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三五章 旌麾南指
    于大通只是京营一名普通士兵,因沈溪部在土木堡时斥候损失很大,而他因为骑术较好,被遴选出来补充进斥候队伍,负责侦查地形、刺探敌情、传送讯息。但就是这么一个普通人,把沈溪的信函从居庸关平安送进鞑靼重兵围困的京城。

    鞑靼人四面围城,但并未做到滴水不漏.

    京城地域宽广,鞑靼兵马数量只有十余万,只能选择重点起进攻,而当日鞑靼相继出动重兵攻打德胜门和正阳门,使得其余城门防备空虚,这才让于大通找到机会,纵马冲到京师城下。

    于大通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谢阁老总是抓着土木堡的事情问个不停,他骑术不错,人也机警,但并不能了解太多非自己职务内的情况,对于沈溪军中的细节知悉不多。

    于大通琢磨了一下,谨慎回答:“如今土木堡外的鞑子……应该是没有了吧!我记得回居庸关的头一天,沈大人领兵消灭围城的鞑子,斩两千,生擒四百,缴获兵器和粮草无数……”

    作为一个斥候,于大通从未想过,这些消息居然在京城之地无人知晓。在他看来,既然沈溪领军取得这么大的成就,京城早就该传遍,并且已经准备给沈溪及其部属犒赏了。

    谢迁听到这话,头脑热,腿脚软,人都站不稳了,一个趔趄后,他才勉强扶着城墙站住,言辞咄咄追问:

    “你……你再说一遍,土木堡怎么了?沈溪小儿……就是你们沈大人,最后一战……取胜了?”

    鞑靼主力绕过土木堡攻打居庸关,并且紫荆关失守后,朝廷理所当然认定沈溪“殉国”,但从于大通的介绍看,沈溪非但没有殉国,反倒在鞑子的后方活得很滋润,除了全歼围城的鞑子外,居然还派出斥候到京城报信。

    于大通问道:“谢阁老,小人并不太懂军情上的事情,上面让怎么报,小人便如何报,小人不知……哪一场算是最后一战,但沈大人的确带兵破了鞑子军营,连战皆捷,鞑子主力从土木堡撤兵后,沈大人带兵破了鞑子营地,在返回居庸关的路上,又消灭鞑子数千!”

    谢迁感觉自己的心有些出负荷,他一手扶着城墙,一手捂着胸口,他很想相信眼前这名年轻斥候的话,又觉得这事太匪夷所思。

    “沈溪小儿西北用兵,屡屡出朝廷预料,眼下他居然能突出重围,安然回到居庸关?还说路上消灭数千鞑子,这……这让我如何相信?”

    谢迁小声嘀咕,他已经忘记追问于大通,因为在他想来,要么于大通为了某种目的而说谎,要么就是沈溪真的已经撤回居庸关。他把手头的信函拿起,看了又看,想打开,又怕里面的内容让他无法接受。

    左思右想,谢迁一招手,远处紧张张望的隋仲等人连忙一路小跑过来,几名士兵上去把于大通重新押解。

    谢迁挥挥手道:“放开,给他松绑,暂时把人留在正阳门这边,有事的话,老夫会让人来传,好酒好菜照应!”

    之前一直把于大通当成鞑靼人细作,但此时此刻谢迁宁可相信这个年轻人真的是沈溪派来的信使,因为于大通说的话太中听,谢迁已经选择性相信。

    但谢迁并不想问太多,免得最后的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宁可多骗自己一会儿,也好过于把真相揭破,使得美梦成空。

    隋仲让人把于大通押解下去,这才来到谢迁面前,问道:“谢阁老,您……有何交待?”

    谢迁道:“派几个人,去吏部找马尚书……哦,带上老夫的手信,让马尚书直接到老夫府邸,你……你能做到吧?”

    隋仲听到后一脸为难,让他去兵部不难,但是去吏部还是找部堂这样的大员,那就实在是出他的能力范围。

    吏部在隋仲这些中下层将领眼中,属于高不可攀的衙门,现在谢迁不但让他去吏部,还让他去找吏部天官,这越地扯淡。但谢迁正看着,隋仲自然想得到朝中辅政大学士的欣赏,就算明知不可为,也硬着头皮应承下来:“末将一定竭力完成谢大人交托!”

    谢迁摇头一叹,道:“什么大人不大人的,只需把差事办好就行,快去快去……哦对了,帮我准备辆马车,老夫得先回府一趟!”

    夜色逐渐降临,谢迁心中就一个想法,找个安全的地方把沈溪的信看了,他怕别人知道信中的内容,想法很简单:

    “假设沈溪小儿真的在土木堡取得大胜,撤兵返回居庸关,往京师的信函不是与朝廷,必然说明沈溪怕朝廷不准许他的提请,又或者担心受到刘少傅等人阻挠,所以干脆把信函写与我,让我帮他完成。”

    “这种事不合朝廷规矩,若被朝廷知晓,对沈溪小儿的声名和仕途有损!”

    谢迁在朝中多年,深谙人情世故,所想问题比较周全。

    “如果我也做不到,便让马尚书相助,纵观朝中,能配合我和沈溪小儿的,只有马尚书了,马尚书在朝中有足够的威望,在军事问题上他在陛下面前说一句,或许比我说十句都更管用!”

    谢迁念叨着这些事情,匆忙到了城门卫为他准备好的马车前,因为听到沈溪的消息太过兴奋,以至于连李东阳交托他护送太子回宫的事情都遗忘了。

    ……

    ……

    谢迁乘坐马车,在几名士兵的护送下往谢府而去。

    城头上朱厚照正在抚恤三军,张苑作为陪同太子督战的东宫常侍太监,才刚从呕吐中缓过劲儿来,显得有气无力,本想赶紧跟两位阁老说说早些护送太子回宫,却未料从侍卫口中得知,李东阳和谢迁已相继离开正阳门。

    张苑抱怨道:“活见鬼了,太子乃一国储君,莫非两位阁臣准备把太子丢在正阳门不管不顾?”

    他这边还在往城下看,身后一名侍从匆匆忙忙过来,招呼道:“张公公,太子殿下请您过去!”

    张苑放下心头郁闷,赶紧去见朱厚照,这次并不是在城头上,而是在城门楼三楼的房间里。

    朱厚照抚恤完三军士兵回到城楼上,坐在房间的床边休息。城头鲜血淋漓,很多时候所见不单单是鲜血和伤员,还有大量支离破碎的尸体,尤其是那些面目狰狞堆砌在一起的鞑子脑袋,非常瘆人,从城头走一圈下来,朱厚照感觉头昏脑胀,精神有些萎靡不振。

    张苑一进门就道:“太子殿下,时候不早,陛下和皇后娘娘对您牵挂有加,还是早些回宫吧,若回去晚了,正阳门再有鞑子来犯,一夜大战下来怕是只有明日才能回宫了!”

    朱厚照没好气地说:“本宫尚未完成父皇交托的差事,岂能轻言回宫?你怕的话,自己走就是,别烦扰本宫!对了,谢先生和李大学士现在何处?”

    张苑摇头苦笑:“他二人早已下了城墙,这会儿不知往何处去了。”

    朱厚照恼羞成怒:“父皇派他们前来陪同本宫恩恤将士,未曾想他们溜得比谁都快,难道连本宫的安危都不管不顾了吗?唉,算了,张公公,你陪本宫下城头,此番我们去视察将士们的晚餐情况!”

    张苑感觉自己快要疯魔了,心想:“这位小祖宗可真是不知死活,将士们打仗,你留在这边就是为了折腾人吗?”

    他还想劝说,但朱厚照做事从来都是一意孤行,他这会儿想的是:“沈先生当初教我,要跟将士同甘共苦,他们才会听从我的指挥和调度,这才是一个合格的统帅,就算我是太子,也不能例外!”

    原来在熊孩子心目中,宁可当一个带兵征战沙场的大将军,也不想做一个守在宫闱中的帝王,当他遇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能力也就彰显出来,俨然是敢作敢当的有为少年。

    而张苑只能可怜兮兮地跟在朱厚照后面,张苑知道,自己走下城楼,肯定又会见到伤兵和死尸,免不了又要有一番呕吐,那时恐怕连胆汁都要吐出来……

    ……

    ……

    谢迁乘坐的马车停靠在谢府门前,这会儿入夜已经有段时间了。

    进入冬月后昼短夜长,谢迁有几日未曾回家,当他亲自上去敲过门,里面的门房带着几分不耐烦:“阁老府谢绝会客。”

    谢迁怒道:“是老爷我!”

    门房立即屁颠屁颠地出来把门打开,谢迁也不理会,径直往里面走,脸色铁青。

    谢迁走了没几步,突然转过身看向门房,吩咐道:“之后马尚书会过来,你将他迎进来!”

    说完,谢迁急匆匆往书房去。等进到房中,佣人送上烛火,谢迁坐到书桌前,从怀里拿出沈溪的信函,迫不及待把信封拆开,拿出信纸,但见上面的文字极为简略,让他觉得这根本不像是一份私信:“奉辞伐罪,旌麾南指。”

    谢迁先是一怔,许久不接触书牍,一时间竟不能领会其中深意,只是大致知道这两句字面的意思:“奉天子的命令讨伐罪臣,带兵向南。”

    “沈溪小儿真是愈不像话,神神叨叨的,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让老夫如何猜他的用意?”

    谢迁怒从心起,让他专程去找人回来解释这句话实在勉为其难,毕竟他曾是状元,因为典故去问人,有损颜面。

    谢迁对站在门口的仆人道:“去,把二少爷给老夫叫来!”

    不能去翰林院找人问询,谢迁马上想到自家儿子,虽然这个儿子不争气,二十多岁了连进士都未考取,但他料想找来问个典故总是可以的,顺带可以考考谢丕的才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