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164章 血战(上)
    前沿阵地,鞑靼步骑混杂的兵马,在厚厚的盾牌阵护送之下,终于到了土木堡之前两里的八道工事前面。

    没有鞑靼士兵愿意继续向前冲,因为他们都知道,这距离基本已在明军位于城头的佛郎机炮的射程覆盖范围之内,只要一轮火炮下来,不知道有多少官兵遭殃,那不如先等大营那边发出最新命令。

    换作别的战事,鞑靼人最喜欢出风头,每每冲锋在前,先把战功抢到手再说,可在攻打土木堡时鞑靼人的心态却变了,谁都怕上去送死。

    似乎这城墙低矮,连护城河都没有的城塞,比张家口堡和宣府还要来得坚固。

    明军此次已经放弃了第一道战壕,退守第二道战壕,前方静悄悄的。

    亦思马因此时纵马来到距离堑壕区两里的一个由土堆堆砌的高地上,看着远处鞑靼兵马手中火把发出的火光,映衬着夜色中的城池就像是一个庞然巨兽,根本看不清明军的阵地是个什么状况。

    总攻命令迟迟没有下达,因为亦思马因面对黑暗中的城市心中有些打鼓,拿不定主意付出巨大的牺牲究竟值不值得。

    “国师,为何迟迟不下令攻城?”就在亦思马因骑在马上沉思不语时,阿武禄骑马出现在亦思马因的身旁。

    当两人平行时,亦思马因借助身后侍卫手里的火把的光亮,看清楚了那张俏丽的脸庞。

    亦思马因似乎恢复了自信,淡淡一笑:“敌人退却很快,若我所料不差,城中兵马已丧失抵抗能力,我军可以顺利杀进城中,鸡犬不留!”

    阿武禄秀眉一振,笑着说道:“将军果真为英雄豪杰,那妾身这就回大营等候,说不定不用等到天亮,将军便可凯旋归来,妾身必当慰劳将军的辛苦!”

    亦思马因并不觉得明军失去抵抗能力,他在阿武禄面前如此说,是想保持自己的尊严,也是想让阿武禄安心回去等候。

    阿武禄对亦思马因的能力足够信任,在得知眼前的明军已无大碍之后,便先骑马回营,对亦思马因来说是一种暗示,让亦思马因在这血与火的战场上,都能时时刻刻感受到心头的旖旎。

    战场是男人建功立业的所在,需要用生命拼搏,当一场战斗获胜后,就应该沉浸在温柔乡中,享受那最美好的温存,亦思马因平日里指挥调度是一个充满理性之人,但理性的男人同样感性,他心中盼望这场战事早些结束,他可以回去后短暂拥有阿武禄。

    “进攻吧!”

    随着亦思马因一声令下,鞑靼兵马再次故技重施,驱使从宣府和保安卫抓获的明军俘虏,从跟随的马车车厢里取出装满泥土的麻袋,扛起后向前方的战壕奔去,他们只需要把一个个麻袋扔入坑里,期间再用原木填充,要不了多久作为阻碍的堑壕就会填出一条路来。

    不过这次遇到了麻烦!

    就在明军俘虏扛着麻袋冲向堑壕的时候,前方密集的箭雨猛然射了过来,当即就有几十名明军战俘倒在地上,其余的人吓得连忙抛下肩上的东西,匍匐在地上。

    鞑靼人早有应对之策,立即推出前方竖有木板的推车,呈一字排开,缓缓向前方进逼,保护鞑靼兵马安全。

    “哐哐——”

    就在这个时候,城楼上的火炮开始法出轰鸣,随着一枚枚炮弹落下,在黑夜中迸射出一团团火球,不计其数的钢铁碎片四处飞射,杀伤着爆炸范围内的一切生命。

    “轰轰——”

    随着剧烈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地响起,那些作为盾牌的木板迅速被撕裂为碎片,由于失去木板的遮挡,大片箭雨抛射而至,连同炮弹的碎片一起,成片成片的鞑靼士兵发出惨叫,倒在地上,

    远处传来的炮弹爆炸声以及鞑靼士兵的喧哗与吼叫,让观战的亦思马因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

    “轰轰——”

    连续的爆炸轰鸣声中,亦思马因虽然看不清楚前方战场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但他的心头在滴血,因为鞑靼人大多打着火把,在这黑暗中无疑成为了火炮的活靶子,对他和鞑靼士兵来说,这种成片成片的杀戮,无疑是不可接受的,因为到现在为止,他们连敌人的面都没碰到。

    “国师,当前方向遭遇明军炮火攻击,进攻受阻!”

    “城东受阻!

    “城西受阻!”

    战报陆续传来,亦思马因吩咐道:“命令进攻各部立即将火把扑灭,就地找地方躲藏……等眼睛适应黑暗后再发起进攻!”

    鞑靼兵马被这一通炮火砸得晕头转向,其实不用亦思马因吩咐也会找地方躲藏,而现在有什么地方比前面的堑壕更安全?

    大批鞑靼人自觉地扔掉手里的火把,直接跳入了战壕中。

    战壕高达三四米,鞑靼人冲进去,许多人被摔了个七晕八素,但好歹坑道可以屏蔽四处乱飞的炮弹残片,除非是炮弹恰好落进坑道中,否则暂时不用担心会糊里糊涂丢掉性命。

    等鞑靼人回过神来,站在坑底,惊讶地发现这堑壕挖得又深又宽,而且沟壁十分光滑,根本就没办法爬上去。

    随着冲进堑壕的鞑靼人越来越多,很快便有百夫长之类的军官站了出来,带领鞑靼人顺着坑道向两翼发起冲锋。

    此时战壕的险恶之处就表现出来了,七八个明军躲藏在转弯处,先是一排弩箭,坑道里根本就没有躲藏的地方,而鞑靼人又无心理准备,几乎每一支箭都会带走一条人命。等弓箭手射完撤退,火铳兵迅速补位,“砰砰砰”就是一阵乱射,佛郎机火铳是散弹枪,五十步内具有面杀伤的威力,顿时又有十几名鞑靼兵栽倒。

    鞑靼人跳进战壕的很多,见自己弟兄死了一地,顿时勃然大怒,从地上爬起来,挥舞弯刀顺着壕沟杀了过去,结果刚刚拐过弯,又是一排弩箭和子弹打来,再次倒下一大片。

    鞑靼人的伤亡很大,但胜在人多势众,又是一批人踩着自己袍泽的尸体,呐喊着疯狂追赶。

    不过随着战斗持续下去,后续跟进的鞑靼人学聪明了,他们在冲锋时,第一时间把盾牌举起,小心翼翼前进,此后的伤亡就不像刚开始那么大了。

    但很快鞑靼人就发现一个问题,前方没有路了,追赶的明军宛若凭空消失一般,无影无踪……鞑靼人不知道,他们追赶的半道上有伪装成坑壁的暗门,可惜在这夜色掩护下,他们无从发现,只能另外寻找出路。

    好在后续的鞑靼人已经拿着梯子过来,当他们顺着坑道爬上堑壕,迎面又是一排弩箭和子弹射来,顿时又有不少人毙命当场。

    越来越多的鞑靼人爬上平地,冲向前方的堑壕。

    “轰轰——”

    随着一阵密集的炮声,城头上成片佛郎机炮弹飞上天空,抵达最高点后,带着尖啸声向鞑靼人砸了下去,地面迅即腾起无数黑红相间的火球,锋利的碎片在空气中尽情飞舞,划过那些鞑靼人的血肉之躯。

    有的鞑靼人直接被拦腰炸成两截,有的人被削掉脑袋,有的人被削断四肢,有的人则被射成了马蜂窝。

    惨叫声、哀嚎声不绝于耳,到处都是鞑靼兵在血肉横飞。

    收到前方急报,亦思马因眼睛都红了,如今向前推进不过两三道战壕,西、北、东各个方向都出现巨大伤亡,保守估计这一波下来,部族已经牺牲了两三千勇士,很难想象推进城池下方时会是个什么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