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178章 汗部大会(中)
    亦思马因抵达城中的汗部王帐时,才知道汗部大会已经开始好一会儿了。

    作为国师,亦思马因在对大明作战中,从谋划到出兵,几乎都是他一手操办,可谓劳苦功劳。

    就算不说功劳,亦思马因本身便是鞑靼部落中仅次于达延可汗巴图蒙克的二号人物,但巴图蒙克以及其余各部族的族长显然没给他面子,在他这个国师到来之前,就开始举行汗部大会了。

    王帐异常宽大。

    这次汗部大会,过来参加的部族族长大概有六七十人之众,其中大部分族长都只能站在后排……草原上只有能独立组建出五个千骑队伍的部族,才有资格坐在前面,跟巴图蒙克叙话。

    草原虽大,部族虽多,但生存环境非常恶劣,人丁不旺,明朝对草原封锁得越是厉害,草原人生存环境就越被压缩。

    再加上之前几年草原陷入内乱,死伤颇多,此时能坐到前排的部族首领,加上亦思马因在内也不过才六人,此外还有个亦不剌,但此时亦不剌已率兵马杀到居庸关之下,无暇前来出席大会。

    “国师到!”

    亦思马因的部将乌力查没有进入王帐的资格,只能留在王帐之外,目送自己的族长进入装饰豪华的帐篷。

    亦思马因的部族,在鞑靼各部族中,属于仅次于达延汗部的大部落,亦思马因在汗部大会上的地位,照理也仅次于大汗巴图蒙克。

    蒙古草原一直到巴图蒙克执政的前半段,奉行的都是可汗和太师联合执掌权柄的制度,之前曾让明朝饮恨土木堡的瓦剌首领也先,也并非是草原上的正主,而只是黄金家族赐封的太师。

    太师并不一定要是成吉思汗的后人,在草原上,一般是最大部族的族长来担任这个职务。作为草原上的共主,可汗为了平衡各方的关系,令最大的部族臣服,只能用赐封太师的方式来笼络。

    亦思马因进到王帐之后,所有人都对他恭恭敬敬行礼,唯独坐在大帐中间的达延可汗巴图蒙克,以及达延汗的几个儿子和亲近将领,才不需要向亦思马因行礼,而此时引导亦思马因到来的苏苏哈,便趾高气扬地站在巴图蒙克身后,用不屑的目光看向亦思马因。

    巴图蒙克身着盔甲,披着大氅,此时的他已不再是那个登基时被自己妻子掌握军政大权的稚子,而成为蒙古部族的实际掌权人。

    通过此次攻明,达延部成为草原上最大的部族,曾经兴盛一时的小王子火筛,此时也已成为丧家之犬,在宁夏卫连吃败仗,部族实力大损,要想保住以前漠南蒙古霸主的地位估计很难了。

    巴图蒙克长着一张四方脸,眼睛很小,鼻梁却很高,即便才三十岁上下,看起来却饱经风霜,留着个山羊胡,额头皱纹很深,加上黝黑的皮肤,显得过于老成,就好像中原五十岁上下的人。

    草原生存环境太过恶劣,人的寿命普遍较短,即便是像巴图蒙克这样大权在握自以为天命所归的可汗,岁数也很难超过四十岁。

    对于草原人来说,三十岁不是年至而立,而是到了知天命的年岁,随时都可能病殁。

    “国师,久违了!”

    即便达延汗部将领苏苏哈对亦思马因不够尊重,但巴图蒙克还是保持了对亦思马因起码的礼重。

    作为草原各方共同尊奉的大汗,就算有小心思,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一个部族的族长甩脸色,即便他感到自己老迈,希望为儿子铲除障碍,从而动了拿下亦思马因的心思,但毕竟现在是一致对外的时候,在明朝的地界冲突,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亦思马因上前,在巴图蒙克面前抱胸行礼,表示他对大汗的敬重。

    “国师,你这是兵败撤回了吗?”

    就在亦思马因准备前往巴图蒙克左手边空着的垫子坐下,正式参加汗部大会时,王帐内不知是谁出声质问他。

    亦思马因鹰隼般的眼眸环视王帐一圈,冷冷地说道:“我路兵马前锋如今已至居庸关下,何曾有过兵败之事?”

    此时王帐内,气氛有些剑拔弩张,亦思马因看到众部族族长看向他的眼神非常古怪,似乎在他进入王帐之前,曾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他成为了众矢之的。

    一致对外的时候,蒙古草原上各部族必然要齐心协力,可一旦涉及到利益分配,各部族之间的关系就没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融洽了。

    在场很多族长,仗着巴图蒙克撑腰,都想站出来质询亦思马因,但他们又怕自己的部族被达延部拿来当枪使,所以他们说话都很谨慎,即使是在抨击亦思马因有意瞒报前线情况,也没有敢光明正大以自己部族的名义跳出来公然指责,只是躲在人群中发话,这样一来亦思马因就不会把他们当作是出林鸟对付。

    巴图蒙克一抬手,王帐里登时鸦雀无声。达延汗目光严峻,盯着亦思马因的眼睛道:“国师,你曾跟本汗言明,先行攻取宣府,为何中途变卦,在包围宣府数日后才又出兵张家口堡,待张家口堡城破后方回兵攻宣府?”

    所有人都看向亦思马因。

    亦思马因的脸色略微有些难看,但他还是正色回禀:“宣府之固,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先战张家口堡,把这个关隘拿下来,将前后方贯通后再图谋新的目标,这是根据敌我兵力以及攻坚难度做出的正常取舍!”

    “胡说八道!”

    巴图蒙克还没发话,苏苏哈主动跳了出来,怒斥道,“分明是你出兵土木堡,在明军手中折损太多,不得已之下只能放弃攻打宣府,你还想对大汗隐瞒?”

    到此时,仍旧没人敢说话。

    苏苏哈在达延汗部,属于巴图蒙克的中军千户,相当于中原王朝皇帝最信任的御林军统领,苏苏哈发话,别人轻易不敢反驳。

    亦思马因掷地有声:“土木堡外,并未有兵败!”作为国师,亦思马因清楚地知道,土木堡战事对他而言是个污点,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有兵败之事,因为这涉及到最后的利益分配。

    在草原上,出谋划策之人的功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蒙古人计算功勋的方式就是获得多少胜仗,俘获多少人畜,攻下多少城池,打败多少兵马。

    在这个大前提之下,自家折损越少越好。

    一旦有兵败之事,在最后的战果分配中就会处于劣势,因为失败者没有资格分配战果。

    亦思马因在土木堡折损的兵马,虽然并未到伤筋动骨的地步,但也让蒙古人品尝到了失败的滋味,更是让各草原部落知道这一战并非是没有挫折,毫不起眼的土木堡俨然成为明军最坚实的堡垒,那居庸关、紫荆关和京师这些地方,更可能久攻不下。

    巴图蒙克厉声喝问:“那请问国师,是否有欺瞒本汗?”

    亦思马因恭敬行礼:“不敢有所欺瞒!”

    亦思马因拒不承认,这下连巴图蒙克也不知该如何应答了。

    草原各部兵马虽然统一听从汗部的调遣,但在劫掠和攻城中,很多都是各自为阵,具体损失只有等部族自行上报。

    亦思马因坚决不承认有兵败的情况,损失自然不会上报,巴图蒙克也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证实亦思马因的失败。

    王帐里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在等草原一号人物巴图蒙克和草原二号人物亦思马因之间的激烈碰撞。

    ps:今天是鸡年大年初一,天子在这里恭祝大家新春大吉,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