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〇七〇章 兵败并非朝夕事
    沈溪在居庸关内征调军械物资时,长城西段的三边地区,各边关要隘驻防的大明官兵日子非常不好过。

    随着三边重镇延绥镇沦陷,宁夏卫、宁夏后卫与山西大同镇之间的联系被切断。

    榆林卫城的失守,致使绥西一代长城边关要塞龙州城、清平堡、威武堡、怀远堡、响水堡、鱼河堡、归德堡、双山堡等一线全线失守,刘大夏的中军被迫撤到黄河东线驻兵防守,通过黄河天堑来防止鞑靼人东进。

    刘大夏亲自调遣主力,驻军于府谷、保德、兴县,堵住自榆林西进的步伐。

    但鞑靼人自榆林、米脂南下,在绥德以北过无定河,一路向东,在吴堡渡过黄河,半个月后出现在永宁州,攻破城池,然后顺着离江河谷直插岚县,威胁兴县后背。

    刘大夏收到急报后,一方面命令汾州卫固守黄芦岭关,太原卫加强两岭关、天门关防守,另一方面不断调查鞑靼人动向,防备鞑靼人主力继续北上,沿着汾河河谷,走静乐、宁化所、宁武所,破宁武关到山西,威逼京畿。

    刘大夏统兵经验只能说是一般,他最大的成就就是在弘治十三年一举在榆溪河北岸歼灭鞑靼主力,导致鞑靼生内乱,从而改变大明边塞的格局,使得大明转守为攻,赢得几年平安时间。

    随着鞑靼人东进,刘大夏原本驻军于保德,策应南北两翼的兴县和河曲,随着兴县腹背受敌,他不得不放弃兴县,率部退往宁武关,准备堵住鞑靼人北上的线路。

    刘大夏承担的是确保太原镇和大同镇的安全,阻止鞑靼主力肆虐山西腹地,只有在消灭渡过黄河东安的鞑靼人后,才能进入陕西,汇合三边兵马重夺榆林卫周边城塞,将入寇的鞑靼人扼杀在大明国境内。

    当然,这只是美好的愿望,事实上刘大夏一退再退,手底下的兵马和钱粮损失就很惨重,当刘大夏撤退至八角所时,他出塞追击鞑靼人所率八万兵马,如今已只剩下三万,剩下的要么战死,要么当了逃兵,西北各路人马在鞑靼人持续不断的骚扰下,根本就无法形成合力。

    刘大夏此时对于各方情报知之甚少,因为黄河两岸崇山峻岭,行走不便,少量官道却有鞑靼骑兵出没,导致保德以南以西地区信息基本隔绝,而大同镇方向也有少量鞑靼骑兵出没,以至于刘大夏中军的情报传不出去,京城的消息也难以传到军中。

    刘大夏几次派出斥候查探情况,但大多数都有去无回。

    如果是沈溪领兵,这个时候便会果断回师大同,先把与后方中断的联系打通再说,把混进大同、宣府等地的少量鞑靼骑兵彻底铲除,然后再想办法收复榆林卫。

    但刘大夏担忧自己兵败被朝廷责罚,想的是如何将功补过,一心对付眼前的强敌,对于其他事情就不那么在意了。

    “刘尚书,已派多批人马前往榆林卫一线刺探,仍旧不知保国公部下落,恐怕……凶多吉少!”

    宁武关以西的八角所,此时刘大夏正在升帐议事。

    整个中军大帐一片死气沉沉,每个人都是灰头土脸,连日来的溃败已让这些自负的将领没了往日的风光,现在已不是边关丢几座城池的问题,而是战火已经烧到山西腹地,大同、宣府同时告急,在场一干军将,很可能遭到朝廷的责难。

    这一切的根源,便在于战前的轻敌和战时的冒进。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大明官兵开战前都认为鞑靼已不复当年之勇,既然弘治十三年可以战而胜之,鞑靼又经过数年内乱,现在应该跟软柿子差不多,官兵们甚至连如何防备瓦剌和兀良哈等部族来抢夺战利品都想到了,就是没料到鞑靼人会主动出击。

    这既是决策层的失败,也是将领准备不足,等到失败后人们才猛然觉,鞑靼人的骁勇没有变,大明边军善守不善攻的状况也没有变,改变的仅仅是他们原本谨慎到如今骄纵的思想。

    刘大夏麾下大将、榆林卫卫指挥使扈凌,这些日子在刘大夏身边鞍前马后效劳,多次拯救刘大夏于危难,刘大夏对扈凌分外欣赏,他认为扈凌有成为名将的潜质,可惜他已经失去提拔重用将领的机会,回到朝中肯定会要人为之前的惨败负责。

    当扈凌提到保国公朱晖,刘大夏一肚子气,他兵出榆林卫,向鞑靼人起追击,结果在屈野川以北中了鞑靼人埋伏。

    跟弘治十三年差不多,这次情况还没上次那么危急,鞑靼人忌惮大明新式火器,不敢强攻,刘大夏且战且退,结果刘大夏撤兵回到长城内时现一个令他哭笑不得的事情,榆林卫城居然在他撤兵回来前一天失守了。

    城中有两万多兵马,榆林卫又是出了名的坚固,保国公朱晖到底是怎么让这样的坚城失陷的,刘大夏到现在都没想明白。

    正是因为榆林卫失陷,刘大夏只能转道别处,沿着长城东撤,结果被鞑靼人一路追着打,榆林卫周边要隘全部失守,大明门户因此洞开。

    刘大夏退兵到府谷后,为防止鞑靼中军北进偏头关,刘大夏调遣一万人马前往河曲,又抽调一万前往兴县的孟家峪渡口,他自己亲率剩下的人马渡过黄河,之后就再未与鞑靼主力有过照面。

    现在的刘大夏,只知道宁武关有危险,太原府和汾州也面临鞑靼人的威胁,只是他获得的情报相对滞后,许多都是当天获得某处要隘失守的消息,但几天后又收到消息说要隘正在被围攻。

    刘大夏不知道该相信哪些情报,如今他能做的,就是看看能否找到保国公朱晖的人马,毕竟延绥巡抚麾下有两万多人,是收复榆林卫的希望。

    但现在,朱晖生死未卜,甚至连榆林卫是否全军覆没都不清楚,鞑靼人在占据榆林卫之后,从集中到分散,对大明边疆各处堡垒和要隘展开进攻,之后再无朱晖的消息。

    在兵败的第一时间,刘大夏便出八百里加急,赶赴京城向朝廷禀报,提请换人接替朱晖,可到榆林卫失守二十多天后,刘大夏仍旧没得到京城那边的反馈,甚至刘大夏到现在也不知道沈溪如今已经成为新的延绥巡抚,领六千兵马往援,结果出兵几天就在居庸关止步不前。

    “报!”

    升帐议事尚在进行,外面传来传令兵的声音。

    “进!”

    刘大夏难得听到传报,每次各处战报传来,他都能从中获悉一些消息,让他心里变得安定些。

    现在刘大夏怕的不是哪座城塞失守,没有什么比榆林卫失守更让他难以接受,他现在最担忧的是各处没有消息,情报被封锁得太厉害。

    传令兵进入中军大帐,道:“报……宁夏后卫派人前来传报!鞑靼人马围攻六日后,卫城不克,转而东进!”

    “啊?”

    在场将领,在这么多天之后第一次听到“好消息”。

    这好消息就是,宁夏后卫卫城没有失陷,但伴随这个好消息来的却是当面的压力可能会加重。

    综合方方面面的情况,渡过黄河的鞑靼人应该是一部偏师,虽然连续攻克永宁州和岚县,但此后再无消息传来,就证明敌人没有继续攻城拔寨的实力。但如果鞑靼人把进攻的重点从西线的宁夏、甘肃等边镇,转往东线,那太原和大同镇面临的压力就会成倍增加。

    先不说大同镇,一旦太原府门户洞开,鞑靼骑兵除了会肆虐繁华的山西腹地,还可以向东攻打苇泽关和固关,一旦两关失守,华北平原就对鞑靼人敞开了门户,要不了多久就会波及京畿之地。

    “尚书大人,您看……这如何是好?”将领们没了主意,近来兵败连连,他们需要有人出来帮忙出谋划策,这样出了事有人顶缸,不管从哪方面看,这个人都是刘大夏最合适。

    刘大夏略一沉吟:“还是按照原定计划,撤往宁武关。先确保大同镇的安全,再策应难免的太原府和汾州。”

    虽然众军将很想在八角所休整几日,不想继续行军,但听到刘大夏的军令,始终是撤兵而不是进兵,这军令怎么都要遵守。

    “得令!”

    众军将在领命时,脸色多少有些窝囊。

    以前鞑靼人强横的时候也没遇到这种战败,现在据说正是鞑靼人最虚弱的时候,反倒将西北大片疆土丢失。

    等众军将离开后,刘大夏仍旧在看着地图,他思来想去,念及的都是如何堵截鞑靼兵马东进,对于尽快恢复同大同镇、宣府镇联系的紧迫性,依然没有引起任何警觉。

    ps:第二更到!

    这一章不那么好写,因为要对照谷歌地图和大明疆域图,还得参考黄河两岸的地形地貌推演战局,尽管不那么靠谱,但至少用了心,请大家多多包涵。

    今天应该还有第三章,天子说到做到,继续提请订阅和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