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〇二〇章 老怀安慰
    沈溪回到京城,朝廷暂时没有给沈溪安排新差事和任务,相当于被投闲置散,但他并未强求。

    南下这一行,培养了沈溪的好心态,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本要去西北当延绥巡抚,简直跟去送死一般,每天都为此忧心忡忡,如今无官一身轻,即便不做官也比当延绥巡抚强一万倍。

    回到京城的第二天,谢迁那边没有任何动静,似乎压根儿就不知道沈溪回京了。

    谢迁可以装作不知道他回来,可沈溪却不能坐在家里等待,怎么都应该亲自去见一下谢迁,说一下在地方为官的情况,同时跟谢迁交换一下京城里的信息。

    就算谢迁不肯告之实情,沈溪也能从谢迁的言语和神态中察觉端倪,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

    跟所有人一样,要去拜访谢迁,得先投拜帖。

    若是换别人拜访,铁定要吃闭门羹,但沈溪不同,沈溪没有叫云伯或者是同行回来的车马帮弟兄去送,而是亲自上门。

    沈溪吃过午饭便出发,到谢府敲门见到知客,知客原本脸色不太好看,定是厌烦谁人这么不识相午后搅人清梦,可当大门打开见到沈溪,马上换了脸色,行礼作揖,殷勤备至,最后恭恭敬敬请沈溪进谢府。

    沈溪有些迟疑:“阁老既然不在家中,我这么前来,似是不太好,不若将拜帖留下,若阁老回来,有意要见,只管派人知会一声便可。”

    知客笑道:“大人说的哪里话,别说您如今乃谢府姻亲,便是过往……谢府您还不是随意进出?”

    这倒是句大实话!

    别人眼中,谢府是阁老府邸,深宅大院,只能望而兴叹,可沈溪一早就把谢府当成自家的后花园,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听到知客的话,沈溪不再客气。

    你谢迁再不满意,那也是你的门子把我引进来的,你跟我吹胡子瞪眼,我就当看热闹……话说咱俩谁跟谁啊,你的宝贝孙女如今可是身怀六甲,我又不是来跟你谈公事,叙一叙亲情成不成?

    但沈溪知道如今谢迁在朝中的地位越发举足轻重,谢迁未必有时间回家,但他没让知客刻意去通知谢迁,他想的是,能见到就见到,见不着就算了,或者在谢迁的书房里留下一封信,等谢迁回家自己看。

    这封信不用像之前在外地写的信一样遮遮掩掩,直截了当便可,这种信不用担心落在别人手上,可以畅所欲言。

    进到熟悉的书房,沈溪不禁想到当初担任东宫讲官时的自在。

    在京城什么都好,就是太闲,才会被谢迁指使,干这干那,到最后被指派到东南去了。沈溪就像一个在外游学归来的书生,在书房坐下,知客让人奉茶上来,也不打搅沈溪,自行退了下去。

    沈溪抿了一口茶,站起来来到书架前,想看看谢迁在这一年里又弄了什么名贵古籍回来,但看过之后大失所望,书不但没多,似乎还少了,沈溪心想:“莫非是谢老儿知道我回来,怕我顺手牵羊,提前挪走了?”

    “沈大人?”

    就在沈溪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随意看看的时候,门口传来妇人的声音,回过头,却是徐夫人走进书房,见到沈溪喜上眉梢,“老身给沈大人请安。”

    沈溪赶紧把书放回书架上,迎上前恭恭敬敬行礼:“见过夫人。”

    按照辈分,徐夫人是沈溪的岳祖母,是沈溪的长辈,沈溪见面虽然未下跪,但却鞠了个九十度的躬,同样算是行大礼。

    徐夫人高兴得合不拢嘴:“大人多礼了,该老身给大人请安才是。大人……我家老爷尚未回来,您请坐。”

    徐夫人对沈溪非常热情,将沈溪当作自家孙儿看待。

    沈溪是谢恒奴的夫婿,二人年岁相仿,沈溪又是少年成名,就算徐夫人是在深闺里孤陋寡闻,日常也听说沈溪不少事迹,她得知沈溪回来,欢喜得不得了,亲自出来相见,丝毫也没有顾及礼法,因为在她眼中,沈溪只是个能干的晚辈。

    “夫人请坐。”

    沈溪在长辈面前,不敢僭越,他一直将谢恒奴当成自己的爱妻看待,这就跟自己的祖母一样,必须恭恭敬敬。

    “大人坐……大人坐……哎呀,大人怎如此拘泥?老身也不知该如何招待,这就让人去通知老爷,说大人您来了。”

    徐夫人有些手足无措,长久以来的期盼终于完成一半,那就是见到沈溪,另一半则是见到自己怀孕的小孙女谢恒奴。

    徐夫人吩咐完家仆,回到书房,见沈溪依然不肯坐下,只好自己先落座,沈溪这才就着仆人送进的藤椅坐下。

    沈溪道:“夫人不必称呼大人,我是晚辈,是君儿的相公,应该称呼您一声祖母,您直接称呼晚辈名字便可。”

    徐夫人问道:“可有取表字?”

    沈溪摇了摇头:“未曾。夫人只管称呼沈溪便可。”

    表字按照道理,都是二十弱冠之后才会取,不过若是要出门游学或者是到外地行商,一般也有十六七岁取表字的,但取表字通常都是家中长辈或师长,沈溪十三岁中状元后便一直出门在外,根本就没时间请父辈和老师取表字。

    同时,沈溪自己也没有强烈的意愿,因此这件事便一直拖着,他准备到二十岁时再考虑,请谢迁或者谢铎给自己取表字都行。

    徐夫人有些为难,但最终还是听从沈溪的意思,称呼一声:“沈溪……”

    当称呼出口,徐夫人还是觉得不合适,一时又不知该称呼什么。沈溪笑道:“夫人称呼这一声,晚辈觉得很亲切,便好似面对自己的祖母一般。”

    “原来你的祖母尚在,不知令祖母,如今身在何处?对你和君儿……平日你主母如何称呼你?”徐夫人面带期待问道。

    看样子,徐夫人多半有跟李氏结识的意思,彼此都上了年岁,能认识亲家祖母,互相间说说话似乎挺不错,可惜沈溪想到李氏的脾性,还有李氏现在老糊涂了出不了远门,便知道两位老人家没机会相识。

    沈溪道:“祖母如今身在福建汀州府宁化,在下出外求学,离家甚早,祖母平日称呼一声七郎。”

    “怪不得,怪不得啊……呵呵,七郎,这称呼很好,那老身以后便如此称呼沈大人如何?”徐夫人像是想起什么,心中高兴。跟李氏用一样的称呼,让她觉得自己膝下好似多了个孙儿。

    沈溪笑着颔首,他知道徐夫人说的“怪不得”是什么意思,因为谢恒奴平日都是以“七哥”称呼他,想必小妮子以前在她祖母面前也是如是。徐夫人一直不知道这称呼背后有什么含义,现在大概想明白了,应该是沈溪在家中排行第七。

    徐夫人对沈溪嘘寒问暖,话题不由自主说到谢恒奴身上,沈溪用肯定的语气道:“早前收到家信,君儿有孕在身,长途劳顿或有不便,本想留她在广州府养胎,等诞下麟儿再启程也不迟。但朝中催的紧,似乎长期分居不符朝廷规定,无可奈何只能安排人前去迎接。”

    “这一路山长水远,得耗费一段时日,预计九月初才能返回京城。夫人不必太过担心,路上自会有人好好照顾。”

    “哎呀,不担心……君儿有福,老身为什么要担心?七郎,老身有个不情之请,待君儿归来之后……可否……”

    徐夫人为难地看着沈溪,欲言又止。

    沈溪会意地说:“待君儿回京后,稍作歇息,晚辈便亲自带她回谢府看望夫人,将来也可让君儿在府中小住。”

    “真的?”

    徐夫人露出惊喜之色,但随即摆了摆手道,“回来看看就好,小住……不必了,君儿留在沈府,老身放心。”

    “沈大人……七郎,你要好好对待君儿才是,这丫头父母双亡,是我一手带大,却未想到这么快……就有自己的骨肉了……”

    徐夫人心疼自己的孙女,因为谢恒奴怀有身孕喜极而泣,这是一种幸福,小孙女离开她的庇护,仍旧得到自己的幸福,还这么快有了子嗣,那以后就会进入相夫教子的生活,不再感觉孤单寂寞。

    徐夫人临老后,越发明白有儿子和没儿子的区别,年老色衰后,本来寄希望于丈夫,可惜丈夫有妾侍,而且妾侍还为谢家添丁,如此儿子便成为倚靠,可惜的是,徐夫人仅存的儿子也过继给了别人。

    沈溪理解老人家的感受,再加上他有当下古人所不具有的开明,不会让谢恒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谢恒奴想回娘家看望祖母,在沈溪看来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算谢恒奴在谢家住个把月,或者是每天白天乘轿过来晚上回去,都是可以的。

    但徐夫人却没敢有这样的奢求,她只希望见见孙女,看看孙女为人妇和将为人母的样子,便死而无憾。

    徐夫人跟沈溪谈了许久,此时家仆进来通禀:“大人,夫人,已经知会老爷,老爷说处理完公务便会回来,让家里准备好晚饭,留沈大人一起吃饭。”

    “好啊好啊。”

    徐夫人眉开眼笑,“老爷要回家,沈大人也来了,家里总算热闹了些,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