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八三章 巧做文章
    第二天没亮,沈溪便让荆越调集十个百户所的官兵,挑着扁担,扛着锄头,提着竹筐,跟着他出营“挖龙脉”。

    官兵们虽然莫名其妙,但大家对沈溪都有种盲目的信任,他们觉得沈溪或许真的懂堪舆玄空之术,能将岛上的龙脉水源找到,挖断后,贼军缺水不战自溃,他们想看看沈溪如何找到水源的。

    但沈溪既没有像那些风水、数术大师一般拿着罗盘推算,也没有什么龟甲和竹签,甚至连个算命的铜钱和小铃铛都没有,就像平日一样,就这么带着人出去了。

    跟在沈溪身后的官兵都有些迷糊,这样就能把岛上的龙脉找到?那这岛上的龙脉是不是藏得太浅了?

    果不其然,挖了一整天,什么成果都没有,既没找到地下水源头,也没找到“龙脉”。

    士兵们虽然辛苦,可基本习惯了,谁叫上岛后没事就挖坑填土?沈溪此举纯属瞎折腾,但官兵们并未有多少怨言,主要是在沈溪麾下作战,只需听从军令,风险少不说,军功和赏赐还源源不断。

    只要不去跟羊屿山顶的贼寇拼命,别说是挖坑搬土了,就是去挖山也没啥,谁知道这位脾气古怪的沈督抚下一步会不会有什么更奇葩的命令?

    到了晚上,官兵归营。

    沈溪询问了一下营地的情况,便回到中军大帐,荆越和马九相继过来请示沈溪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沈溪道:“眼看已经二十三了……按照之前的设想,应该在明后两天完成对羊屿山的进攻,若再是攻不下来,差不多就该撤兵了。”

    “大人,咱们就这么灰溜溜离开?”

    荆越虽然面对羊屿山的险要地势打起了退堂鼓,但他也不甘心留下一群贼寇继续盘踞岛上为非作歹。

    沈溪摇头苦笑:“否则呢?荆副千户难道准备领兵强攻?若你肯去,本官调拨两千人马给你,事成后保举你晋升千户!”

    荆越咽了口唾沫,显然沈溪的提议对他来说极为诱人。

    一战得胜就能从副千户升迁到千户在职务和权限上,二把手跟一把手可是有本质区别,一个卫指挥同知,都比不上一个千户所的千户,到底手底下有一千多号兵马听候调遣,且兼带管理屯地的百姓,千户所还拥有自己的领地,千户就好像土皇帝一样,逍遥自在。

    “不想去就算了。”

    没等荆越考虑明白,沈溪又将话收了回去,“通传全军,收拾行囊,不过明日……该找寻水源还是要找,或许能出现奇迹呢?”

    荆越听了无比懊恼。

    跟着沈溪从来都打胜仗,以前攻城拔寨轻而易举,现在要取胜居然需要“奇迹”,听了让人上火。可他已见识过羊屿山的地形地貌,之前浅尝即止已经付出血淋淋的代价,不管不顾发起冲锋的结果就是丧命,连他自己都不敢送死,更何况那些鬼精的老兵油子?

    荆越无可奈何,只能去传达军令。

    从另一个角度说,沈溪选择撤兵,对三军将士来说或许是好事,如今该抢的东西已经放在身上,该捞的军功也到手了,继续北上打贼寇,或许缴获和得到的军功更多,何必在南澳岛上跟一小股贼寇死磕到底?

    尤其是在这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势地形下,兵力再多也不管用,难道真要在岛上驻军一年?就算沈溪愿意,三军将士也不乐意,朝廷方面更不会同意……花费那么多军费和物资,不是为了让你等在南澳岛上无所事事的。

    荆越离开后,马九看着正埋头书写的沈溪,问道:“老爷,后天真的要撤军?”

    “理论上如此。”

    沈溪道,“事实上,可能另有安排。九哥,问你一件事,你觉得今天我做这些事,目的何在?”

    在沈溪眼里,马九虽然会办事,但他不识字,在身边算是个忠心的“猛将”和“技术工人”,不能作为谋士和幕僚使用,但沈溪真心想把马九培养起来,他发现唐寅这种传统文人最擅长趋利避害,不会诚心实意为他卖命,将来想要找到得力干将,非从武将着手培养不可。

    马九虽不是军户出身,也没有武举出身,但他算得上是忠心无比的家仆,这样的人没理由不用。

    既然马九付出忠诚,在沈溪看来就应该给予相应的回报,那就是跟着他飞黄腾达,或许将来可以留名青史。

    马九道:“老爷,小人不是很懂,但料想……您是想引诱山上的贼寇下山,把战场挪到山下来。不然……那山势地形,很难攻上去!”

    沈溪微微点头:“你说的在理,但没说到点子上。若你是山上的贼寇,今日见到山下的官军有不明动向,会倾巢而出吗?”

    马九思考了一下,无奈地摇头。

    即便是以他的智计也意识到,这种诱敌出击的战术实在太过拙劣,贼寇只要守着山寨等官军撤去便可,何必冒险?论实力对比,就算沈溪抽调走十个百户所的官兵,但营地里留守的士兵至少也有十个百户所。

    谁给贼寇勇气,让一个总人口,还是男女老幼凑在一起不到两千人的营地倾巢而出,攻打表面上足足拥有四千兵马且装备齐全、训练有素、士气高涨的官军?

    “九哥猜想的对,其实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贼军会来袭营,即便留给他们一个空营地,他们也不敢!”

    沈溪继续埋头写着东西,嘴上随口回答。

    “那老爷还带人去挖水源……真的能找到水源吗?”马九思索后重重地点头,“一定是了,老爷一向英明神武,能测算出岛上的龙脉所在,并非难事。”

    “九哥这话就像是在骂我……唉!如果我真的能测算出来,带几十个人去便可,哪里用如此兴师动众?我不过是做点儿样子给贼寇看,让他们知道官军的主力离开了营地而已。”沈溪道。

    马九不解道:“老爷不是说,不准备诱敌出击吗?”

    沈溪道:“九哥,你知道现在贼寇营寨里最缺的是什么吗?”

    “是……是水。”

    马九道,“这是老爷昨天说的,小人不是很清楚,但料想有一个多月未曾下场像样的雨,岛上各处水潭都快干涸了,我们在山下都不太好找水源,如今桂省兵都是去四五里外的地方挑水吃。”

    沈溪道:“没错,九哥观察的很仔细,事实确实如此。如果说大明百姓都习惯积谷防饥,那南澳山上的贼寇营寨就是储水以防官军。”

    “把营寨建在低洼地带的好处,那就是水源充足,但是防御度很低,轻易寨子就破了。建在高处,还是羊屿山这样的险要之地,营寨很坚固,但必须要考虑饮水问题。南澳山雨季自然不缺乏用水,我们来的时候恰逢雨旱季交接,滴雨未下,算是在天时方面占据一定优势吧。”

    “羊屿山上的贼寇并不知道官军几时撤兵,当他们缺水时,想的并不是与官军决一死战,而是想如何才能补充水。”

    “我不需要引诱贼寇来袭击营地,只需知道羊屿山周遭哪里有水源……在匪寇看到官军防御懈怠时,必定会想方设法派人下山来挑水。”

    马九这才知道为什么沈溪兴师动众拉人出去挖掘水脉,原来是想让贼寇以为有机可趁出来找水。马九恍然大悟:“老爷,小人听明白了,那明天是否直接派人去水源地,将那些贼寇一网成擒?”

    沈溪笑了笑,依然摇头。

    “九哥想错了一点,就算贼寇出来抢水,也不可能倾巢而出,只会派少许人,而且是分批出来,羊屿山周围地势空旷,设伏相对困难,若我们出击,必被其发现,冲过去顶多抓十几个挑水的,可之后山寨里的贼寇知道这是官军的阴谋,短时间内就不会再派人出来!”

    马九顺着沈溪的话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贼寇现在做事小心谨慎,派人出来挑水,一定是选派山寨里的奴隶或者是地位低下的,山寨方面会保持很高的警惕,所以偷袭这招根本就行不通。

    马九懊恼地说道:“小人还是不太明白……”

    沈溪笑道:“九哥,很多事你能想清楚的……其实道理很简单,你只是没用心想。我们既然知道羊屿山周遭有哪些水源地,只需趁着黑夜下毒即可,普通的毒药自然不行,他们挑水回去,应该不会马上喝,多半补充到水缸里,下的毒自然就会被稀释,毒性大减,所以……下泄药最合适。”

    “老爷,军中……哪里有那么多泻药?”

    马九虽然一脸欣慰之色,但还是有几分担心。

    “这就是九哥不常随军,不明白军中的情况。”沈溪笑着问道,“这些日子行军下来,九哥没觉得身体不适?”

    马九想了想,老脸一红,这些天他虽然没生病,但有件事很麻烦,困扰了他许久,不但是他一个人,身边很多同伴都是如此,那就是便秘。

    行军时吃的大多是干粮,就算埋锅造饭煮汤水,也基本见不到绿色蔬菜。

    三餐不定,又没有蔬菜补充维生素,很多时候战事着紧直接在战场上啃干粮,消化系统能受得了就怪了。

    沈溪笑道:“其实军中常备有泻药,只是九哥你没去跟后勤的人说,回头拿点儿,可千万别多吃,不然会拉到你精疲力尽,腿脚发软!”

    **************

    PS:第三更到!

    圆满完成任务,天子求订阅和月票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