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161章 日常
    地下铸造厂所在的坑道里,烧得红彤彤的火炉边。

    听到有人到来,被称为“老韩”的铁匠,将手里的大铁锤放了下来,招呼道:“自己把兵器放好,别以为有点儿功劳,就可以在这里吆五喝六。”

    “我跟你们说哪,三营那些家伙,我对他们可没什么好印象,上次几人过来偷了老子二两酒,你们可知道那是老子忍着肚子里的馋虫积攒好几天才存下来的。”

    沈溪每天给前线士兵发二两酒,而后方士兵则是两天一两,毕竟城内酒水存量不多,士兵们就算要急需用酒御寒,沈溪一时也拿不出太多。

    这批酒抢自鞑靼人,是度数很高的烈酒,跟明朝人喝惯了的酒有所不同,更为辛辣。

    而铁匠这样负责技术活的,一天可以领三两酒,但不是所有人都好酒,加上铁匠又随时在烧红的火炉旁工作,每天穿着一层吸汗的衣服,不需要御寒,自然喝不了那么多烈酒,水倒是喝不少,使得有一技之长的匠师成为军中最吃香的人。

    不用上前线送死,还能喝到烈酒,那些会木匠、打铁、修造、制砖瓦手艺活的士兵和民夫,都主动跳了出来,从沈溪那里领活干。

    这些负责修造兵器的铁匠,大家伙尤其巴结有加,会送一些从战场上摸腰包顺来的东西作为礼物,除了能交换到烈酒外,也希望打造修理兵器的时候,能上心一些,这样上了战场也多一分保命的把握。

    “你自己喝的又不多,就不能便宜弟兄们一点儿?”

    高个子士兵伸出手就要拿起木桌上摆着的酒壶,准备过把瘾,谁知道还没等他够着,就被韩铁匠用烧红的铁棍给赶走了。

    “你这龟儿子,莫非是想要杀人?”

    高个子士兵显得很不服气,瞪大眼睛怒气冲冲地吼道。

    韩铁匠怒目相向:“就杀你这种不自觉的蠢驴,怎么着?”

    京营士兵,来自五湖四海,北方和关中会多一些,但地域不同,在军中自然形成不同的派系。

    彼此口音迥异,说话时想听明白意思其实很困难,因为这年头的人普遍没文化,官府又没有大力推广官话,兼之缺少广播和电视这种载体能让人能够通过日常耳渲目染自行学习,会的人也就会那么几句日常用语,不会的就只能用自己乡音说话,说十句有九句听不懂。

    旁边的人赶紧把两人劝开,如今大战在即,自己人没必要闹得这么僵。

    高个子知道是自己偷酒理亏,骂骂咧咧走出铸造厂,来到坑道拐弯处……他担心老韩记仇,修兵器时暗中使绊,干脆自行避开。但他人并没有走远,留在附近偷听里面说话。

    同队的官兵这会儿开始跟老韩和几个铁匠絮叨起家常来,聊的无非是俸禄和家里的婆娘,有的还说及自家儿子如何调皮,上树摸鸟蛋下河摸鱼等等。

    高个子听得眼红不已,把手头一根稻草丢在地上,骂骂咧咧:“别嘚瑟,老子的婆姨回头也能生几个娃,不比你们的差!”

    里面一个新兵蛋子闻声笑着打趣:“刘老大,你不是说,家里的婆娘不争气,给你生了仨闺女吗……”

    高个子之前还想在外面躲清静,听到这种涉及“人身攻击”的话,抄起旁边的扁担就冲进铸造厂所在的坑道,朝那说闲话的新兵蛋子身上招呼。

    这次没人过来劝,因为都看出来是瞎胡闹,只是高个子不依不挠,似乎非要把那新兵蛋子狠狠教训一通不可。

    “刘老大,你可真有本事,打弟兄这般狠,当初在京城时候,没见你打婆姨这么用力……”

    屁股上挨了一扁担的新兵蛋子一边绕着火炉转圈,一边不满地抗议。

    这年头的人多半没文化,成了家的男人多半有浓厚的大男子主义作风,一但在外受了气又或者脑子发热,就必然打老婆孩子,当兵的自然也不例外,而且还喜欢比试谁把自家的婆娘治理得更熨帖。

    “别闹了。”

    这时老兵去茅房回来,大声招呼,“沈大人来了!”

    自从入驻土木堡以来,沈溪巡城并非一次两次,甚至形成一种常态,但凡沈溪有时间,都会到中下层官兵中去,了解疾苦,知道大家有什么需求,及时解决。

    “沈大人。”

    “沈大人!”

    见到沈溪后,附近坑道里的士兵成群聚拢过来。

    正二品的朝廷大员,这年头可非常罕见,掐指一算全国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二十个,放到后世那至少是委员的级别。

    这会儿沈溪又是土木堡的最高指挥官,关系到全体官兵能否平安回家见到老婆孩子的关键人物,所以这会儿官兵都特别想见见沈溪,确定这位年轻的指挥官是否有底气带他们回家。

    沈溪进入铸造厂,来到一营几名官兵面前,沈溪皱眉打量一眼那因追打新兵蛋子而导致衣衫凌乱的高个子士兵,冷声喝道:“看看你什么样子,注意仪容!”

    高个子之前还嚣张不已,这会儿见到沈溪,就好像老鼠见到猫一般,赶紧行礼:“是,大人。”

    沈溪视线并未在一个人身上停留太久,很快转向别人,高个子整理衣服的同时,心中满是失望,他本以为能让沈溪见到他的辛苦,谁知道沈溪只看到他狼狈的模样,心底里暗自埋怨自己在崇拜的人面前丢人现眼了。

    这次陪同沈溪前来视察的,正是之前被高个子调侃的监军张永,这会儿张永神色疲惫,跟在沈溪身后东张西望,满脸的不耐烦。

    沈溪和张永代表的是朝廷。

    在沈溪看来,视察不能敷衍了事,不能让士兵感觉主帅只是应付公事,因此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平易近人些。

    “沈大人,您这满城乱蹿,又是为哪般?军中上下忙成一锅粥,城外鞑子随时都会攻城,您就不心急如焚?”

    张永无法理解沈溪宽松的心态,所以他才不停出言质问,希望能从沈溪身上获得一些有用的讯息。

    沈溪笑了笑,安慰道:“张公公,你急什么,如今应该着急的不是我们,而是城外的鞑靼人,鞑靼人这会儿正愁如何攻破咱们的铜墙铁壁。”

    张永不屑地说道:“小小一座城池,凭什么说铜墙铁壁?鞑靼只需要集齐数万兵马,从东西南北各个方向冲上来,用不着半个时辰,土木堡就会失守,到时候你我就要身首异处,沈大人您信不信?”

    沈溪笑而不语,在他看来,张永是那种永远只会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类型,说的好像土木堡防线有多不堪一击似的,其实在沈溪看来,即便鞑靼人全面进攻,土木堡依然可以坚守个三五日,因为鞑靼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这问题,他回答过云柳。

    鞑靼人若倾巢而动,或许可以攻下土木堡,但花费的代价会极其巨大,沈溪自问即便最终不能阻止土木堡失守,也会让鞑靼人付出两三万兵马的损失。

    沈溪相信达延汗巴图蒙克,以及鞑靼国师亦思马因都能看到这一点,草原上人丁本来就不多,加上之前攻取张家口堡和宣府镇城又付出巨大代价,要是在土木堡折损兵力太多,会影响下一步攻打长城内关和京师。

    所以,鞑靼人不会花费太大的代价来攻打土木堡,而是会选择试探性攻击,一旦确定土木堡无法在短时间内攻克,很可能会分兵继续往居庸关而去,留下部分人马继续驻防。

    “张公公,如果你累了,可以先回去歇息,本官接下来要往战俘营一行……”

    沈溪听烦了张永的唠叨,此时他想去见的人,是俘虏的鞑靼女将军火绫,是一位跟沈溪渊源颇深的女人,可惜火绫对于战局判断属于照本宣科懵懵懂懂那种,即便有一定头脑和武力,但面对狡诈多端的沈溪,只有失败一途。

    张永将心一横,道:“沈大人,您别想在阵前当逃兵,咱家在这里说了,您要往何处去,咱家一步不离!”

    沈溪摇摇头:“那一切请自便吧!”

    对于张永的跟随,沈溪显得无所谓,直接往城东战俘营而去,那边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坑道正是城中集中关押鞑靼战俘的地方,其中自然也包括鞑靼头号战俘火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