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七〇章 弘治弥留
    张皇后为了收敛儿子的心性,适当作出一些让步。

    你小子不是喜欢女人吗?母后也不阻拦你了!

    你父皇说的对,既然皇帝这一脉人丁单薄,你父皇不能纳妃,那就让你多纳太子妃,谁能给你生孩子,就算让她做妃子,将来封个贵妃都可以,谁叫大明一向长幼有序,嫡长子的地位牢不可破呢?

    母凭子贵,最好你毛还没长齐,连皇长孙都有了,如此一来朝中大臣就不会天天上疏请求你父皇广纳内宫,你母后我也就不用跟别的女人争宠。

    这也是为你母后我生不出小皇子做准备,肚子一天天变大,若再生个小公主,那你母后全盘计划可就落空了……

    朱厚照自小到大就是笼中鸟,只是他之前没意识到而已,现在他真切感受到自己连起码的人身自由都没有,这会儿别说是宫女,就算塞给他一个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美人儿,他也看不上眼。

    正处在青春叛逆期的少年,就一个目的,离开皇宫。

    只要能离开皇宫,去哪儿都成,可以去西北见识一下沈溪所说的草原和大漠,也可以到辽东去见识一下白山黑水,到江南去体验美轮美奂的园林和水乡,所有这些都是沈溪在课上教给他的。

    别人绝对不会讲这个,熊孩子了解的外面的世界,很少是他自己看到的,更多的是沈溪为他描述的。

    “殿下,皇后娘娘派奴婢请您过去……”

    一名宫女前来传话,模样极为俊俏,正是帮助朱厚照从男孩变成男人的那个“小情人”,只是朱厚照属于薄情寡义的类型,几个月前才占有的宫女,这会儿早就被他忘记了。

    都在青春期,身高一天一个变化,模样也有改变,女孩子的变化尤其明显,再加上朱厚照心情不好,也就难怪他没认出来了。

    “知道了,你回去跟母后说,本宫沐浴后吃过晚饭,再过去!”

    朱厚照对张皇后非常敷衍,为了表达自己的气愤,一定要表现出自己的态度……非暴力不合作!

    让我过去吃饭?我先吃完再过去,让你们知道我也是有脾气的,不会轻易屈服!

    宫女委屈地说:“殿下,娘娘吩咐……让奴婢陪同您一起过去……”

    知子莫若父,张皇后对儿子近来的表现看在眼里,她当然知道儿子叛逆心重,她自己挺着个大肚子不适合到处走,向宫女太监吩咐事情时,把问题考虑得很周全,免得走第二趟耽误时间。

    “本宫就不去,怎么着?”朱厚照发脾气道。

    朱厚照不愧为自古以来最有性格的帝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要说胡闹,他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连朱祐樘临死时都对顾命大臣交待,朕这辈子从未做过坏事,但却有个不争气的儿子,你们好好辅佐他。

    结果刘健、李东阳等人仍旧拿辅佐朱祐樘的那一套来对待朱厚照,结果就吃了大亏,被刘瑾趁虚而入。

    以朱厚照这倔强的性格,越是管着他,他的逆反心理愈重,反倒是阿谀奉承的话他喜欢听,再是吃喝玩乐的事能引起他的兴趣,当皇帝仅仅是为了好玩,自古以来皇帝给自己封公封将军这种自贬身价的事,也只有他这种性格才能做出来。

    这下宫女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倒是旁边的张苑机灵,道:“太子殿下,皇后找您想必是有事,指不定皇后即将分娩,又或者……陛下病了?”

    朱厚照沉吟道:“不是说怀胎十个月吗?我算算,这会儿最多才六个月吧,难道是早产?有可能。父皇的病可能突然变得严重了……算了,我还是去看看吧。”

    念及此,朱厚照脸色一摆,道,“在前引路,本宫突然想去见母后,顺带出宫走走了。”

    ……

    ……

    朱厚照想的是再来一次失踪,趁着去坤宁宫的路上躲起来,可他发现身周至少有二十名太监盯着,这些人中间有平日里跟他踢蹴鞠时腿脚非常利索的那种。

    终于顺利抵达坤宁宫,结果还真让张苑给猜中了,当然不是张皇后分娩,而是皇帝朱祐樘身体不适,到坤宁宫准备跟皇后一同用膳时,咳嗽太过剧烈,突然大量咳血,然后人便晕了过去。

    张皇后赶紧派人请来太医,诊断之后,方知朱祐樘几近病入膏肓,整个人已经处于虚脱状态,好不容易救过来,但情况依旧十分恶劣,随时可能再昏过去,到时候就可能长眠不起。

    “皇上,您要保重龙体啊!”

    朱祐樘转醒后,张皇后拉着丈夫的手呜咽个不停。

    朱祐樘怜爱地抚摸着妻子的头发,勉强一笑,道:“没事,这不好多了吗?来人,去将三位内阁大学士请来。”

    “皇上?”

    张皇后脸上满是震惊的表情,难道丈夫准备传位了吗?

    朱祐樘没有解释,但由于他脸色蜡黄,眼神黯淡无光,张皇后不敢多问,只能让太监出去知会司礼监,让司礼监派人去请刘健、李东阳和谢迁三位阁臣进宫。

    朱祐樘一生对他的几位恩师都很尊敬和器重,明朝内阁大学士权势是逐步累积起来的,先有三杨辅政,再有朱祐樘对内阁的重用,而后经正德、嘉靖朝,才真正确立内阁大学士拥有近似宰相权柄的大臣。

    刘健、李东阳均在各自府邸,谢迁则留在文渊阁处理公文,因而比另外两名内阁大学士提前抵达坤宁宫。

    皇宫內苑一向是外臣禁地,平日就算皇帝有什么事,也通常是在乾清宫传见大臣,如果大臣有急事进宫通禀,遇上皇帝不在乾清宫,要等皇帝从內苑出来才能觐见。

    像今日这般直接在坤宁宫传见非常少见,通常皇帝临终托孤的病榻,都是设在乾清宫。谢迁在赶赴见驾的路上心里就在揣摩,难道皇帝的身体已严重恶化,以至于无法移步乾清宫?

    带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谢迁抵达坤宁宫外。

    虽说皇宫內苑如今没有妃嫔,六宫独冠张皇后,但毕竟有那么多宫女,谢迁低着头不敢正视,在等候太监进去通禀的时候,心里琢磨皇帝是要单独赐见,还是要等刘健和李东阳来了后一起见。

    “谢先生?”

    就在谢迁心中忐忑不安时,一个略带稚气的声音传来。

    以前这声音无比稚嫩,但现在嗓音里多了几分浑厚,这说明太子长大了,谢迁一抬头便看到朱厚照好奇站在坤宁宫正殿前,身旁一众太监将他围在中央。

    “太子殿下……老臣给您问安了。”谢迁紧忙行礼,心里想,莫不是之后就要改口称呼一声“陛下”?

    仔细想来,还真有这种可能!

    弘治皇帝身体不好,突然在坤宁宫传见,之前他想到一种可能是太子出事,皇帝又让三位阁臣来帮忙教儿子,现在看到太子好端端立在这儿,心头更涌起一抹强烈的不安。

    “谢大学士,陛下传见,您请。”司礼监秉笔太监萧敬亲自出门来传达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