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一六六章 破城在即
    城内城外的战火仍在蔓延,沈溪手头仅有八千兵马,而鞑靼方面参与此番攻城的兵马,数量在三万左右,另外还有一万的预备队。

    鞑靼人因为城外防御工事的阻隔,失去他们最大的凭仗,那就是骑兵的迅猛灵活和机动,无法在短时间内形成兵力优势,再加上鞑靼人对于攻城不擅长,使得这一战从开始,鞑靼人的损失就极为惨重。

    亦思马因憋着一口气,决心一鼓作气拿下土木堡,但他忘记所部自从偷袭榆林卫城成功到现在,千里征战,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至此之前又连续经历张家口堡、宣府镇城、保安卫城之战,昨晚还在土木堡遭遇一场失败,可以说人疲马乏,一切顺利时还好,但在屡屡遭遇打击损失惨重后,鞑靼人的战力下降得很快。

    而沈溪兵马则以逸待劳,加之熟悉地形,在黑夜中对于大多数战壕的走向都很清楚,当鞑靼人如同没头的苍蝇一般乱撞的时候,明军却能在局部形成兵力上的优势,于鞑靼人周旋。

    原本只需围城十天半月,等到城中水源断绝,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拿下城池,可是突如其来一场大雪,让鞑靼人的战略不得不做出调整,沈溪在这一战中因为拥有天时地利和人和,占据了一定主动。

    当沈溪率部抵达城北时,土木堡北城门已然失守,大约一千鞑靼兵冲进城门,这些鞑靼人挥舞马刀,组成方阵,准备与明人一战,可是他们很快现一个问题,城内布局根本不是普通的街道布局,虽然地面有一些建筑,但这些建筑不是屋舍,而是一面面好像围墙的防御设施。

    “鞑子杀进城来了,杀!”

    城北明军承受的压力最大,因为这个方向鞑靼兵马大约有一万余人,在进攻中大约折损了两三千,也就是说现在还有六七千人,而城北守军只有两千,基本上是被压着打。

    遭遇战中,打的就是气势,明朝京营兵马单兵作战能力远不及鞑靼人,如今又寡不敌众,只能退入堑壕,鞑靼兵被迫跟着跳下去,再次重演在城外时的一幕,被明军逗引着团团转。

    此时鞑靼兵马源源不断冲入城中,沈溪已无法登上城楼指挥作战,只能用烟火通知城外伏兵,想尽一切办法阻断鞑靼人的增援。

    “杀!”

    沈溪身后的火铳兵,立即冲到前面,伏到堑壕上,举起手里的火铳向城门洞附近的鞑靼人射击。

    “砰砰砰——”

    随着火铳射击声连续响起,云集在城门附近的鞑靼兵一排排倒下。

    此番交火持续了大约一刻钟,火铳兵携带的弹药消耗殆尽,打死了大约五六百鞑靼人,但后续鞑靼人就跟疯了一般,依旧源源不断向城里冲,眼看坑道都要被填满了。

    “大人,土木堡要城破了!”

    几名伴随沈溪身边的亲卫,觉得土木堡守不住了,形势已到非常危急的地步,鞑靼人似乎无穷无尽,城里火光四起,似乎到处都能看到鞑靼人的身影。

    “转移,往城东方向撤!”

    沈溪喊了一声,等火铳兵扛着武器和梯子开始后撤,他也顺着坑道往城东方向一路狂奔,地面上有马蹄声传来,也不知是鞑靼人还是明军,此时城中已陷入一片混乱。

    ……

    ……

    北门外两里一处高地上,亦思马因仍旧骑在马上,远远地观战……他虽然没有亲自参加攻城,但感觉这一战已是胜券在握。

    “国师,目前城北、城西城门均被我军攻破,我大批兵马已顺利杀了进去。城南和城东方向的兵马已往城北和城西方向移动!”斥候来报。

    “谁允许擅自调动的?城东和城南方向,不得擅离一步,必须持续向明军施加压力!”亦思马因非常恼火,怒气冲冲喝道。

    这会儿亦思马因气得额头青筋迸露,旁边将领不敢随便搭话,但此时心里都在想……国师是不是太多虑了?

    当土木堡城南进展顺利,连城门都拿下来时,你不让士兵去增援,现在城西和城北实现突破,眼看胜利在望。你不让兵马从敌人的薄弱环节攻打,而是去啃那硬骨头,是想让我们承受更大损失?

    斥候道:“国师,城南方向的明军势头很猛,我军突入城池的铁骑被全歼,余部连续遭遇炮火轰击,不得不撤退……”

    亦思马因听到此话,皱了皱眉,喃喃自语:“难道明军在城南布置有大批人马?那是做什么用的?”

    很快他意识到,可能沈溪准备从城南方向突围。

    城南是土木堡水源地,地形相对缓和,兵马从堑壕区杀出后,距离河流就很近了,可以在渡过河后,反过来利用河流作为屏障……

    亦思马因顾虑太多,不敢把这一战当成普通战事来考虑,因为城中守军统帅是以阴谋诡计著称的沈溪。

    见识过之前几次沈溪在战场上天马行空的表现,亦思马因已经将沈溪认定为大明最出色的军事指挥家和谋略家,不敢将沈溪当成普通少年看待。

    “他有何本事,想从城南突围?就算他出得了城,一定能逃回居庸关?不过即便城破,仅让沈溪一人逃脱,也会成为我草原部族的大患!杀万人,灭城池,不及杀沈溪一人重要!对,一定不能让他活着回去!”

    亦思马因思虑再三,再次下达命令:“让城南和城东兵马赶紧回到原位,维持之前四面攻城的状态,务必不能让城中一人一畜逃脱!”

    ……

    ……

    沈溪退到城东时,现城东这边情况相对较好。

    这个方向的鞑靼兵力本来就较少,攻击力度不够,在进攻受阻后听闻其他方向进展顺利,于是统兵的千户便擅自做主,调转方向,继城南鞑靼兵马之后选择撤兵,向其他两个城门运动。

    通常来说,围城战就是要找到一个缺口,从缺口杀进去,便能取得胜利。

    在之前的战事中,土木堡城南一线防御不足,率先被鞑靼人突破,但并未引起亦思马因重视,加上沈溪亲自督军,终于将鞑靼人杀退。

    几匹快马从城外过来,很快冲进城门……沿着土木堡城墙内外都设有马道,专门供斥候使用。夜色中鞑靼人看不清楚,所以并未充分予以利用。

    “大人!”

    从马上下来的不是旁人,正是云柳和熙儿。

    沈溪见到二人没觉得稀奇,他让云柳和熙儿留在城外调查情报,因为作战时情报获取尤其重要,只能让亲信负责。

    “大人,鞑靼兵马已往土木堡城西和城北方向聚集……”云柳登上城楼,将重点奏与沈溪知晓。

    “紫色焰火!”

    沈溪立即下达命令。

    当沈溪说出射紫色焰火时,身边几名亲卫尚未反应过来,大明传递消息一般都是用红色和蓝色烟火,紫色烟火少有在战场上使用。

    但沈溪下令属于最高指令,很快云柳便将捆起来的竹筒拿出来,放在城东城墙的最高处,跟之前单独的传令烟火不同,这次是大型焰火,足可以照亮半边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