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218章 没有火炮?
    鞑靼先锋兵马,在达延部大将苏苏哈的率领之下,抵达京城城南五里处扎营,京城之战随时都会打响。  .

    内阁大学士刘健等人,议定京畿防备辑要,准备进呈弘治帝朱祐樘,但被萧敬告知,朱祐樘病情严重,不能打理朝政。

    “陛下龙体违和,难道诸位大人想让陛下在病中也不得安宁?”萧敬平日对内阁大学士极为恭敬,但涉及到皇帝的安危,却没能让他妥协……萧敬无儿无女,他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对皇帝尽忠上。

    即便刘健身为首辅大学士,对萧敬依然是毕恭毕敬,当即试探问道:“萧公公,这奏折当如何处置?”

    萧敬有些不耐烦:“这么大的事情,杂家可不敢随便做主,几位大人,还是请示太子殿下吧。陛下委命太子监国,可不就是为了应付如今的情况?”

    刘健一听极为尴尬。

    上疏京畿防备辑要就是为了压制太子监国对军政的影响,怕熊孩子大权在握惹出事端,现在不但不能将太子权力进行限制,反倒连所有上疏都交给太子审阅后朱批,刘健心头自然大为不悦。

    但刘健没说什么,行礼后带着李东阳和谢迁从乾清宫告退,没走出几步,李东阳低声感慨了一句:“莫非如今是要步靖康之乱的后尘?”

    如此大不敬之言,连刘健和谢迁也忍不住侧头看了李东阳一下,不明白李东阳为何会如此愤慨,但仔细想想,便大致明白过来。

    靖康之乱时,宋徽宗为了避免当亡国皇帝,将皇位传与宋钦宗,结果父子二人双双当了亡国奴。

    现如今,弘治帝将朝中处置军政大事的权限,交给年轻气盛的太子,跟靖康之乱时多少有些相似。

    刘健顿时板起面孔,训斥道:“宾之,请注意说话的场合,此等言语,岂是为人臣子者当言及?”

    三人沿着后左门和中左门,正要往文华殿而去,恰好两名东宫太监急匆匆前来通禀,太子正在文渊阁等候。

    刘健没有把太子等候的事情放在心上,一边走一边说道:“昨日狄夷兵马已抵达京师左近,九门防备皆已齐备,但以安全计,还应当派出一支机动兵力,于九门各处巡防,随时策应各门……”

    谢迁问道:“那城外堡垒呢?”

    刘健摇头:“能弃当弃!”

    谢迁对此虽不满,但却拿不出更好的解决之道。三人很快抵达文渊阁外,正好通政使司左通政张悦带着城外最新消息而来,见到三位阁臣,张悦心急火燎地道:“几位大人,鞑靼兵马开始攻城了!”

    三位阁臣皆都愕然,刘健连忙问道:“这是几时发生的事情?”

    张悦道:“半个时辰前,鞑靼前锋兵马沿城外护城河,绕城一周骚扰,我将士皆都驻守城内,未曾出战,有散落在城外的哨探或被杀,或被擒,下官来奏禀之前,鞑靼兵马尚未撤去!”

    谢迁嘀咕道:“乱了乱了,这一战还未完全准备好便开启,我大明军队仓促应战,吉凶难料啊!”

    刘健一抬手:“进内商议!”

    一行进到文渊阁,只见堂上端坐一人,此人原本拿着奏本在看,听到脚步声他放下奏本,站起身打量几人,刘健这才想起之前东宫太监前来通禀太子在文渊阁等候。

    未等刘健等人行礼,在大明门没等到人又追到内阁来的朱厚照大声喝问:“几位先生,鞑子兵马已经杀到京城外,本宫现在要调遣两万骑兵从正阳门出击,你们快给本宫兵符,本宫这就调兵遣将!”

    听到太子要领兵出击,刘健吓了一大跳,赶紧劝谏:“太子稍安勿躁,臣等刚得知消息,狄夷兵马仅绕我京师护城河转圈,并未发起攻城。此时若我军主动出击,或许落入狄夷圈套,不可操之过急!”

    朱厚照这会儿急了,一跺脚:“我不管!现在是我支持军政,还是你们?为什么我说话你们都不听?”

    “你们看,鞑子看到我堂堂大明京师,闭守不出,他们岂非更加嚣张?如果不给他们一点威胁,等到他们运来攻城器械,随心所欲发起攻城,或许城破就在眼前,久守必失的道理你们不懂?”

    谢迁赶紧劝慰:“太子殿下,如今这境况,着急也没用,不如静观其变!”

    朱厚照不屑地道:“谢先生,以前本宫觉得你有本事,但现在看来,不过是徒有其名……我看你还不如你孙女婿沈溪呢!”

    “沈卿家敢作敢为,他能预料到鞑子动向,把消息告诉你们,而你们却自以为年老见识高,不采纳沈卿家的忠言,现在沈卿家已被你们的傲慢和无知给害死了,本宫继承他的遗志,领兵与鞑子一战,想扳回一城!”

    “可你们呢,却觉得本宫才疏学浅,把我说的话当放屁。那本宫现在请问一句,你们不是觉得自己有本事吗,谁出来担当大局,保证一定能转危为安?”

    这下内阁三位大学士都不说话了,京师危急,谁敢做出如此承诺?

    朱厚照气势更盛,道:“既然你们都不能担当,那本宫便来担当,给我两万骑兵……不用,给我一万就够了,本宫亲自领兵出城与鞑子血战一番,让他们看看大明儿郎不都是孬种!”

    刘健行礼:“太子万万不可,如今狄夷兵临城下,只有坚守方有一线生机,若出兵,只会自取灭亡!”

    原本朱厚照就一肚子火气,现在他更是怒不可遏,道:“就算灭亡,那也是我朱家的江山,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只管听本宫的,把兵马调拨给本宫,否则……本宫要你们好看!”

    他本想威胁一下眼前三位阁臣,但话说出口,才发现刘健等人,面色如常,显然不把他的恐吓当回事。

    朱厚照气愤不已:“本宫这就上正阳门城头,跟大明将士一同作战,同生共死!你们这些胆小怕事的怯懦之臣,早晚有一天你们会知道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

    说完,朱厚照甩袖出了文渊阁,三位阁臣只是冷眼旁观,只有张悦不解地问道:“几位阁老,这……”

    刘健收回目光,道:“不是还有事商议吗?狄夷进兵情况如何,详细道来……”

    ……

    ……

    朱厚照重新回到正阳门城楼,才知道已经开战。

    鞑靼扎好营房后,兵分两路,绕着京城外围走了一圈,将京城九门悉数骚扰了一遍。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战报总结上来,城外被掳劫的哨探斥候若干,还有部分百姓被屠戮,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民居被焚毁……应该是鞑靼人总结了历史经验教训,当年土木堡之变后的京师保卫战,大明官兵曾在城外空置的民房内埋伏大量兵马,给予瓦剌军队迎头痛击,鞑靼人此举便是杜绝遭遇埋伏的风险。

    鞑靼兵马在城外横行无忌,城中守军就算再恼怒,也不敢贸然出兵与鞑靼人交战。

    朱厚照拳头打在城垛上,愤愤不已:“鞑子不过才一万兵马,我们城中守军几十万,居然让鞑子这么横行无忌,气死本太子了!难道就没一名将领肯跟随本宫前去,将鞑靼人杀的片甲不留?”

    在场将士都不敢吱声,对于鞑靼人嚣张的气焰,城中守军气愤归气愤,但没人敢站出来与鞑子在平原上作战。

    朱厚照一脸恼怒:“问你们呢,谁愿意跟本宫前去一战!”

    朱厚照环视在场军将,目光所及人们纷纷低下头,没人敢领命,当他看到马九的时候,马九试探着略微抬起头,抱拳道:“太子,小人……愿意一战!”

    在场这么多将士,没有人在太子面前自称小人,唯独马九对自己缺乏自信,他早已习惯听从命令,之前他听沈溪的吩咐行事,无论在商场上还是战场,都取得很大的成绩,现在他面对太子,也是一般无二。

    所有人中,只有马九俯首领命,朱厚照心头大为不满,但还是点头道:“总算有人能听本宫的话,可惜你……手下没兵。本宫记得你今天的话,等将来吧,以后本宫亲自领兵跟鞑子厮杀的时候,让你带兵跟随本宫左右!就这么定了!”

    “乌鲁鲁……”

    就在朱厚照说话时,城外鞑靼兵马已经重新汇聚到正阳门外,此时鞑靼人完成了对京城周边的劫掠和破坏,正在正阳门外对着城门耀武扬威。

    朱厚照破口大骂:“他娘的,敢这么嚣张,放炮,听到没有,本宫让你们放上几炮……京城有多少门火炮?”

    负责镇守正阳门的守将隋仲道:“回太子殿下,正阳门并无火炮!”

    朱厚照瞪大了眼睛,非常惊讶地问道:“正阳门城头没有火炮?火炮都去哪儿了,不是说我大明最厉害的兵器,就是火炮吗?难道连京城都不多准备几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