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一五七章 沙盘演兵
    就在文渊阁筹备新一场议事时,东宫内太子朱厚照正在用沙盘推演战事。

    朱厚照自小在宫闱中长大,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少年玩伴,就算有年龄相当的太监那也只是奴仆,不会交心,所以显得百无聊赖。

    如今朱厚照年岁不大,就算朱祐樘对儿子有很大期待,也不会跟他说太多的事情,他平日的任务就是吃饭、学习、玩耍和睡觉。

    进入青春期后,朱厚照很希望表现自己,获得更多人的认同,这是少年心性使然,可惜这年头先生可不会注重青少年健康心理和人格的培养,更不会多管齐下对孩子的负面情绪进行疏导,以至于朱厚照的诉求很多时候都得不到满足,心中的不满越积越多。

    渐渐的,这种不满演变成为逆反心理,朱厚照开始跟身边人做对,甚至连他老爹和老娘的话都不听从,唯一崇拜的人就是沈溪。

    这次用于兵棋推演的沙盘,是沈溪为熊孩子准备的“玩具”之一。

    沈溪在广东时,为了保持跟太子间的亲密关系,不但为太子准备了武侠乐虎国际国际以及好玩的皮影戏等等,还精心设计了一些符合朱厚照性格的“玩具”。

    说到对朱厚照的了解,沈溪可以说比朱祐樘和张皇后还要来得透彻,因为沈溪不但跟朱厚照相处两年多,他还熟悉历史上朱厚照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朱厚照生性顽劣,贪图逸乐,崇尚出风头逞英雄,行事不拘成法,非常喜欢冒险,论胡闹,别说是大明,就算把前后几朝都加上也没有谁能过这位。由于弘治皇帝就这么一个儿子,朱厚照从小缺乏一种危机意识,父母也未给过他正确的引导,让朱厚照在叛逆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沈溪知晓朱厚照的性格,就有意识地写武侠乐虎国际国际给他看,潜移默化中,给朱厚照灌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思想,同时根据朱厚照喜欢出风头的秉性,给他说及一些历史上的战争,教给他一些兵法韬略,让朱厚照自己琢磨如果把他放入历史中,能否取得卫青霍去病李靖等人的功业。

    朱厚照每次都会认真学习,所以后来弘治皇帝抽查的时候,突然现自己的儿子居然会兵法韬略,吃惊之余高兴不已,这也是当初将沈溪从东南调回京城的又一个重要原因。

    沈溪特意为朱厚照准备了沙盘的设计图纸。

    这些沙盘的设计图纸是沈溪根据实战编撰出来的,一草一木一条小河一个古井一条道路都有替代品,同时在配套的书籍中,将历史上著名战事的水文地理、山川走向以及兵马布置、调动等进行明确安排。

    朱厚照在东宫闷了很久,终于从箱底里现沈溪提供的设计图纸,好奇之下让随身太监依样画芦路将沙盘制作出来,他惊讶地现,沙盘中一个个“小人”,或者是由小人构成的方阵,再加上城池、山峦、河流、沙丘等地形位置,赫然就是一个现实世界。

    生在书面上的战争,通过沙盘立即变得立体直观起来,朱厚照从最初对照兵书排兵布阵时的好奇,到随意调动兵马宛若亲临战场的喜悦,沉溺其中,一时难以自拔。

    “太子殿下,时候不早,您该用膳了!”张苑站在旁边,打量朱厚照半天,也不知道这用泥土堆砌的东西有什么好玩的。

    一个熊孩子,对着拼接起来好似七巧板一般的东西,成天在那儿摆弄不休,手里还随时拿着一本书,那书上画着一些图案,每次朱厚照都会按照书上的内容,先将地形摆好,再将草木河流以及城池等镶嵌其中,然后将兵马按照书中描述进行布置。

    书中记录的,是沈溪精心设计的不同攻击和防守阵型,很多战事都是历史上真实生过的,沈溪无法教授熊孩子实战,只能先从“纸上谈兵”开始。

    沈溪的纸上谈兵,不同于这时代那些书呆子凭空臆测,对于战场的随机变化理解得很清晰,通过逻辑推理的方式,让朱厚照做出选择。

    比如,是进攻还是防守,在敌人撤兵的时候是进行追击还是继续固守,每一种战略后面,沈溪又会做出不同假设,就好像一道道逻辑思维题,让朱厚照沉浸在这种每次都有多个选择,每种选择都会有不同结果的脑力游戏中。

    如果选择失误,刚开始只是损失部分兵马,或者是自己在战场上的某个方面遇到麻烦,可随着手里的兵马损失过大,沈溪会按照时间轴,让虚拟的对手起“总攻”,那时如果朱厚照在之前的战事中并未歼灭足够多的敌人,就会陷入很大的被动,最后兵败垂成。

    朱厚照原本沉浸在武侠乐虎国际国际中,根本没留意到有这么好玩的东西,等他现后,玩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甚至比之前看武侠乐虎国际国际还要投入,甚至白天上课时,也在纸上写写画画,推算每种战场局面下自己能保留的兵马是多少,做出怎样的攻防选择才是正确的。

    张苑原本是叫朱厚照去吃饭,可当他现朱厚照正对照沙盘研究兵书,以至于整个人都在呆时,感觉不可思议,心想:

    “这又是沈溪给他准备的东西……为什么我那侄子,每次拿出的玩意儿都能让太子如此沉迷?沈溪设计的玩具就如此有魅力?”

    “我知道了!”

    朱厚照突然兴奋起来,站起身,继续在沙盘上演示自己的想法。

    张苑凑近沙盘看了一眼,依然不明白演示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不过张苑很懂得拍马屁,赶紧恭维:“殿下选择的一定是对的。”

    “你知道什么?这是本宫的最新现,原来这场战事,就是当初的土木堡之战啊!”朱厚照瞥了一眼书里的地图,兴奋地挥舞了一下小拳头,小脸红扑扑的,显得神采奕奕。

    张苑听得一头雾水,什么土木堡之战,他根本就不明白与眼前的沙土有何关系,不过他最近倒是听说一件事,沈溪这会儿领兵驻扎的地方就是土木堡,而且陷入重围,几乎没机会逃生。

    因为满朝上下都在议论,连宫里的太监也都众说纷纭,张苑听到不少秘闻,他将自己探听来的消息都告诉了朱厚照。

    朱厚照毕竟不再是稚子,有了一定的头脑,他在那本战术图解书中扒拉半天,终于将类似沈溪驻守在土木堡之中、陷入重围的一章给找了出来,这会儿他好像取代沈溪,独自面对鞑靼人数万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