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四〇章 千钧一发
    朱厚照初生牛犊不怕虎,心中所想只是如何才能逞英雄,不知者无畏,他从未想过若自己中了流矢或者是身上被砍上几刀会如何,只知道这样很爽很刺激,显得威风凛凛,仅此而已。

    可当太子表现如此勇猛,大明将士的士气都被鼓动起来,三军效命,表现锐不可当。

    鞑子在城头占领的几个区域,很快被明军夺回,随着两部吕公车被明军淋上桐油开始燃烧,其余三部吕公车慌忙撤离城墙。

    仅仅依靠简易飞梯,鞑靼后续兵马根本就无法杀上城头,明军士气大盛,鞑靼人眼看已经无法拿下西直门,不得已选择撤兵。

    朱厚照带领兵马将城头上残余的鞑子包围,击杀,那些来不及逃走的鞑靼人干脆从城头跳下去,十四五米相当于后世三四层楼高,基本是一命呜呼,但也有少数幸存下来,但肯定无法参加以后的战斗了。

    “胜利啦!”

    “击退鞑子了!”

    “皇上万岁!太子千岁!”

    城墙上下欢呼声响彻云霄,这一战反败为胜,大明将士无不欢欣鼓舞。

    朱厚照第一次体会到当一个统兵大将的成就,一时间沉浸在激动和兴奋的情绪中,张苑这个时候才匆匆忙忙跑过来,扶着朱厚照的胳膊紧张问道:“太子殿下,您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大惊小怪的……张公公,我就不追究你临阵逃脱之罪了,陪同本宫巡查城防吧!”朱厚照兴冲冲说道。

    张苑别提有多为难了!

    熊孩子简直是在挑战认知,闹腾一次二次也就罢了,现在天天如此,以张苑这种“老年人”的心态,很难理解熊孩子为什么这么热衷热血刺激的东西,城头这么多人中,他属于最担惊受怕的那个,不仅自己怕死,还怕太子出事连累到自己。

    张苑道:“太子殿下,还是早些撤下城头吧,或者……先到城楼上暂避一二?”

    朱厚照顿时板起脸,瞪着张苑道:“本宫好不容易统领兵马夺回西直门,凭何让本宫去暂避?现在要避锋芒的是鞑子才对……张公公,给本宫传召西直门守将来,本宫准备领兵出城!”

    “不可!”

    张苑这次打死也不准备听从朱厚照的吩咐。

    太子领兵杀上城头,这已经非常荒唐了,若再带着兵马出城,那就更加荒诞不经了,太子本身又不是骁勇善战的将军,甚至连骑马技术都不佳,哪里有资格领兵冲杀?

    朱厚照怒气冲冲踹了张苑一脚,喝斥道:“快去!”

    张苑只是后退几步,却并不遵命。

    此时有侍卫上前奏禀:“太子殿下,刚刚得到急报,狄夷第二波兵马即将抵达西直门,预计一刻钟后大战重燃!”

    朱厚照一听皱起了眉头,疑惑地自言自语:“莫非狗鞑子不知道本宫在这里,居然敢拿鸡蛋碰石头?哼,这次再给他们一个惨痛的教训,让他们知道本宫的厉害!快调动兵马……对了,西直门这边有多少驻兵来着,通通准备好,本宫倒要看看鞑子有多大本事,敢与本宫叫阵?”

    张苑急忙劝道:“陛下,西直门驻兵不足万,切不可以身犯险啊!”

    朱厚照怒道:“什么叫不足万?我就不信了,鞑子每次都出动数万兵马,为何我们每次只有几千兵马驻守?我大明人口是鞑子的百倍千倍,怎么可能兵马比鞑子少?”

    虽然熊孩子学习了些兵法韬略,但在人情世故上,远没有张苑这样的“人精”明白。张苑心想:“虽然城内守军有十万多,但却要分别驻守九座城门,还得兼顾各处城墙。蛮夷却不同,机动灵活,想攻击何处便可集中兵力,而我军却不敢大意放弃驻守,自然显得兵力捉襟见肘!”

    张苑上前拉住朱厚照的手,苦苦哀求:“殿下请顾及自身安危,赶紧下城头吧!”

    朱厚再次蹬开张苑,怒目而视:“我的事情,不劳烦张公公操心,马上从其他地方调兵,增援西直门!”

    ……

    ……

    西直门之前是由几个蒙古部族联合攻打,兵力虽然好几万,但各部都有意保存实力,稍微遇到挫折便退了下去。想早点儿拿下京城的巴图蒙克一看不是办法,立即调派鞑靼中军,由苏苏哈亲率汗部三万精锐,攻打西直门。

    “明朝太子居然亲自领兵防守西直门,即便此番我无法攻取西直门,但只要把明朝太子给生擒又或者当场格杀,明朝兵马必然军心大乱,我军便可趁机掩杀,必然会取得一场大胜!”

    苏苏哈战前对自己的麾下将领交待得很清楚。

    西直门未必要一战而下,但明朝太子必须要一举擒杀。

    战鼓响起,狼烟处处,鞑子兵马自远处而来,旌旗招展,几乎到了遮天蔽日的地步,此战达延部三万主力充当主要攻城兵马,但侧翼有两万部族兵马响应,照例由部族兵马先行起攻城。

    “乌啦啦……”

    鞑靼人排列成整齐的战阵,逐渐靠近城墙。

    城头上,看到鞑子已经进入射程,明军弓兵开始自城墙的垛口向城下射箭,而鞑子的弓箭手也针锋相对,弯弓搭箭。

    随着箭矢落下,鞑子和城头上明军纷纷中箭倒地。

    城头的垛口处立即竖起巨盾,鞑子射来的箭矢纷纷落在盾牌上。城下的鞑子军阵前面,也竖起几百面巨盾。巨盾源源不断向前,掩护鞑子步兵继续向前挺进。

    明军不断地自垛口和城口上的瞭望口向城下射击,白晃晃箭雨如注,一批又一批鞑子弓箭手应声而倒,但这些鞑子毫不退缩,继续与城头的明军展开对射。

    箭矢如同狂风骤雨,不断有人中箭倒地,由于箭矢太过密集,许多竟然在空中撞到一起,然后齐齐跌落地面。

    这个时候,鞑子用来掩护攻城的轒辒车也来到阵前,这种车是在长方形的车座上建起相同形状的木屋,外表蒙上牛皮,下安四轮,形同活动掩体。

    鞑子将轒辒车多车相连,形成一个地面通道,掩护车下的鞑子步兵源源不断前进进。

    在轒辒车和鞑子弓箭手的掩护下,鞑子兵马顺利通过之前搭建好的壕桥,朱厚照从城楼上的瞭望口看到这一幕,怒从心头起,问道:“鞑子怎么这么多攻城器具,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鞑子轻而易举过护城河?”

    张苑小声嘀咕:“还不都是从我们边军手里夺取的?否则以鞑子的头脑,能制造如此利器?”

    随着鞑靼兵马渡过护城河,大型的吕公车、冲车也再次缓缓逼向城墙,除此之外,成百上千的各式飞梯,也被鞑靼人扛着冲向城池。

    “乌啦啦!”

    鞑靼人的呐喊声惊天动地,朱厚照听到后情不自禁握紧手中佩剑,感觉肩头压力无比巨大。

    鞑靼人军阵齐整,铺天盖地,那种黑压压一片压上城头的逼迫感,太过惊人,即便朱厚照胆大包天,此时也感觉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儿上,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同时腿脚不由瑟瑟抖。

    就在这时,谢迁和李东阳急匆匆上了城头。

    谢迁在安定门睡了一个多时辰,刚回文渊阁,便接到急报西直门遭遇鞑子围攻,连太子都亲自上阵,战事杀得难解难分。

    谢迁和李东阳奉皇命陪同太子督战,听到这状况哪里敢怠慢,紧忙往西直门而来,在路上才得知西直门在太子亲自上阵的鼓舞下,扭转败局,让京城从城破人亡的惨况中拉了回来。

    但眼下朱厚照仍滞留西直门,二人不得不紧赶慢赶来劝说太子下城头,即将抵达西直门时,又听说鞑靼人第二轮攻击又来,这次还是鞑靼军中最为精锐的达延部主力攻城,李东阳和谢迁顿时头都大了,心急火燎来见太子。