵的搭配和那吞噬人命的怪兽相差无几,去多少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就算没有伏兵,这种绕来绕去的地形地貌,非常容易造成队伍前后脱节,看来之前制定的攻岛策略行不通。

    “鸣金收兵!”沈溪当即下令。

    荆越有些不明白,侧过头惊讶地问道:“大人,好好的为什么要撤兵?”

    沈溪没好气地说:“你看不出目前的状况不适宜攻岛吗?马上命令登岛官兵往后撤,暂时在海滩扎营,先来一把火,把海滩周边的林子和灌木丛给清理掉,找一块相对平坦的空地驻扎。”

    “等第二批官兵登岛后,船队立即开到东礁排,继续运兵过来,待明日三军齐聚再行发起攻击!”

    荆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不要弄出这么大的阵仗?

    岛上说是有四百盗匪,但那只是最坏打算,这也是沈溪一再要求的,制定作战计划要料敌从严,作最坏打算,所以尽可能把岛上贼寇数量往多估计,也许这会儿岛上其实早就人去寨空了。

    如今船队有一千多人马,还有完备的武器、先进的火炮、严整的军容,怎么看将岛上匪寇平掉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沈溪却下令三军齐至后再发起攻击,简直是小题大做。

    不过荆越有个优点就是对沈溪言听计从,沈溪说什么就是什么,很快便把命令下达下去。

    得到通知后,登岛官兵统一退回到岸边,然后根据风向,开始放火烧岸边的树林,很快浓烟滚滚,火苗先是星星点点,但没过多久就连成一片,火越烧越旺,最后竟然发出“呼呼”的声响,顺着劲吹的西南风,向着东北方蔓延开来。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东石滩正对海湾一带的树林和灌木丛烧了个精光,露出大地的本来面目。

    原来大澳岛北部海岸很大一片海滩过去全是嶙峋的怪石,之前被茂密的林子给遮挡住了无法窥探其貌,现在才知道每一个巨石中间的缝隙都非常狭窄,仅能容纳两人并肩而过,真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好在顺着海岸向东北方向延伸一里左右,那里的地形比较开阔,但目前火势比较大,估计还要等两三个时辰才会燃尽熄灭。

    第二批官兵陆续登岛,沈溪自己也在第二批登岛人员中。

    荆越亲自护送沈溪,乘坐小舟上了岸,沈溪登岸第一件事是先找石头扶着坐下,然后叫几个领兵的千户、百户过来交待嘱咐一番。

    海湾里的船只除了旗舰和四艘护卫舰外,其余悉数折返陆地,接应后续兵马登岛。沈溪既然定了三军一齐攻岛,那兵马除了押运粮草照看马匹的辎重兵以及留守部队,其余都会运到岛上,后续起码还需要运两次,算算时间应该到半夜左右才能把所有士兵都运过来。

    荆越道:“大人,六丫兄弟说了,这会儿就怕起大风,若后续船队不能跟过来,等涨潮的时候岛上贼寇趁势反扑,我们……可就没退路了。”

    沈溪打量侍立一旁盯着他猛瞅的六丫,回头再看看荆越,嗤笑道:“怎么胆子越来越小了?这岛上最多不过四百贼寇,我们有一千多兵马,兵器、火炮皆都齐备,只要不深入岛中央,有何可担心的?”

    荆越想了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可他心里就是不踏实。

    但稍微懂行的将官过去提醒了一句:“你这就不懂了吧?兵法里,这叫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听说过韩信没?要打仗就别留后路……”

    大明的军官学问普遍不高,但当他们知道别人不懂的知识,就喜欢卖弄吹嘘,听者熟记于心,或许下次就可以依样画葫芦作为吹牛的资本。

    沈溪无奈摇头,他可从未想过“背水一战”,只是觉得岛上情况不明,最佳策略就是稳扎稳打,依靠兵力优势取胜,顺带练兵。

    头年年底平匪,毕竟有半数兵马停留在岸边看热闹,而他准备许久的上川岛一战又以兵不血刃收场,没达到练兵的效果。

    沈溪带了一群自以为凡事皆能,但其实并未经受多少实战考验的战场新丁,以实战练兵是没办法的办法。

    由于海岸纵深的石林相当于天然的城墙,只需堵住几个通道,再在石林顶部安置一些警戒哨,那么背靠石林扎营,非常安全。

    当然,防守方面沈溪从来没有放松过,目前东北方开阔处还在熊熊燃烧,等火势小一些,沈溪准备在这个方向布置防御。

    沈溪已经用木梯登上石林顶部查看清楚了,从岸边深入大约一里地左右,有大片开阔地,上面的树木被砍伐一空,贼人开垦出大片田土,这场大火基本上烧到那儿就被阻隔了。加上目前岛上吹的是西南风,岛屿腹地和南方的森林并未受到波及。

    沈溪从石林顶部下来后,立即派出斥候查探岛上的地形地貌,好将几个城寨位置准确探出来,同时把进军线路确定下来。

    官兵上岛后,按照沈溪安排各司其职。

    斥候兵算是最辛苦的兵种,他们拿好武器和能够发出信号的烟花,五个人一队,开始往岛屿深处进发。

    斥候队被沈溪一口气派出去二十多个,剩下九百多名官兵,半数负责扎营,准备埋锅造饭,另一半则挖掘茅厕、壕沟和陷阱,布置拒马和篱笆。

    不知不觉两个时辰过去,眼看已到下午申时。

    “大人,营寨已经扎得差不多了,后续的兵马怎还没到?”

    荆越过来向沈溪通知消息,此时沈溪正站在被熏黑的“巨石墙”顶部,用望远镜往岛的纵深方向看去。

    “那边……还有那边,能看到两个寨子,这两个方向要重点防备,明早进兵也先往这两个方向进发。”沈溪道。

    荆越顺着木梯爬到巨石顶部,往远处看去,好半天后才莫名其妙打量沈溪,问道:“大人,有吗?我怎么没看到……”

    沈溪把手上的望远镜交给荆越。

    荆越拿在手上凑到眼前一看,“啊”一声惊叫起来,手一抖,望远镜直接落到他的脚背上,然后跌落在岩石上。

    沈溪气得满脸通红,喝斥道:“干什么?”

    “大……大人,卑职手不好使,这是何物竟然看得清楚远处物事?”荆越连忙弯腰俯身去捡。

    沈溪抢先把望远镜拾起,爱惜地将上面的尘土擦去,冷声道:“幸好没有直接跌落到石头上,摔坏了你可赔不起,此乃盘古开天地以来历朝历代第一架望远镜。”

    荆越一脸迷惑:“啥镜?”

    “望远镜。”

    沈溪重复了一遍,“顾名思义,就是能看到远处景物的镜子。”

    荆越对沈溪佩服得五体投地,恭维道:“大人真乃神人,有此宝贝,何愁贼寇不除、大明百姓不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