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一六二章 自荐枕席
    土木堡北门外新建营地。

    天地灰蒙蒙一片,随着暮霭笼罩,能见度越来越低,眼看夜晚就要来临。鞑靼国师亦思马因独自一人在燃起炭火盆的中军大帐,借助油灯的光亮查看土木堡地势地图图。

    这份地图,比一天前亦思马因看过的那份又详细了许多。

    昨天鞑靼人几路人马汇拢后,亦思马因派人逼近土木堡外围阵地搜集情况,包括城外一共有几道战壕,战壕的大致深度、宽度和走向都有详细记载,然后将之忠实地反应在了地图上。

    “类似于三国时期诸葛亮摆下的八阵图,无懈可击,任何方向都没有明显的破绽,简直是天衣无缝啊!”

    亦思马因对沈溪土木堡城外修筑的工事群推崇不已,从古到今,从来没听过谁守城会把防御重点放在城外,修筑这么多堑壕的。

    阿武禄默默地站在旁边,闻言秀眉微蹙:“国师,你是否太过高看沈溪小儿?”

    亦思马因抬起头看了阿武禄一眼,道:“我从来没高看过沈溪,此人的军事造诣确实非同一般,应是出自名师教导。”

    “这小小的土木堡,原本不具备防御条件,偏偏被他用一道道堑壕保护起来,不仅加大了防御纵深,而且力度也大为增强,如今俨然已成为西北边陲要塞,若不能在两三日内破城,唯有绕过土木堡这一条路可行!”

    “国师的意思,是准备继续围而不打咯?”阿武禄秀气的脸上涌现一抹黑气,让她丢尽面子的沈溪,虽然身陷重围,却好端端地在城里过日子,而她则担心回去后会被自己丈夫追究责任。

    阿武禄的想法是,一定要以一场胜利来结束自己的职务,同时让沈溪知道得罪她的悲惨下场。

    本来唯一能指望的人就是亦思马因,因为在她看来亦思马因是鞑靼人中最富有智慧的一个,同时他手握重兵,是当前最有机会战胜沈溪之人,可惜亦思马因明显在攻打土木堡这件事上选择保存实力。

    亦思马因解释道:“明人在土木堡的防御虽然纵深大,力度强,但有个致命的缺憾,那就是不能长久坚持,即便上报可汗,他也不会同意我们在土木堡耽搁太长时间,不若直接调兵往居庸关进!”

    “亦不剌已在催促,兀良哈兵马如今已开进张家口堡,可汗正领兵于新平堡、永加堡、怀安卫一线,与明朝大同、太原等地东进的兵马一战……”

    亦思马因所说都是阿武禄知晓的情况。

    阿武禄听了半晌,抬手打断亦思马因的话,道:“国师请说,这一战,究竟是简单应付了事还是全力以赴?”

    亦思马因没有回答,因为连他自己都没做出定论。

    自宣府出兵时,亦思马因可以说是下定一举拿下土木堡、生擒沈溪的决心。

    可当兵马开到土木堡,亲眼见过沈溪修筑的防御工事,亦思马因心头的惊讶难以言喻,他感觉到这场战事打下来可能会折损大批兵马,耽搁太长时间,沈溪这是在用自己的小命跟他对弈。

    亦思马因摇摇头,为难地说道:“如果能承受巨大的兵马折损,土木堡或许可在一日内攻陷,如若不然……最好以派兵监视、主力继续东进为佳!”言外之意,他并不打算在土木堡这弹丸之地折损太多兵马。

    因为鞑靼人的阶段性目标是攻取明朝人的京师,逼迫明廷投降或者宋靖康时中原朝廷迁都江南一般,获得明朝的江山,至不济也夺取江北之地,再图谋整个天下,小小的土木堡不应成为阻碍。

    只要能拿下居庸关和大明京师,则沈溪在土木堡内的挣扎毫无意义,只有投降一条路可走。

    阿武禄声色俱厉:“好,我非常欣赏国师的魄力,那就给国师一天时间,在明天日落之前,我军一举攻克土木堡,我会亲自为国师请功犒赏!”

    亦思马因虽然对阿武禄很欣赏,但听到这话心头依然无名火起……我说是可以在花费巨大代价的情况下一日攻克土木堡,你是没听懂还是怎么着?你觉得为了你的面子,我会白白牺牲那么多士兵,葬身在土木堡这无关紧要的城塞下?

    亦思马因板起脸:“此事,尚需从长计议!”

    阿武禄冷笑一声:“国师难道听不懂我的话?还是认为我没能力犒赏三军?”

    “昭使如何犒赏……”亦思马因皱眉问道。

    阿武禄挺起胸膛,不卑不亢道:“国师想以如何方式犒赏,妾身都会遵从,待城破时,国师凯旋,必当有美酒、美食犒劳三军。往居庸关之路,妾身当自荐枕席,如同侍奉大汗一般侍奉国师左右,给予汗王之礼……来日大汗面前,再为国师请功!”

    对于一个草原人来说,烈酒、好马和美女,是他们最热衷征服的目标。

    俗语云:英雄难过美人关,亦思马因从开始就对阿武禄非常欣赏,如今阿武禄用“自荐枕席”的承诺,换取他拼尽全力对土木堡一战,令亦思马因陷入沉思。

    这是感性和理智的考量,亦思马因不认为攻打土木堡会有多大收益,这是他不选择全力攻城的原因。

    但是,鞑靼军中将士可不这么认为!

    如果放弃攻打土木堡,会严重影响军心士气,对于之后攻打居庸关会形成很大的负面影响,毕竟身后有一只毒蛇盘踞,沈溪随时都可能威胁鞑靼人的补给线,权衡利弊其实还是拔除钉子最为合适。

    亦思马因虽然心动,但仍旧义正言辞:“昭使身为大汗汗妃,岂能说出此等话来?当我是何人?”

    阿武禄仰起头:“当国师乃是铁骨铮铮的男人,是可以让小妇依托的英雄豪杰。妾身崇拜英雄,所以委身于大汗,若国师荡平土木堡,自然也是妾身心目中敬畏的英豪,妇人为英豪自荐枕席,有何不可?”

    亦思马因打量阿武禄,而阿武禄气势丝毫不弱,瞪大凤眼与亦思马因对视。

    许久之后,亦思马因微微一笑,点头道:“待我凯旋之时,望与夫人同庆!”

    ……

    ……

    沈溪跟火绫的见面并未持续太久时间。

    火绫对沈溪态度极为恶劣,动辄破口大骂,甚至求死!因为她是战败的一方,在草原人心目中战败者可耻,尤其是被敌人俘虏……她宁可自己战死疆场,也不希望沈溪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当沈溪从战俘营出来时,天空昏沉,北风凛冽,情不自禁裹紧身上的衣服。

    城内官兵,还能享受到热汤热饭,而城外驻留在战壕里的士兵,则只能凑合着吃些干粮,因为沈溪不允许城外防御工事内埋灶生火。

    此时鞑靼军营还算平静。

    沈溪绝对不会想到,土木堡战事会因为阿武禄自荐枕席而生巨大变化。

    之前沈溪判断,鞑靼人毕竟青壮数量有限,不太可能会用巨大代价攻打土木堡,一定采取围而不攻的策略,一直到土木堡内粮食和饮用水耗尽为止,但亦思马因出于整体战略考虑,也为得到阿武禄这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女人,居然准备在接下来一战中全力以赴。

    虽然战事的持续时间可能只有一到两日,但这段时间几乎就可以决定土木堡的存亡,也能决定沈溪是否能活着回去见到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