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191章 寒风中的火炉
    沈溪进入前线阵地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看望正被陆续送进城进行紧急救治的伤病员,至于将士的尸体会在后续被抬回城中。

    虽已经是寒冬,但不管是大明官军还是鞑靼人的尸体,都必须择地寻找地方掩埋,远离贮藏水和粮食的地方,否则可能会引起疫病。

    城里卫生状况非常差,因为极度缺水,在这种境况下,更需要保持城中最基本的饮用水和食品安全。

    此次出城视察,沈溪看到的都是很不好的光景。

    士兵们结束一宿战事,虽然很多人连根鞑靼人的毛都没看到,但这会儿他们依然疲惫不堪,光是心理上的折磨已让他们苦不堪言,再加上天气严寒和一宿没睡,每个士兵几乎都在打瞌睡。

    以前沈溪巡查,士兵不管怎样都会起身笑脸相迎,但这次即便有些士兵看到他,也仅仅只是点了点头,无力起来,因为身体太过疲倦。

    “别睡别睡,把周围的人都叫醒,要睡回城到营房睡,在这里眯一会儿,很可能起不来了!都把身边的人叫醒!”

    沈溪必须不断提醒周围的人,甚至让人去军中传令,不能让士兵在阵地上睡眠,即便要睡,也要等换岗后回到有遮掩的工事和建筑物中睡。

    士兵们一坐下,很难从地上爬起来,每个人都是有气无力,就算有人搀扶也行动极为困难。

    沈溪巡查半天阵地,深深感觉到战事的残酷,这极端恶劣的环境下,不但是在折腾大明士兵,相信鞑靼人那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

    好在今天早上雨雪停歇,天上有了太阳,在金黄光辉笼罩下,天气跟着暖和许多,否则沈溪实在不知道会有多少士兵因为这极度的严寒而冻死在战场上。

    云柳之前出去传递消息,此时此刻回到沈溪身边,奏禀道:“大人,该传的消息都传递出去了,还派出斥候带着您的手书前往居庸关。如果一切顺利,两日内快马就会将土木堡的战报送到京师。您不必太过担心!”

    沈溪凄苦一笑:“不担心?朝廷明显是将我们放弃了,算算日子,居庸关应该还在大明的控制中,紫荆关那边应该是朝不虑夕了。”

    “不出意外,京城现在全力在做的不是加强居庸关和紫荆关一线的防备,而是着重于京畿防备……京城那些大臣的想法,就是循规蹈矩,一切依照成功的案例行事,没有谁会下令主动出击!现在倒是可以把希望寄托在刘尚书回撤的兵马上!”

    云柳脸上看到些许希望,连忙问道:“沈大人,是否派人去通知刘尚书?”

    “不必了!”

    沈溪摇摇头道,“刘尚书此番回京勤王,走的必然是南路灵丘、广昌到紫荆关或者倒马关一线,不可能会走北路,即便派人前去,收效也甚微。”

    云柳原本激发出来的希望,瞬间就被沈溪的分析给破灭。

    云柳对于沈溪的判断深信不疑,因为她明白只有沈溪能创造奇迹,现在大明与其指望刘大夏,还不如期待沈溪能创造奇迹……她对沈溪抱有盲目的信心。

    沈溪又道:“不过倒是可以利用刘尚书回兵这件事,来给围困土木堡的鞑靼人制造恐慌。马上传我的命令,派人往城外鞑靼营地中送战书,就说本官准备在下午派兵出城,与鞑靼人决一死战!”

    云柳以为自己听错了。

    夜战才刚结束,军中上下均疲惫不堪,沈溪马上就要提出下一轮战事,还是主动出击下山一战?

    “沈大人,这是干什么?”云柳不解地问道。

    “按照我的吩咐行事便是,鞑靼人接到这份战书后,必然会做出反应,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有机会了!”

    沈溪没有出言解释,此时他自己也很疲倦,想找到高床软枕好好睡上一觉,可惜即便是准备有火盆的指挥所里也不是那么温暖,更没有柔软的床榻,他只能随便找个地方闭上眼凑合着睡一觉。

    云柳领命:“是,沈大人,卑职这就去传令!”

    云柳离开后,沈溪带人回到土木堡,直接回到城西的指挥所准备休息。

    土木堡内一片忙碌,沈溪简单地将堆积在桌案上的一些公文整理一下,宽解下身上已经冻得冰硬的软甲,没有热水可供洗把脸,甚至脸上还因为刺骨的雪风而疼得厉害。

    回到后面的寝室,虽然屋子里升起了火盆,但温度依然很低,北风也被土墙挡在了外面,他将外衣解下来,却始终不敢除去里面的内衣,勉强在铺了层茅草的木板床上躺下,盖上被子,不多时便睡了过去。

    就在沈溪感觉到寒气一股接着一股侵袭脖颈以及身体,全身颤抖个不停时,半梦半醒中,突然有一个温暖好似火炉的东西到了他的被窝里,他抱着这暖暖的“火炉”,心中便感觉到一股安适与温馨,似乎连身上的病痛也跟着减轻。

    ……

    ……

    午时二刻,城外鞑靼大营中军大帐中,亦思马因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军事地图。

    之前一战,已经是他出兵围攻土木堡后遭遇的第三场大败,这还不算之前火绫和阿武禄主导的两次兵败。

    在此番入寇大明的系列战事中,鞑靼兵马除了火筛部在宁夏镇输给刘大夏,东路主力也仅有在土木堡接连遭遇挫折,亦思马因感觉自己肩头上承担的巨大压力。

    “国师,城里的明军,居然派人送来战书!”

    乌力查气急败坏地出现在亦思马因身前,怒不可遏,“那沈溪,居然提出今天下午出兵与我们决一死战!”

    “什么?”

    亦思马因宽大的额头上现出几条皱纹,在看过乌力查递过来的战书之后,他先是以为沈溪患上了失心疯,随即他意识到什么,当即问道:“除此之外,城里还送来其他什么东西没有?”

    乌力查一怔,问道:“国师,明军准备出击了,这是最好歼灭对手的机会,无论他们送来什么,都不会影响这一战我军的胜利!”

    亦思马因冷笑不已:“你以为沈溪真的会派兵杀出来吗?这只是诈兵之计,目的在于让我军人马结成防御阵型,白白消耗体力,以便让他的兵马可以在城中得到休息喘息的机会,阻止我军连日发起猛攻!”

    乌力查一脸的费解:“国师,末将不明白您的意思。”

    “不需要你明白,你只管带人到营地前方守着,一旦城塞内有人出来,你前去迎接,将人带到我面前便可以了!”

    亦思马因说完,心里又出现几分躁动,他已经预感到沈溪下一步会走什么棋。

    等乌力查领命而去,亦思马因才若有所思道:“难道昨日一战,真的是我军在土木堡外的最后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