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八四章 围山
    就好像沈溪所言,他并不需要知道岛上水脉何在,只需要知道靠近羊屿山贼寨有哪些水源地,将泻药下到水里,只待山寨派人出来挑水,贼寇喝下掺杂泻药的水,二十五日再行攻山便可,效果会事半功倍。

    沈溪这招有些阴损,但马九也承认沈溪的计策很高妙,要找水脉实在太难,还不如耍点儿花样。

    马九道:“老爷,其实小人觉得还是在岛上多停留些时日更为稳妥……两日后攻打山寨,贼军即便服下泻药,官军难免还是会有死伤。”

    沈溪颔首:“九哥说的对,围山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就怕几日后雨季便会到来,到时候天降暴雨,他们可以接雨水,山上的泉眼也会复涌,那时候我们再攻打就会很困难。”

    “而且,战争总会有死亡,不是现在,就是将来在闽地和浙南,在南澳山停留这么久,也是时候做最后一堂实战演练课攻坚战!”

    “那些个贼寇吃了泻药,体力不支,已让我们占了天时、人和,地利就让给他们,否则这场仗对贼寇太不公平了!”

    马九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沈溪,他第一次听说要跟贼寇讲公平,本来敌我在兵马数量、兵器、甲胄等等都不处在对等的公平较量。

    “那老爷,后天,小人该如何做?”马九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沈溪道:“受地势地形限制,火炮营还是静观其变为好……不过还是要派出一支小分队,明晚在夜色遮掩下送一些柴草和火药上山。”

    马九问道:“老爷,这又是为什么?难道要夜袭贼寨?”

    “夜袭?动静一大,山寨里的贼寇立马就会警觉,成功的希望很小。不过是派几个人送柴草和火药上去,待后天开战时点燃,升起烟雾阻隔贼军视线,到时候他们的箭矢和石块、滚木就会失去准头……”

    “当然,明晚来几次佯攻也是有必要的,怎么都得把山寨里贼寇袭扰得夜不能寐,把他们的戾气给激发出来!”沈溪笑道。

    因为沈溪说的东西太过复杂,马九听得云里雾里,想了半天不得要领,最后唯唯诺诺应允下来。

    沈溪拍了拍马九的肩膀:“明天晚上和后天,你不需要亲自上阵,我可不想让小玉姐当寡妇。”

    马九听了不禁满脸尴尬之色。

    随军之前沈溪教他在战场上要奋勇杀敌,一往无前,现在却让他退缩,理由是怕他送死而让小玉当寡妇,心里不禁有种异样的感觉。

    难道我是靠自己的妻子才被老爷重用?老爷要对我的性命负责,仅仅是为了对小玉有个交待?

    ……

    ……

    马九满腹疑惑,可他不会打退堂鼓,若非沈溪特别提出来,他肯定会亲自上山去送柴草和火药。

    沈溪暂时未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军中上下只有少数人知道他的计划。

    翌日,沈溪继续带着人手去岛上各处找水脉,不过这次一口气带上了二十个百户所,营地几乎为之一空。

    果然如同沈溪料想的那样,山寨里的贼寇居高临下,在察觉官军的意图后,经过一天时间观察,第二天果断派人下山,到距离上山道路不过一里远的池塘挑水。

    贼寇颇为自信,因为他们一口气派出五十多个人,这些人中小半拿着刀剑在旁监督,说明出来挑水的大多是奴隶,如此就算被官军埋伏,贼寨方面也不会有大的损失。

    如今营地里的留守官兵不多,需要随时警惕山上的匪寇冲下来,同时他们没得到主动出击的命令,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匪寇挑水回去,又再次下山来继续抢水,一担又一担送上山去。

    沈溪在外面挖坑找水脉的时候,听到这消息,不由会心一笑。

    荆越不明真相,气不打一处来,怒不可遏:“这些贼崽子,给脸不要脸,这个时候居然还敢下山来挑水……大人,这足以说明贼人寨子里一定缺水严重,我们不妨再驻扎个三五天,待营寨内严重缺水时,定能一举攻陷!”

    沈溪瞥了他一眼,问道:“你知道寨子里存水多少,他们这次挑回去的水够他们维持几天?就算他们存水只能维持三五天,你确保这几天一定不下雨吗?如果下了雨,我们是否还要再等几天?”

    荆越被问得哑口无言,最后无奈地笑了笑,道:“一切听凭大人吩咐。”

    沈溪道:“时候不早了,下午早些回去休息,让将士们准备一下,明日最后一次攻打贼人的山寨!”

    “攻打……贼人的山寨?”荆越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是说二十五即撤兵吗?怎么变成二十五要攻打贼人的山寨了?

    沈溪没好气地喝斥:“就算是要撤离,也得给岛上的贼寇留一点儿临别赠礼,如此也是为了回去后能跟朝廷有所交待……你不会是想就这么一走了之,回头等着本官被朝廷处罚吧?”

    明知南澳岛上有贼人的山寨,连尝试攻击一下都没有就选择撤离,这事若被御史言官知悉并发起弹劾的话,沈溪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朝廷虽然无明文规定剿匪一定要做到********,可也不能容忍统兵大将避贼寇锋锐而临阵退缩,沈溪就算日后取得再大的军功,一旦被人揭发,也会面临一场大麻烦。

    荆越笑着挠挠头,道:“大人说的是。卑职思虑不周,明日就算要撤兵,也得给那些贼崽子一点儿厉害瞧瞧……可那山势雄奇,易守难攻,三五个人防守即可封堵斜坡,要强行攻打的话,别留下满地尸体才好。”

    “你只需奉命办事,具体冲锋陷阵轮不到你,不过今晚你要忙活一些。”沈溪笑眯眯地说道。

    ……

    ……

    午时刚过,将士归营,不过这会儿贼寇已经挑了上百担水回去,想必暂时山寨里的水应该够用了。

    可没人知道,这些水都掺杂了泻药,喝了就会让人腹泻一整天,身体会直接垮掉。

    傍晚吃过晚饭,沈溪开了南澳岛上的最后一次战前动员会。

    沈溪把战事的性质进行了隐瞒,只说这是一次临走之前的试探性攻击,没有告诉与会军将,这次不攻下贼寨不会罢手。

    将士们听到沈溪对战事的定性后,表情轻松,在他们看来,既然是试探性攻击,基本是走个过场,为的是跟朝廷有个交待。

    军将和士兵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沈溪帮士兵得到军功和犒赏,为了让上官满意,那就“帮”沈溪一回,在羊屿山的贼寨周围摇旗呐喊一阵,上午放放炮虚张一下声势,过了晌午便分批乘船,撤离南澳岛。

    但沈溪的要求“过分”了一些,沈溪不是来日派官兵出击,而是在四月二十四的当晚便去羊屿山贼寨外二里多远的地方造势,擂鼓鸣金,号角连连,只造势而不攻打,而且是分批次来,总之要做到对山寨一宿的惊扰。

    与此同时,沈溪派出人手,在夜色掩护下,从两翼往山寨二里内的范围运送柴草、火药和桐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