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一三章 注意你的言辞
    奉天殿,在这次临时举行的大朝会上,朱厚照完成了战时的人事安排,所有职司人员完全来自大臣的举荐,任命过程几近儿戏,只是随便说上两句,甚至连这个人是谁都不知道,就把差事分配了下去。

    朱厚照威风八面,所有大事小事都可一言而决,刘健、马文升等人要么不说话,要么只是举荐,对他无法形成钳制。

    “真过瘾,如果以后能天天这样就好了!”

    朱厚照安排完事情,眉开眼笑,他已经沉浸在这种大权在握的飘飘然中,开始想象以后自己当上皇帝会怎样。

    不过眼下熊孩子还有件更热衷的事情,每当想起都让人热血沸腾,那就是跟鞑靼人正面作战,这是朱厚照一直以来的梦想,领兵跟蒙古人交战,最后取得“封狼居胥”的大捷,名留青史。

    朱厚照在下朝的时候心想:“等着吧,这次对鞑子作战由我来指挥调度,一定可以完成沈先生的遗愿,取得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胜,为沈先生报仇雪恨!”

    朱厚照这边玩得尽兴,可文武大臣就悲哀了,他们陪着一个半大的孩童胡闹半天,尤其是李东阳、刘健这样的重臣,在朝堂上没说什么,可散朝后,心头别提有多堵了。

    刚出奉天殿,李东阳便冲着马文升难:“马尚书对于太子主持军政之事,就无其他看法?”

    谁都看出李东阳满腹火气,只是之前在众大臣面前顾着皇家的脸面才没作,出来后他可不管那么多,在李东阳这样自诩忠直的大臣心中,怎么都忍受不了朝事被一个什么都不懂却装懂的少年掌控,尤其还是在这种关系江山社稷存续的危急关头。

    刘健满脸抑郁之色:“宾之,切不可难为马尚书!”

    内阁大臣与六部堂官,一个是决策层,另一个是执行层,二者互不统属,就算马文升有什么不对,但马文升是六部之的吏部负责人,是皇帝信任有加的大臣,而且这次太子主持大局是弘治皇帝亲自做出的决定,并非是出自公推。

    李东阳怫然甩袖:“狄夷兵马顷刻间便会出现在京师左近,太子连宫门都不能出,指挥调度如何做到协调有序?”正待离去,忽然看到谢迁表情似笑非笑,李东阳迁怒道:“于乔,作何笑?”

    谢迁回答:“莫非李大学士认为,陛下让太子监国,只是让他出来作个泥菩萨,让我等臣子任意摆布?”

    李东阳一怔,道:“于乔这是何意?”

    谢迁轻叹:“这大明天下始终属于朱家,陛下要为将来嗣位人选考虑,尤其如今陛下身染恶疾,对太子期许更高。你我作为臣子,为陛下分忧,不但要处理好朝政,抵御外夷,更重要的却是为陛下好好培养储君,让太子有本事有担当。”

    李东阳虽无法辩驳谢迁的话,但却不愿认错,依然不悦地说:“可是……太子始终顽劣了些!”

    谢迁续道:“太子顽劣,当由我等臣子规劝辅导,此人臣所为……难道太子无道,我等就要犯上作乱不成?”这话有大不敬的嫌疑,但李东阳等人却不能指责,谢迁说的不过是个浅显易懂的道理。

    “况且……”

    谢迁又补充道,“太子顽劣在于学业荒驰,纵观之前他撰写之军务策,深谙上兵伐谋之道,试问诸位中可有谁自信见地远胜太子?”

    李东阳和刘健等人,脸上都带着唏嘘之色,如果不论对太子的偏见,之前所献军务策的确面面俱到。刘健皱起了眉头:“若太子胡写一通,倒是在情理之中,可他出口成章……其中恐有蹊跷!”

    谢迁道:“难道刘少傅认为太子背后有人提点?敢问此人是何人?”

    这下刘健回答不出来了。

    非常浅显的道理,如果真有这么个人,对京城事情如此了解,面临鞑子进攻应对如此得体,甚至做出一些点睛之笔的安排,这样的人早就在朝堂上声名鹊起,断不至于去当幕后军师,连刘健也没听说朝堂上有这么号人。

    “既然没有,那就当是太子所言。”谢迁道,“陛下令太子总领大局,但太子无法走出宫闱,令行皆都要出自六部、五军都督府、京营,如今京畿各卫兵马奉调回京,辽东总兵也将举兵勤王,明日京城外便会有鞑靼军兵马抵至,战事即将开启。诸位还有时间在这里怨天尤人?”

    此话提醒了在场众人。

    战事已到一触即的地步,没有时间再计较太子出来总领大局是否有错。紫荆关失守虽然只有两天,但紫荆关距离京城不过百多里,鞑靼兵马顷刻间便会杀来,而京城周边基本处于不设防的状态,鞑靼人可以从紫荆关直接杀到京师城下,如今大地冰封,京城的护城河也早已封冻,九门外更是有大批民居,鞑靼人可以就地取材建造攻城器具,这些都不利于防守。

    李东阳道:“即便陛下安排太子主持大局,但事情也不可以太子命令为先,而以熊侍郎安排为准。诸位可有异议?”

    李东阳的意见,等于架空太子,所有军令仍旧归兵部进行调配,而兵部则要听从内阁的指示,等于由内阁掌兵,只是上面有个傀儡一样的监国太子,跟前几日鞑靼未攻破紫荆关时的情况相仿。

    马文升半眯着眼:“此举,怕是不妥吧?”

    张懋之前还站出来帮朱厚照说话,但此时他却选择站在李东阳一边,道:“太子毕竟年轻气盛,宾之此举,尚可!”

    张懋这个老狐狸,不选择站边,而说李东阳意见“尚可”,意思是,我没完全赞同,也没予以否定,只是勉强站在你这边,如果将来出了什么事,你别赖我,我可没表什么见解。

    谢迁和马文升本想出言反对,但看到张懋倾向于刘健和李东阳,他二人也就不多说了,皇帝委任是一回事,到了臣子这里,则是另一回事。

    ……

    ……

    朱厚照回到撷芳殿,仍旧难掩兴奋。

    快步跑进自己的寝殿,没等宽解外袍坐下休息,熊孩子便兴冲冲地说:“过瘾,太过瘾了,原来当皇帝这么好玩,那么多大臣,全听我一个人安排,我说让谁当什么官,谁就当什么官,一个二个对我点头哈腰,还有那些个老臣,平日我都要称呼他们先生,现在也对我毕恭毕敬。哈哈,如果母后也能看到我当时的风光就好了!”

    有了高兴事,小孩子唯一能想到分享之人,就是自己的家人,朱厚照之所以如此努力地表现自己,也是为了能给他老爹老娘争脸。

    张苑趁机拍起了马屁:“太子之前在文华殿和奉天殿,说话那叫一个掷地有声,由不得几位大人不俯听命。”

    “那是,也不看看本宫是谁,本宫可是大明未来的天子!”

    朱厚照挺起胸脯,好像一只斗胜的公鸡,一脸得意洋洋,“还是沈先生的计谋好,我平日揣摩兵书,终有所得。这次让我写军务策,我按照沈先生的意思,洋洋洒洒便写了出来。哈哈,父皇肯定对我的才华刮目相看!”

    张苑好奇地问道:“是……沈翰林为太子写的军务策?”

    朱厚照理所当然地道:“可不是么,你当本宫真有这本事?说起来,还是沈先生教得好,之前沈先生曾拿当年土木堡之战后的京城保卫战进行详细讲解,其中提到于尚书怎么跟瓦剌人作战,还附上沈先生的分析,以及做出的改进。”

    “这篇文章乃是当初沈先生留给本宫的课后作业,本宫当时凑趣写了一些,沈先生批阅后觉得写的不好,又让我修改了好几次,不知不觉我便熟记于心!”

    张苑听得一愣一愣:“怎么又是沈溪?”

    “张公公,注意你的言辞,对别人你可以无礼,但对沈先生,一定要保持应有的尊敬,不是有句话么,死者为大,现在沈先生多半不在人世了,他为大明做了那么多事情,还教给本宫很多本事,可因为朝中人羡慕嫉妒,让他困守土木堡,终全军覆……呃,不知道最后到底如何,本宫好久都没听到土木堡的消息,希望沈先生能化险为夷!”

    朱厚照幽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