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六七章 连坐法
    沈溪没有放过江栎唯的意思。

    将其困在军中,不详细说明留下的原因,平日当作囚犯对待,为的是防止他逃跑,在背后捣乱。

    沈溪说过,战后会在军功册上记江栎唯一笔,江栎唯只消跟大军走一趟,便立下军功,吃闲饭还有功劳拿这在旁人看来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事,但如果江栎唯可以选择,这种好处他绝不想沾,因为这代价是失去自由。

    这天是大军在大澳岛上驻扎的第二天晚上,也是出兵攻打南澳岛的前夜,官兵们虽然有大战前的紧张,但因之前战事一切顺利,这次又兵不血刃拿下大澳,上到将领下到士兵,都在猜测明日上了南澳岛,也将是摧枯拉朽,一路等着接收贼寨,俘获战俘,最后等着论功请赏。

    沈溪要求开战前要动员会,也就是非轮值守夜的将官,把各自的士兵集合在一块,以百户所为单位,进行一番战前动员,主要把几点意思传达清楚:明日是一场硬仗;不得私藏战利品;逃兵立斩不赦。

    但传达到军中后,口风变了味。

    桂军营地里,这会儿一名百户正吐沫横飞地讲述他的心得:

    “冲在前面有肉吃,龟缩在后面连口汤都没得喝,弟兄们可得打起精神来,隔壁闽地那些兔崽子正盯着跟我们抢功!”

    “谁要是跑慢了,功劳被抢,别说老子跟你们翻脸,要是哪个敢当逃兵,老子上去就把人给剁了!”

    在传达严惩逃兵的问题上,百户说得清楚明白,可关于明日战事,百户却觉得毫无难度,认定腿快的有营地接收,腿慢的只能在后面干瞪眼。

    士兵们则有疑问:“百户大人,您说的好似我们一定能派上第一批攻岛队伍似的,万一大人安排我们守大澳,那功劳不都飞了?”

    “不会,怎么也轮到咱桂军打头阵了,听千户和副千户交待过,明日咱第一批上岛。跟和在大澳一样,上岛先建设营地,构筑好防御工事,弟兄们加把劲,等防御工事修筑得差不多了,后续兵马一到,就把防线交给他们,咱冲锋陷阵!”

    “又修营地又筑工事,还要冲锋,哪里有那么多的精力?大人,能不能体谅一下,让别人修营地和筑工事,咱只管冲?”

    “这都不懂?这叫他娘的什么衔接……所有上岛官兵,头一件事情便是扎营后修筑防御工事,修不完不让冲,听说为防止贼军反扑。老子看那些贼人就好似秋后的蚂蚱,没得蹦跶,但大人既然如此吩咐,自有他的道理,谁要在修筑营地和防御工事的时候偷懒,等进了贼寇的营寨,别说不许他拿银子!”

    “百户大人,今日大人不是下令不许私藏钱财么?我们明日若动手拿……被斩了脑袋可就不妙!”

    “哼哼,这就要给你们上一课了。大人做事最讲求公平,打了荆副千户,杀了个不开眼的兵,就为公平二字。如果大澳是官兵们真刀真枪打下来的,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拼命,扣下俩大子,大人绝对不会计较。”

    “可问题是大澳分明是贼寇自己投降的,关下面那些接收寨子的兵鸟事?大人不让私藏,那也是应当。”

    士兵们一琢磨,是这么个道理。

    大澳一战最大功劳在沈溪身上,是沈溪设下埋伏把袭营贼寇一锅端然后再讲贼寇头子劝降,下面将士有什么资格私藏财货?

    百户仍旧滔滔不绝:“但若明日,是咱把贼寨大门给砸开,贼是咱杀的,脑袋是咱砍的,妇孺是咱一手俘获的,连银箱子也是咱从寇人手中夺来的,那就算拿点儿揣兜里,大人也不会说啥。”

    要鼓舞军心士气,提升部队的战斗力,还是用银钱开道最简单有效。士兵们听到这话,已经在摩拳擦掌,等待战斗的到来。

    ……

    ……

    不但桂军营里说的是此等话,闽粤两省的百户所,战前动员会上将官讲述的内容大同小异。

    对于翌日战事,每个人都显得很轻蔑,觉得一定能得胜而且是大胜;鼓励士兵抢掠,甚至有人说出“婆娘谁抢到手边是谁的”混账话,让收到亲卫从各处探听到的消息的沈溪感觉队伍太难带了。

    用先进的治军理念治理这群杂牌军,意义不大,让他们树立什么军人为国捐躯是一种巨大荣誉还有什么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感,全都是扯淡。

    这些卫所兵都是世袭的军户,好年景勉强能填饱肚子,灾荒年跟老百姓一样饿肚子,他们对忠于朝廷社稷、为百姓谋福祉等根本不感兴趣,他们只知拿在手上的最实在……谁能让我们吃饱饭过好日子,我们就跟谁打仗。

    沈溪到粤省前,制定一整套治军计划,但到粤省见到这群一辈子连军服都没做过第二套的官兵,顿时感觉有力无处使。

    人家出来打仗,想的是赚些钱回去,顿顿有肉吃,身边有女人暖被窝,有孩子供他们喝醉酒时打骂,你偏偏强行灌输一些不属于这时代的理念,谁有兴趣听你那套?

    孙熙年、张琦麟等几个相对有点儿战斗素养的军将,在中军大帐内苦着脸问道:“大人,明天到底能不能抢?”

    “抢不抢,真的很重要吗?”沈溪冷着脸问道。

    孙熙年道:“大人是文官,且是状元出身,但这下面士卒一辈子是兵那世世代代就都是兵,您要是不让他们抢,就怕他们闹情绪不肯卖力,到时候南澳岛可能就打不下来了。”

    在这个问题上,沈溪不得不做一些妥协:“这样吧,传令三军,明日不得有**之事发生,违令者斩。至于财货,以百户为一营,各营所得暂时记录到同一个账目上,最后军功厘定便以营为基础!”

    既然不能杜绝士兵在战场上抢掠,那就只能禁制官兵做**之事,让士兵明白团队协作的重要性。

    以百户所为单位的好处,是让士兵以百户所的荣耀为自己的荣耀,一百多人为一个利益整体,彼此休戚相关,在战场上能互帮互助。

    “营所获财货,一律上缴五成,若意外发现埋藏地下的钱库,本官会酌情奖赏……剩下五成由营中官兵平分,人人都有!至于小旗以上,由中军犒赏,斩首、俘虏贼寇者另计。营内每折损一人,分得财货减一成,重伤一人减半成,有官兵被俘或逃亡,所得财货全数充公!失踪按逃亡计!”

    沈溪先给官兵抢回来的东西厘定一个上缴数量,看起来似乎很苛刻居然要交出五成,但有个好处,就是高级将官不参与分配,也就意味着士兵有一个算一个,抢十两银子回来能拿出五两来平分。

    不能逞个人英雄主义,百户所内官兵基本是同乡,很多是多年老友,他们不好意思私藏,私藏后容易被人发现举报,因为这是营内所有人共有的财富。

    沈溪制定惩罚制度,一个百户所,死一个人或者重伤两个人,要上缴的财货就要多一成,那死五个人或者伤十个,所有官兵就等于白忙活了。

    此外,沈溪还设立一刀切的制度,就是有一个活口被贼寇俘虏,或者百户所内有一名逃兵,那整个百户所就要喝西北风,抢再多也是别人的。

    如此一来,就需要通力合作,就算面前有一万两银子,你也要先考虑周围战友的死活,不然抢了也白抢,那是给他人做嫁衣裳。

    沈溪此举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建立荣辱意识,你一个人怕死不要紧,跑了之后连带整个百户所的人都要背黑锅分不到战利品,你不想回到家里被同乡人戳脊梁骨,就老老实实在军中效命。

    在这种地域狭窄的海岛上与贼寇交战,沈溪觉得以百户所为单位很合适,因为全岛贼军数量充其量也就七八百,以百户所为单位,足以能应付突发情况。

    若是遇上大规模交战,沈溪就要把这种“连保连坐”制度单位扩大为千户所,再将可以牺牲和受伤的将士人数上调,同时继续加强对降兵和逃兵的处罚,那战斗力想必会提升很多。

    这条制度尚属第一次在军中施行,是沈溪临时想出来的,以百户所为单位,也有试行的意思,让官兵们尝试做事时先考虑战友。

    遇到困难时即便不相信战友的义气,也要相信为了利益袍泽会主动施加援手,阵前官兵的战斗力会随之提升。

    沈溪于此时提出这种连坐制度,主要是想改变军中官兵懒散、骄纵、怕死的做派,至于是否能行之有效尚需观察,但他相信这一套如果能在军中严格执行的话,会对三军战斗力提升有帮助。

    士兵抢到财货,就算要折半,也不怕被将官克扣,因为折半有定数而克扣无定数。

    士兵就算抢得少,也不用担心无钱财可分而铤而走险或者当逃兵,因为还有同营的人帮着抢。

    抢的多的会成为英雄,获得军人的荣耀,可以逐渐在军中获得话语权,拥有优先晋升的机会,而抢的少的就说明没脑子,会被人厌弃,知耻而后勇。

    如果单纯是抢得少的,也不怕,因为被抽上去的五成的税赋,是留给那些杀敌有功人员,就算一文钱都不抢,能多砍几个脑袋,多俘获几个贼寇,赚的比那些负责抢掠的人还要多。

    “大人,您说的这些太过复杂,能否……再说一遍?”

    孙熙年听了半天没听懂,只好开口相问。

    沈溪道:“不劳你们传达,等下将营中所有千户和百户,全部召集到中军大帐来,本官亲自对他们叙述传达。”

    “明日之战,便照此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