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227章 决心
    十一月三日。

    沈溪进驻居庸关的次日,亦不剌部在居庸关以北地区遭遇失败的消息传到了京师外鞑靼汗部中军大帐,鞑靼高层顿时炸开了锅。

    在鞑靼人的作战计划中,亦不剌部是攻击居庸关的中坚力量,即便暂时不能攻陷居庸关这座天下第一雄关,断也不至于遭遇兵败而令明朝在居庸关一线的兵马可以盘活。

    达延汗巴图蒙克紧急召集达延部将领以及各部族族长在南苑升帐议事,商讨的主要内容,便是如何应对居庸关一线的明军。

    “……亦不剌这个废物,我们跟明军交战节节胜利,他却遭遇兵败拖大家的后腿,若不是他现在连生死都不知,真想把他抓来定罪!明军继续占据居庸关,明朝三边兵马可以顺利撤回大都,若我们不能在短时间内攻破大都,局面就会由主动变为被动!”

    说话的人约莫二十岁出头,个子敦实,络腮胡,看上去非常粗犷,他叫乌鲁斯.博罗特,是巴图蒙克的次子,在汗部地位很高,毕竟是满都海彻辰夫人所生,属于黄金家族嫡传血脉,虽然不是大汗第一顺位继承人,但在军中有很高的话语权。

    巴图蒙克之前倚重的,大多是满都海以及父亲、叔父当年留下的将领和人才,但这些年来在草原内乱以及达延部的内部整肃中,他开始逐渐启用新人,他的几个儿子,其中包括乌鲁斯.博罗特,都委以重任。

    当然,巴图蒙克最想的还是把自己的儿子安排到草原各大部族担任族长,如此一来草原就尽归黄金家族所有,之前也先这个瓦剌第一大部族首领以“太师”身份逼迫汗王的情况再也不会出现。

    但这遭到亦不剌、亦思马因等人的强烈反对,因而巴图蒙克跟几个大部落的族长也有着尖锐的矛盾,巴图蒙克希望用“和平演变”的方式,让自己的儿子把鞑靼各大部落的族长位置取而代之,但各部族族长岂能轻易就范?

    之前巴图蒙克有意让乌鲁斯.博罗特接任永谢布部的族长之位,但未如愿,而永谢布部的族长便是亦不剌,因而乌鲁斯.博罗特对亦不剌的仇恨很深,在得知亦不剌率军遭遇兵败后,立即落井下石。

    因为涉及到草原上的权力纷争,与会的各部落族长不敢随便发表言论,加上巴图蒙克沉默不语,中军大营里一片安静。

    乌鲁斯.博罗特见大家都不说话,主动出列奏请:“父汗,请允许孩儿带精兵攻破大都,为我大元正统正名。只要京师一下,明军必兵无斗志,黄河以北地区将会重入我大元之手,好好经营几年,一统天下也是大有可期!”

    乌鲁斯.博罗特虽然骁勇善战,却没有拿得出手的战绩,无法获得众多族长的认同,中军大帐里依然死寂一片。

    巴图蒙克终于开口了:“对大都一战,刻不容缓,但乌鲁斯你不适合担此重任,还是好好做你的宿卫统领吧!”

    “为何?”

    乌鲁斯.博罗特显得很不服气。

    达延部大将苏苏哈道:“二王子,军中各有统属,更何况之前已经有定论,由大王子率兵进攻京城!”

    苏苏哈是巴图蒙克的左右手,作为巴图蒙克的堂侄,同时也是达延汗长子图鲁.博罗特的亲信。

    蒙古不但各部族之间内斗频繁,即便是达延部内部,也都处于谁都不服谁的状态,即便是亲兄弟也在暗中争权夺利,只是因为巴图蒙克的威望很高,才未形成内乱。

    如今巴图蒙克面临两个选择,要么继续围攻大明京城,要么撤兵。

    从方方面面的情况看,继续围攻大明京城为上策,要消弭亦不剌兵败的影响,只需要派出兵马扼守居庸关前往京师的要道,甚至反其道而行,抽调兵马攻打居庸关,让明军自顾不暇,便不虞京城这边有何变故。

    目前鞑靼中军并未受亦不剌部兵败影响,更况且明朝在居庸关兵马不是很多,怎么看都不可能对京城局势造成根本性的影响。

    最后巴图蒙克乾纲独断,命令二王子乌鲁斯.博罗特领麾下的四千怯薛军宿卫前往南口,总领之前几个小部族兵马,如此一来,鞑靼在居庸关以南地区的兵马已有一万,至于剩下的十万鞑靼军队则继续围攻大明京城。

    巴图蒙克环视中军大帐中的达延部将领以及与会各草原部落族长,慷慨激昂地说:“大元兴衰,在此一举。攻克大都后,本王将与各位共享江山,财宝、女人、田宅,享之不尽用之不竭,轻言撤兵者,一律按扰乱军心处置,帐前问斩!”

    见大汗决心如此大,下面各部族首领更不敢说什么了,他们的想法,就是在达延部吃肉的时候争取有口汤喝。

    ……

    ……

    自十一月三日开始,京城防务压力骤然增大。

    鞑靼人开始一天十二个时辰不间断骚京城各城门,而且之前几个月暗中布置的哨探,也开始在大明京城发挥效用,负责京城九门防备的将领和官员,根据其权责大小,陆续收到鞑靼人收买的条件。

    消息上报到内阁,刘健恼羞成怒,拍案而起:“岂有此理,京师戒严已数月之久,鞑靼细作早就该灰飞烟灭才是,为何还会有如此多奸细?”

    李东阳回答不出来,因为之前很长时间他跟刘健一样,都处于请假赋闲的状态。

    唯独谢迁在那儿嘀咕:“多半跟寿宁侯和建昌侯打理京营有关!”

    谢迁对于之前京师戒严的弊端,了解得非常透彻,知道哪一环节出现了问题,只是弘治皇帝对张氏兄弟非常信任,而他又缺乏跟两个国舅爷斗争的决心,所以只能听之任之。

    李东阳道:“陛下这两日精神好了许多,此事是否有必要跟陛下奏禀?”

    刘健摇头:“问题尚未解决,跟陛下奏禀也是徒劳,不若,以九城兵马司详细搜查京城,严防狄夷细作兴风作浪。于乔,你以为如何?”

    察觉到谢迁有些心不在焉,刘健特意多问了一句。

    谢迁敷衍地回道:“刘少傅有何决定,我照做就是,并无异议!”

    刘健再看熊绣,在确定无人反对自己后,拿出纸笔,详细做出票拟:“发九城兵马司,派出兵马搜捕狄夷细作,不得有误!”

    因为朱祐樘身体尚未痊愈,仍旧无法对京师防务过问太多,内阁的意见依然会成为最后司礼监朱批的主基调,萧敬在这问题上基本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对几位阁臣的意见从来不表示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