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〇二七章 父皇有欠公允
    朱祐樘过来见妻子,只是想倾述一下心中不满。如今他身体相对好了一些,早就想下地走动,若非谢迁这一气,他根本不会做这样的尝试。

    很快,朱祐樘关心起妻子身体的状况。

    张皇后被丈夫拥在怀中,满脸都是幸福之色:“皇上,臣妾即将分娩,真希望再能诞下一子,让皇上的血脉可以得到延续。”

    虽然朱祐樘心疼妻子,也不会说出什么“生男生女都一样”的话,他自己也希望能再有个儿子,毕竟一个儿子太不保险了,若是他子嗣众多,也不至于宠溺朱厚照到几乎放纵的地步。

    等第二个儿子长大,就算朱厚照依然顽劣不堪,他也有备选方案可供选择。当然朱佑樘也知道,就算皇后诞下次子,他也不可能轻易将长子朱厚照的太子之位废黜。

    姑且不说现在孩子尚未生下来,等孩子无灾无病长大能够观察清楚品性时,朱厚照应该已经是二十多岁性格定型,若朱佑樘能熬到那时候,也不能轻易动废黜太子的心思,因为那时朱厚照羽翼已丰满。

    “皇后安心养胎便是,等朕身体康复,以后便是一家四口……”朱祐樘神色中带着几分憧憬。

    张皇后听到此话,不由抹了抹眼角溢出的泪花。

    她可不止一次诞下孩儿,但直到如今皇帝仍旧只有朱厚照一个儿子,次子和长女相继病殁,丈夫疼惜她,从没有提过纳妃之事,但心里难免有所愧疚。

    张皇后一直对谢迁心怀感激。

    弘治初年,内侍太监郭镛曾上书天子,请朱祐樘预选妃嫔,以备六宫,是当时担任詹事府左庶子的谢迁带头上书,陈述天子“山陵未毕,礼当有待。祥禫之期,岁亦不远。陛下富于春秋,请俟谅阴既终,徐议未晚”,提示朱祐樘在为先皇守制期间不宜纳太多妃嫔。

    朱祐樘一看自己的先生都带头反对,当时初继位他没多少主见,又想到与妻子新婚不久,正值恩爱,又不想落个守制时贪图享乐的名声,便将纳妃的事放下,这一放就到了弘治十五年的现在。

    所以就算张皇后对朝中很多大臣有成见,但丈夫在怨责谢迁时,还是会出面帮谢迁说好话。

    “皇上,是臣妾无用,这些年来未曾帮陛下多添子嗣。”张皇后抹着眼泪说道。

    朱祐樘轻抚妻子的头发,笑道:“皇后,你说的哪里话,朕虽贵为天子,但你我乃是患难夫妻。可还记得你初入宫时,我尚且只是父皇眼中不成器的儿子,当时万贵妃刚过世,宫中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父皇会不会迁怒别人,我这太子也是朝不保夕,与你一见,便刻骨铭心。婚后我们共经患难,共同富贵,一直到今天。”

    弘治皇帝说到这里,张皇后脸上露出幸福的娇羞,也有些庆幸。

    张皇后进宫是在成化二十三年二月,那时朱祐樘虚岁十八,对于一个皇太子来说,十八岁还没纳太子妃是不可想象的,普通人家男子在十五六岁都已经成婚生子,更何况生在皇家?

    偏偏朱祐樘上面不但有个专制的老爹成化帝,还有成化帝宠幸的爱妃万贞儿,要说刘健、程敏政等人曾多次上书请成化帝为太子选妃,但都被万贞儿所阻挠,一直拖到成化二十三年正月,万贞儿暴死,朱祐樘才终于不用做孤家寡人,所以朱祐樘得到张皇后后,对张皇后极其疼爱。

    纳太子妃后的朱祐樘也没敢说自己一定能当上皇帝,因为那时成化帝已经不止他一个儿子,当时成化帝看起来正当盛年,朱祐樘只是简单地想跟张皇后过普通人的生活,但当年秋天,成化帝便驾鹤西去,朱祐樘被推上皇位,连他自己都没料到。

    张皇后见丈夫如此疼惜自己,心中非常感动,但还是不忘提醒:“皇上,谢先生一定是出自好意……他是皇上的恩师,时刻不忘大明的江山社稷,当年魏征之于唐太宗,不就是如此吗?”

    朱祐樘听到这话,心中多少有些不耐烦,但他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外面的朱厚照等了半天,再也忍不住闯入侧室,把朱祐樘吓了一大跳,顿时勃然大怒:“谁让你来的?”

    “父皇,儿臣是来给您和母后请安的。”朱厚照开始装乖卖萌,一上去便向朱祐樘和张皇后行礼。

    朱祐樘往朱厚照身后看了眼,居然一名侍从都没带,心头越发地恼火……难道叮嘱东宫常侍看紧太子,对太子禁足的命令不管用?

    朱祐樘难得身体好转,过来跟皇后见上一面,小有温存,结果还被儿子破坏氛围,况且儿子又是未经传召跑来,令他大为不悦,喝道:“既然请过安了,没事的话早点儿回东宫,未经朕的允许,不得再到乾清宫和坤宁宫来。”

    “父皇,您经常教导儿臣,要多尽孝道,您还让儿臣去给太皇太后和外祖母请安,为何今日儿臣前来,您竟怪责儿臣?”

    朱厚照眼巴巴看着弘治皇帝,小脸上满是委屈。

    张皇后赶紧帮丈夫和儿子说项:“皇上,皇儿也是一片孝心,你就不要责备他了。”

    “咳咳”

    朱祐樘猛烈咳嗽一阵,张皇后轻抚丈夫的后背,好了好一会儿等气息平顺下来,朱祐樘看着妻子,道:

    “皇后,有好些日子未曾去见过皇祖母,朕今日身体好些,不妨一同过去走走,你可能下地?”

    “嗯。”

    张皇后虽然有孕在身,身子骨倒不虚弱,最基本下地走走是可以的,只是朱祐樘重视她有孕在身,不准允她下地而已。

    张皇后见丈夫身体好了些,这会儿恰逢朱祐樘的祖母周太后也在病中,作为孙子和孙媳妇,带着儿子过去看看也是应该的。

    “太子,你便随朕与你母后,一同去见过太皇太后!”朱祐樘厉声道。

    朱厚照一怔,其实去给周太后请安,对熊孩子来说是逢年过节必须要做的事,他倒没多少抵触情绪,毕竟平日少有去。

    周太后是英宗的妃嫔,英宗在世时没做成皇后,但她的儿子却是宪宗朱见深,也就是成化帝。周太后是朱祐樘的亲祖母,尤其在当初朱祐樘刚刚认祖归宗时,周太后为了防止这宝贝孙子被万贞儿毒害,将朱祐樘接过去一起住,才令万贞儿不敢加害。

    大明有皇长子继承太子的传统,在继位顺序中,皇长子具有一定的优势,所以万贞儿才会对宫中怀孕的妃嫔相继下毒手,她有成化帝的宠爱,别人敢怒而不敢言。

    朱祐樘被成化帝认回后,周太后成为朱祐樘最大的护身符,万贞儿敢在皇宫内院任何地方动手,就是不敢在周太后的寝宫内放肆,那边也是她势力延伸不到的地方,这才令朱祐樘长大成人。

    朱祐樘登基之后,对周太后一直礼遇有加。

    朱祐樘扶着妻子下地,他自己行动多有不便,夫妻二人彼此相携,正要带儿子往慈宁宫去,朱厚照突然道:“父皇,儿臣有个请求,请父皇恩准。”

    朱祐樘骂道:“你这孽障,方才刚夸赞你有孝心,谁想竟是有事而来……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儿子该骂还是得骂,但儿子要说什么,朱祐樘也想听听,他想知道这熊孩子因为什么偷跑到坤宁宫来找他和张皇后,或者说是来找张皇后,因为他不知道熊孩子先去过乾清宫,认为儿子不知道他在这儿。

    朱厚照道:“儿臣听说沈先生回京城了,儿臣心中想念得紧,想让沈先生重回东宫为讲官,儿臣想听沈先生讲廿一史!”

    朱祐樘本来要听儿子说什么,若有不对直接开骂,他料想儿子所求不过是一些吃喝玩乐的东西,当听说是找沈溪,便骂不出口了。

    张皇后松了口气,笑道:“皇上,是好事啊,皇儿知道学习了,要请沈状元到宫里来做他的老师……”

    “皇后,你真当他是想听沈溪讲课?估摸他是想看那些武侠说本,让沈溪进宫陪他胡闹!”朱祐樘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朱厚照据理力争:“父皇,才没有呢,儿臣真的想让沈先生回东宫为讲官,因为东宫那些先生,讲的都没有沈先生好,儿臣要找个有能耐的先生,难道这也有错吗?”

    张皇后听儿子居然发脾气大声嚷嚷,赶紧道:“皇儿,不得对你父皇无礼,快给你父皇道歉。”

    “儿臣说的没错,为何要道歉?当初儿臣请父皇将沈先生调回东宫当讲官,父皇是准允的,现在沈先生回来了,儿臣却见不到沈先生的面,父皇做事是否有欠公允?”

    朱厚照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居然直面斥责朱祐樘。

    朱祐樘一听,先不管熊孩子说的话是否有道理,就凭儿子冒犯老子这一条,就足以让他气得直咳嗽。

    夫妻二人才刚彼此相扶站起来,朱祐樘便因为剧烈咳嗽而被迫坐下,以便平顺气息。

    这下张皇后也不站在儿子这边了,她先劝说朱祐樘一番,又厉声对朱厚照喝道:“还不给你父皇跪下认错!”

    “哼!”

    朱厚照人是跪下了,但却把脑袋一别,一点悔过的意思都没有。

    朱祐樘气息稍微平顺,指着儿子怒斥:“你这孽子……皇后,你也看到了,若朕的子嗣众多,何至于将皇位传给此等不肖子?”

    朱厚照不服气地说:“父皇,儿臣只是问您,您说话不算数,是否有欠公允?您说儿臣是孽子,那等母后肚子里这个儿子生下来之后,你便立他当太子吧,儿臣退位让贤便是!”

    一句话,不但让朱祐樘一愣,连张皇后也稍显慌乱。

    最后夫妻对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再无心情再去斥责朱厚照了。

    ************

    PS:第三更!

    天子突然发现十更好像有些困难,这一章天子九点起床,足足码了三个小时,汗颜!不过天子努力努力再努力,争取完成任务!

    求订阅!

    求打赏!

    求推荐票!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