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一六七章 反转:大爆炸
    当紫色焰火升空时,正在城北观战的亦思马因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幕,让他感觉异常的绚烂华丽,半边天空都被这明亮的焰火照亮。

    “轰!”

    天空中的焰火绽开怒放,继而后续的焰火也6续升空。

    双方士兵原本正在厮杀,此时不少人感觉到天地间突然变得明亮,情不自禁抬头向天上看了一眼。

    亦思马因勒紧缰绳,双腿夹了夹马腹,抬起头,惊讶地自言自语:“这焰火,代表的是什么?”

    很快,城西方向传来的巨大爆炸声回答了他。

    “轰——”

    天地间一道亮光闪现,随即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似乎整个大地都在剧烈晃动,亦思马因感觉自己胯下的战马受到惊吓,人立而起,差点儿将他从马背上抛下来。

    火光腾空而起,战场上一片寂静。

    亦思马因尚未反应过来生了什么事情,随即土木堡东北方也生剧烈爆炸,同样是地动山摇,爆炸明显具有很强的破坏性。

    “国师……”

    周边几名鞑靼将领刚刚想要提醒亦思马因,这才现亦思马因已经狼狈地跌倒了地上……爆炸位置大概在土坡左手边两里左右,爆炸导致战马受惊,亦思马因脚下一个不稳,竟然被掀下马背,摔了个狗啃屎。

    第一次爆炸是城西攻城兵马的集结地,第二次爆炸则是自城东方向转场到北门来的兵马,刚刚接到军令,又准备返回城东,谁想在集结过程中,突然遭遇大爆炸,死伤惨重。

    “轰——”

    亦思马因还没从地上爬起来,第三次爆炸再次生,这次就在亦思马因正前方不到半里地,先是一道巨大的亮光透彻天地,然后一朵红色的蘑菇云突然从地上蹿起,爆炸的巨响这个时候才传入耳朵。

    以爆炸点为中心,出现一个直径十丈宽的深坑,方圆两三百米之内,差不多一千多鞑靼兵,被这剧烈的爆炸直接撕裂成碎片,过这个距离的鞑靼兵,但凡被冲击波掀起的碎石瓦片击中,也是非死即伤。

    就比如亦思马因身后几个将领,连人带马被巨大的冲击波给击倒,身上全被激射而至的砖石碎片给洞开,鲜血“咕咕”直流,眼看不能活了。

    而亦思马因躺在地上,刚好被侧翻倒地的战马给挡了一下,加上土坡前高后低,有一定阻碍作用,否则也难逃当场毙命的厄运。

    沈溪有意在堑壕与堑壕之间,留下部分空地,看起来似乎出现巨大的纰漏,让鞑靼人可以方便集结兵力,但实际上却是个诱饵,现在鞑靼人便吃到了苦头,死于三次大爆炸的士兵起码有两千人。

    三次大爆炸过后,随即便是各种小规模的爆炸。

    因为土木堡内外的爆炸点很多,让攻到城墙一线的鞑靼兵反应不及。周边爆炸声四起的情况下,鞑靼人有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感觉,此时此刻,他们想的不是建功立业,而是想逃走,回到安全的地带。

    此时一群鞑靼亲卫已经扑了上来,把亦思马因从地上搀扶起,搀扶上另一匹战马,迅向后方撤离。

    亦思马因此时已经被吓得肝胆俱裂,任由摆布,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好你个沈溪,从开始就设下圈套让我钻!怪不得在我下令加大进攻力度后,前面遇到的抵抗突然变得微弱了,原来他有意把部队化整为零,利用众多的堑壕和夜色掩护,躲藏起来,让更多的部族儿郎进入埋伏圈,然后引爆火药……”

    如今摆在亦思马因面前有两条路,一个是马上下令撤兵,二是继续进攻,不要被之前的连续爆炸所影响。

    一刻钟后,亦思马因撤回安全地带,留守大营的几个千户已经闻讯赶来,纷纷向他请战。

    “国师,继续攻吧,破掉土木堡,为死去的将士报仇雪恨!”

    听到乱哄哄的声音,亦思马因痛苦地闭上眼,他现在想到的是土木堡内外的沟沟壑壑,即便土木堡城门已被攻破,但很显然这不是通过鞑靼人自身努力做到的,而是沈溪有意“放水”的结果,沈溪将一场防御战,硬生生给打成了伏击战。

    鞑靼人杀进城后,遇到的不是明军士兵,而是突如其来的火铳子弹、飞矢,又或者是陷阱、绊马索等物。

    鞑靼骑兵很难进城,即便进了城,在布满沟壑的城墙内也无法形成威胁,沈溪修筑的一道道防御工事,就是为了克制鞑靼骑兵,甚至可以说是克制一切进攻手段的法宝。

    天时地利人和,此时全不在鞑靼人一边,亦思马因感觉继续攻下去,纯属自讨苦吃。

    但亦思马因实在不想下达撤兵命令,他想起开战前阿武禄那期盼的眼神,如果这一战铩羽而归,他感觉自己没有颜面再领兵作战。

    “轰——”

    城西方向,又一次惊天动地的大爆炸传来,看那从地面上蹿起的蘑菇云的形状,其威力比之前的三次大爆炸有过之而无不及,此时土木堡内外的鞑靼兵马,已经乱成了一团,到处都是奔走嚎叫的狼狈身影。

    “鸣金收兵,不得恋战!”

    亦思马因在无可奈何下,只能做出最不想做的决定。

    鞑靼人选择退却,这下轮到明军反击了。

    八千打四万,居然在守住阵地的情况下还能动反击,说出来都没人信,偏偏鞑靼人真的撤了,就算是凭着一股血气留下来继续战斗的鞑靼人,也在明军的攻击下,纷纷被箭矢和火铳子弹打倒在地。

    “杀啊!”

    许多明军官兵杀红了眼,不管三七二十一,从战壕里爬出来,手持长枪、砍刀等武器,出惊天的呐喊。

    此时正在土木堡东门城楼上指挥作战的沈溪,非常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能否在鞑靼人全力攻城之下守住城池,就看现在了。

    如果不能在这一战中令鞑靼人折损更多兵马,也许几天后又会遇到鞑靼人攻城,这不符合他制定的土木堡防守战略。

    随即红色烟火升空,城内城外各处都有红色烟火呼应。

    开战前明军士兵就得到一条军令,一旦动反击,各路人马从城塞内追杀而出,但不能过城塞外两里的堑壕区。

    此时佛郎机炮已经对准两里外的预设坐标进行炮击,尽可能多地杀伤鞑靼人。

    云柳站在沈溪身边,兴奋地说道:“大人,鞑子撤兵了!”

    “嗯。”

    沈溪非常的冷静,他知道,如果不能给予鞑靼人最大的杀伤,将其彻底打痛,那即便撤兵也只是一时,后续鞑靼人必然会动更为猛烈的进攻。

    土木堡城西和城北阵地上,鞑靼人且战且退,头顶佛郎机炮不断响起,大批鞑靼人被落下后炸开的炮弹给送上天空,变成碎肉落下。

    明军呐喊着,成群结队往城门方向攻过去,城门失而复得。

    可惜的是,城门洞的木质城门早就被损毁,士兵从城塞内杀出,鞑靼人少了马匹为凭仗,又是在撤兵中,身后等于是在被箭矢和火铳子弹追赶,许多鞑靼人都在出城之后,被弩箭和火铳子弹给直接射倒在地,代表鞑靼各部族的战旗纷乱地散落地上。

    “不得过两里……不得过两里……”

    城西领兵的胡嵩跃,在接连引爆两个大火药堆和十余个小火药堆后,惊讶地现鞑靼人如同潮水般向远处退去,脑子里全都是疑问:这就赢了?

    胡嵩跃率领埋伏的明军士兵,先是用火铳和弓弩招呼鞑靼人,然后衔尾追击,等杀到半途突然记得沈溪战前交待……如果深夜开战,不能贸然出击,士兵很容易在追击时热血上头,一旦冲入鞑靼阵中,反倒会被包饺子!

    此时此刻,非常需要有冷静头脑的人来提醒士兵。

    但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下,到处都是喊杀声和鞑靼人的悲呼哀嚎,就算扯破嗓门喊也没几个人能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