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六二章 将军明鉴
    黄昏时分,第二批登岛的人抵达,大船无法靠岸,依然只能停靠在距离岸边一里多远的地方,让官兵带着物资划小船过来。

    船队准备的小船数量不多,来回两趟,最后还得派专人将小船送回去,这才能返回陆地运第三批。

    第二批人马登岛时,正巧是开灶时,岸边营地里很是热闹,毕竟是战时,埋灶不多,每个官兵最多能分几口热汤,主要还是得靠干粮充饥。

    四月天有个好处,晚上不冷,白天也不是很热,再加上这几天天气晴朗,不用担心帐篷漏雨。

    沈溪跟将士一起用餐,之后进到中军大帐,整理手头上的资料,为来日战事做准备。

    这一晚,出去探查的斥候陆续回报,将岛上情况大概搞清楚了。但由于识字的人很少,这些个斥候表达能力欠缺,说话没有主次和重点,情报传回来异常繁杂,需要沈溪抽丝剥茧,整理出头绪来。

    这让沈溪意识到,要培养出一支高素质的战斗队伍,尚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大人,天有些凉,您还是早些休息吧,这里有卑职守着,误不了事情!”晚上子时三刻迎接完最后一批官兵上岛后,沈溪开了一个简短的战前动员会,等把各级将校送走,荆越进大帐面带关切地说道。

    沈溪挥挥手道:“老荆,你有心了,但我不困……要睡,等明日占领大澳后,再睡也不迟。”

    荆越行礼告退,沈溪嘱咐道:“你跟将士倒是要休息好,免得明日作战没精神。不过吩咐守夜的士兵一声,后半夜最是凶险,要严防贼寇袭营!”

    荆越点头应是:“遵命,大人。”

    ……

    ……

    当晚,一直到四更,都是风平浪静,但到了四更末,外面突然一阵喧闹,阵阵喊杀声传来,果真有贼寇袭营。

    沈溪打了个哈欠,道:“终于来了,不然我还以为你们是要束手待毙呢!”

    沈溪不睡,就是在等着匪寇袭营。

    明摆着的事情,官军分三批调集近四千人马上岛,如今岛上贼寇数量最多不过四百人。贼寇只有三种选择,要么趁着夜色驾船北逃,要么连夜袭营,趁着官军立足未稳,杀官军一个措手不及,不然的话就只能守在寨子里等死。

    沈溪之前派船环岛查看,大澳岛虽然有四十五平方公里,但实际上周长不过三十里,岸边有许多船只焚毁的痕迹。这伙匪寇的船普遍不大,想出海北逃的可能性极小,除了坐以待毙,只能用连夜袭营这招。

    但这正好落入沈溪算计。

    沈溪从上岛建设营地开始,就选择易守难攻的地方,并且注意设置警戒哨。营地除了壕沟和栅栏、拒马等,沈溪还指示在营地外围挖掘土坑,坑底铺满枯草,上面盖上树枝,官兵藏身其中,如果贼人没来就当是野外宿营,来了就是一支奇兵。

    时值黎明前最黑暗的那段时间,贼寇能派出的兵马不过二百人,在官军有防备的情况下,如何能靠二百人的散兵游勇,对二十倍以上的正规军展开偷袭?

    来多少葬送多少!

    营地里本身只稀稀落落点着一些篝火,显得寂寥萧瑟,但在遭受袭营后,营地内火光处处,士兵们早就被打过招呼,就算休息也是枕戈待旦。跟着沈溪出征都觉得自己中了头彩,听说有袭营的匪寇,他们腿脚比谁都利索,因为在他们眼中,一个贼那就是一笔功劳,跑慢了只能下次请早。

    沈溪没有亲自到第一线厮杀,立在大帐门口,看着外面的情况,就连负责戍卫的亲兵,包括荆越在内,也都跃跃欲试,在明知敌人没多强大的情况下,这些老兵油子都想上阵杀敌赚取军功。

    “老荆,想出营应战?”沈溪笑着问道。

    “大人,这还用说,是个兵都想上啊。”荆越道。

    沈溪再问:“如今外面是战斗力不强的匪寇,且我军数倍之,又有所防备之下,此战必胜。但若外面是数倍于己的鞑靼骑兵,老荆,你还有这勇气吗?”

    或许是沈溪的问题太过于尖锐,荆越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竟然愣住了。

    沈溪摇头叹道:“算了,当我没说。”说完,转身返回营帐,因为他发现各处已经亮了起火,这是之前约定好的信号,完全控制局势后才允许这么做。

    此举除了能传递消息,让沈溪明白战场各处局势优劣外,还能麻痹对面匪寇,让他们以为这是请援的信号,心生畏惧。

    荆越急忙跟着沈溪进入中军大帐,拍着胸脯说:“大人,末将想明白了,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就算外面是天兵天将,也跟丫的拼了。”

    旁边一群亲兵跟着附和,沈溪转过身,笑着说道:“记得你们今天说过的话,别他娘的回头遇到硬仗,一个个缩卵当逃兵!”

    荆越和那些亲兵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在他们眼里,沈溪是个温文尔雅的儒官,虽然发起狠来那些贪官污吏都害怕,但不会有辱斯文,可沈溪今天却当着他们的面说脏话骂人,非常的亲切。

    但沈溪这番话却是看扁人,说他们“缩卵当逃兵”,他们心里不由想:“如果真有大人说的那天,遇到强敌就算心里怕,那绝对不能缩卵,不然岂不是真被大人说中了?”

    沈溪回到中军大帐,不多时,外面的喊杀声已经平息,官兵们一边打扫战场,收拾残局,一边把俘获的匪寇押送营中关押,听候沈溪发落。

    “传令下来,带几个贼首来见!”沈溪喝道。

    进大帐禀告的千户张琦麟奇怪地问道:“大人,此时不是应该乘胜追击,攻打岛上的匪寇老巢吗?”

    沈溪笑着摇摇头:“张千户,你可有想过,若匪寇在半道设伏,这黑灯瞎火的,士兵遭到袭击,该如何应对?”

    张琦麟连忙口称自己“疏忽”,但心里却颇不以为意,在他看来,沈溪太过小心谨慎,年纪轻轻就没了锐气。

    荆越负责拿人,半晌后回来:“大人,抓了大约七八十个贼匪,但却不知哪个是头领,我便挑了几个人模狗样的家伙给您瞧瞧。”

    沈溪点头:“将人提上来!”

    荆越领命出了中军大帐,一转头便带着督抚亲卫押解五名贼寇进来,这些贼寇有老有少,身上没有甲胄,只是普通布衣。

    其中老者一名,灰头土脸,但看神色却有一股卓逸不群的气质,旁边几个年轻人都在看着他,似有征询之意。

    “大胆刁民。”

    沈溪先来了个下马威式的开场白,“本官奉皇命攻打南澳山,于大澳驻扎一日,缘何前来袭营?”

    几个贼人一听,顿时傻眼了!

    这是要攻打南澳山才驻扎大澳岛,那就是……误会?

    沈溪这话说的极为巧妙,没有给这些人定性匪寇,也没说自己其实是领兵来荡平岛上匪患的。

    年轻人听不懂沈溪话语中的关键,那老者却马上听出不同的味道,赶紧跪下磕头:“将军明鉴,我等不过是岛上百姓,听闻王师到岛上来,前来慰问,不曾想被当作匪寇,实在是冤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