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一五六章 态度
    谢府书房,马文升和谢迁正在说话,管家莽撞地推开门进来,禀告道:“老爷。”

    “何事?没见到老夫这儿有客人吗?”

    谢迁怒气冲冲,不能对皇帝火,也不能对百官脾气,他只能对自己的家人大呼小叫。

    管家讷讷道:“老爷,是……兵部熊侍郎前来拜访!”

    “哦!”

    听到是熊绣前来,谢迁的怒火稍微平息,微微颔,道:“请他进来吧!”

    谢迁心情不怎么好,本来朝臣中不管谁来他都不会接见,但熊绣是刘大夏倚重的副手,这会儿在兵部地位尊崇,被看作是下一任兵部尚书的有力竞争者。

    作为“顾问团”的一员,熊绣在刘大夏往西北后,在兵部所做的就是代理尚书职务,谢迁知道他无事不登三宝殿,就算心情不佳也要见上一见,看看有何情况。

    熊绣风尘仆仆前来,见到马文升也在,赶忙上前行礼。

    马文升曾经长时间担任兵部尚书职务,跟现任兵部尚书刘大夏关系也不错,如今马文升又以吏部尚书监管兵部,所以熊绣对马文升这个老上司照样恭敬有加。

    谢迁道:“汝明前来,可是西北有新的战报传达?”

    熊绣面带紧张之色:“兵部刚刚知悉,延绥巡抚之前曾下令征调居庸关人马,隆庆卫指挥使李频奉命拨两千兵马驰援土木堡……”

    谢迁和马文升同时皱眉,他们对这消息的反应截然不同。

    马文升直接问道:“几时的事情?居庸关内调动的兵马,可是隆庆卫所属……”

    谢迁则在嘀咕:“两千兵马,能做什么?”

    二人的关注点迥异!

    马文升注意的是沈溪从居庸关调兵,是否会影响居庸关的防守,毕竟鞑靼人拿下宣府镇城,拔掉东进的障碍后,居庸关眼看就有一场大战生。而谢迁在意的则是这些兵马是否能帮上沈溪的忙!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谢迁已经不求沈溪能够力挽狂澜,又或者怎样,只要沈溪能平安回来,就已心满意足。

    毕竟沈溪有先见之明,还取得对鞑靼兵马作战的胜利……歼灭四千鞑靼骑兵,这功劳在谢迁看来怎么都够了。

    朝廷上下现在并不指望能够在正面作战中击溃鞑靼人,不管是皇帝还是朝中重臣,所持态度跟几十年前土木堡战后的态度基本一致,外长城防线既然被鞑靼人捅出个大口子,只能加强京畿和内长城关口防御来令鞑靼人“知难而退”。

    熊绣介绍道:“军报是从五军都督府转过来的,看日期是两天前送抵,不知为何又耽误了!据军报言,隆庆卫自身兵马并无调动,只是征调卫所和地方巡检司人马,共两千余众,往土木堡方向而去!”

    两千多人马,在谢迁看来太少了点儿,在数以万计的鞑靼骑兵面前,这点兵马可能都不够鞑靼主力一轮冲锋的。

    “最近五军都督府着实耽误了不少事情,如此重要的军报又延误两天……看来回头张懋得好好整顿一下,抓几个害群之马出来,否则老是出现这种状况,让人心里不安啊!”

    马文升摇头感慨了一句,又道:“土木堡方圆不过二里之地,有两千多人马,想来是足够了!”

    地方小,驻兵就少,这理论谢迁怎么都不愿接受,当初明英宗可是带着几十万兵马撤到土木堡,当时土木堡同样可以驻下。

    虽然谢迁不知道沈溪现在麾下有多少兵马,但想来歼灭鞑靼四千骑自身怎么也得损耗相同的兵力,如此即便加上援军,沈溪手头满打满算也就四千左右人马。

    要在东进的鞑靼数万大军围攻下求得一线生机,谢迁觉得这对沈溪来说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

    谢迁问道:“隆庆卫是如何上奏的?”

    熊绣将奏本呈交到谢迁面前,道:“请阁老一览!”

    换作平时,即便是军报,在交到五军都督府或者是兵部后,都应第一时间上呈通政使司衙门,然后送到内阁票拟,再进司礼监交由皇帝御览,批红用印,最后五军都督府或者兵部衙门才能看到具体内容和批复。

    但现在皇帝生病,边关战事吃紧,很多事情都不按照规矩来,所以军报才会在五军都督府卡了两天,送到兵部这边熊绣先看过军报内容,简单的自行就处置了,但若事关重大,他又不想自己承担,干脆就直接请示内阁大学士,所以才会拿着军报来到谢迁的府邸。

    谢迁原本想接过奏本,瞧瞧里面是何内容,但见马文升正打量他,心中一动反而缩回手去,摇摇头道:“此等机密之事,还是上呈天听为好!”

    熊绣意识到什么,赶忙将奏本收起来,道:“谢阁老说的是。”

    就算明白眼下做的事不合规矩,熊绣却知道,只不过是谢迁觉得场合有些不对。说是上呈天听,但弘治皇帝这会儿根本就没有处理军政事务的能力,如今七人的顾问团,再加上司礼监掌印太监萧敬,几乎可以决定朝廷目前大部分事务。

    熊绣在顾问团中,官职不能说最低,但影响力却无疑是最小的,毕竟别人不是内阁大学士就是尚书、勋贵,唯独他只是兵部左侍郎。

    从目前的情况看,刘大夏很难从宁夏镇“全身而退”,作为刘大夏左右手的熊绣显得有些进退失据,因为他很可能会因为刘大夏落罪而受到牵连,毕竟目前西北战事一步错步步错,刘大夏在边关固然要担负责任,但朝中的职司衙门就能置身事外?

    熊绣有意向谢迁靠拢,就是希望借助谢迁的力量保住他头上的乌纱帽。

    谁都知道在张家口堡和宣府镇城失守后,谢迁在朝中地位不降反升,主要是沈溪有先见之明,谢迁沾了孙女婿的光。

    谢迁道:“汝明,你这就随老夫进宫……马尚书是否同行?”

    马文升原本只是来谢府,跟谢迁做一些私下的交流,但眼下得知隆庆卫给沈溪调拨了两千余援军,这事情可小可大,为大局着想,不得不进宫商议,七人的顾问团眼看又要聚拢,商讨的结果会通过萧敬传达给弘治皇帝。

    萧敬作为皇帝的耳目和代表,具有一票否决权,如果萧敬觉得不该上呈给皇帝知晓,那就会让朝中大臣自行解决。

    如果萧敬觉得几名大臣商讨的结果不合他的心意,就会改变商议的结果,按照他自己的想法上奏皇帝。

    作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在朱佑樘不理政务后,萧敬手头的权力无疑一锤定音的作用,这也是为何历史上明朝会有宦官权倾朝野的原因,体制决定了宦官的特殊地位,一旦皇帝放权,宦官就有可能总揽军政大权。

    马文升、谢迁和熊绣三人匆忙从谢府出来,两位相对年轻点儿的选择乘坐马车,年老体迈的马文升则乘坐轿子,三人前后脚往紫禁城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