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〇〇一章 风尘之殇
    “玉当家要带江镇抚离开?也好。”

    沈溪审阅过玉娘带过来的公函,确实是由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和刑部共同签发的,押解有纳贿索贿的江栎唯回京受审。

    至于这受审是个由头还是确有其事,江栎唯回到京城后是否还会继续为朝廷效命,沈溪不得而知。

    既然朝廷调令已经下达,沈溪也没打算再把江栎唯留在军中,此时也确实该把江栎唯送回去了,把他交给玉娘,可以省许多力气。

    玉娘问道:“江镇抚如今身在何处?”她称呼江栎唯为“江镇抚”,意味着江栎唯现在尚没有被剥夺官职。

    沈溪面色如常,道:“人在城外,明日本官带玉当家走一趟,到时候玉当家就可以将人提走,还有其他事吗?”

    沈溪此话分明是下逐客令。

    玉娘不是不识趣之人,把该传的话传到,再获得沈溪首肯将江栎唯带走,她的任务便算完成,再在沈溪面前晃悠那纯属自找没趣。

    玉娘将走之际,沈溪突然问了一句:“玉当家赠与的两个侍婢还在本官身边,是否一并带走?”

    听到此话,玉娘有些惊讶,沈溪难道是寡情薄义之人,把人玩过就翻脸不认人?但转念一想便明白了,沈溪对她送来的云柳和熙儿显然不感兴趣,至今尚未占有二人的清白之身。

    玉娘道:“沈大人旅途奔波劳累,总得有人照顾才是……大人其实不必太过拘泥礼法,就算身边带有女眷,朝廷也不会追究。”

    玉娘话中有话。

    人生得意须尽欢,送给你的侍婢不需要客气,只要你勤于政务,能打胜仗,朝廷哪里会追查这样的小事?

    大明军中虽然有明文规定不能携带女眷,但随军主将在军中私藏女眷的事经常发生,监军太监或者是朝廷知道,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甚至大明官军在破贼寨,或者是行军途中都可能会发生扰民的事件,**掳掠的事做了不少,而俘虏中的女眷更是直接被发配为贱籍,完全谈不上人权。

    沈溪自然清楚军中这些潜规则,包括他在出征雷州半岛时,李彻送了渔家少女六丫到他身边,他虽然血气方刚,但断不至于为了女人去破坏大明军规。

    “玉当家既然不将她们带走,那人便先留在本官身边,玉当家要索回的时候,随时知会一句便可!”

    沈溪说完,不再理会玉娘,玉娘行礼后告退。

    ……

    ……

    玉娘从驿馆出来,刚到歇宿的客栈门口,便见到熙儿和云柳二姐妹等候在那儿。

    玉娘这时才知道,沈溪不但没收下二女,还给了她们足够的自由,甚至可以让她们随时离开,自生自灭。

    沈溪给不给权力是一回事,但姐妹二人绝对没胆子逃走,她们也知道离开沈溪和玉娘,便失去谋生的技巧,而她们连身份都是玉娘所赐予,婚姻嫁娶都成问题,这时候嫁女可是需要很重的嫁妆的。

    姐妹二人孑然一身,离开后只有沦落风尘才能过活。

    “干娘。”

    云柳先上前见礼,虽然她举止大方得体,却遭来玉娘白眼。

    姐妹二人似乎很不受玉娘待见,玉娘板着脸从她们面前走过,冷冰冰的声音随之传来:“进来!”

    云柳和熙儿对视一眼,跟随玉娘一起进到客栈。

    客栈掌柜对玉娘毕恭毕敬,因为这里是朝廷情报组织的秘密联络地,玉娘是京城来的特使,在地方细作中地位很高,如同钦差一般。

    进到房间,玉娘走到桌前拿起茶壶就要倒茶,云柳赶紧上前帮忙,玉娘根本没给她献殷勤的机会,自顾自斟满茶饮下一杯,抬起头冷冷打量姐妹二人,道:“你们有贵人撑腰,如今见到我也不放在眼里了!”

    话中带有一股恨意!

    云柳和熙儿面面相觑,有些摸不着头脑,云柳施礼:“干娘之前的教诲,我与熙儿从不敢忘,干娘此话从何说起?”

    “从何说起?”玉娘冷声道,“你们如今都是沈大人的人,为什么还要到我这样一个风尘女子面前来?这是耀武扬威,还是准备讨回旧账?觉得有沈大人为你们庇护,便可肆意妄为?”

    云柳脸上涌现一抹难堪之色,道:“回干娘的话,沈大人到如今……并未接纳我和熙儿,此番回来不是到干娘面前耀武扬威,而是向干娘通禀我俩和沈大人近来的情况!”

    “啪!”

    玉娘一下子将茶杯扔了出去,落在地上发出“啪”的声响,摔成了碎片,整个人气得面红耳赤:

    “亏你们说的出口,我将你们送到沈大人身边,不是为了让你们去刺探情报,是让你们安心服侍沈大人,照顾他衣食起居,这样我日后见了他,至少能抬起头来。”

    “你们倒好,想的都是些蝇营狗苟的手段,听说我过来,居然第一时间跑来见我,沈大人若然知晓,能相信你们是真心实意?!”

    玉娘怒从心头起,本来她以为送两个女人给沈溪,虽然二女未必知书达理温柔贤惠,但都有八九分的美色,又与沈溪相识于微末,二女对沈溪也算崇敬,沈溪在二女身上享尽温柔后,再见到她不至于甩脸色。

    结果这次玉娘刚回福州城,就被沈溪用一盆冷水将希望浇灭。

    作为一个在官场和风月场上摸爬打滚多年的女人,玉娘非常清楚权贵撑腰的重要性。

    如今朝中重臣垂垂老矣,不能再作为靠山,而沈溪现在却如日中天,她更是得知皇帝曾病重弥留,死里逃生,若少太子登基,沈溪作为太子讲官,将来很可能会入阁甚至做到首辅的位子上。

    熙儿面有不服,但见到云柳屈膝跪地,她也只能咬着玉齿跪了下来,向玉娘磕头谢罪。

    云柳道:“请干娘恕罪……并非我与熙儿不想侍奉沈大人,实在是沈大人平日军务繁忙,又是正人君子,从不贪恋女色,又或许是我和熙儿……不入沈大人的法眼。”

    玉娘冷笑不已:“你们是我培养出来的,虽然熙儿这丫头性子野了些,但至少还有大家闺秀的气质,难道你们就比沈大人娶回去的几位夫人差了?”

    “既然有机会留在沈大人身边,你们便应珍惜机会,时时嘘寒问暖,若沈大人旅途空虚寂寞,你们就要主动为沈大人暖被窝侍寝……难道你们还要等沈大人自己去找你们?真把自己当成仙女下凡?”

    “沈大人即将折返京城,此行较为仓促,自是无暇顾及女眷,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若到了京城,你们仍无法为大人接纳,就当是我白栽培了你们,你们去青楼楚馆接客过营生吧!”

    玉娘如此不留情面的话,让云柳和熙儿娇躯为之一震。

    玉娘平日在人前温文有礼,如若淑女一般,但她经历过的风浪可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作为朝廷细作,嫁于朝廷显贵为妾,又亲手将夫家落罪,她不但无功反倒被发配教坊司为乐籍,半生流离孤苦。

    玉娘的心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已经扭曲。对她有用的女人,她自然会留下,若失去利用价值,她会毫不留情将这些她亲手培养出来的“女儿”毁灭,当初被她从闽浙一代带回京城的女子,除少数帮她在外刺探情报外,其余大多已是她青楼里的姑娘,夜夜笙歌,人比黄花瘦。

    玉娘发现苦心培养出来的云柳和熙儿不被沈溪所接纳,心头积蓄的怒火自然不敢对沈溪发作,于是直接撒到了云柳和熙儿身上。

    ……

    ……

    玉娘气呼呼甩门而去,看样子多半不会在客栈内过夜……这种客栈太过显眼,玉娘在闽地树敌太多,需要小心谨慎。

    云柳和熙儿跪在地上半晌,确定玉娘离开不会回来后,她们才站起身来,心中无比懊恼。

    熙儿不满地说道:“干娘也是,本来我们就被当成礼物一般送给沈大人,是沈大人不肯接纳,现在反倒把责任归在你我身上,难道我们还能对沈大人用强不成?”

    “住口!”

    云柳嗔怒道,“此等不敬之言,也是你可以说出口的?”

    “嗯!?”

    熙儿螓首微颔,似乎并不觉得哪里错了。

    云柳道:“玉娘骂我们骂的对,我们与沈大人相识已有六七载,也算交情深厚,若沈大人怜惜,你我将来得脱风尘,有个好归宿,岂非美事一桩?是你我不懂争取,岂能怨责干娘和沈大人?”

    “那怎么办才好?”

    熙儿有些生气,这就好像明明人家是冷屁股,却非要把自己的热脸往上贴一样。

    云柳道:“沈大人平日忙碌到深夜,以往你我为沈大人煎茶,沈大人看在眼里,或许对你我有所怜惜,但始终只是怜惜,未有宠幸之意。”

    “玉娘提醒你我,将来不得再想刺探情报,沈大人如今为朝廷做事,连陛下都对他信任有加,岂是我等能干涉的?”

    “以后……有机会的话,与我一同去为大人铺床叠被,若是能趁着大人沐浴更衣时前去服侍,大概……会有机会吧。”

    “啊?沐浴更衣?我才不去,那……那成什么样子了?”熙儿为难地说道。

    云柳急了:“熙儿,你怎么一点都不清楚自己的身份?真把自己当成大家小姐、名门闺秀了?”

    “你与我,其实只是这世间的浮萍而已,以前有玉娘罩着,赏口饭吃,饿不死,可你想让玉娘养我们一辈子吗?”

    “沈大人便是我们姐妹将来的依靠,若是不能得到沈大人垂怜,你我就要像玉娘所说的那样,以后要在欢场卖笑过活,年老色衰后,想嫁作商人妇也是奢望,弃之如敝履,子嗣无求,临终连个执幡引路的人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