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六九章 练兵
    沈溪对出征将士采取了不管不问的态度,不管是否陷入重围,或者全军覆没,沈溪全当没看到。

    实战练兵的目的,就是要在危难的情况下自行克服各种困难。

    沈溪发觉自己之前制定的计划都太过保守,如果在南澳岛这样贼寇已经逃走大半,兵力又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仍旧打败仗,那这些兵还是趁早回去务农为宜。

    “大人,这不好吧?”

    如今跟随在沈溪身边的临时亲卫队长,是被沈溪提拔起来的朱鸿,他觉得见死不救怎么都说不过去。

    沈溪冷冷地瞥了朱鸿一眼,什么时候连你这样的莽夫都看得懂战局了?这岛上的贼寇骤然面对这么多大明官兵,结寨自保还来不及,有可能会联合在一起攻击官军吗?现在的情况是敌我都两眼一抹黑,最佳策略莫过于以不变应万变。

    朱鸿被沈溪这一瞥直刺心底,不由冷汗直冒,立马识趣地缄口不言。

    前方情况不明,战事仍在持续,各处经常能见到烟雾升起,还有各种简单的信号弹满天飞舞。

    沈溪之前下达命令,每个营折损五人就必须撤退,也不知是因为前方并未出现大的折损,又或者是在出现伤亡后陷入重围不得撤退,反正沈溪不打算帮忙。如果连眼前的小股盗匪都要闹到损兵折将的地步,只能说太无能了!

    临近黄昏,终于第一个百户所撤回岸边,见到官兵们一个二个灰头土脸的模样,留守官兵还以为损失惨重后退下来的,等带兵的百户过来向沈溪奏明后,人们才知道不但没折损人手,还有不小战果:斩杀了贼寇三个散兵游勇。

    途中倒是遇到过营寨,可惜没有携带攻城器械,无法拿下,又记得沈溪说第一天不打夜仗,必须及时撤回,这路人马便先撤回营地。

    去时一百零八人,回来也是这么多人,人员集中后点名,一个不少。

    就在沈溪逐个检查人员名单的时候,第二、第三、第四个百户所相继撤回,俱都各自带回自己的战利品和情报。

    “大人,桂军那群兔崽子冲在最前面,已往葫芦山那边去了!”千户张琦麟一来就给沈溪带来个不好的消息。

    “胡闹,不是让他们适可而止,不得太过深入吗?”沈溪怒不可遏。

    张琦麟无言以对,他心里对沈溪这种以百户所为单位的出战方式不太赞同,因为会显得兵马很分散,在局部很可能形成以少打多的局面,而且在作战过程中,各营基本各自为战,千户所的命令根本传达不到以百户所为单位的各营,以至于每营带队的百户官都当自己是老大,只顾埋头打自己的仗,不管别人。

    另一边孙熙年过来禀报:“大人,广州左卫的崽子们……也冲远了,这会儿怕是已经深入腹地十余里了!”

    这一天先是扎营和修筑防御工事,出击后又在山峦叠起的南澳岛西北部向腹心挺进十余里,连沈溪都不得不承认这批官兵有那么点儿本事。

    南澳岛呈扁平状,南北最宽处约为十四里,东西横跨四十里,但从西北部的后江湾登陆的话,实际上东西跨度就只有三十里了,十多里实际上已经算是深入腹地,不得不说胆子太大了。

    沈溪正要训斥一番,突然想起这一战的目的是为了练兵,既然有兵马深入,那就当他们是斥候,正好进行野战训练,自己在野外找吃的,营帐没带就露宿荒野,训练一下黑夜里反侦察能力,看看明天能存活几个人。

    天彻底黑下来后,陆续有百户所撤回,沈溪派人汇总,得知今天这一战看起来雷声很大,但最后的雨点却小得可怜。

    一天下来杀敌二十九人,俘虏四十二人,至于财货基本没有缴获,这也是为何有百户所会继续深入,因为他们不甘心空手而归。

    出征二十八个百户营,回来二十五个,还有三个百户营深入腹地没回,暂时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回来的二十五个百户营没有人员死亡,但伤了六人,其中有一人是被毒蛇咬伤,另外五人则是落进陷阱、摔下崖涧受伤,说白了就是对岛上地形不熟悉,至于战场上所杀二十九人和俘获的四十二人,只缴获了十三把砍刀,根本就没有像样的兵器。

    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都让沈溪很不满意,本来是以练兵为目的,结果兵没练成,整个局面一团糟。

    官兵们上岛之后,如同无头的苍蝇一样转了一圈,问他有什么发现,两眼一抹黑地摊摊手,用沉默来表明态度。

    就算有能说会道的,被问及时也只是支吾地说出“路不好走”之类的话,让沈溪真想用拳打脚踢的方式来好好教训这群草包兵。

    不过沈溪没有乱来,他先对自身进行反省。

    再好的计划,也需要恰当的方式引导官兵在实战中活学活用,不能一味苛责,能一个不死地回来已属不易,至少比他预料的的“全军覆没”的结果好太多了。岛上贼寇第一天的反击并不激烈,至于靠近岛西北岸的贼寨位置和大致布局已经调查清楚,情报搜集也算是当日的战果。

    沈溪下达严防贼军半夜偷袭、制定好巡夜计划并安排专人负责后,这才回到中军大帐,准备好好地睡一觉,以便有充足的精力应对明天的战事。

    ……

    ……

    正当沈溪殚精竭虑为了大明王朝肃清沿海匪寇时,京城紫禁城中的朱厚照却好似笼中鸟一样,每天过着闷闷不乐的日子,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出皇宫。

    朱厚照并没那么迫切地想去找沈溪,他只是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最起码不用天天上课,每次见到老爹老娘都被数落责骂。

    在闹出失踪事件后,熊孩子心里对老爹老娘有了不少怨言,憋在心里无法发泄。

    “张公公,说,是不是你,将本宫要出宫的消息告诉母后的?”这天找到空暇,张苑屁股上的伤也好了,朱厚照对着张苑大发脾气。

    张苑吓的身体直打哆嗦,之前被太子叫人打了一顿,后来太子失踪又被皇帝和皇后打了一通,他终于明白何为伴君如伴虎!

    这些天张苑都悄无声息,生怕得罪正在生闷气的熊孩子,谁想这会儿朱厚照又迁怒到他身上了。

    张苑赶紧申辩:“太子明鉴,奴婢并不知道您要出宫,如何去跟皇后娘娘通禀?殿下切莫冤枉好人。”

    “你是好人?哼哼,本宫觉得你是十足的大坏蛋,还是个有脑子的大坏蛋,本宫做什么都逃不出你的眼睛,要不是你跟母后通风报信,母后怎会知道的?”

    朱厚照暗中观察了张苑好几天想要找到证据,可却一无所获,实在憋不住才找张苑当面对质,谁知道张苑根本就不承认。

    熊孩子自以为分析得头头是道,不想却是真冤枉了张公公,张苑压根儿就不知太子要出宫。

    通风报信的其实是朱厚照一直没有怀疑的小人物,正是他利用过多次,以为牢牢把控在股掌中的小太监小拧子。

    朱厚照准备出宫南下去找沈溪,别人都没告诉,唯独告之小拧子,小拧子怕自己脑袋搬家,便趁着东宫派人过来送点心的时候,将事情告诉宫女,并将朱厚照藏银子和出宫衣物的地方说了出来。

    宫女回去通禀后,张皇后震惊之下赶紧到东宫将朱厚照的计划揭穿,朱厚照被责骂后,选择藏起来让朱祐樘夫妇担心。

    最后他终于被人找到,而且被看管居住,每天连撷芳殿都不许出,也不许他去文华殿上课,就只在后庑、前堂和寝殿这几处来回走。

    只要熊孩子走出撷芳殿一步,就会有一群太监过来围住他,任凭他怎么吓唬都没用,因为皇后发了话,谁放太子出撷芳殿,东宫所有侍从都要人头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