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〇四章 活见鬼
    “列阵,准备迎战!”

    指挥南翼方阵的是初出茅庐,自从出塞以来立下不少战功,刚刚被沈溪从百户擢升到千户的年轻将领夏有德。

    夏有德二十四岁,虽然不算新兵,但在论资排辈的京营中,这样的后生绝对没有机会晋升,一辈子都会是个百户。

    但此时夏有德却是临时千户,他负责的一个千人队,上来就面对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大考,独自应对鞑靼人五百精锐骑兵的冲锋。

    夏有德可没有沈溪那样冷静的头脑,此时面对黑压压逼来的鞑靼兵马,他整个人都是懵的,他只意识到一点,如果此时后退,那他和整个千人队的官兵就要死在这里了。

    “沈大人说了,谁都不能退,稳住!稳住!”

    夏有德可不管别人能否听到,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传达沈溪的军令,督促官兵一丝不苟地执行。

    胜负此时已经不是考虑之列!

    如果此战不能打出大明军队的精气神,狠狠地打击鞑靼人,沈溪交代的差事就算没有完成,夏有德自己也不好意思跟沈溪提擢升的问题。

    夏有德一直觉得这一战是他人生的转折点,而之前他认为出来随随便便就能击败鞑靼人,基本是走个过场就结束的事情,但显然实情并不是如此。

    口中喊着“稳住”,可夏有德自己先慌了,因为在他的人生经验中,可没谁告诉他五百骑兵的冲击力看起来如此凶猛!

    但见阳光下那黑压压的骑兵朝己方队伍冲杀过来,马蹄声连绵不绝,大地颤抖个不停,士兵们感觉到背脊在冒汗,这可跟想象中的轻松获胜完全不一样啊。

    二里,一里,三百步,二百步……

    “弓弩准备,火铳准备!”

    关键时候,夏有德仍旧记得沈溪教给他的口令,这些口令,在这两天他几乎做梦都在背诵,就怕临阵时忘记了。

    在军中,一个能保持冷静头脑的指挥官,是士兵取得胜仗的关键,如果指挥官不能保持冷静,就只有用一些机械的手段,让士兵们觉得他们的指挥官还保持着足够的冷静。

    而把一些机械性的语言灌输给这些委以重用的将领,是沈溪之前一直在做的事情。

    “注意!发射!”

    夏有德手上高举着战刀,当战刀用力挥下后,前面零零星星已经响起火铳的射击声。

    大明以前的火铳,射程很近,而且发射准头和杀伤力极为有限,但这几年朝廷利用佛郎机炮的原理,制造许多佛郎机火铳,这种火铳最大的特点便是发射的是散弹,通过加长枪管来提高距离和准头。

    而且经过沈溪一番改造,弹室可以在后膛进行装填子铳,虽然发射速度仍旧不理想,但杀伤力提高了许多。

    一轮火枪下去,鞑靼冲在最前的骑兵,不时有人倒下。

    这些轻骑兵虽然在速度上占有绝对优势,但毕竟防御力不及重装骑兵,以至于对冲击力极强的火铳子弹的防御性不高。

    大部分鞑靼兵身上穿着的并非铠甲,而是皮质防具,因为草原上最稀缺的便是铁器,鞑靼人冶铁技术欠佳,使得他们将有限的资源都用在了提高兵器性能上,重装骑兵只是少数。

    鞑靼人素来便攻强守弱,这是鞑靼人性格铸就,他们更习惯在旷野上来一场短兵相接的大战,跟明军打攻防战其实并非他们所擅长,因为他们攻城器械相对缺乏,如今中军拥有的基本是掠夺自大明延绥镇以及宣府镇。

    厚皮甲的防具,在防备刀枪剑戟以及箭矢上效果不错,但在防备火炮爆破开的残片和火铳子弹时就不行了,但毕竟一个方阵中明军的火铳兵数量不是很多,再加上士兵射术不佳,这一轮射击下去,最多也就击落十多名鞑靼兵。

    剩下的四百八十多名鞑靼骑兵,如同潮水一样继续冲着明军的千人步兵方阵冲杀过来。

    此时城头上,沈溪用望远镜看到这一幕,微微摇了摇头。

    云柳虽然看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见到鞑靼人似乎冲锋势头不减,当即紧张地说:“大人,看情况不太好,鞑靼人似乎想集中优势兵力,逐一击破!”

    沈溪回道:“放心吧,场面尚在可控制范围之列!”

    云柳不再多言,继续睁大眼睛观察,视野中敌我两军已经基本合二为一,进入近距离的肉搏。

    居高临下,看得清楚明白,明军步兵方阵在遇到敌袭前基本保持完整,但随着双方激烈地碰撞在一起,士兵难免慌张,使得防线露出许多破绽。鞑靼人直接从洞开的豁口杀了进去,对于盾牌后方的明军展开砍瓜切菜式的屠杀。

    可惜夏有德的方阵距离城头足足有六里,云柳没有望远镜在手,看得不是很真切,她知道自己再着急也没用,重要的是要沈溪能顶住压力,前线的将士能顶住鞑靼人的猛攻。

    云柳侧目望向其余三个步兵方阵,此时三个步兵方阵极为稳健,鞑靼人剩下的一千五六百骑兵,并未展开有效进攻,而是各自为战,分别跟其余三个步兵方阵周旋,都是采用游击战术,一触即走,不敢靠近三个方阵。

    张永嚷嚷道:“沈大人,咱家看不懂了,这鞑子在作何?为何只打一边?”

    胡嵩跃站在城头,表情紧张不已,按照计划他原本会被沈溪派上战场,但临时却给抽调回来作为城中总预备队的指挥官,心里正觉得无比窝囊,这会儿他生气地道:

    “张公公看不清楚?鞑子分明是想用剩下的骑兵牵制住我三个方阵,再用主力逐一破阵。沈大人,请您下令,卑职这就领一路人马冲杀出去!”

    沈溪问道:“我给你一万步兵,冲杀过去来得及吗?”

    一句话就把胡嵩跃给问得愣住了。

    的确,从土木堡出去已经不是一片坦途,骑兵在层层叠叠的堑壕前已失去机动的优势,即便熟门熟路走战壕绕道,也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况且城塞里还只能出动步兵援救。而从西门到前面南翼步兵方阵足足有六里之遥,有多少兵马冲过去也来不及。

    胡嵩跃道:“大人,那如何是好?”

    沈溪脸上带着自信道:“本官对我麾下的将士有足够的信心!”

    胡嵩跃和张永这才缄口不言,但他们心中仍旧无比紧张,继续观察战事进展。

    ……

    ……

    南翼步兵方阵跟鞑靼人短兵相接,阵型被冲开一道缺口,士兵们对于鞑靼骑兵的冲击力预估不足,以至于口子被撞开太过轻松。

    但鞑靼主将乌力查是个莽夫,只知道蒙头冲锋,并没有刻意利用战术的变化来破除明军步兵方阵,基本是冲到哪儿算哪儿,没有个头绪。

    明军防线被撞开口子,就需要官兵将方阵压缩,利用盾牌兵将口子补上,同时需要内部官兵将冲杀进来的鞑靼骑兵给绞杀掉。

    少数鞑靼骑兵杀进方阵后,迅速被在周边明军围上,顿时展开一场混战,明军步兵虽然算不上多英勇,但他们没有退路,只能跟鞑靼骑兵拼命,长矛刺出去,也不管刺没刺到人,盯着目标就是一顿乱捅。

    鞑靼人再骁勇,第一批杀进豁口的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明军阵营中还有火铳兵和弓弩手暗施冷箭。

    随着最初杀进豁口的二三十骑被明军士兵围上,两侧盾牌兵拼死将豁口给补上,不令鞑靼后续骑兵杀进来。

    而这会儿乌力查,并不在领头的小股部队里,而在侧翼,因为他记得亦思马因的交待,遇到这种骑兵打步兵的遭遇战,一定要从敌人侧翼找到突破口,因为明军通常只善于正面防守。

    但乌力查不知道,沈溪正是利用鞑靼人这一心理,将防御重点发生变化,从正面转到两翼,这才令正面的防御力度大幅度减弱,同时鞑靼人因为“自作聪明”,而未将这漏洞及时利用上。

    双方士兵的喊杀声惊天动地,不过明军这边更多的是瞎喊,因为高高的盾牌挡着,他们根本看不到鞑靼人骑兵在哪儿,前前后后都是自己人,在开战后阵型散乱的情况下,人都在相互簇拥,兵器随时都有可能伤到自己人。

    明军没有太多实战经验的弊端展现无遗。

    但这会儿鞑靼骑兵的如意算盘也基本落空,因为他们杀到步兵方阵前才发现问题,明军阵型几乎铁板一块,外面杀不进去,但里面却随时会射出火铳子弹和弓箭,鞑靼骑兵围着步兵方阵杀一圈,愣是没找到可以下口的地方。

    乌力查心中就一个念头:“真是活见鬼!”

    这跟他以前遇到的明军截然不同,以前明军就算在开战前能保持阵型完整,但近距离接战后必然散乱无章,总能找到豁口杀进去。

    以鞑靼骑兵的冲击力,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将明军杀得人仰马翻,最后轻松获胜。

    那还是明军相对强悍的边军,边军尚且如此,更何况没有实战经验的京营兵?

    显然沈溪对麾下官兵的调教,要优于边军将领,而且沈溪统领的兵马连战连捷,士气高涨,胆怯心理相对薄弱。

    这一战开战后,士兵们并不显得多慌乱,基本能完成自己领到的差事,即便有错漏,同伴也会出言提醒,而且会互相扶持,这在大明其余军队中很少见到。

    “砰砰砰!”

    乌力查身边的亲卫不时被冷枪冷箭击倒,靠得越近,明军火铳的准头越高,而且明军在这种防守战中,并不弱于鞑靼骑兵。

    乌力查逐渐琢磨出一件事,不一次性杀进明军军阵中,可能就要被明军这么无休止地放冷枪冷箭,将他麾下兵马逐步蚕食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