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215章 你就是马九?
    进入十月,京城形势一片紧张,城外兵荒马乱,城内则处于戒严状态,只是早晚各开放半个时辰城门和市场,米粮一天一个价,蔬菜更是没处买,对于城中居民来说,这种日子简直是水生火热。

    京城沈府,一家人的日子过得也很是清苦。

    沈家并未在京城置办田地,都觉得沈溪在朝为官不知能维持多久,宁可把田地置办在老家汀州府,这不但是沈明钧夫妇的想法,也是谢韵儿的想法,因为谢韵儿当初曾考虑过在京城置办田地,但现在她却暗自庆幸,如果当初买了田地,遇到战争,田地基本荒废,战后能否拿回来还是两说。

    “也不知道相公怎么样了!”

    谢韵儿乃一家主母,沈溪不在的日子,她得肩负起全家人的吃喝拉撒。

    家里人丁不少,上到沈明钧夫妇这样的长辈,下到沈平这样的稚子,都需要人照顾,好在京城有丫鬟和仆从,再加上云伯等人相助,谢韵儿肩上的担子才轻省些,可她对于眼前的事情还有些迷茫,一个女人家,始终有许多力不能及之处,更何况操持的还是个正二品朝廷大员的府邸。

    西北消息,一个月前就断了。

    沈溪倒是写过一封信回来,报了平安,之后就再无半点消息,是死是活都没人知晓,谢韵儿只是从外面打探回来的只字片语中,知道如今战事不顺,据说边关经历一系列惨败,沈溪的兵马去了哪里没人能说出个所以然。

    而沈溪之后便无信函传回,谢韵儿就算让谢恒奴回娘家打探,也没得到有价值的消息,现在只知道沈溪领兵在宣府之地,此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没事总喜欢烦人的婆婆周氏,每天都会到沈家大宅这边来询问情况,最开始是让丫鬟来问,而后就是周氏本人,好像是谢韵儿将她的儿子拐跑一般。

    “……我说儿媳,你也知道憨娃儿这人,有时不知道个分寸,当初考学的时候,一去就是几个月,甚至经年,我这当娘的心里总放心不下。现在他人在边塞,就算再忙,总该写个信回来。他不知晓,你难道不知道提醒他?”

    在周氏看来,沈溪是去西北当官,打仗不打仗跟他关系不大。

    就好像沈溪在东南任督抚,那时就算战事紧张,他也会写一两封家书寄回,让家里人安心。在周氏看来,打仗就是给儿子积累功劳,现在儿子去西北任职那是准备领大功,至于什么危险,那都是下面当兵的事情,跟她儿子无关。

    谢韵儿在周氏面前感觉很无力,没什么可解释的话。

    就算自己的婆婆是个“泼妇”,没事总喜欢给别人找麻烦,但至少对她还是不错的,曾经的好姐妹,现在做了婆媳,关系上总是更亲密,而且谢韵儿也的确不知道沈溪在西北的情况,她不想说多了让周氏胡思乱想。

    谢韵儿道:“娘,您只管放心,相公吉人天相,就算领兵在外,总能化险为夷,此番相公在西北,必然取得功劳,只等班师回朝!”

    周氏美滋滋地说:“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我栽培出来的,能有错?那个韵儿,这……十郎在家里调皮捣蛋,我想把人送过来,让他在你这边学习,还有……亦儿,你没什么问题吧?”

    谢韵儿心想,自己的小叔子沈运,性子怯弱,怎么可能调皮捣蛋?反倒是沈亦儿简直是个混世魔王,走到哪儿吵到哪儿。或许婆婆不想带沈亦儿,才想把这对双胞胎姐弟送过来吧。

    反正谢韵儿带小叔子和小姑子不是一天两天,早习惯了家里有两个爱闹腾的小家伙,毕竟这偌大的府邸,也需要一些热闹的氛围,于是回道:“娘,您放心就好,把十郎和亦儿送过来吧,这边有我,还有小玉,我让小玉帮忙多照看些就是!”

    谢韵儿自己没多少时间,毕竟她要带儿子,还得打理家业,而谢恒奴差不多要分娩了,挺着个大肚子,需要她这个当姐姐的照顾。

    周氏略有不满:“让个丫头来照看孩子,是否见外了些?韵儿,不管怎样,你这当嫂子都得负起责任来,这样娘才放心!”

    “知道了,娘!”

    谢韵儿嘴上答应,心里却不以为然,毕竟她事情太忙,手头的活计都做不过来,至于带孩子,她宁可交给两个孩子的女先生,还有小玉来做。再怎么说,现在小玉也算是孩子的母亲了。

    ……

    ……

    转眼到了十月下旬,京城形势彻底恶化。

    随着紫荆关遇袭和失守,京城全面告急,之前只是城外兵荒马乱,现在城里也开始变得波谲云诡,街道上开始有大批官兵往来,甚至城中抓起了壮丁,所有超过十三岁的男子,都必须要到官府报名,随时可能被征调。

    就连刚到京城的马九等人,也需要报籍。

    马九毕竟是随军在东南打过盗匪的,算是有戎马经验,原本沈溪在给朝廷的请功奏本上,便提到过马九的功劳,希望马九能到军中任职。

    东南的时候,朝廷反馈的情况是可行,但回到京城,沈溪被征调往西北,马九等人留在京城,兵部候缺的事情便没了下文。

    但这次战事开启,马九入军籍的事情被重新提了出来。

    此事是由谢迁主导,谢迁记得沈溪在东南沿海打盗寇的时候,身边跟着一群人,这些人乃是沈溪亲自栽培,本着强将手下无弱兵的理念,谢迁觉得这些人可以委以重用,当即跟兵部打招呼,重新拟定马九等人功勋,甚至提出征调原本沈溪的手下到京城,诸如荆越等人。

    从东南调兵到京城,山长水远,需要一定的时间,但给马九一个将职,这事根本不难。

    在谢迁斡旋下,跟着沈溪在东南打盗寇的几人都被兵部征用,抽调到五军都督府候缺,因为谢迁并没有实际掌兵权力,就算兵部和五军都督府给面子,马九等人还是没拿到实缺,性质跟预备役的小军官差不多。

    马九在兵部遇到些麻烦,谢迁虽然帮他说了话,但毕竟县官不如现管,而且军中的官职也不是随时都有空额。

    经中军都督府委派,马九暂时以小旗身份候缺,这已算“格外恩宠”,马九领了差事,但对自己在哪支军队服役都不知道,就懵头懵脑地返回沈府,他见到妻子把事情一说,小玉很开心,因为自己的丈夫总算跟着沈大人“出人头地”了。

    “相公好好做,等老爷回来,肯定会想办法!”小玉带着鼓励的口吻说道。

    马九苦笑不已:“小玉,你高看我了,我跟着老爷打仗,只是鞍前马后跑腿,换了谁做的或许都比我好……唉,希望老爷在西北别有事!”

    在车马帮老人心目中,已经把自己当成沈府家仆,心中所向都是沈家,以前他们把惠娘当成自己的雇主,但现在惠娘因故而殁,他们只能寄希望于沈府……现在沈溪的成就非常耀眼,对这些做家仆的来说也是一种无上的光荣,走出去,但凡有什么麻烦,提到沈府,别人马上投以敬佩的目光,一切便相安无事。

    就在马九安心候缺时,这天下午府中突然来人,传唤马九去兵部议事。

    “兵部议事?”

    马九听到这名词,感觉异常陌生,他不觉得自己有资格登兵部大门,那衙门口实在太大,以前路过兵部的时候都得低着头。

    来人是兵部的一名吏员,满脸笑容:“马将军,您是贵人,军国大事没您老人家参与那怎么行?”

    突如其来的恭维话,让马九脑袋“嗡嗡”作响,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心想:“难道老爷从西北回来了?”

    马九本来帮府中推磨做豆腐,他赶紧让小玉进去跟谢韵儿告假,自己从府门出来,见门口已经准备好高头大马,前后还有护送的兵丁。

    “请,马将军!”吏员笑盈盈道。

    马九顾不上多问,因为他觉得自己没那资格发问,等他上马,往兵部去的路上,虽然街道上冷冷清清,但他却感觉到一种光荣。

    到了兵部,有人过来给马九牵马,马九跳下来,还没站定,但见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正站在兵部衙门的台阶上打量他,见到他后那少年往这边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几个卑躬屈膝的人,看那姿态,马九非常怀疑是戏中的太监。

    少年走过来,将马九上下打量一番,道:“你……就是沈先生在东南打倭寇时候带着的马九,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