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六八章 实战考核
    “轰!”

    随着黎明前的一声炮响,大明官军对南澳岛发起第一波进攻。总共八十五艘船只,于五更天从大澳岛出发,旭日东升时,先头船队已经登岸。

    沈溪之前一直不敢让官兵“自由发挥”,是怕士卒大面积折损,一来他不好对朝廷交待,二来辜负官兵和其家属对他的信任,三来则是阵亡将士的抚恤金是一笔大数目,以目前羸弱的财政基础,一下子死太多人说不定会让他破产。

    但这次沈溪想明白了,永远把所有事情计划好,再让官兵按部就班根据计划实施,那这支军队永远也不会成长为一支骁勇善战之师,将领和士兵也不会成为良将精兵,只会成为军中的官僚和老兵油子,得过且过混日子。

    与其如此,不如大胆放手,让将士们自由发挥,他就站在远处,好似演习指挥官一样,让官兵们尽可能使出本事。

    有折损,那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要达到练兵的目的,没有经历过死亡威胁的士兵难以发生质的蜕变,现在只是面对一群草寇便已无法招架,那遇到鞑靼人或者装备精良的倭寇又当如何?

    这个时候不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继续战斗,那明日别人就会从你的尸体旁边走过。

    连坐制度下,官兵们知道以百户所为一个营,所有一切都围绕这个营来行事,有奔头有指挥,加上关于岛上情形的各种情报,剩下就看他们对战局的理解来自行发挥,最后有多少人能囫囵着从岛上下来是个未知数。

    红彤彤的太阳从东方的海平面上升起,大明兵马已经从南澳岛西北方面向后江湾的四个地点同时发起进攻。

    这四个方向,由四个千户所负责。

    大约有八百名士兵,也就是每个千户所各自留下一个百户营作为沈溪的亲卫和炮手,留守船上,还有四百人留守大澳岛以及黄冈海边的东礁排,其余倾巢出动。

    现在沈溪给了四个千户所同样的机会,就看他们自己能否顺利完成差事。

    因为大澳岛和南澳岛间相去不远,即便是小船横渡也有保障,因而大军几乎是同时出发。小船第一批登岸,每个千户所的先头兵马都是三个百户所。

    随后小船折返回大船,从大船上装载第二批人马,同样是每千户所中三个百户所,也就是一千二百左右将士登岸。

    第一批登岛官兵将营地立起来,同时将防御工事修筑好后,便向内陆进发;第三批两个百户所官兵乘小船登岸,随同第三批人马上岛的,还有八门佛郎机炮,每个千户所的营地部署有两门。

    这就好像是一次接力的铁人三项比赛。

    登岛后先完成既定动作,那就是建立营地和修筑防御工事,根据地形不同,伐木和挖坑,埋设陷阱,同时堆砌泥土石块制造制高点,方便退守时弓手射击。

    就算营地落下并修筑好防御工事,也不能直接冲锋,要等后续接力的人马登岸,再向内陆进发。

    以百户所这样一个营作为行动单位,每个营的官兵领子上都扎着不同颜色的丝绸飘带,这是为方便辨认自家弟兄,同时带队的百户和总旗、小旗等要随时注意自己身边的士兵是否有逃兵或者受伤不能前行的状况,因为沈溪说过失踪士兵按逃兵计算,你冲得再凶,抢的钱粮物资再多,只要有一个士兵没跟上队伍,很可能就要把自己的战利品拱手让给他人。

    第三批将士人数虽然少,但却是最关键的一批,将会携带大批佛郎机炮、无良心炮以及配套炸药包上岸。

    第三批各两百人马将自己的营地修筑好后,留下一个百户营驻守海岸,防御营地,另外一个百户营则作为殿后的队伍加入进攻行列。

    沈溪虽未登岛,却在大船上用望远镜看着岛上发生的情况,估计战局进展。

    一转眼,攻岛之战已进行两个时辰。

    战事尚在进行中,由于是冷兵器时代,二十八个百户营一头扎进岛上,没了音信。

    南澳岛面积不是大澳岛所能比的,沈溪对这次战事的预期是两天,第一天试探性攻击和摸底,全看各百户所自由发挥,第二天再整合队伍,展开重点打击,将岛上贼寨逐一击破。

    午时二刻,沈溪带领部分亲卫上岛进行视察,他手上拿着一块木板,木板上用木钉钉着一张张纸,方便他进行记录。

    沈溪把每个营地的优点和缺点统计在案,对官兵进攻、防御、获取情报等方面作出评估,战后把详实的数据列出来,参战军将便知道自己赢在哪一环,或者哪里有所不足。

    规矩制定好后,最重要的是要让上下信服,而不是沈溪张口说哪支队伍更优秀,别人就要盲目信从。越是老兵,越会觉得军中私相授受的事情很多,天生带着怀疑的目光,沈溪在这方面不想落人口实。

    以前遇到战事,将士都抢着守营,因为守营相对安全,留守后方舒舒服服,等别人拼命自己照应有军功可拿。

    但这次战事,官兵们却恨不能自己冲锋在前,因此留守营地的四个百户所官兵怨声载道别人都去烧杀抢掠了,我们却留守营地,别人建功立业抢多少有一半是自己的,我们却在这看着别人抢,算几个意思?

    军中将士都知道海盗是个来钱很快的“行业”,在他们眼里岛上那是金山银山,而且沈溪威名太盛,一连串战事下来几乎都是摧枯拉朽或者是兵不血刃,现在就好像是空有银子掉在面前,却不能弯腰去捡,说不出的难受。

    守营将士见到沈溪,一个个振作精神,不少百户上来请战,但被沈溪驳回。

    “你们是来当兵的,不是来当贼的,守好营地本官自会有赏赐。”沈溪的语气不容质疑。

    可守营将士还是不甘心,每一个都可以驻守千人的营地,现在均只留下百人,四周的防御工事空荡荡的显得有些多余,就算沈溪承诺有赏赐,他们现在也宁愿前去拼杀,而不是在后面坐享其成。

    “大人,那边似乎有信号传来,我们要不要派出援军?”站在高处负责探查情况的斥候来报。

    沈溪连看都没看,直接拒绝:“有吗?怎么本官没看到!之前本官已定好战略,要请援,也让周围的百户营增援,而不是海岸边留守的兵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