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三四章 信使到
    和平时期,隋仲可以说是正阳门数一不二的人物,毕竟他这个挂游击将军衔的京营把总,是正阳门最高军事长官。

    但开战后情况就不一样了,姑且不说不说太子和阁臣这样的要人,仅当日正阳门大战,明军便近三万,京营都督三位,虽然隋仲已然官升一级,但依然没什么话语权,开战后便干起了小兵的活。

    谢迁以为隋仲要去找太子,未加理会,等过了片刻才现隋仲直接冲着他过来了。

    换作以前,一个小小的城门将,根本就没资格跟谢迁这样的阁老说话,隋仲却似乎没有顾忌,到了谢迁跟前,直接说道:“谢阁老,西直门那边擒获一名细作……”

    谢迁不怎么待见武将,在他这样的文臣心目中,将领只是莽夫,直接执行命令即可,根本就没有沟通的必要,何况他此时因晕血而身体状况不佳,越地不耐烦。

    见隋仲不知趣,谢迁干脆坐到城垣台阶上,语气不善:“细作而已,自行处置便是,跟老夫说什么?”

    被当朝阁老训斥,隋仲脸涨得通红,过了好一会儿才道:“阁老,并非末将不识时务,此人身上搜出边关的信件,乃是来自居庸关……”

    听到是居庸关的信件,谢迁霍然站起,问道:“居庸关的信件?为何不直接送五军都督府或者兵部?”

    隋仲道:“回阁老,此信函乃是居庸关将领送与阁老,西直门守将不敢擅自做主,得悉阁老在正阳门督战,便遣人前来问询,正好末将得悉,特来通报!”

    谢迁怔了一下,琢磨开了:“怎么居庸关会有人给我送信函?就算是给我信函,你们为何要如此神秘兮兮?”

    但随即他便醒悟过来,战时从沦陷区或者是强敌包围地区过来的私人信函本身都是有问题的,连城防司衙门的人也明白,这种信函要么是官员通番卖国的罪证,要么是敌人使用的反间计,因为战时很少会有私人信件。

    无论是哪种情况,针对的都是今天在正阳门陪同太子督战的当朝阁老,下面的武将可不敢随便把事情闹大,谢迁在朝中什么地位他们非常清楚,他们也相信这种事多半是针对谢迁的反间计。

    与其从五军都督府、兵部或者是通政使司上奏内阁,被谢迁看到后闹得朝野大乱,君臣不和,还不如直接送到正阳门来,征询谢迁的处理意见。

    谢迁神色拘谨:“信在何处?”

    隋仲道:“阁老,人已押解到正阳门下,信件尚在信使身上,您老是否要过问此案?此人自称是从土木堡往居庸关,再到京城……”

    如果没有最后这句话,谢迁或许就不会再继续追问,推给职司衙门了事,但听说是从土木堡而来,谢迁心头一沉,暗忖:“莫不是沈溪小儿殉国前,派人送出的信函,到今日才送到京城来?”

    原本已快淡忘沈溪的事情,突然旧事重提,让谢迁心头郁结,此时即便冒着被朝廷追究“里通外番”的风险,他也要去亲自查问此事。

    谢迁一挥手:“且带路!”

    ……

    ……

    正阳门战事持续一天后,正阳门本身驻守兵马加上京城各处征调而来的援军和民夫,数量过了四万。

    此时尚有一些前来打探在正阳门当差的亲人状况的老百姓,正阳门城头以及下面的街道上挤满了人。

    尽管人多,但四周一片萧瑟的景象,谢迁从城头下来,几乎没听到多少声音,就连那些受伤的士兵,也只是躺在担架上,不声不响等待大夫救助。

    至于其余士兵,更显慵懒,或背靠城墙,或者是仰躺在地,闭上眼睛休息,紧急从周边征调来的民妇正在帮忙生灶做饭。

    “唉,战事惨烈,这样的苦日子不知道何时是个头啊!”

    谢迁感慨不已,人不知不觉到了正阳门城头下,隋仲一摆手,远处过来几名士兵,把一个蒙着头罩的人押送过来,随即那人的头罩揭开,里面是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看上去有几分机灵劲儿。

    “土木堡过来的?”谢迁问道。

    谢迁一口吴侬软语让那年轻人迟疑一下,好似没太听懂,身后便有人给了他一肘:“大人问你话呢,聋了?”

    “哼!”

    年轻人脸色不屑,仰起头道,“在下乃大明京营左军二等侦查校尉于大通,奉大人令传书京城!”

    谢迁满脸疑惑,这年轻士兵一口山陕口音,他基本没听太明白,什么“京营左军二等侦查校尉”,这官职似乎是临时授命,大明根本没这编制。

    虽然谢迁对于大通充满怀疑,但心头还是带着些许期待,问道:“哪位大人?”

    此时隋仲把于大通怀里一直揣着的信函给扯了出来,递到谢迁面前。之前这信函虽然被人搜出来,但因是交给当朝阁老的,很可能是鞑靼人施展的反间计,因而没人愿意承担责任,又把信函给塞了回去,等待有资格过问情况的人前来审查。

    谢迁拿过信函,但见装信纸的信封并非是普通的信封,而是京营出征将领向朝廷呈递奏本所用外封临时改成,即便纸张厚重,但因这一路颠沛流离,而令信封纸揉搓得不成样子,上面隐约见到几个字:“大明太保谢公亲启!”

    这字体让谢迁觉得有几分熟悉,他一琢磨,忍不住一个激灵……这不是沈溪的笔迹吗?他有些不忍心把信函打开,因为他怕这是沈溪在土木堡留下的绝笔。

    于大通被谢迁追问,左右环视一眼,似乎不想当众说出来,身后又有官兵要打他,却被谢迁抬手阻止。

    谢迁一挥手,道:“你等退下!”

    隋仲有些着急:“大人……”

    谢迁厉声喝道:“退下!”

    隋仲等人很为难,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谢迁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隋仲不敢违抗,只能将士兵屏退,自己也跟着离开。

    但为了保证谢迁的安全,于大通仍被捆住手脚,无法暴起难。

    于大通打量谢迁,问道:“你……就是谢公?”

    “是我。”

    谢迁语气急切地问道,“土木堡……如何了?”

    当这话问出口后,谢迁有些后悔,就好似要把自己刚刚愈合的伤疤揭开一般,重新看见那鲜血淋漓的真相。

    谢迁心想:“我问这个做什么?既然沈溪小儿派出信使往京城,自然那时土木堡尚未被攻破,如今居庸关和京师相继遇困,显然土木堡早就被鞑靼人攻取,这信使未必会知道什么。”

    于大通迟疑了一下,似乎他要奏报的事情跟谢迁所问的事情有些冲突,他仔细想过,才回答道:

    “沈大人派出六个侦查小队,带信函往京城来,卑职乃是第三队侦查小队二等侦查校尉,至于……土木堡的现状,卑职不知晓!”

    谢迁叹道:“也是,想必你……离开的时候,土木堡尚未沦陷!当时城垣周边有多少北寇兵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