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三九章 英勇无畏
    一夜下来,京师九门除白天被攻打过的德胜门和正阳门外,其余七座城门均被鞑靼人骚扰了一遍。

    不但明军筋疲力竭,鞑靼人自身也苦不堪言。

    接连十天战事下来,鞑靼方面折损兵马过万人,这让达延汗巴图蒙克的压力非常大,就在此时,他得到了一个更让他恼火的消息……在宣府负责全军后卫的国师亦思马因提请撤兵。

    苏苏哈闻讯后冲进王帐,大步来到帅案前,向巴图蒙克行礼后愤愤然道:“大汗,请您下旨,让臣领兵,将叛贼亦思马因的脑袋提回来!”

    巴图蒙克一摆手,道:“国师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居庸关一线,明军将领沈溪或许会率兵马回京师勤王。沈溪麾下有明军中如今唯一能拿得出手的骑兵,如果被他们杀到京城,或许会对局势造成根本性的影响!”

    苏苏哈一脸不屑:“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书生,据说到现在也未满十八岁,亦思马因居然多次吃败仗,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沈溪再厉害,其统率的兵马能及得上我们天下无敌的蒙古骑兵?在平原地带作战,我们的铁骑就没怕过谁!”

    巴图蒙克摇了摇头:“切不可大意,不仅仅亦思马因不敌,亦不剌部也全军覆没,乌鲁斯率军猛攻居庸关也失利了,证明这个沈溪还是有些能力的。明朝各地勤王兵马正在赶赴京师途中,如果我们不能在短时间内攻陷眼前的坚城,或许只有撤兵一途!”

    苏苏哈仍不服气,道:“若沈溪真敢率兵回大明京师,臣愿领兵与之一战!等击败沈溪,威慑明人,臣再领兵攻破城池,用明人的鲜血来祭奠曾经辉煌的大元帝国,再现薛禅汗统一中原的荣光!”

    巴图蒙克欣慰地点了点头:“但愿如此……苏苏哈,切不可懈怠,今日全力攻城,务必在明朝京城打开一个缺口,只要兵马进城,大明王朝必然倾覆,大元帝国将会在本汗手中重建……”

    ……

    ……

    十一月八日,清晨。

    谢迁坐在安定门城头,即便寒风刺骨,但疲惫不堪的他却倚靠着旗杆睡了一个多时辰,一直到朱厚照从城楼里出来,把他吵醒。

    “谢先生,您醒醒,睡在这里做什么?不如上城楼去,里面有床榻和暖炉!”朱厚照关切地说道。

    谢迁半天没回过神来,许久后才意识到自己在哪儿,他往城头下面看了一眼,一阵头晕目眩,吓得赶紧远离城垣,他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现身子骨不听使唤,尤其眼睛干涩,因畏光而泪水横溢。

    谢迁心想:“这身子骨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以前熬夜根本就不觉得什么,现在却怎么也撑不住!”

    朱厚照见谢迁沉默不语,上前扶着谢迁的肩膀,道:“谢先生,本宫这就搀扶您上城楼休息,之前本宫已经睡了一觉,如今精神头很好,该轮到您休息了!”

    谢迁有些迷迷糊糊,侧头看了看朱厚照,又看看熊孩子的手,赶紧挣脱,恭敬行礼:“太子殿下尚未回宫?”

    朱厚照顿时撅起嘴:“谢先生为何总提一些扫兴的话?本宫今日就留在这里,城里哪里出现险情,本宫就会去增援。谢先生需要随时陪同本宫到京城各城门,我看还是先去休息一下,当然,如果谢先生觉得精神不错的话,也可以先陪本宫说会儿话!”

    摇头苦笑一下,谢迁道:“臣年老体迈,力不能支,还是先上城楼歇息!”

    在休息和跟太子闲话家常两者间,谢迁理所当然选择睡觉,因为前几天他作息就不好,昨晚又熬了个通宵,还是在兵荒马乱的城头上,身体有些受不了,巴不得去高床软枕上好好睡一觉,最好一睡不醒那种。

    朱厚照望着谢迁略显佝偻的身影进入城楼,感慨地摇了摇头:“原本还想让谢先生帮我跟父皇说说,这下免了,我自己调兵便可!”

    就在朱厚照琢磨该如何领兵出征时,突然有斥候过来,心急火燎,似乎事情紧急,但老远就被张苑拦了下来,张苑问明情况,过来奏请:“太子殿下,刚得到消息,鞑靼人又开始攻打西直门了!”

    朱厚照怒道:“怎么又是西直门,不会攻打别的城门吗?大清早也不让人安生……走,随本宫去西直门!”

    张苑疑惑地四处看看:“谢阁老呢?”

    “让他留下来继续睡吧,本宫没时间搭理他,除了啰里啰嗦什么都不会,亏得沈先生那么信任他,感情也是怂货,内阁这班大臣中就没一个有手腕和魄力的,还不如让沈先生来担当呢!”朱厚照随口道。

    张苑暗自心惊:“太子到底有多倚重我小侄儿啊?如果小侄儿真能平安回来,那时若陛下故去,小侄儿岂非权势熏天?”

    朱厚照匆忙从城头上往下走,差点儿跟迎上前的英国公张懋撞个了满怀,张懋道:“太子殿下这是往何处去?”

    朱厚照道:“西直门!”

    张懋道:“太子切莫往西直门,刚刚快马来报,鞑靼此番出动约莫五六万兵马,来势汹汹,大有一战而下的架势……今日西直门之战将会十分艰苦,请太子回宫!”

    张懋态度之所以突然转变,不是因为西直门有多凶险,而是他刚得到消息,原来太子昨日是擅自出宫,皇帝醒来后,此时正到处找太子,萧敬不敢告诉皇帝太子在安定门过了一夜。

    朱厚照气恼地挥了挥手:“本宫不回宫,本宫说过,战事不结束就不回宫,现在就是本宫兑现诺言的时候,张老公爷,如果你敢阻拦本宫,本宫就从这里跳下去,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张懋刚要派人把太子架回去,却被朱厚照当面恐吓,张懋只能无奈摇头苦笑,他终于现熊孩子很不简单,威胁人一套一套的。

    原本张懋可以继续使用武力,强行让太子回宫,但身为臣子,若储君真的“以死相逼”,所做之事还是为国为民,那就等于把自己陷入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境地,只能无奈罢手。

    “张老公爷,既然你不阻拦,本宫这就去了,请张老公爷安排好各处城门防备,再带援兵往西直门!”

    朱厚照临走前做出交待,张懋即便不想听从,此时也只能恭敬领命,连皇帝都准允太子理政,他作为执掌五军都督府的世袭公侯,为自己以及子孙后代不被帝王厌憎,只能在太子面前表现出恭顺的一面。

    ……

    ……

    朱厚照抵达西直门时,城头上激战已经持续半个多时辰。

    今天鞑靼人动用了更多的攻城辎重,仅仅大型吕公车就有五部,可谓势在必得。朱厚照尚未上城头,只见城墙内侧这边都出现了鞑靼人的身影。

    朱厚照看到后不是心惊胆寒,相反兴奋莫名。

    “终于逮着机会让我跟鞑子正面厮杀了,我倒要看看他们的战力有多强!张公公,把本宫的宝剑拿来,本宫要跟鞑子决一死战!”

    张苑正在犹豫,朱厚照已然冲上前,将宝剑从剑鞘中抽了出来,然后像小时候斩妖除魔时一样,提起剑就往城头上冲,但却被侍卫死死拦住。

    侍卫们知道事情轻重缓急,怎么都得保护好太子,否则有个不测,不仅害人害己,还要祸及家族。

    “闪开,谁不让开道,本宫就让他去见阎王!本宫可不跟你们开玩笑!”

    朱厚照怒吼着说完,果然挥剑砍向侍卫,侍卫们没辙只能让路,但严密地保护在熊孩子身边。

    张苑吓得腿都软了,根本没法规劝太子,于是乎,朱厚照带着人往城头杀去。

    大明将士一看,连太子都亲自提剑上阵,没道理自己不血战到底,一时间大明将士战意被彻底激,之前被鞑子压制撤下城头的官兵,趁机反扑,一时间喊杀声震天。

    朱厚照铁了心要跟鞑靼人短兵相接,但等他上了城头后才现,城墙内侧的鞑靼人已被士气大振的明军给杀退。

    熊孩子一阵扫兴,嘟囔道:“去他娘的,老子要来杀狗鞑子,怎么转眼就没了?”

    跟士兵相处久了,朱厚照连骂人的话都学会了,冲过城门楼,眼前到处都是密密麻麻厮杀在一起的明军和鞑子,远处又一拨鞑靼兵从吕公车顶冲上城头,熊孩子回过头冲着自己的侍卫大吼一声:“愣着做什么?把鞑子的源头给截断,用桐油,直接往那攻城车上撒去,我看那车着火了,谁还敢往上爬!”

    正说着,箭矢飕飕地从朱厚照身边掠过,朱厚照没穿甲胄,但他丝毫不惧,周边大明将士一阵惊愕,太子胆子可真大,不过既然连国之储君都拼命了,自己身上都着甲胄,再撤退就说不过去了……得,一起冲,城头绝对不能有失。

    朱厚照带人杀了半晌,连一个鞑子都没干掉……即便有鞑子冲杀过来,也被侍卫拼死先解决掉。

    鞑靼人原本占据优势,已然拿下城头一隅,只等后续兵马赶到,便可巩固地盘,继续蚕食城头的位置,直到把明军赶下去……城下的鞑靼将领似乎看到攻破明朝京城的希望。

    一旦明朝京城攻陷,意味着数不尽的金钱、美女和牲畜,但随即,一股黑色潮流杀了过来,但见明军跟疯了一样,悍不畏死,有人连续被砍了几刀,依然向前冲,硬是拉着鞑子兵陪葬,一起摔下城头,逐步收复失地。

    但见一个少年郎,穿着华贵的衣服,手上提着一把很不应景的长剑,大喊大叫,极为牵扯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