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〇三九章 送福利
    云伯和朱六婶讨价还价,沈溪不想参与,心里在乎的只是这十几个面黄肌瘦、连最基本替换衣服都没有,一心等待自己被卖出去的女孩。

    牙婆美其名曰介绍贫家女儿到大户人家做丫鬟或者妾侍,但实际上已经形成人口买卖、蓄养的模式。只是京城的牙婆更为急功近利,没有江南养瘦马的耐性,基本是短时间内转卖,最长在手上不会过一年,主要在于成本问题。

    这年头没有化肥,没有杂交水稻,连红薯、土豆和玉米也刚刚引进,养活一口人很不容易,每个人在这世上仅仅只是为了生存下去,只有达官显贵才会追求精神上的需求,普通百姓只是为每日两餐一宿而奔波劳碌。

    沈溪睡到上更时分起来,觉自己身处昏暗的空间,孤单寂寥的情绪在胸臆蔓延。

    沈溪起身点燃烛台,看了看外面的院子,不知这会儿云伯是否走了,但料想下午买那么多丫鬟,必须得安置妥当才行。

    沈府虽然很大,但前后几进院子多是主人房,留给丫鬟的都是偏院的厢房,因为长久没人住,需要打扫。

    沈溪本想提着灯笼出屋,但想了想,伸手将烛火掐灭,踱着步摸黑出了房门,通过院子和回廊来到前面的书房。

    从书房望出去,前院亮着灯火,说明有人,等沈溪通过客厅和正堂走出来,嗅到一股不错的饭菜香味。

    沈溪摸了摸肚子,饿了。

    正堂另一侧连接饭厅的屋子里,十四个之前沈溪见过的女孩子,还有两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面带稚气的小丫头,正跪坐在地上,面前是一张小方桌或者凳子,上面摆着碗筷。

    云伯的儿媳妇正在给一干丫头盛饭,丫头们侧头见到沈溪到来,赶紧将手里的碗放下,一齐向沈溪磕头。

    沈溪摆摆手,问那妇人:“云伯呢?”

    妇人赶紧朝沈溪行礼,道:“回老爷的话,公公回府去了,担心晚上这院子没个人照应,便留贱妾在此处给这些个丫头准备饭食,这都已经是第二锅了!”

    沈溪看看偌大的盛饭的盆子,顿时明白过来。

    一次要管十六个饥肠辘辘的人吃饱,难度还是很大的,这些新来的丫头不知道吃菜,捧着饭碗就是一通海吃……人在缺衣少食的情况下,只有能填饱肚子的米饭和御寒的粗布、麻衣才是最实在的。

    沈溪本想让妇人将那些女孩面前没动过筷的菜盘给他端过来,但想了想,还是算了,跟丫头抢东西吃,这个老爷也太没品了!

    “继续吃!继续吃!”

    沈溪无奈地摆手,在屋子正中的藤椅上坐下。十六个丫头什么都不做,齐刷刷看向沈溪,等待新主人给她们交待事情。

    可沈溪哪有什么事情需要交待?

    “看着我干什么?吃你们的!等吃饱饭……”

    沈溪冲着妇人扬了扬头,吩咐道:“后院的大箱子里有一些旧衣服,等下找出来给她们换上,一个二个都梳洗好,收拾干净,晚上偏院的厢房让她们住进去。”

    随后,沈溪站起来,向所有看向他的丫头道:“房间你们自己挑好,记得打扫干净。棉絮和被褥每个房间的箱子里都有,家里没什么人,要懂得自己照顾自己。平日你们帮忙收拾一下院子,我会从你们当中选择三五人留下,至于其他的,会送你们……去帮工!”

    沈溪想了想,现在手里有制造和贩卖狗皮膏药的营生,或许可以适当地扩大生产规模,以便吸收和消化这批女孩。

    总之,不能把这么多女人安置在家里,否则太不像话了,至于送她们走也不合实际,连云柳和熙儿这样有“一技之长”的女人都无法生存,更别说是这些没学问、没见识的无知少女。

    总归先给她们找点儿活干,能够养活自己再说。当丫鬟米饭可以管够,穿着可以御寒,这已算是积善之家的待遇了。

    至于她们能创造多少价值,暂且不在沈溪的考虑之列。

    妇人将饭勺放下,走到沈溪跟前,恭敬禀报:“老爷,后院大箱子里的衣服,贱妾收拾过,都是夫人和小主子的衣物……”

    沈溪道:“不过是些旧衣服罢了,没什么着紧,那些好一点儿的衣物已经带去粤地,你只管拿来给她们换,先看看有多少件,不过瞧这一个二个身子板瘦弱,应该都穿得下,明日让云伯找人去添置些回来,一人给弄……两身衣服吧,不用太多,能够换洗就行了。”

    “对了,我肚子也饿了,有准备吃食没?”

    “回老爷,您的饭菜,一直都在灶房的锅里热着!贱妾的……妯娌,而今正在灶房照看!”妇人道。

    沈溪心想,云家还真是全家总动员,来一个妇人不算,又来第二个。不过也难怪,现在家里这十六位刚来的女孩才是主子,什么都不懂,还要别人伺候,一个个就好像嗷嗷待哺的婴孩,让沈溪看了一阵头大。

    要是模样俊俏倒是可以养养眼,可现如今分明是黄皮寡瘦的寒碜样,怎么看……都让沈溪有食欲下降的感觉。

    沈溪只好一摆手:“去安排下,将饭食送到书房,这些丫头怎么安置,交给你……们了。”

    这种糟心事沈溪不想过多牵涉,既然刚睡醒,大晚上没困意,就先去书房躲躲清静再说。

    不多时,云伯另一个儿媳妇将饭菜给沈溪送来,厨艺一般,沈溪正好肚子饿了,吃起来感觉比之前那妇人做的饭菜味道要好一些,但也称不上美味。

    沈溪吃完后,伏案写写画画,基本都是西北战局的推演,许多有沈溪自己的判断在里面,并不能作为鞑靼人和大明军队行动的指导方针。

    等沈溪出了书房,准备回自己的小院,前面院子的灯火还亮着,偏院那边隐隐传来“哗哗”的水声,应该是那些丫鬟正按照沈溪之前的要求先把自己洗漱干净。

    ……

    ……

    第二天早晨,沈溪从睡梦中惊醒……不是他自己醒的,而是被人给催命一样叫起来,因为院门处传来一阵“砰砰”的急促敲门声。

    沈溪看到阳光就犯困,却被这嘈杂的声音吵得睡不着,等他起床穿好衣服,出了屋子打开院门,只见院门口站着几个丫头,身上或套着谢韵儿等女的衣服,或穿着昨天的一身,就好像受气包一样,一语不,傻愣愣地望着沈溪。

    “大早晨的,吵什么?”沈溪不满地喝问。

    昨日留在府内没走的一对妯娌从厨房那边过来,见到沈溪,大妇上前道:“老爷,丫头不懂事,在柴房劈柴,声音大了些。”

    “劈柴?”

    沈溪怒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拆房子呢!大清早的,柴火就不够用了吗?”

    院子里人很多,都是些没规矩的女孩,沈溪顿时感觉一个脑袋两个大,这会儿他想到谢韵儿甚至是周氏的重要性。

    有这两个女人在,家里不管有多不听话的丫鬟,绝对收拾得服服帖帖,而他自己虽然会出来吼两嗓子让丫鬟们战战兢兢,可他到底是“文明人”,绝对不会用家法惩戒那一套。

    年轻一些的妇人道:“老爷……”

    “什么老爷,我都快成下人了,诸位姑奶奶,本老爷买你们回来不是找罪受的,谁要是再无端出声响,吵到本老爷睡觉,本老爷拉她去喂鱼!”

    沈溪怒气冲冲说完,转身回去关上院门,回到房躺到床上,本以为沾着枕头就能睡着,但之前大动肝火,居然睡意全无。

    既然睡不着,沈溪只好从房里出来,再次出了院门。此后无论他走到哪儿,那些新来的丫头都躲着他,因为这些女孩子可不知道主人口中的“拉去喂鱼”只是说出来吓唬人的,以为惹主人不高兴真会送掉小命。

    沈溪来到前院正堂坐下,扶额叹息。

    云伯急匆匆从外面进来,将昨日买卖丫鬟的具体细节告知沈溪,还有买卖丫鬟的契约和官府的凭据。

    云伯毕竟是沈府管家,早晨去大兴县衙办理文书时一路受到优待,不过一个时辰就已经办妥。

    沈溪道:“云伯,你以前做事,那是没得挑,可你这回找这些丫鬟回来,实在有些过了,原本十四个还不算,又加了俩,这么多丫头片子怎么安置?府上缺这么多人吗?”

    “老爷说的是,是老奴办事不周,请老爷责罚。”云伯脸上有些委屈,显然在这件事上,云伯被那朱六婶给坑了。

    但仔细想想,沈溪觉得自己真没法责怪云伯,主要还是他同情心泛滥,将这些女孩子都留下,结果云伯跟朱六婶讨价还价后,获得“买十四赠二”的优惠,云伯一想,女孩子怎么说卖出去能当钱,不要白不要,就收下来了。

    沈溪道:“云伯,这事我也有错,以后我们都吸收经验教训吧。你先将她们安置到后面的院子,离我远一点儿,每天让她们轮值,一次三到四个丫鬟做事,谁做事勤快,有眼力劲儿,就留下。至于别的人,送去药厂和膏药铺,或者等你家小姐回来后,让她处置!”

    沈溪这头还在说话,前院又传来吵闹声,原来是修缮沈府的工匠和车马帮弟兄来上工了。这些人没料到沈府突然一夜间多了那么多女人,原本要进大门,但这会儿见到这些个少女,都不敢进来了。

    “也不错。”

    沈溪突然撇了撇嘴,自言自语道,“买十五六岁的丫头片子回来还是有好处的,不能在府上当丫鬟的,可以嫁出去,和这些车马帮的弟兄互相间有个依靠。”

    这年头,嫁女儿难,娶媳妇也难,繁文缛节太多,彩礼和嫁妆是两边都承担不起的,沈溪干脆就当是送给车马帮弟兄的一个“福利”,让他们安家立业,以后也好用心为自己做事。

    ps:第六更到!

    好像过零点了,不过不管怎么说,天子还是尽力了,大家看在天子如此勤奋的份儿上,来一波订阅和月票支持如何?

    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