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六三章 招安
    老海盗说话条理分明,不似乡野莽夫,能准确把握沈溪说话的关键,应该读过几天书,有些小聪明,跟朱起相似。

    可朱起毕竟是在沈溪未发迹时就“弃暗投明”,而这位则是在带人前来袭营的时候被抓了个正着,没有可比性。

    沈溪面上露出一抹冷笑:“好一句冤枉,既来慰劳三军将士,为何不见慰问品,难道是带着兵刃前来慰问?”

    沈溪之前说话神色语气迷惑性太强,那老海盗只顾顺着话里的意思说下去,现在一琢磨才发现漏洞百出,一时间无法作答。

    “来人,将俘获海盗拖出去问斩,提头祭旗,岛上男女老幼,一个活口不留!”沈溪喝道。

    “啊?”

    沈溪命令一下,被押解进来的几个海盗顿时慌神了,马上要被砍头不说,岛上居民也将不留活口,这跟他们之前得到的消息大相径庭。

    他们分明听说新任少年督抚有勇有谋,而且为人仁慈,只杀部分反抗的贼寇,俘虏皆都优待,未料今日突然转了性子,要大开杀戒。

    “将军饶命!”

    老海盗此时已经满脸绝望,通常当一军主帅下达格杀令时,再多求饶也是徒劳。

    但这次,似乎这位少年督抚很好说话。沈溪一摆手,让刀斧手等在一旁,冷声道:“给本官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老者一脸悲凉:“草民一把老骨头,落草之时,便料定早晚有一日或在海上以身喂鱼,或为官军所杀。但岛上尚有许多逃难至此的无辜百姓,草民愿意引官军,助将军兵不血刃拿下岛上四座山寨。”

    “草民对南澳岛上一草一木都很熟悉,可助将军建功。以此换得岛上妇孺性命,还求将军开恩,饶他们一命!”

    沈溪眯眼打量老者。

    趁夜袭营,说明是个有胆有识的人物,这种人会为了妇孺的性命而相助官军?照理说这些妇孺落到官军手上,不会有好下场,甚至可能比死了更遭罪,很多海盗应抱着宁死不屈之心才对。

    别是阴谋诡计,这老者想引官军进入岛上精心设置的陷阱吧!

    照理说,沈溪不应该答应这种条件,但荆越和张琦麟等人已经用热切的目光望着沈溪,显然他们对老海盗的提议非常动心。

    无需拼命甚至汗都不用出,就可以把大澳岛上的盗寇全都荡平,这正是地方卫所将士希望看到的结果,不用费什么力气,跟着大部队走一圈就可以获得战功,加官进爵,犒赏到手……

    世上哪里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马九曾是车马帮一员,算是出身“绿林”,之前老海盗的话说得有理有据,引起他的好感,当下上前请示:“大人,您看……”

    沈溪此时如果继续下令格杀勿论,那就有违军心民意,殊为不智,况且他原本就没有大开杀戒的打算,他只是想看看这老海盗有什么底牌能拿出来换命。

    现在老海盗愿意帮助官军,沈溪想听听他说什么,如果尽是说一些密道、捷径等云遮雾绕的鬼话,基本可以肯定其中有诈。

    “好。”

    沈溪点头首肯,“本官想听听你说什么,若心存歹念,别说是砍头,定会将尔等挫骨扬灰,连鬼都做不成!将此人留下,其余贼寇皆绑缚囚禁,随时听我命令拉出来问斩!”

    “得令!”

    大帐内将士精神头十足,挫败匪寇袭营,进而还获得不战而胜的条件,仿佛军功唾手可得一般。

    ……

    ……

    沈溪命人将贼寇押出,只留老海盗一人,沈溪道:“你且将岛上的地形、山寨内外的布局详细说来,若有隐瞒,本官定不轻饶!”

    老海盗全身被捆缚着,极为不便,当下有些为难地说道:“将军,您看草民这般模样,口又笨拙,不如让草民提笔为您画下来如何?”

    沈溪缄默不语,旁边荆越兴冲冲道:“大人,您放心,有卑职等在,无人敢造次!”

    “大胆刁民,本官问你岛上情况,居然敢不如实招来。来人,打二十军棍。”沈溪不愿意被人牵着鼻子走,怒喝一声。

    沈溪喜欢不经审讯便开打,早在官兵心中形成深刻的印象,以前连四品知府都照打不误,现在只是个被擒获即将砍头的老海盗,手底下自然更不会有丝毫客气。

    二十军棍“噼里啪啦”下去,虽未到血肉横飞的地步,但也将那老海盗打得痛呼连连。

    沈溪道:“本官留尔等活口,并非出于仁慈,而是你们对本官有利用价值,若连这点价值都失去,本官定斩不饶!说吧,大澳和南澳山的匪寇营寨内外是如何布置的?”

    老海盗咳嗽两声,一脸倨傲之色,似乎被打了二十军棍仍旧没有服软,呛声道:“将军如此蛮横,草民如何敢相信将实情吐露之后不会被杀人灭口?”

    这下连荆越等军将也觉得看不过眼了,荆越上去就是一脚,怒道:“你个老龟蛋,不看看这位是谁,我们督抚大人向来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什么时候未兑现过?再不说,老子立马将你砍了!”

    “督抚大人?好大的官,那就该称呼中丞,军中称军门,而不应称呼将军……”

    老海盗似乎对于官场规矩十分明白。

    这下让沈溪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照理说就算是童生或者秀才也断不会对一个官职称谓如此了解,那就只有一种解释,这老海盗曾在衙门供过事。

    沈溪道:“本官身份说与你知晓,可能如实交代?”

    老海盗道:“草民只是求军门一个承诺,放过岛上的妇孺,或者将他们归为民籍……”

    “嘿,给你脸不要脸,饶他们一命已是督抚大人格外开恩,还想重归民户?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真应了你,那弟兄们的功劳怎么算?”

    荆越对于妇孺的死活不关心,他注意的焦点在于将士能在战场上杀多少人以人头计算、俘获多少俘虏,可以得到多少军功。

    老海盗针锋相对:“难道这位将军要靠妇孺之头颅来充军功吗?”

    “你……”

    一句话把荆越问得哑口无言。

    现在老海盗只是想将岛上的妇孺归于民籍,等于是留下香火,沈溪道:“你要救多少妇孺?”

    老海盗道:“两个岛,差不多有一千八百妇孺……”

    荆越瞪大眼睛,惊讶地问道:“这么多?”

    沈溪愈发感觉这老海盗不简单,之前侦测大澳岛上有四百多匪寇,估计没有包括妇孺,如果加上的话,估计总人数得上千,但怎么都不可能仅仅妇孺就有一千五百多,那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数字是两岛妇孺的总和。

    沈溪道:“本官可以作出承诺,若大澳和南澳山匪寇弃械归顺,官府在籍之贼首流三千里,其余人等徒三年,流一千里。妇孺皆都无罪!倭寇一概不赦!”

    “谢军门,谢军门!”

    老海盗将头伏低,不停叩首。

    沈溪还真想见识一下,这老海盗是如何能让两岛贼寇缴械投降,但仔细思考一下,其实能明白一二。

    经过之前船队在大澳岛和南澳岛周围耀武扬威,岛上海盗遭受惊吓后已撤了个七七八八,岛上剩下的大部分是老弱妇孺,至于剩下的壮丁则是留下来充当炮灰的,能偷袭官军得手还好,不得手只有等死的份,现在能保住一条命已是万幸。

    老海盗道:“军门在上,草民只求明日派几人押送草民到各城寨门口,草民游说一番,城寨必当开门迎官军进内,只求军门履行诺言。”

    “好。本官就信你这一回,明日清早,派人押送他去岛上城寨,如果城寨反悔趁乱掩杀,那岛上将人畜无存!”沈溪一脸威仪地说道。

    老海盗再度叩首,沈溪这才命人将人押送出去。

    荆越叹了口气,将在场军将的疑虑问出来:“大人,贼寨如此破法,功劳……该如何计算啊?”

    “今日斩杀、俘虏人数一律按个人算,进山寨后所得功劳,则由三军将士平分。”沈溪看到在场不少人脸上满是遗憾,显然眼前这些军将都很自负,觉得他们带兵攻打寨子的话,最终获得的功劳绝对会比平均分配军功更多。

    沈溪又补充了一句:“这不过是北上以来在大海上的第一战,均分战功,可让将士在功劳簿上有个底,后续平匪,将士奋勇杀敌,建功立业的机会更多!”

    沈溪在鼓动人心上的确有一套,本来正感到失望的将领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无论这次分到的功劳多寡,最少有军功打底,官兵们有了动力,那逃兵基本上就不会发生,因为战场上永远都是没有军功而且怕死的士兵容易开溜,谁都吧愿意放弃唾手可得的奖赏。

    沈溪此举对三军上下鼓舞士气有益无害。

    荆越带头,张琦麟、孙熙年等千户在旁帮腔,一齐道:“一切听凭督抚大人调遣!”

    沈溪点头:“那诸位同袍先回营休息,明日出兵,或兵不血刃,或片甲不留!到时候即可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