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一九二章 承诺
    土木堡内,沈溪难得睡了个好觉,等他从睡梦中醒来,感觉精神有所恢复时,便意识到有哪里不对。

    尽管意识依然昏昏沉沉,但他还是睁开眼来,面对的是让他感觉意乱情迷的颜色,随即眼前的视线变得清晰起来,原来怀中抱着的“火炉”,根本是一个人,而且是个软玉温香的女人,正是这几日一直帮他东奔西走不辞辛苦的云柳。

    “嗯?咳咳……”

    沈溪想说点儿什么,但当他想清清嗓子时,一股冷气灌入口中,却不由剧烈咳嗽起来。

    他所患风寒非常重,要不是一口气支撑着,不可能一直坚持到现在。

    云柳并没有睡过去,当听到声音时,她抬起头来,便看到沈溪在撕心裂肺地咳嗽,她赶紧伸手去帮沈溪扶正身体,随即她现什么,赶紧将自己前襟的衣服稍微整理一下,但还是难掩可以令女儿家娇羞的地方。

    当她坐起身时,身前的亵衣已基本整理好,到底还是盖住了诱人的所在。

    “大人!”

    云柳此时的声音没有之前那么干脆简练,而显得有几分妩媚多情,沈溪听在耳中,心中自然而然多了几分柔情。

    沈溪咳嗽几声,定睛看了过去,只见云柳含羞坐在那里,露在外面的肌肤现出红白相间的颜色,他没有侧头看向一边,因为他也并非是不谙世事的少年郎,对于眼前的事情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沈溪问道:“做什么?”

    云柳这才赶紧离开床榻,将外衣随便披在身上,稍作整理,道:“大人连日奔波,又身染风寒,如今城中缺少必要的药材和条件,奴婢……便想用自己的身子为大人暖身,唐突了大人,罪该万死!”

    说着,云柳也不顾身上衣服单薄,直接跪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沈溪赶紧伸出手,道:“起来说话吧……咳咳,我不想自己病了,也让身边的人病倒!”

    “是,大人。”

    云柳惴惴不安,她不明白沈溪的态度,所以此时她只能寄希望于沈溪不埋怨她,她没奢求自己“主动献身”的举动能换来沈溪的垂怜。

    沈溪挣扎着坐了起来,稍微整理衣服,但仍旧咳嗽不止。

    沈溪一手掩住嘴咳嗽,另一手对云柳示意一下,让云柳给他拿水过来,当羊皮水袋呈递到沈溪面前,沈溪凑过嘴吸吮,才现里面盛着的居然是热水。

    “大人……您慢些喝!”

    云柳在旁望着沈溪,目光中满是柔情。

    沈溪喝过水,用衣袖随便擦了擦嘴,道:“这土木堡内,的确不适合你们这些女眷居住,辛苦你们了!”

    “大人,不辛苦!”云柳听到沈溪关切的话语,感觉心中暖洋洋的,此时就算是再累再辛苦,她也觉得值得。

    沈溪转头看了看,问道:“熙儿呢?”

    云柳回道:“熙儿正在为大人烧水,这滚开水,便是她为大人准备的,大人起来时……才有热水擦擦脸,甚至可以清洁下身体。大人不用太过节省,您刚才睡下的时候,外面天色骤变,随着北风呼啸,天空乌云密布,很快又下起了大雪!”

    沈溪听到这话非但没有高兴,反而有些着急,他不顾身上没有穿太多衣服,直接下得地来,到了寝室门口,随着他将房间的木门打开,一股凛冽的寒风猛烈地灌了进来,他并没有关注那彻骨的寒冷,眼前是一片白雪皑皑,到处都是凌乱飘落的雪花,呈现一幅冰雪世界的景象。

    “唉!”

    沈溪关上屋门,长长地叹口气,道,“本以为上午见了太阳,今天能消停些,谁知道又是一场大雪,将士们的日子不好过啊。”

    “吩咐下去,将城内所有木料和草料整理一下,再把缴获的布匹以及从死去的鞑靼人身上剥下来用开水消过毒的羊皮袄和袍子敞开向官兵供应,一定要保证官兵的保暖需求,同时能吃上热汤饭!”

    之前沈溪担心的是城中水源和饮食供应问题,但此时他更担心柴禾不够。

    这一年隆冬比往常年来得早许多,沈溪没料到会是这般局面,城中饮水问题暂时不用愁,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城中柴禾数量不多,以前还有部分用在修造工事上,此时沈溪很怕没有足够的木柴来生火开灶。

    “是,大人,卑职这就去吩咐!”

    云柳不顾辛苦,赶紧整理好衣衫,将之前的男装拿起来套在身上,他正准备出门,却被沈溪一把抓住手。

    云柳身体好像突然僵住一样,手足无措,人更是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

    沈溪笑了笑,道:“云柳,真是辛苦你了,如果能回到京城,我不会负了你和熙儿!”

    “谢……大人!”

    云柳听到沈溪作出的承诺,心头百感交集,这是她这一生最希望听到的一句话,也是她听到之后感觉最温暖幸福的一句。

    “咳咳!”

    沈溪仍旧咳嗽个不停,他不得不松手,回到床榻前坐下,云柳过来将他的衣服整理好,二人才一前一后出了寝室。

    来到指挥所大院前面的大厅,张永一个人显得异常焦急,他虽然知道昨晚明军又获得一场胜利,但他清楚这会儿鞑靼人并未撤兵,从方方面面的情况分析,顶多是打退鞑靼人一次攻城。

    张永见到沈溪进来,立即上前拦住沈溪,劈头盖脸问道:“沈大人,这一战到底怎么样了?”

    沈溪咳嗽着在坐下来,勉强回答:“凑合吧!”

    张永又气又恼,说道:“什么叫凑合,沈大人,这赢就是赢了,输就是输了,您打完仗就回去歇着,还不许人过去打搅,而那些个将官又全都在城外不露面,咱家连究竟是何等状况都不知晓,您说这给朝廷的奏报中如何说及?”

    沈溪半眯着眼打量张永,问道:“张公公,如今你很在意给朝廷的奏报吗?”

    张永被问得哑口无言,此时此刻土木堡相当于是一座孤岛,他自身难保,哪里还顾得上去给朝廷写战报?

    即便写了,也是送不出去的。

    张永支支吾吾地说道:“回头……总还是需要的!”

    沈溪侧过头,道:“等有需要再说吧。张公公先回去歇着,本官今日很忙,无暇跟你细说!”

    “仗都打完了,沈大人还有什么可忙的?难道跟咱家说说都不行?”

    张永有些着急,打完一场仗,连战果都不知道的滋味实在不好受,而他又不敢亲自上城头查看,怕被鞑靼人的弩箭射下来。

    沈溪道:“本官要准备今日决战之事,这回答,张公公可满意?”

    张永迟疑了一下,随即摇头。

    沈溪拿出这样的借口来,他只当沈溪心烦不想跟他废话,识相地站到一边去了。

    他现在只清楚一件事,如今的沈溪可是惹不起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