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九八七章 谢恒奴有喜
    睡了半天,沈溪恢复了精力,连夜整理和总结战报,一份交给粤省布政使司衙门,一份上报朝廷。

    沈溪的主要职责便是剿匪,一场大战下来自然需要将情况上报,沈溪身边无随军文职,只能自己执笔。

    写战报不需要浮华的修饰之词,只需将三军将士在这次战事中的功绩列明即可,朝廷最着紧的是杀敌以及俘虏的数目,对于财货方面并无硬性要求。

    作战所得战利品,除了人畜外基本可以下发。

    朝廷将根据官兵斩杀、俘虏贼寇的数量赏赐,每个人头、俘虏都需要地方官府进行验证,部分俘虏更是需要押解京城。

    历朝历代皇帝经常把战俘赏赐给有功的大臣作为奴婢,弘治朝也不例外,马文升取得对哈密战事的胜利后,很多俘虏就被押解到京,被弘治皇帝赏赐给朝中大臣。

    至于历年与地方边民的纠纷和战事中,也会产生许多俘虏,这些俘虏的下场基本一样,被官军所俘意味着失去良民的身份,彻底沦为贱籍,一部分会被贩卖出来,其余则做牛做马,生养死葬都没人管。

    沈溪在大澳、南澳两岛俘虏的贼寇数量众多,但依然记得之前对那老盗匪的承诺,帮大澳被俘虏的贼寇、岛民获得良民身份,只是一些为首者需要流徙。

    沈溪信守承诺,对匪寇言而有信乍一看有些荒唐,但却是为了能在未来对匪寇的作战中,能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令盗寇不战而降。若是一味屠杀,盗寇抱定信念,死战到底,颇为不智。

    “大人,这里有两封信,都是给您的。”

    朱鸿腰挎长刀,不经通报便闯入中军大帐,急匆匆来到沈溪的桌案前。沈溪对朱鸿的莽撞很不满,朱鸿随军后有很多不规矩的地方,看上去匪气十足。反观马九和车马帮众人,在军中循规蹈矩,更有军人气质。

    “什么信?为何不是公文?”

    沈溪站起身来,对于朱鸿这种擅闯大帐的举动,他不得不作出一定的防备姿态。这也算是一种条件反射,一个人突然带刀闯进中军大帐,沈溪若还能安坐,那他神经就太过大条了。

    朱鸿不太明白沈溪的话,埋头仔细看了看,摇摇头,将信交给沈溪。

    沈溪看过后才知道,信函并非是官方的文书,而是私信,一封来自京城,是谢迁年后写信问询他粤地情况,问问陆珩是否帮上他忙,需不需要帮他在京城活动,字里行间,关怀备至。

    沈溪一向觉得谢迁利用他的成分居多,但现在细细一回想,却是自己不知足,其实谢老儿一直对他很不错,给了他许多表现的机会,当然他也都把这些机会抓住了,这才小小年纪便督抚一方。

    而且,沈溪出京后谢迁并未不负责任地不管不问,方方面面都予以关照,看来谢迁彻底将他当成了自家人。

    谢迁在信中提到京城的一些情况,诸如皇帝龙体有恙、太子顽劣等等,谢迁毫不客气地批评沈溪“人在外但不安于内”,话说得模糊,但斥责之意明显。

    “外”,应该说的是沈溪人在东南。

    “内”,应该说的是京城。

    沈溪想了想,自己人是在外面,唯独做的“不安于内”的事情,就是保持跟太子之间的联系,写武侠乐虎国际国际,以及送一些奇淫技巧的小玩意儿给熊孩子玩。

    看来是自己做的事败露了,但具体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并不清楚。

    若此事为朝中上下所知的话,谢迁完全没必要写得这么隐晦,可以直接骂他,把事情点醒,但既然谢迁没有明言,代表事情只是在小范围内传播,别人并不知道事情是他沈溪干的。

    别人不明而谢迁却知晓,要么是谢迁根据那些乐虎国际国际和小玩意儿的复杂程度,猜测出只有沈溪能做得出来,要么便是靳贵“出卖”了他。

    谢迁揣度人的水平可不一般,靳贵若是在事情败露后,为求自保有很大的可能会求助于谢迁……

    沈溪暂时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个环节上,但他心中却清楚,这会儿朱厚照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皇帝“龙体有恙”,对太子的期望当然是愈发增强,恨不能儿子马上成为明君圣主,可这会儿朱厚照却天天沉迷于乐虎国际国际和小玩意儿,皇帝必定是勃然大怒,东西被没收不说,朱厚照也肯定会被禁足。

    以沈溪对朱厚照正处在叛逆期胡作非为性格的了解,这熊孩子多半会用一些匪夷所思的方法手段去报复皇帝对他的制裁,然后……矛盾就出来了。

    沈溪放下第一封信,心想:“随你们怎么闹腾,这把火别烧到我身上就好了。”

    拿出第二封信,沈溪一看抬头,脸上便露出会心的笑容……这封是他的家信,谢韵儿作为一家主母,替全家上下对他问候和嘱托。

    谢韵儿是个细心人,兼顾到了家中每个人对沈溪的关心。信中,她让每人都对沈溪说上两句话,由她来执笔,虽然所说无非是关心和期盼早日归来等琐碎的话语,但字里行间全都是浓浓的情义,其中一句话让沈溪颇为欣然:“君妹身怀六甲,孕有二月……”

    谢恒奴怀孕了!

    沈溪离家不过一个多月,谢恒奴就已有两个月的身孕,分明是小妮子在他临别之前那段时间对他的痴缠,令她“捷足先登”,先于入门早的林黛怀上孕事,成为沈溪身边第三个怀孕的女人。

    沈溪想到谢恒奴的开朗和可爱,她自己还是个姑娘家,却未料先有身孕,要不了多久就会做母亲。

    不知不觉间,沈溪脸上升起身为人夫、人父的自豪笑容。

    谢迁的来信倒是颇为巧合,如果把这消息告之,应该会老怀安慰吧?

    谢丕虽然给谢迁生下个大胖孙子,但谢恒奴生的却是谢迁的重外孙,谢迁正式从三世同堂升格为四世同堂,意义自然大不相同。

    沈溪觉得有必要写信给谢迁,倒不是想让谢迁利用人脉关系帮自己疏通,单纯只是将这个好消息告之,让谢老儿知道他这个孙女婿还是有几分本事的……瞧瞧,你孙女嫁过来很快就完成了从人妻到人母的蜕变。

    谢恒奴有了身孕后,自己与谢迁的关系不知不觉又加深了。

    沈溪不禁想到身在广州府,同样身怀孕事的惠娘。

    惠娘的预产期是五月,眼看快到了,沈溪不可能将惠娘尚在人世的消息告诉家里人,惠娘更不敢随便给沈溪写信,沈溪关心惠娘,但此时彼此却相隔数百里,以至于有心而不能陪伴,这让沈溪原本心中的宽慰和喜悦,突然变得有些伤感和落寞。

    “大人,您没事吧?”朱鸿立在大帐内,不明白沈溪到底从信里得知什么消息,以至于神色有些古怪。

    “你下去吧,明日咱们就要离岛,你随我走陆路。”

    沈溪留朱鸿在身边,主要是怕朱鸿留在船队对马九指指点点,现在必须得有人压着朱鸿,才能让其不至于胡作非为。

    这也算沈溪对老朱家人一种负责任的态度,连朱起也说过希望他儿子能常伴在沈溪身边多受提点。

    让朱鸿退下,沈溪这才开始写信,重点是告诉谢迁,他孙女谢恒奴有喜这件事。

    沈溪突然间归心似箭,不想继续军旅生活……他到这个世界,虽然有一番雄韬伟略,要把命运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上,但他同样向往娇妻美妾伴随身边,桃花园里相伴终老的那种简单和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