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187章 太子监国(中)
    朱厚照几乎是在睡梦中被人叫起来的,然后浑浑噩噩被带到了文华殿,坐在原本属于他老爹的龙椅上,看着在场一干大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诸位……先生,你们找我有事吗?”

    朱厚照面对这群人,实在没什么底气,他不敢自称本宫,因为他知道在场这些大臣,随便拉出一个他都得罪不起。

    相对而言,他觉得最好欺负的反而是他的舅舅张鹤龄,但这会儿张鹤龄站的位置有些偏外面,而且目光闪烁,不敢与他对视。

    谢迁能言会道,此番依然由他上前解释:“太子殿下,陛下罹患恶疾,当前战事紧急,需要有人主持大局,臣等特地请旨陛下,委任太子为监国,诏书天明之后便会下发,今后朝事还请太子殿下参详谋划!”

    朱厚照听得有些迷糊,不过有件事他大概明白了,自己居然获得了参政议政的权力,一双眼睛顿时眯了起来,高兴地问道:

    “谢先生,我听的不是很明白,您能再跟我说一次吗?是父皇生病不能处理朝事,让我来干,是吧?”

    谢迁原本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但他见到太子眉开眼笑的模样,心里顿时犯起了嘀咕……太子这是哪根筋不对,你皇帝老爹病入膏肓无法打理朝政,你居然能笑得出来?

    在场除了朱厚照之外,别人都愁眉苦脸,心情异常沉重和压抑,所以现在熊孩子的笑分外引人瞩目。

    最后,谢迁还是放下杂念,恭敬行礼:“回殿下,确实如此!”

    “那好啊,当前战事到底如何了,你们快给本宫好好说道说道,沈先生……沈溪在土木堡,可是打赢了?他一定率军把鞑靼人杀得片甲不留,对吧?”

    朱厚照对于什么紫荆关和居庸关防御根本就不感兴趣,他关注的对象只有土木堡,因为他崇拜的沈溪正在土木堡跟鞑靼人交战,此时俨然把沈溪当作了自己的替身,代入感十足。

    朱厚照的问题,就好像撞到了铁板上,在场的大臣没一个敢随便回答。

    土木堡已许久没有消息传来,这会儿三边以及宣大一线的战报原本就少,紫荆关、居庸关和倒马关已经成为内长城防御的焦点,情报基本是从这三个关口传递回京城,关口以外的情报极少。

    谢迁回道:“殿下,土木堡……并无任何消息传来!”

    朱厚照一听不乐意了,耷拉着脸问道:“没消息?这怎么可能呢?谢阁老,我知道土木堡可是你孙女婿沈溪领兵去的地方,沈溪手头有几万兵马,跟鞑靼人交战,以他的才能一定可以力挽狂澜……哦对了,你们派了多少援军过去?”

    在场的大臣很是为难。

    原本请个小娃娃出来当监国,是做样子货专门负责盖章,以便把所有责任扛下来。谁知道太子并不甘心当傀儡,上来就问东问西,问的问题还都是在场一干大臣不想回答或者是没法回答的。

    单就一个沈溪,就让朝廷上下颜面无存。

    别人都没预料到战事进展,唯独沈溪提前就判断出来了,消灭四千鞑靼铁骑立下大功的结果,就是把他扔在土木堡不管不问。

    这事怎么听,都是朝廷不靠谱。

    能够跟朱厚照产生一定共鸣的,在场一干大臣中也只有谢迁。

    谢迁老怀感慨,摇了摇头,有些郁郁寡欢地说道:“回殿下,朝廷并未派出兵马增援土木堡!”

    “你们……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朱厚照指了指在场众大臣,气愤地甩了一圈衣袖,道,“沈先生哪里得罪你们了?竟然连援军都不派……沈先生说过鞑靼人会攻打宣府,怎么样?宣府失守了吧?沈先生说紫荆关会遇险,现在紫荆关也快要被鞑靼攻破了吧?”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朱厚照这一开口,就把在场之人吓了一大跳。

    所有大臣均面面相觑,那目光好似在说,谁把紫荆关告急的消息告诉了太子?

    朱厚照一来就很是嚣张地质问一番,提到了紫荆关被攻打之事,但此时并未有任何人跟太子说及此事。

    所有人都看向谢迁,似乎在场人等中只有谢迁最有可能跟太子说这些事情,因为谢迁比其余顾问大臣都更早见到战报,有“作案”的时间。

    但有些事情却经不起推敲,因为谢迁轮值文渊阁,根本就无闲暇去东宫。

    马上又有人想,难道是萧敬把消息透露了出去?

    朱厚照环视一圈,有些不满地抗议:“一个个看着本宫作何?我问你们话呢,现在紫荆关是不是被鞑靼兵马攻打?”

    谢迁脸上满是为难之色:“……确实如此。但不知太子殿下是从何得知?”

    朱厚照愤愤然道:“我就知道,看来沈先生说的没错,如果外番要攻打我大明京城,要过内长城一线,一定是走紫荆关,因为紫荆关在长城内三关中,地势相对没有那么险要,这些年来朝廷只注重外长城修筑,紫荆关年久失修,越发不堪一击……这就叫做柿子专挑软的捏,看来鞑靼人也不傻嘛!”

    这话说出来,在场很多大臣都面色无光。

    鞑靼人不傻,太子也不傻,沈溪更不傻,只有在场这些大臣却在犯傻,被鞑靼人杀到紫荆关前,才意识到鞑靼人主攻的并不是居庸关。

    明朝君臣天真地以为,能靠居庸关的险要镇守前往京城的最后一道防线,殊不知这居庸关只是空架的摆设,鞑子虚晃一枪,便调头去了紫荆关。

    朱厚照闷闷不乐了好一会儿,再次出言问道:“那紫荆关失守了吗?”

    谢迁的回答相对轻松些,道:“未曾失守!”

    “没失守啊?那算算应该快了,鞑靼人连张家口堡和宣府都能在短时间内攻陷,那证明其攻城器械齐备,紫荆关失守应该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下一步鞑靼人应该跟几十年前的瓦剌一样,内外夹击居庸关,同时进兵京城。”

    “当然,鞑靼人也有可能避开京城先不打,让京城军民全都陷入极大的恐慌中,他反而回兵去攻打大同以及太原,拿下山西再图谋京城或者中原,重演当初蒙元入侵金国的一幕……”

    朱厚照侃侃而谈。

    一个十三岁的熊孩子话说得溜顺,而且头头是道,那些个倾听的大臣,个个面露惊愕的神色。

    在这些大臣眼中,太子只是个小娃娃,根本就没指望他出来监国能有什么见地,谁知道朱厚照这一亮相,就表现出非凡的见识,由不得众大臣对他有任何轻视。

    但也有大臣在想,不会是皇帝为了彰显太子的威信,背地里找人教太子说这些话,其实太子原本什么都不懂吧?

    之前这些个顾问大臣还准备对太子奏禀紫荆关的事情,然后假模假样询问太子的意见,只等太子点头便可以用太子的名义发布命令,但现在朱厚照似乎什么都知道,倒也省事解释一番,但该问的还是要问。

    谢迁便试探着说道:“那太子殿下……对紫荆关防备,有何看法?”

    朱厚照之前对答如流,甚至还能拿出自己的见解,听起来都是合情合理,让众大臣对他刮目相看,但这会儿朱厚照听到问题后,却皱起了眉头,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

    ps:第三更到,再次求下保底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