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174章 困城(上)
    朱厚照在张苑帮忙下完成的信函,因为无处可送,只能通过靳贵送给谢迁,再由谢迁送给沈溪,这是朱厚照唯一能想到的点子。

    但如今土木堡早就断绝了跟外界的一切联系,没人能出长城内关,就算是谢迁也没这本事,所以事情最终只能被搁置,甚至靳贵也不会做这种傻事去麻烦谢迁,他怕被人知道跟太子充作沟通内廷和外臣的桥梁。

    靳贵身为东宫讲官,没有在朝中呼风唤雨的能力,论才能和实干,他跟沈溪间有不小的差距。

    土木堡的消息已彻底断绝,朝廷对于沈溪所部的状况无法查知。而此时土木堡对于外界情报的获取,也只能通过斥候对于鞑靼营地的一些状况,做出相应判断,沈溪也不能确定城外鞑靼兵马是否撤兵。

    阿武禄却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进了土木堡,这在沈溪看来非常不可思议,这女人的胆略,比他想象中的更出众。

    沈溪知道阿武禄进城的主要目的还是刺探城中虚实,在其进了土木堡后,沈溪做出迎接的姿态,却没有给予阿武禄一个外交使节应有的尊重,刚进城门避开鞑靼人的耳目,转眼就吩咐属下将阿武禄扣留拘押。

    “……沈溪,这就是你天朝上国大臣的风度?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你居然背信弃义,将堂堂的外交使节扣押,难道你就不怕激怒我大元子民,数十万兵马发起攻城,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阿武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沈溪居然在把她迎接进城后,便立即派人把她和随从一起,送到一个封闭的院落拘押,一日两餐和上茅房都只能在屋子里,俨然将她当做阶下囚看待。

    在这种情况下,她天天在屋子里骂,即便见不到沈溪的人,也骂得很欢,在那些守卫官兵看来,这母鞑子简直是疯了。

    也怪不了大家这么想,这女人得有多白痴,才会自己眼巴巴跑到对头的城里送死?现在还敢在大明军队控制的城市里,怒骂明军主帅,她这是活腻歪了?

    不过还有个比阿武禄更疯的人,那就是沈溪。

    沈溪居然派人在那院子的隔壁,悄悄记录阿武禄每天骂人的话,然后整理出来。

    每天早晚沈溪都会过目,看的时候拿起朱笔勾勾画画,似乎是想从中找出端倪,以确定城外兵马的分布情况,以及鞑靼人下一步军事计划。

    这天张永恰好来找沈溪,商议事情,看到沈溪神神叨叨的,有些不满地说:“沈大人,您若真想通过这妇人知道城外的情况,为何不将她严刑拷打一番,就算她嘴再硬,也会吐露!”

    “真有这么容易就好了。”

    沈溪摇头,“张公公难道不知晓,此妇人的真实身份,乃是达延可汗的妃子,说起来……就跟我大明的皇妃一样,你觉得这样的人开罪的起?”

    张永本想说,左右不过是胡虏的妃子,有什么开罪不起的?你得罪的人还少了?但仔细一想,不由发怵:

    “听姓沈的小子的意思,不会是说他想投降鞑靼人,又或者说想留一个后手,如果真要到城破的那一刻,通过这女人牵线搭桥,归顺鞑靼人吧?”

    张永的心思比沈溪复杂多了,求生的渴望异常强烈,而且作为太监为人又没有底线和原则,无论是逃命、战胜或者是投降敌寇,都能接受,他觉得自己一条命比什么都更重要,而沈溪这边要顾忌的事情就多了,不能说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恣意妄为。

    张永试探着问道:“沈大人,是否让……咱家去跟那妇人谈谈?”

    “谈什么?”

    沈溪诧异地抬头打量张永,微微皱眉,“之前让张公公想关于提振军心士气之事,如今可有眉目了?”

    张永不满地抗议:“沈大人出的可是个天大的难题,如今城中就算钱粮有富余,给了士兵又有何用?现在命都快没了,谁还在乎这些?反倒是……城中有一些妇人,反正都是被鞑靼人糟蹋过的,如今索性让将士们为所欲……总该没问题吧?”

    沈溪一摆手,板起脸来:“不可!”

    张永冷笑道:“就知道沈大人不准允,那沈大人自己说说,除了如此还能如何?如果沈大人顾忌那些妇人都是我大明人,不妨将那些个鞑靼女人赐下去,就算是不够分,士兵们看着过过眼瘾也是好的,或者论军功……”

    沈溪瞪着张永,神色似笑非笑:“张公公说的女人,不会是指幽禁在城东军械库旁边院子里骂人的那个吧?”

    “不是她还有谁……”

    张永说到这儿,才发觉自己提出的点子简直是个馊主意。

    阿武禄进城是带了婢女,但那些婢女毫无姿色可言,就算是之前被俘的鞑靼女将火绫,同样是个男子气多过女儿家温柔的粗鄙女人,看来看去,似乎只有阿武禄有那么几分姿色,但区区一个阿武禄,如果让军中那么多男人来……

    张永自己想想都觉得恐怖。

    而且这事如果被城外的鞑靼人知道,那鞑靼人肯定会玩儿命攻城,彻底断了他归降鞑靼人的路途。

    沈溪重新低下头来,道:“张公公切莫再开此等玩笑,不如回去好好想想该用什么给士兵们发犒赏的事情,张公公身为监军,此事责无旁贷!”

    张永嚷嚷道:“沈大人,你这是在为难咱家吧?这封闭的土木堡,连女人都没的赏赐,还有何好赐予的……给银子管用吗?那些将士又不傻!”

    沈溪懒得跟张永争辩什么,张永现在是破罐子破摔,身为太监无牵无挂,大不了投降了事,他可没那么多时间跟张永耗。

    沈溪起身出了指挥所大门,顶着严寒到城里城外各处巡视,一方面是检查防御和备战状况,另一方面则是慰问士兵。

    沈溪以往出城时,身边还会带上一堆亲卫,既可以当保镖,如果发现问题还可以充当传令兵,但到了现在,他已经没那么多讲究了,甚至到城外战壕巡查,都只带上一两个人,如果遇到什么紧急事情,将人遣走,只剩下一人独行。

    沈溪在视察的时候,从来不摆他二品大员的架子,那些个大头兵刚开始只知道自己的主帅是个十七岁的少年郎,但随着沈溪在各处走得频繁,长久下来没有不认识他的。

    沈溪自己丝毫也没有尊卑有序的观念,很快就与广大官兵打成一片,到了吃饭的时间,便跟士兵们坐下来一起吃,嘘寒问暖,并非是那种简单敷衍式的问询,而是会问到点子上,为官兵带来实际的好处,比如说从城内调拨饮用水、保暖衣物或者是干粮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